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人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十章

    颜春雨早上一进公司就碰到连休了半个月的假、今天才销假回来上班的文娟。后者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整个人容光焕发,双眼亮晶晶的,仿若陷入爱河中的女人般。

    两人一起进入电梯后,她朝好友眨了下眼,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和你的大松哥和好如初、雨过天青了吧?”

    “何只是和好如初,我们好像又回到刚谈恋爱的时候呢!”文娟笑得可甜了,为期十二天的欧洲之旅让她和老公重温了一段甜蜜时光。

    “那真是恭喜你了,果然危机就是转机呀!”她真心为好友感到高兴。

    “是啊。”文娟心有所感地轻叹息了声。“经过这次的事情后,我更爱我老公了,也才明白我只是盲目地羡慕现代都会女性及时享乐的自主爱情观。你说得没错,激情和爱情是两码子事,除非有那个本事把性与爱分得很清楚,否则那种短暂的激情,只会让人感觉更加空虚。”

    “想清楚了就好。”颜春雨轻拍着好友的肩膀。每个人的爱情观都不一样,没有什么对不对、好不好的问题,重要的是,要诚实地面对自己,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那你呢?”文娟反问一句。“是时候告诉我们你那个神秘对象了吗?”

    “啊?”她的问题让颜春雨有些措手不及,笑容微微一凝。

    “怎么?还是不能说啊?”察觉出她神情有异,文娟忍不住蹙眉。“你和陈达仁交往时都没顾虑这么多,可见你这次真的坠人情网了。”

    颜春雨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走到自己办公的位子上,她一坐下来就失神发呆,皮包里的手机响了好几声后,才惊醒过来。

    掏出手机一看,是黎瀚宇打来的电话,她赶忙按下通话键。“喂。”

    “春雨,是我。”耳边传来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今天早上我和尚元的老板有约,大概下午才会进公司,有人找我的话,记得帮我留言。”

    “嗯,我知道了。”

    “另外……呃,我有事问你……”说着,却突然静默下来。

    “你说,我在听。”

    “嗯……那个,你……”断断续续、支支吾吾的,最后又无声了。

    颜春雨微微蹙眉,不明白他为什么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但她仍静静地等待他往下说。

    “呃……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后,那头传来了这么一句话。“等我下午回去再说好了……”说完,通话也就此结束。

    呆愣了好半晌,她才收起手机,一边却仍困惑地想着,为什么他说话欲言又止的?完全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忽地,她想起昨天晚上他似乎也曾如此,感觉好像有什么话要跟她说,却又犹豫迟疑,到底他……想说什么?

    莫非他……已经开始觉得他们彼此不适合,想要分手,所以……

    随即,她摇了摇头,要自己别胡思乱想。自两人交往以来,他们的感情一天比一天还要亲密,他总是让她觉得好甜蜜好快乐,一点那样的征兆都没有。

    只是,她不免也会害怕呵!对他的感情就像石子投水,愈坠愈深,她不敢想像如果有那么一天他喊停的话,她该怎么办?

    明明已经告诉自己,不管结果如何都要有承担的勇气,可心里却仍是会患得患失。所谓的洒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好难。

    轻叹了口气,她收回游移的心思,翻开工作表,准备开始工作。

    另一头,黎瀚宇正为自己失常的行为感到懊恼不已。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说话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一天。刚刚讲电话的那个人是他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

    收起手机,他不由得摇头苦笑。爱情果真会让人变得不像自己哪。

    刚刚他其实是想问她他昨晚没问出口的事情,他想知道她心里对他的感觉是不是愈来愈能肯定了?他就是她心里那个对的人吧?

    该死!随即他懊恼地蹙眉,低低咒骂了声。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患得患失了?又不是没谈过恋爱,也不是没和女人分手过,这一次又有什么不同?

    然而,烦躁归烦躁,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确实不同,因为他在对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也因为他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喜欢到已经爱上了她

    蓦地,脑子里像是劈进了一道雷,他倏然一愣!原来他所有的快乐、不安、甜蜜与矛盾,以及种种对她难以言喻的感觉,说穿了不过就是一个“爱”字。

    惊觉这一点,他更加烦恼了,到底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早日认定他?

