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复仇嫡女,世子滚边去最新章节!

    肖蝶心看着消瘦,苍白的如烟,显得很是担忧。

    “世子妃,如烟无碍,早就知道的不是吗。”如烟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苦笑。

    她当初同意世子妃的意见,就料到有今天的局面了撄。

    公公知道了她怀的少爷的孩子,立马就派人把她接回去了。虽然表面上公公婆婆没有说什么,但她还是看的出来,公公婆婆很介意她风尘女子的身份偿。

    如果不是因为她怀了孩子,恐怕公公婆婆是不会接纳她的。

    而少爷,如烟想到少爷,嘴角的苦涩不已。

    少爷从她进入上官家的第一天就明确的告诉她了,即使两人登记,少爷也不会承认她是少爷的妻子。

    少爷说了,他的妻子只能是世子妃。即便世子妃嫁给了世子,少爷说他也不会娶其他女子。

    在上官家短短的两个月,她就觉得像是过了好几十年。公公婆婆只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而少爷故意对她视而不见。

    下人们虽然没有为难她,但冷言冷语是难免的。

    肖蝶心瞧见如烟的神色,就明白了她在上官家过的有多艰难。

    哎,或许自己当时的决定是错误的吧。

    上官家毕竟是首富,虽然是平民之家,但如烟始终在风尘中呆过,上官家肯定不会承认。

    现在上官家是为了如烟肚子里的孩子,等如烟生下孩子,恐怕日子还要难过。

    “如烟,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重新找个地方。”

    如烟听见肖蝶心的话,摇摇头“世子妃,如烟不愿意就这样放弃。如烟相信,总有一天,少爷会看到如烟的。”

    肖蝶心拉着如烟的手,真诚的说道“如烟,我相信清风会看到你的好的!”

    “世子妃,如烟有一个请求,你能不能答应如烟?”如烟神情祈求的看着肖蝶心,这是她唯一的心愿。

    “你是想求我,想办法不让上官家把你和孩子分开,对吗?”肖蝶心也同样怀着身孕,她能理解如烟的想法。

    “对,世子妃能不能答应如烟。”

    “好,我答应你。你和孩子,一定不会分开的。”肖蝶心轻声安抚快要哭泣的如烟“如烟,只是你太瘦了,为了孩子,你也要多吃点。”

    如烟的月份和她差不多了多少,她4个多月,已经很显怀了。而如烟,要不是她知道如烟有身孕,如烟这身形,哪里看得出来有身孕。

    “世子妃,如烟知道了。”如烟咬咬牙,对,世子妃说的对。

    她不能自怨自艾,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要多吃点。以后,她才有力气让孩子留在她的身边。

    “好了,好了,离晔快到了,宝贝你赶紧盖上盖头,耽误了吉时,就不吉利了。”刘氏见两人谈完,急忙开口。

    肖蝶心点点头,放开如烟的手,转头嘱咐丫环好生伺候如烟。

    ………

    “世子,想要娶表妹,不是这么容易的。”左丘泽一脸不爽的看着满脸春风的钟离晔。

    “二表哥如何才能放离晔进去?”钟离晔态度放低,丝毫不端架子。

    笑话,端架子能有媳妇。他还等着媳妇回去帮他暖被窝呢。

    左丘泽听见钟离晔的称呼,眉头一跳。靠,这人明明比他大9岁,居然厚的了脸皮喊他表哥。

    想到岁数这个事,他就恨得牙痒痒。表妹才15岁,整整比钟离晔小了10岁。

    “世子,我们四个也不会太难为了。但你必须通过我们的考验,不然,表妹你就不能娶走。”左丘秋神情淡淡的看着钟离晔,这人,城府太深,他们都不是对手。

    “大表哥请说。”钟离晔始终笑眯眯,一点都不介意左丘秋几人的态度。

    围观的百姓瞧见钟离晔的态度,都惊讶不已。这....钟世子看来是真的很喜欢世子妃啊。

    “世子,我们知道比武比文,都比不过你,我们也没打算和你比这些。我们和爷爷,爹商量了一下,只要你肯跪着进去,我们就放过你。”

