不化骨 第四章 恶人善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那时候我还心存侥幸,可能爹只是遇到事情耽搁了,所以才没回来,但是之后我又在道观等了大半天,终于确定他是真的把我丢在这里,不准备管我了。

    我那会儿还小,不懂爹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负面情绪一泄如注,从早上一直哭到了下午,哭得声嘶力竭,喉咙哑了,眼睛肿了,人也累了,才挂着眼泪靠在道观门口睡着了。

    睡着后是没啥感觉的,不觉得害怕,但是做梦都是爹把我丢掉的事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一睁眼,外面天都亮了,再看四周环境,将我吓了一大跳,我原本是靠在道观门口睡着的,但是这会儿却已经移进了道观里面的一间屋子,我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的是一床棉被。

    惊觉坐了起来,才看见这屋子旁边一凳子上,正坐着一身着长跑的男人,这男人留着长发,衣着打扮与我以前所见的人有很大差距,只是他背对着我,看不清他的脸。

    这废弃的道观里面,突然出来这么一个留长发,穿着打扮的人,我心马上提到了嗓子眼儿,想跑,但是这屋子就这么大,他站起身就能拦住我,于是鼓着胆子问了句:“你是鬼么?”

    听见我声音他才站了起来,我心说可能是要来吃我或者杀我了,马上扭着屁股往后挪,他随后转过身来盯着我看了起来,良久后才问:“你家大人呢?怎么在道观门口就睡着了?”

    这人面貌清秀,看其年龄不过二十多岁,他手里还攥着一支毛笔,桌子上的黄表纸尚有未画完的一些东西。

    我下意识把他当成了鬼,问我问题也不敢回答,只是惊恐地看着他。

    他见我这么紧张,呵呵笑了笑,放下了毛笔说:“我是这道观的道士,前段时间外出有事,昨天回来的时候在门口发现了你,就把你搬了进来,我是人,不是鬼,你不用害怕。”

    听到他说他是人,我顿时松了口气,心说如果是鬼的话,怕是昨天晚上就把我吃了,另外他这打扮,还真的跟电视里的道士很像,而且他看起来也不像是鬼,就说:“我爹把我丢这儿的。”

    我这么一说,马上勾起了他的兴趣,凑上前来站在床前问我怎么回事。

    我这才将我家里发生的事情,以及我和爹来这里找道士帮忙,发现这里是个空道观,爹把我丢这里的事情全都说了遍,也把我名字告诉给他了。

    他之后也简短做了个自我介绍,他叫陈秋,是个游方道士,前些年来发现这道观空着,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他自己说他比较懒,也没有清理这里,所以才满院杂草,介绍完又说:“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我摇摇头:“不知道。”要是知道我就自己回去了。

    他思索了几秒,然后拍了拍额头满脸纠结地说:“那麻烦了,你要是认识路的话,就自己回去了。但我这几天有点事情抽不开身,你要是着急的话,就自己摸索着回去,要是不着急,就先跟我呆几天,等我闲下来了送你回去。”

    先前确认了他是道士,我心中无比高兴,我打心底认为只要找到了道士,我家就有救了,可他竟然让我自己回去,就算送我也得等好几天之后,到那时候家里还有没有人活着都不一定。

    他纠结完就该我纠结了,听了他的话,我满脸难色,不过一想农村的人情世故,猜测我是不是没有给钱,所以他才故意用这方法试探,想到这儿马上就把爹放我身上的钱拿了出来递给他说:“求你一定要回去救救我爹他们,不然娘就要害死他们了。”

    他看了我手里的钱,却噗嗤一乐,哈哈笑了起来。我呆了好一会儿,以为他是嫌少,正尴尬的时候,他却伸手接过了我手里的钱,掂了掂,然后揣进了兜里,说:“把你家的情况,再详细地跟我说一遍。”

    他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只要收了钱,应该就会帮我们,当然不排除他仅仅是想要我的钱。

    不过死马当活马医,我还是把我家的情况详细说了遍,从屋后修路,到奶奶吊死,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他听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神鬼魔怪,他们的本质都是人,人死为鬼,鬼也有七情六欲,既然你娘都伸手拉你爹了,那就证明你娘还有感情,而且你娘如果真的要害你奶奶他们,也不用等那么久。从你所讲的来看,这一切恐怕都是在针对你,你所在的地方才有麻烦,你走了,你爹和你爷爷他们反而更安全,你就安心在我这里呆几天。”

    他说的头头是道,我一个小屁孩儿哪儿能说得过他,鬼使神差地信了他的话,哦了声,安安心心在道观呆了下来。

    他一直说他这几天忙,我以为他要去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接下来几天他所做的事情,让我对他的真实目的开始产生怀疑了。