    有什么办法可以将她的心定下来呢?他一边开着车,一边竭尽心思地想着。

    忽地,一个想法钻进了他脑子里,然后他笑了。

    抬眼看着前方车窗外的景色,时序已迈入了二月天,天气冷得紧,车外冷风呼呼地吹,他的心却因为即将施行的计画而热和着。唇边勾着抹笑,他心情愉快地想着,农历年就快到了,也许今年他还来得及为自己讨个老婆抱,过个暖呼呼的年。

    〓♀net♂〓〓♀net♂〓

    “对不起,这个电话正在讲话中,请稍后再拨……”

    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颜春雨一次又一次拨着黎瀚宇的电话,得到的却都是相同的结果。

    她有些烦恼地蹙了下眉,神情也有些儿慌;原以为他下午就会进公司,没想到现在都过了下班时间了他还没回来。

    其实,倒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找到他不可,只是有件事情她觉得自己应该先告知他一声。

    话说下午三点左右,她接到了前总经理黎昌平的电话,两人刚开始还聊得好好的,没想到话题不知怎么转的,突然转到她有没有男朋友的问题上。

    因为被问得突然,再加上她和黎瀚宇的交往至今尚未告诉任何人,所以下意识她以含糊的方式将这个话题带过。

    谁知黎昌平误以为她是不好意思,还说有个很不错的男孩子要介绍给她认识,对方是他一个老朋友的儿子,人家见过她几次,对她很有好感,所以希望透过他居中牵线,好正式为彼此引介。

    完全没料到会蹦出这么件事情来的她,当下愣了片刻,而电话那头黎昌平仍继续说着话:“我想选日不如撞日,就约今天晚上好了,我请对方在雅筑饭店订个包厢,大家一起吃个饭,彼此做个初步的认识,你觉得如何?”声音听起来愉快又热心,还带着点兴致勃勃。

    “呃……”她足足愣了三秒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拒绝,一时又找不到适当的借口,况且还是她很尊敬的前上司开口邀约,于情于理她都该给个面子:可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实在不便赴约。

    “颜秘书,你不必担心有什么压力,就当是认识一位新朋友,彼此吃个饭,聊一下天,自在就好。”以为她是因为拘谨而有所迟疑,黎昌平后来接着又说。

    “那……好吧。”最后,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又不能说出自己和黎瀚宇正在交往的事,只好答应了。

    然而,虽然答应了,她总还是觉得不妥。思索了好半晌,她认为自己应该先跟黎瀚宇说一声,所以才会急着想找到他人。

    不过,看眼下这个情形,大概是没办法在赴约前先告知他了。虽然有些懊恼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难题,但事已至此,她不能不赴约。

    轻叹了口气,她站起身,准备离开,认命地赴约去。

    〓♀net♂〓〓♀net♂〓

    坐在高级饭店的包厢里,颜春雨面带微笑地倾听身旁的男士很有条理地谈论着目前整个大环境的景气问题和经济发展趋势。

    饭局已经持续一个半小时了,她非但没有愈来愈自在,反而越发感觉如坐针毡。不过,问题并非出在身旁男子的身上。

    其实,对方是一个自信从容又颇为健谈的男人,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感觉也颇沉稳可靠。然而,看着他,她就越发想到黎瀚宇,不自觉地一一细数着两人的不同处。

    黎瀚宇的眼神总在微微佣懒中带着抹精光,勾唇微笑的样子潇洒且悠闲,深思时眉间轻打着褶,眸光深邃而悠远……

    他严肃的模样、大笑的神情,还有搂抱着她细语喃喃的温柔情态,一张张不同的脸在她脑海里一一浮上,而后叠印在身旁男子的脸上。

    惊觉自己满心满眼想的还是黎瀚宇时,她感觉愈来愈坐不住了,可碍于礼仪,她强迫自己得待到饭局结束。

    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她骇了一跳,对着男子抱歉一笑,才取出手机接听。当她一看到来电显示,一颗心霎时飞扬了起来,两眼闪闪发光。