    围观的百姓听见左丘秋的话,顿时惊呼出声,***乱了起来。左丘家的人这过分了吧,让堂堂的世子,跪着进去迎娶新娘子,这不是把皇家的脸面踩在地上吗。

    “好!”钟离晔二话不说,砰的一声跪了下去。

    这下,围观的百姓彻底炸开锅了。

    “这个臭小子,一点皇家的脸面都不要了!”隐在人群中的安宗,看见钟离晔的行为,顿时气得不行。

    “主子,你千万可别去说啊。奴才看世子那样子,可是心甘情愿的。”

    “我会不知道吗。”安宗冷哼一声,小李子当他这么无知吗,他不过就是看不惯这小子的行为。

    左丘秋看着钟离晔跪着一步步往里走,挥手让几兄弟让开。

    就凭钟离晔肯下跪,他们就相信他,以后会好好的对表妹。

    ………

    “小姐,小姐,奴婢刚才打听到,大少爷他们让世子下跪了。而且世子真的就跪着,一步步跪着走进来了。”

    “什么?!”肖蝶心听见念的话,震惊的一把掀开盖头。

    “表哥他们怎么能这么做呢。这么多人看着呢,这不是打晔的脸吗。”

    肖蝶心作势提着裙摆就要走出去,但刘氏几人拦住了她。

    “宝贝,这是你外公他们说好的。如果钟离晔这点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好好对你。”刘氏语重心长的开口,他们求的,不过是宝贝不走她娘的老路。

    “外婆.....”肖蝶心一脸的担心,恨不得马上出现在钟离晔的面前。

    “好了,哪有新娘子自己掀盖头的。”刘氏又把盖头给肖蝶心盖回去,扶着她坐下。

    “你呀,都4个多月的身孕了,还是两个,这么大的肚子,乱跑做什么。”

    “可是....”

    “别可是了,钟离晔的身体没事,外婆问过宁谷主的。你呀,还没嫁过去,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刘氏笑着点了点肖蝶心的额头,一脸的不舍,以后,宝贝就是皇家的人。

    “外婆,你永远是我的外婆,永远是我的家人。”肖蝶心抱着刘氏的腰撒娇,她知道刘氏在想什么。

    “好好好。”刘氏擦去眼角的泪水,今天可是宝贝的好日子,不能哭。

    “等一下,念你刚才自称的什么?”肖蝶心这时才忽然想起来念的自称。

    “我不是已经改了你的户籍了吗。”

    肖蝶心被盖头掩盖的脸,一脸的不满。她在和外婆她们说了那办法的第二天,就给念改了户籍,也给念说了。

    只是念不同意她的办法,所以念和表哥就一直拖着。

    “小姐.....”

    “停!”肖蝶心打断念的话“你以后该唤我蝶心或者表妹了。”

    念一听这话,脸蹭的一下全红了。

    “你呀,我可只承认你是我的大表嫂,外婆她们也是只承认你。要我说,上次我说的办法就很好。”

    “小.....蝶心,我担心他知道了是我设计他,会生气的。”

    肖蝶心不用看,也知道念现在一脸紧张不安。她轻轻摸了摸肚子,她觉得自己又饿了。

    这一大早的,又的打扮,又是和如烟聊天,又是要安抚念。

    “念,你本名叫什么?”

    念一愣,不明白肖蝶心的意思,但还是回答了她“念寒兰。”

    肖蝶心听见这名字,惊讶的微微张开嘴“还真是巧合了。”

    “是啊,所以我很喜欢蝶心给我取的名字。”念寒兰微微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表嫂,你可要努力了。”

    “是啊,儿媳妇,再不努力,秋儿就要跑了。这几个月,多少媒人上门给秋儿说亲,你又不是不知道。”

    念寒兰听见两人的称呼,羞涩不已。

    “得了,人快来了。这些事,以后再说。”刘氏掀帘看了一下外面,发现钟离晔快到了,急忙招呼众人收拾。

    肖蝶心听见刘氏的话,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到了嗓子眼,双手都紧张得冒出了汗。

    因为嫁人的习俗,她已经有三天没和晔见面了。

    ………

    “外婆,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大表嫂。”

    肖蝶心听见钟离晔的声音,更是紧张得不停的扭着帕子。

    “好了,新娘子在里面。不过,新娘子得由自家的兄弟背出去。”

    “外婆,让我来背吧。”

    “哪有让新郎来背的,让秋儿他们中的谁来背。”

    “外婆,那是男的!”