    第一天就带着我去山下走了走,买了点吃的搬到道观里,然后去道观的大堂上香,还强迫我也跪着上香,每天早上和晚上还要跟着他一起在道观打坐念经。

    开始我以为他做这些都有深意,但是这么持续了两三天后,我再也忍不住了,认定了他是骗子,晚上他再次要求我去道观大堂打坐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开口说:“陈大哥,你是不是骗我的?你根本没想帮我的忙,你说你这几天有事情,但是你根本啥事情都没做。”

    他听完又乐了,哈哈笑了两声说:“从收你钱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在帮你了,你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他这么一说,我更加不信了,他连我们家去都没去,又怎么算是在帮我?就卯起劲来说:“那你把钱还给我,我不要你帮了。”

    他听完一愣:“你确定?”

    我恩了声。

    他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摇摇头:“不能还给你,今天晚课免了,早点去休息。”

    他说完就离开了大堂,而我心里却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因为道观就一间房间能用,这几天我都是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当天晚上我一直忍着没睡,等快到凌晨一两点,确定他睡着了的时候,我悄悄爬了起来,到床边他的衣服里把之前我给他的那些钱给取了出来,偷偷揣进兜里离开了道观。

    我没有任何可以借光的东西,只能按照白天的印象摸索着前行,心说就算找不到路回家,也不能让他把我的钱骗走。

    在夜里里约莫走了有半个小时,先前的激动渐渐转变成了对黑暗的害怕,正要找个明亮一些的地方呆会儿时,却听见这林子里传来啪啪的声音,吓得我一个激灵,马上靠在了旁边的书上,直勾勾打量着四周。

    那声音越来越近,没多久,一个约莫六七十岁的老头从林子另外一边拍着巴掌走了过来,那啪啪的声正是他拍巴掌的声音。

    我屏住呼吸,连气都不敢喘,生怕被他发现,但是事实总是朝着自己不想预见的那方向发展的,这老头儿径直朝我走了过来,到我面前后看了我一眼:“哪家的娃?咋这么晚还往外跑?”

    我盯了他几眼,马上撒谎说:“我爹就在后面。”

    他呵呵笑了:“这林子里哪儿有人,就算有人也是死人。你走夜路可要记住,一定要拍巴掌,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拍了巴掌这周围就算有鬼,听见活人来了,也得马上避开。”

    我哦了声,正要离开,他却叫住我说:“你要往哪去?那边没人,我正要回家,你要是迷路了,就跟着我走,免得遇上些不干净的东西。”

    这老头儿面容和善,说话也中听,比之前道观里的陈秋的打坐念经靠谱多了,反正左右没去处,死人我也见过,鬼也算见过,我一个人连夜路都敢走,也不怕多点事情,就应了声好,跟在了他后面。

    他走路的时候一直拍着巴掌,巴掌的声音在荒山野岭有些渗人,为给自己壮胆,我也拍起了巴掌。

    但是走了好久,根本没有见到有村子,就问他:“还有多远啊?”

    他指了一下正前方的路:“马上就到了。”

    但是我看着灰蒙蒙的前方,根本没有瞧见有村子的踪迹,就说:“我不跟你走了,你自己走吧。”

    说完转头,回头看见的画面,却把我吓得当场瘫软在地。

    不是何时起,我们俩的身后已经跟了好几个人了,因为始终保持着一些距离,一直没发现他们,看见后忙对老头喊:“糟了,后面有人跟着我们。”

    那老头儿回头看了眼,也马上慌张了起来,忙说:“赶紧起来跑,我们被林子里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了。”

    说完正要迈步前行,前面却又突兀出现一身影,挡住了我和这老头的去路。

    老头停住脚步,那人偏着脑袋看了我一眼,然后语气满是戏谑对着老头说:“不干净的东西,不就是你么?”

    说完迈步过来,等他走近后才认出来,正是之前道观里那年轻道士陈秋。

    这次他的打扮跟之前不同了,扎着头发,身上披着一件淡蓝色袍子,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木头做的剑。

    看见他,我心说完了,后面被不干净的东西堵着,前面又被他给拦住了。

    陈秋走近后,看着我忍俊不禁地笑了,伸出手点了点我:“你小子,胆子够大的,大晚上敢一个人往这林子里跑,你知道你面前老头是谁么?”

    我下意识摇摇头。

    陈秋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这地方,就是当初道观那几个老道士自焚的地方。”

    来道观之前听二奶奶讲过,道观之前是有几个老道士,但是忍受不了被批斗的屈辱,一把火把自己烧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