    “对不起,我到外面接一下电话。”向男子说了声,她随即走出包厢。

    “喂?”一边走向饭店大厅,她一边讲电话。

    “春雨,你回家了吗?”那头传来黎瀚宇温醇的低沉嗓音。“原本下午就要回公司了,可尚元的老板临时又邀我一同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珠宝店开幕剪彩典礼,我不好推却,所以才没回去。”说来也真是凑巧,本来就计画跑一趟珠宝店的,没想到这厢便有人邀约,刚好切中他所需。

    “原来是这样啊。”她微笑应声,随后又说:“下班时我拨了好几次你的电话,不过你一直在讲话中,怎么都拨不进去。”语气不自觉带着些娇嗔。

    “下班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下,随即讶声低呼:“啊?该不会那么巧吧!那时候我也拨了好几通电话给你,得到的也是你正在讲话中的讯息,原来……”突地,他开心地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透过手机,震动着颜春雨的耳膜。

    愣了片刻,她不禁也泛开一朵甜笑,原来当时他也正在打电话给她。

    “我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好一会儿后黎瀚宇才停止笑声,低低地说。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两人又同时开口问道。

    随后又是一阵温暖窝心的轻笑。

    “你先说吧。”她抢了一个空隙说。

    “嗯……”他清了清喉咙,说:“我买了一样东西给你,你猜猜看是什么。”

    “干嘛买东西给我?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别日子。”她带着笑意说。

    “我想送你礼物,哪还需要什么特别日子。乖,你猜猜看。”他哄她。

    颜春雨认真想了一下,回道:“该不会是跟珠宝有关吧?”他说下午参加了珠宝店的开幕剪彩,可想而知免不了得捧捧对方的场。

    “聪明!”他证了句。“继续往下猜,猜对了它就是你的了。”

    “嗯……”她佯装认真地思考,而后夸张地惊呼:“你该不会是送我钻石吧?”

    “恭喜你,一步一步接近答案了。”

    他的回答吓了她一跳。“你……你真的买了钻石?”刚刚她不过是故意开他玩笑,闹着玩的,没想到他真的买了钻石给她!

    “你好像很惊讶的样子。”他声音里有着浓浓的笑意。“你不喜欢吗?我以为女人都喜欢钻石。”

    “我……我只是觉得太贵重了。”

    “送给你,值得的!况且这份礼还代表着很重要的意义。”

    “很重要的意义?”她有些纳闷,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紧张。

    “嗯哼,等你完全猜出了谜底,我再告诉你。”他吊她胃口。

    这会儿她开始认真了。“是不是……钻石耳环?”

    “不是。”

    “那就是……钻石项链?”

    “也不是。”

    颜春雨开始皱眉,不是耳环也不是项链,该不会是……“钻石胸针?”

    “错!”

    “钻石手链?”这回该不会错了吧?

    “又错!”

    又错?不会吧?能猜的她都猜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正想开口向他询问时,饭店大厅突然传来一声轰然巨响,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有个男人喝醉了,不小心撞倒了大厅里摆饰用的玻璃雕刻品。

    “咦!你听到了吗?”耳边传来黎瀚宇的问话声。

    “嗯,没什么,只是有人喝醉不小心撞翻东西。”她以为他在电话那头也听见了。

    “我知道……”声音突然停顿了下来,一会儿后才又开口:“春雨,你现在人在哪里?”

    她愣了一下,随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立即转过身,开始寻找他的身影。

    很快地,她看到了他。他同她一样,也正四顾寻找着她,下一刻,他们的视线已然相遇,她看着他朝她踏步走来。

    “怎么这么巧!”来到她身边,他微笑地轻搂住她。“尚元的老板邀我到这里吃饭,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呃……”颜春雨正想告诉他是怎么回事时,身后突地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颜小姐,这位是?”