    肖蝶心听到这,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紧张感立时散去了许多。晔还真是,一个雄性都不能靠近她。

    “得得得,你去背。”

    肖蝶心听见刘氏哭笑不得的声音,能想象出外面几人的神色。肯定是忍着笑呢。

    “娘子,为夫来接你了。”钟离晔瞧见日思夜想的人儿,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

    “夫君。”

    “娘子,来,为夫背你。”钟离晔背对着肖蝶心,蹲了下去。

    肖蝶心甜蜜的恩了一声,趴在了钟离晔的背上。听着他沉稳的脚步声,肖蝶心的心满足极了,这就是要与自己过一辈子的人。

    外面嘈杂的声音,她已经都听不到了,她只知道,今生的幸福,她抓~住了。

    ………

    “哎哎哎,你们看,居然是世子亲自背的世子妃出来!”

    “难道世子妃在左丘家不得宠?”

    “谁说的。我可告诉,听说世子很爱吃醋,不准任何的雄性靠近世子妃。你们想啊,习俗是让娘家的兄弟背着出来。兄弟,不是雄性是什么。”

    众人一听,立马笑了起来。世子这醋吃的,也太怪异了一点。

    左丘家的人却是很满意钟离晔的行为,越是在乎,越是这样。

    “离晔,蝶心就交给你了。老夫希望,这辈子,你都能好好对她。”

    “外公放心,蝶儿比离晔的命都重要!”钟离晔眼神坚定而真挚的看着眼神担忧不舍的左丘壮。

    “好!外公相信你!”左丘壮拍了拍钟离晔的肩膀“蝶心,到了贵王府,要乖乖的听话,别在这么调皮了,知道吗?”

    “外公,蝶心知道!”

    “宝贝别哭,新娘子哭,不吉利。”刘氏听见肖蝶心带着哭声的声音,急忙劝她。

    “外婆,不哭,蝶心三天后就回来了。”

    “好,走吧,别耽误了吉时。”

    钟离晔听见左丘壮的话,点点头“蝶儿,别哭,三天就回来了。”

    肖蝶心闷闷的恩了一声,慢慢远离了将军府。

    ………

    “你们看,你们看,那就是钟世子,真的好俊俏。”花痴~女甲一脸花痴的看着钟离晔。

    “俊俏也是人家了的。我倒是羡慕世子妃的嫁妆啊,你看,这嫁妆,完全看不到尽头。”

    众人听见这女子的话,顿时都羡慕的看着那慢慢走过的嫁妆。这嫁妆,当今皇后当年的嫁妆,都比不上吧。

    也难怪了,世子妃不仅得世子宠爱,还得当今天子宠爱。单单就是左丘家给的嫁妆,就很丰厚了。

    再加上贵王府给的聘礼和皇上给的嫁妆,那能少吗。

    ………

    “来了,来了,迎亲的回来了,赶紧放鞭炮!”贵王府的管家一瞧见钟离晔出现,急忙吩咐下人房鞭炮。

    噼里啪啦的一阵鞭炮声,让来参加婚礼的人,都走了出来。

    钟离晔意气风发的下了马,来到花轿前。

    “新郎踢轿门!”

    钟离晔听见媒婆的话,轻轻的踢了踢轿门。肖蝶心也在里面轻轻的踢了踢。

    来宾瞧见钟离晔的行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钟世子这是怕吓着世子妃了吗。

    肖蝶心现在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只知道媒婆牵着她的手,让她低头出了轿子,随后把她的手放在了红绸上。

    她知道,另外的一边,是要和她过一辈子的人。

    “新娘子踏火盆了!”