    她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正是今晚饭局的男主角,整个人登时傻愣住了。

    “呃……”视线在两个男人身上来回移动着,最后停留在黎瀚宇微沉的脸庞,勉强挤出一句话来:“这位是……我的现任上司黎瀚宇黎总经理。”

    〓♀net♂〓〓♀net♂〓

    黎瀚宇驾车高速驰骋,心情恶劣,一路上不说一句话,任身旁的人儿睁着一双可怜兮兮的眼儿也不为所动。

    看着他抿嘴不悦的神情,颜春雨心中懊恼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认识至今,她从没看过他这么生气的模样,即使在公司里也不曾,今晚是破天荒头一遭;而她不得不承认,他真的生起气来的样于很……吓人。

    她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她以为自己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她真的没有想认识其他男人的意图,他生气是因为不相信她吗?

    想开口打破僵局,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该解释的她都解释了。唉!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赴约。

    就这样心情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她的住处,临下车前,她看着他,怯怯地问:“你……还再生我的气吗?”

    黎瀚宇直视着前方没有回应。

    “那……我上去了,你开车小心点……”良久,颜春雨眼眶微红,咬了咬唇,黯然地下车。

    她下车后,车子立即像箭矢般飞射离去,消失在夜色里,留下她一脸难过地怔怔呆立着。

    而飞车离去的黎瀚宇,心情显然更差;正驾车狂飙的他,一张脸仍臭得要命。

    没错,他很生气,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生气!

    她怎么可以答应那场饭局之约!?明知道对方的意图,她还是去了!尽管明白她也有难处,而且这件事也不全是她的错,但他就是气气气!

    当他正为了将她订下来而费心挑选了钻戒,并急着向她表白时,她却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子吃饭聊天!

    仍在气头上的他,不想回家,就这么开车在外面狂飙,藉以宣泄满腔的怒气与怨气。

    然而,半个小时后,当他的气消了好些时,他开始觉得自己好幼稚。

    不过是吃顿饭而已,自己有必要生气成这样吗?实在太不像他的个性了。

    况且她也试着打电话告知他一声,并没打算隐瞒他,那他到底气个什么劲?

    说穿了,他不过是没有安全感,加上蛮横不讲理的占有欲在作祟罢了。

    没错,这些日子来他愈来愈感觉不安,这样的心情从未有过。以前他何曾担心过女人离开他,可现在,他却害怕她会离开。虽然他们上班在一起,下班也在一起,但他还是无法安心下来。他知道她很喜欢他,可她却不曾说过那个字。

    是的,她从没跟他说过她爱他,他发现自己非常在乎这一点。以前的女友总爱把这句话挂在嘴上,但她没有;以前他常常听到那三个字会觉得烦,但现在他却渴望听到她说,而且听上一百遍也不厌倦。

    心烦气躁过后,他慢慢冷静、沉淀了下来,终于明白爱与不爱的差别在哪里。

    唉!原来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过往经验如何,一旦陷入真爱里,惶惶不安和患得患失的心情是相同的。

    现在想想,他刚才的脾气实在发得有些过火了,她一定很难过吧?他离开时,她的眼眶好像红红的……

    蓦地,他觉得好不舍又好不安,他刚才冷漠的态度一定伤了她的心。

    不假思索地,他猛然踩下煞车,准备回头。

    就在车子回转之后,他的手机传来清脆的简讯铃声。他将车子驶往路边暂停,取出手机一看,是春雨传来的简讯,忙不迭地开启阅读。

    宇,我知道你很生气,不过有些话我刚才忘了跟你说,如果今晚不告诉你的话,我一定会睡不着。我要说的是,虽然答应了饭局,但整个过程里我一直是心不在焉的,甚至连对方的名字我都不记得。看着对方说话的时候,我眼里看到的是你的脸,你认真严肃的样子、微笑的神情,逦有似笑非笑调侃我时的模样……我开始如坐针毡,然后,就在我快要坐不住时,你的电话来了,解救了我,也解救了我的心……我想说的是,我的心已装满了你,再也没有任何空隙容得下其他男人。这么说,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意吧?别再生我的气了,好吗?