    肖蝶心刚抬脚想要踏过火盆,忽了被钟离晔打横抱了起来。钟离晔的行为,惹的肖蝶心惊呼一声。

    “你干什么,这么多人看着呢。”肖蝶心恼羞的轻轻捶了一下钟离晔的胸。

    “娘子,为夫怕你累着。”钟离晔可不管其他的想法,娘子怀着孩子呢,可不能累着。

    来宾瞧见钟离晔的行为,都瞪大了眼睛,这....世子也太宠世子妃了点吧。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钟离晔听到这里,又打横抱起肖蝶心,他转头神情温和的看向来宾“各种吃好喝好,我就不陪了。如果谁敢没事来闹洞房,我就介意送他去军营玩几天!”

    说完,钟离晔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贵王夫妇瞧见钟离晔的行为,无奈的摇摇头。这孩子,蝶心怀着孩子呢,急什么。

    “哎哎,你们看出来没,我发现世子妃好像有身孕。”

    “我也看出来了,那样子,估计有7,8个月啦吧。按理说,那时候,世子妃还不认识世子吧。”

    “难道说,世子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世子的。”

    “应该不会吧。看世子那样子,是不会容忍世子妃有别的男人的孩子的。”

    贵王听见下面的议论,皱眉咳嗽了一声。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就直接杀了这些乱嚼舌根的人了。

    来宾听见贵王的咳嗽,急忙住了嘴。他们现在可是在贵王府上,虽然说是大喜的日子,保不准贵王会做什么。

    “蝶心肚子里的孩子,是晔儿的。已经4个多月了,是两个。”

    “恭喜贵王啊,一下子就是两个。”

    “是啊,恭喜,恭喜。”

    来宾听见贵王的话,急忙上前恭喜。既然贵王都说了,那就肯定是了。

    ………

    钟离晔轻轻的把肖蝶心放在床~上“你们都出去。”

    “世子,还没掀盖头呢。”

    “出去!”

    媒婆听见钟离晔冰冷的声音,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把人关了起来。

    钟离晔一把掀开肖蝶心的盖头,吻了上去。

    肖蝶心双手环着钟离晔的脖子,深情的回应着她。

    “夫君,等等,还没喝交杯酒呢。”肖蝶心一把按住钟离晔胡作非为的手,嗔怪了他一眼。

    钟离晔强忍着身体的火,转身走到桌前,倒了两杯酒。

    “娘子,此生,为夫只你一妻!”钟离晔满脸深情的看着眼前,因新嫁娘的关系,特别美丽迷人的人儿。

    “晔,我爱你!”

    钟离晔听见肖蝶心深情的告白,哪还忍的住,急忙让两人的手交缠,仰头喝下交杯酒后,随手把酒杯丢了出去。

    摇曳的红烛,预示着长夜漫漫。

    ………

    第二天肖蝶心光荣的没能起来,她实在是太累了。光是怀着身子嫁人,就折腾得她不轻。

    更何况某人昨晚虽然只有一次,可是那时间,那折腾人的招式,实在是把肖蝶心累极了。

    钟离晔看着怀中沉睡的人儿,越发的满足和幸福,蝶儿终是他的妻了。

    钟离晔像是看不够,一直盯着怀中的肖蝶心看。直把肖蝶心看着没办法再睡下去,慢腾腾的睁开了眼睛。

    “夫君,你能不能不要盯着我看,我没办法睡觉了。”肖蝶心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她好困。

    “娘子,睡吧,为夫就看着。”

    肖蝶心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夫君那炙。热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看。除非她是木头,怎么可能没感觉。

    “遭了,早上还要敬茶的!”肖蝶心忽的想起新媳妇的规矩来了,急急忙忙就想起床。

    钟离晔轻轻的按回肖蝶心,毫不在意的开口“父王和母妃不在意这些,再说了,昨晚父王就带着母妃离开了,你找谁敬茶。”

    肖蝶心一愣,随即嘴角抽了抽。贵王夫妻这是有多不喜欢京城,多爱游玩啊!

    ……

    “来了来了,快去告诉老太爷他们,就说表小姐和表姑爷来了!”

    “是,管家。”小斯听见孙伯的话,匆忙的跑了进去。

    “表小姐,表姑爷。”

    “孙伯,一大早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钟离晔抱着肖蝶心走下马车,疑惑的看着他。

    “表姑爷,老太爷吩咐,让老奴守着。”

    “宝贝!”

    肖蝶心刚想开口,就听见了刘氏急切的声音。她示意钟离晔放她下来,慢步走了过去。

    “外婆,我没事,我很好。”肖蝶心无奈的看着拉着她上下检查的刘氏,心里很是感动。

    “行了,进去说话。”左丘壮瞧见肖蝶心红~润的脸颊,满意的点点头。

    钟离晔先是一一喊了人,随后跟着进了将军府。

    “宝贝,贵王夫妻对你可好?”

    “老婆子,说的什么话!”左丘壮歉意的看了一眼钟离晔,转头瞪着刘氏,没瞧见世子在这里吗,说的什么话。

    “外公,离晔不是外人,外婆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钟离晔温柔的看着身旁的人儿。

    “外婆,父王和母妃在当天晚上就离开王府,出去游玩了。”

    刘氏几人听见肖蝶心的话,愣了愣,这....这就离开京城了?

    “外公,父王和母妃本就不习惯京城的生活。他们常年待在外面,基本不回京的。”

    “这点老夫还是知道,只是,是不是走的太急了?”

    “外公,要不是母妃开口,父王估计都不会回来参加我的婚礼。”钟离晔想起父王的样子,失笑的摇摇头。

    “从小父王就嫌我霸占了母妃,夺去了母妃对他的爱。”

    左丘壮几人听见钟离晔的话,嘴角抽了抽,他们总算知道钟离晔这霸道爱吃醋的性子是哪来的了。

    “宝贝,外婆吩咐厨房做了一大桌子你爱吃的菜。你先下去休息休息,吃饭的时候外公叫你。”

    “那好外婆,我和夫君就先下去休息了。”

    钟离晔拥着肖蝶心慢慢的走在将军府的路上。

    “夫君,清风最近怎么样?”肖蝶心想了半天,还是决定问清楚。她自从回来之后,把身边所有的势力都交给了夫君。

    她的身边,只有朱雀和春桃两个丫环了。

    她嫁人的那天,清风并没有出现,她实在是有点担心。

    钟离晔宠溺的看了一眼肖蝶心,就知道她迟早都会问。

    “挺好。你嫁我那天,他在茶楼看。他也知道如烟来找你,但没说什么。”

    “那如烟现在过的怎么样?”

    “还行,上官清风也许是看在如烟肚子里孩子的份上,没以前对她那么冷淡了。”

    肖蝶心听见这话,松了口气“上官伯父不会真的只要孩子不要如烟吧?”

    “这点娘子倒没猜测。上官家主的确是这样打算的,所以没有举行婚礼。不过,为夫已经派人警告了上官家主。只要如烟自己不作死,她就是上官家的少夫人。”

    “夫君,你真好!”肖蝶心满脸崇拜的看着钟离晔,夫君什么都知道,而且什么都帮她办好了。

    “夫君当然好了,娘子既然答应了别人,为夫是肯定要办好的!”钟离晔轻轻啄了一下肖蝶心的红唇。

    “呀,我感觉宝宝踢我了!”

    “真的?”钟离晔听见肖蝶心的话,激动的急忙把手放在肖蝶心的腹部。

    “没有啊.....”

    钟离晔刚说完,就感觉到手掌被轻轻踢了一下。他满脸惊奇的抬头看着肖蝶心,随即兴奋的开口。

    “娘子,他踢我了!”

    “恩,我感觉到了。”肖蝶心看着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的钟离晔,满满的全是幸福感。

    ………

    幸福的日子慢慢的流走,一转眼,肖蝶心已经有了9个多月的身孕了。

    她的肚子大的出奇,让钟离晔每天都担惊受怕。

    特别把参加完他婚礼就回到百花谷的师父和打完胜仗一回京就拉着自己媳妇跑回百花谷的大师兄,都找来了。

    “娘子,慢点。”钟离晔一脸担心的扶着肖蝶心在院中里散步。

    肖蝶心看着钟离晔的样子,失笑不已。她不就是怀~孕了吗,而且一次是两个,有这么担心的吗。

    不过,她也知道,她现在说什么,这个男人都不会听的。

    “蝶心,你怎么不躺着?”

    “躺烦了,就出来走走。师父不是也说吗,让我多走动,到时候好生产。”肖蝶心瞧见墨兰郡主,走到石凳上坐了下来。

    “你这肚子,真的是越看越让人担心,也太大了点。”墨兰郡主显然也是很担心。

    “师父不是说没事吗。师父说,是两个孩子都很健康,所以肚子才会这么大。”肖蝶心温柔的轻摸着肚子。

    “蝶心,我真羡慕你。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怀不上。明明晋哥哥这么努力了,可是我还是没怀上。”墨兰郡主一脸羡慕和哀愁,她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原因了。

    “梦婷,你别想太多了。师父不是说了吗,你和大师兄的身体都很健康。孩子这种事,只能顺其自然,你想太多了,反而还不容易怀上。”肖蝶心自是知道墨兰郡主有多心急。

    但这种事,不是说你心急就能有的。

    “我知道。可是每次看到晋哥哥那渴望的眼神,我就忍不住失落。”

    “说起来,梦婷你现在和大师兄可是甜甜蜜蜜的吧。”肖蝶心揶揄的看着晋哥哥晋哥哥喊的墨兰郡主。

    墨兰郡主红着脸恩了一声“晋哥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开始回谷的时候,还对我不冷不热,可后来突然就对我很好了。我也问过晋哥哥,他说是他想通了。”

    “大师兄不傻,只是对感情比较迟钝。他应该是受到我的刺激,才发现了。”钟离晔担忧的看了一眼脸色没有变化的肖蝶心,转头向墨兰郡主解释。

    “梦婷,晔说的有道理。是不是我和晔结婚的时候,大师兄就对你这样好了?”

    墨兰郡主听见肖蝶心的话,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对啊,本来我和晋哥哥说要来参加你的婚礼的。可是突然晋哥哥就....随后就对我很好了。”

    肖蝶心自然明白墨兰郡主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她没想到,晔的大师兄还真的是闷着就把事给办了。

    “梦婷,你父王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我一直都没见过父王,但皇上派人给我送信说,父王已经戒了。父王觉得对不起皇上,自愿去西北。”墨兰郡主想起在西北的父王,很是担忧。

    西北那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呆的啊。

    “你别担心,皇上这是既没惩罚你们,也不削了果亲王的爵位,就说明皇上是原谅果亲王了。只不过,皇上需要果亲王做出些成绩来。”

    “墨兰,我娘子说的没错。果亲王这些年过的太糊涂了,皇伯伯看在果亲王是真心悔改的份上。不然,贬为平民都是轻的。”

    钟离晔并不想安慰墨兰郡主,奈何自己的小女人和墨兰郡主是闺蜜,对她很是担心,他无奈只能把这些事解释清楚。

    “嗯,我知道的。”

    肖蝶心刚想说什么,突然她觉得自己的肚子好疼。

    “夫君,疼,好疼,我要生了!”

    钟离晔一听,立马整个人都慌乱不已“快,快叫师父,还有产婆!”

    钟离晔打横抱起肖蝶心往院子飞去,整个心头提到嗓子眼了。

    “蝶儿别怕,别怕啊,我一直在!”

    等钟离晔赶回院子的时候,贵王夫妇,宁谷主几人都已经到了。

    钟离晔轻轻把肖蝶心放在床~上,看着她咬着自己的唇不出声,钟离晔心疼不已。

    “娘子,咬我的手!”钟离晔轻轻扳~开肖蝶心的嘴,把自己的手臂放了进去。

    肖蝶心刚想开口拒绝,一波疼痛感袭来,让她瞬间咬住了钟离晔的手臂。

    “世子,男子不宜进产房!”

    钟离晔听见产婆的话,冰冷的目光看向她“别和本世子说什么晦气,赶紧的!”

    产婆瞧见钟离晔的眼神,害怕连连点头“是是是。”

    “世子妃,用力啊!”

    肖蝶心听见产婆的话,用尽全身的力气.....

    钟离晔心疼的看着浑身都被汗浸透的肖蝶心,以后不生了,再也不让娘子生了。

    ……

    “怎么这么久啊!”贵王妃焦急的看着房门。

    “夫人别着急,当初你生晔儿的时候,也不是很快。”贵王轻声的安慰贵王妃,他同样也很着急,但不能在夫人的面前表现出来。

    “婷儿,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宁晋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一脸的担心。

    “晋哥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好难受!”

    墨兰郡主刚说完,立马推开宁晋,跑到一边吐了起来。吐了半天,把肚子里面的东西都吐出来了,才觉得舒服了。

    “婷儿,我给你把把脉。”宁晋看着完全没有血色的娇妻,心疼极了。

    “把什么脉,一看就是有了。”贵王妃得空看了一眼墨兰郡主,立马就猜出她是怀~孕了。

    墨兰郡主听见贵王妃的话一愣,她刚才是看见蝶心流血,忽的就觉得恶心。

    当时她只顾着担心蝶心了,完全没往这方面想。

    “晋哥哥.....”墨兰郡主眼含期望的看着给她把脉的宁晋。

    “嗯,有了,半个月了。”宁晋眼神激动的看着墨兰郡主,婷儿终于有了身孕。这下婷儿再也不必为了这事烦忧了。

    “晋哥哥....”墨兰郡主高兴的抱着宁晋哭了起来,她终于有了晋哥哥的孩子了。

    “不哭,对孩子不好。”宁晋不知道怎么劝自己的娇妻,只能说对孩子不好。

    墨兰郡主听见他的话,哭笑着捶了宁晋一下“你就不会好好哄我啊,你这话,让我感觉你只重视孩子,不重视我!”

    “婷儿!”宁晋不满的看了一眼胡闹的墨兰郡主。

    墨兰郡主吐吐舌头“晋哥哥.....”

    宁晋看着撒娇的娇妻,什么怒气都没有了。

    “你呀!”宁晋无奈的点了点头墨兰郡主的额头“去等弟妹吧。”

    墨兰郡主点点头,挽着宁晋的手走到房门前。

    “爹,还没生吗?”

    宁谷主听见墨兰郡主的话,摇了摇头“也没听见声音,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然而房间里面的肖蝶心,实在是没多少力气了。

    “世子妃,用力,能看到头了!”

    肖蝶心一听这话,立马用尽全身的力气。

    “出来了,出来了!”

    钟离晔没有管刚出生的孩子,只顾看着床~上的人儿。

    产婆喜悦的抱出孩子,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

    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门外的人,松了一半的气。

    “世子妃,再用力,还有一个。”

    肖蝶心觉得自己眼前发白,她用仅有的力气拿开钟离晔的手。

    “晔....我没力气了....”

    钟离晔一听这话,慌忙朝外喊道“师父,快进来,蝶儿的情况不好!”

    宁谷主一听,顾不得男女大防,推门走了进去。

    “师父,你快看看,蝶儿情况怎么样?”钟离晔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宁谷主把了把脉,随即松了口气“没事,就是没力气了。毕竟是两个孩子,给蝶心丫头含一片千年人参。”

    钟离晔一听,急忙开口“父王,人参!”

    贵王听见这话,运气轻功,往库房飞去。

    ………

    贵王把人参交给贵王妃,贵王妃急忙的跑了进去。

    而宁晋却是抱着自己的娇妻不让她进去,婷儿怀着身孕,怎么能进产房。

    “晔儿,人参,赶紧给蝶心含上。”

    钟离晔急切的接过人参,用手直接劈开人参,拿出一点放进肖蝶心的口中。

    “蝶儿,有力气了吗?”

    肖蝶心瞧见钟离晔担忧不已的神色,点了点头。

    “世子妃,快用力!”

    肖蝶心咬牙用力。

    “世子妃,能看到头了!”

    听见这话,肖蝶心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在她昏迷前,她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顿时满足的昏了过去。

    “师父,蝶儿没事吧?”钟离晔瞧见肖蝶心昏迷,根本不管刚出生的孩子。

    “没事,身体太虚弱了,让蝶心丫头坐满50天吧。”宁谷主把了把脉,确认了肖蝶心没事。

    “师父,我知道了。”

    “快,快把孩子抱来我看看。”贵王妃见肖蝶心没事,喜悦的让产婆把孩子抱过来。

    钟离晔则是嫌弃的看了一眼两个孩子,都是他们,让蝶儿受这么多罪。

    “哟,一男一女龙凤胎呢。蝶心可真是会生。”墨兰郡主羡慕的看着两个孩子,她也想要龙凤胎。

    “会有的。这胎是男孩,我们再努力。”

    墨兰郡主听见宁晋的话,害羞的拧了拧他。

    “你们要看孩子去其他房间,别吵着蝶儿休息。”

    贵王妃几人听见钟离晔嫌弃话,顿时哭笑不得。这人,这可是他的亲生孩子呢。

    不过几人还是乖乖的抱着孩子去了隔壁屋,毕竟肖蝶心才生产完。

    ………

    “娘子,醒了?”

    肖蝶心听见钟离晔关切的声音,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孩子呢?”

    “你就知道孩子,不知道关心关心为夫。”

    肖蝶心无语的瞧见和自己孩子吃醋的某人“你呀,那可是你的亲生孩子。”

    “我看你有孩子,就不爱我了。”钟离晔委屈不已,那两个让娘子吃了这么多苦。

    可娘子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们。

    “好了,我保证以后不会为了孩子忽略你,行了吧。”

    钟离晔听见这话,总算满足了。

    “孩子在隔壁,你等我抱过来。”

    肖蝶心嗯了一声,看着离开的钟离晔,满脸的幸福。

    有了他,有了两人的爱情结晶,她的人生满足了。

    ……

    “蝶心,你醒了,来看看,这个是姐姐,这个是弟弟。”贵王妃抱着孩子来到肖蝶心的床边,坐在凳子上,给她看两个孩子。

    “母妃,姐姐先出生?”

    “是啊,刚开始我们都因为是男孩子先出生,产婆告诉我们,是女孩子先出生。看来姐姐是等不及要做姐姐了。”

    肖蝶心看着粉团团的两个孩子,心里满足极了。

    “宁谷主说了,让你坐满50天的月子。还有,墨兰那丫头有了身孕,已经半个月了。”

    肖蝶心听见贵王妃的话,惊讶的开口“那不是在王府怀上的吗?”

    “可不是,宁谷主还说王府是个风水宝地呢。”

    “娘子,吃点东西。”钟离晔扶着肖蝶心坐起来,喂她吃东西。

    “蝶心,你好好休息,孩子有奶妈,还有春桃和朱雀看着,你就放心。”

    肖蝶心看着离开的贵王妃,想开口,却被钟离晔打断。

    “娘子,别想着亲自喂孩子,我会吃醋的。你身上的每一处,都只能让我碰,就是孩子,都不行!”

    肖蝶心听见钟离晔这醋意满满的话,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你呀!”

    “夫君,我很幸福!”

    “娘子,我也很幸福,今生有你就足够了!”

    十指交缠,肖蝶心靠在钟离晔的肩上,幸福甜蜜。

    ---题外话---这本书到此就完结了,番外妃妃过段时间开。

    推荐妃妃的新书,(冷王掠爱,抓鬼王妃强势来袭)和(千年缘心,冷情王爷追妻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