    看完她的简讯,黎瀚宇但觉一颗心暖烘烘的,胸口好热。

    她对他的感情已经表达得非常明白了,尽管她仍未说出那三个字。

    这一刻,他也恍然明白了一件事:他希望她对他承认、肯定他就是她要的,她又何尝不是?

    想通了这一点,他扬唇笑了,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收起手机,他归心似箭地将车子驶上马路,朝着心上人儿的方向奔去。

    〓♀net♂〓〓♀net♂〓

    给黎瀚宇发完简讯之后,颜春雨又呆坐了一会儿,才进浴室洗澡。

    洗完澡,走出浴室,她整个人仍处在有些失神的状态中,机械式地搭了件毛毯在睡衣外面后,就窝在沙发椅上发呆。

    没多久,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愣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动作,直到门铃声以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态势鸣叫不停时,她才起身前去开门。

    门一打开,她又是一愣,微微红肿的眼睛愣瞪着站在眼前的高大身影。

    “春雨……”黎瀚宇一看到她眼眶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立即伸出手臂将她抱个满怀。

    良久,才放开她,牵着她的手走进屋里,并关上门。

    拉着她在沙发椅上坐下,他定定地凝视着她,目光温柔且深情。

    “我收到你的简讯了。”瞅着心爱的人,他一颗心软得像棉花、暖得像火炉。“你刚刚是不是哭过了?是我不好,我不该乱生你的气。”

    听到他软言道歉,颜春雨眼眶又红了起来。“我也有错,不答应饭局就不会生出这些事了。”

    “唉!”他叹息了声,拇指轻抚过她红红的眼眶。“都怪我,早在之前叔叔跟我提及想为你作媒的事,我就该老实告诉他我和你的事。那时候我没说,现在反倒怪起你了……你一定觉得我很不可理喻吧?”

    她摇了摇头,双手主动地圈抱住他,紧偎在他怀里。

    “你知道我为什么又折了回来吗?”他张开双臂回抱住她,在她耳旁低语:“除了向你道歉之外,我仔细想了一想,今天不能就这样结束,我要送你的礼物还没交给你呢。”说着,看着她的眸光越发深情了。

    礼物?她困惑地回望着他,随即想起了他们在闹脾气之前猜礼物的对话,眉间一舒,笑道:“你说猜对了它就是我的,可惜我没猜对。”有没有得到礼物对她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在她身旁,两人的心又紧紧系在一起。

    “不管你有没有猜对,它都是你的。”他看着她,眼神突然变得严肃又认真。“我说过,它代表着很重要的意义,除了你,我不会把它送给任何人。”

    说完,他伸手自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只宝蓝色小绒盒,神情略微紧张地打了开来,瞬间,一只美丽的钻戒映入颜春雨眼帘。

    她怔愕地顿住不动,愣愣地瞧着钻戒发呆,怎么也想不到他竟买钻戒送她。

    对她而言,钻戒的意义跟其它珠宝首饰不同,它象征着誓言和承诺,若非双方彼此都确定了,她不会、也不愿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这也是她之所以没猜是钻石戒指的原因。

    看她一脸愕然地发呆,没有惊喜,也没有感动的表情,黎瀚宇心里更紧张了。他抓住她的小手,力持镇定地开口道:

    “春雨,我记得你说过,想找一个胸如山,眼神似温泉,笑如歌,心中有着热情火,能够了解你、疼惜你的男人……你摸摸看,我有可靠结实的胸膛,”说着还拉着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胸膛。“说到眼神像温泉,我想自己还称得上是一个温柔的人,这一点应该也合格;至于笑如歌,根据我的调查结果,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我的笑声还满好听的……”

    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串,他忽地停顿下来,只因瞧见她一脸困惑又惊讶的表情。他微感挫折地叹了口气,自嘲道:“你八成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奇怪,他口才一向很好,偏偏面临他人生幸福的重要关头时却表现失常。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认定你了,不管我是不是你心中那个对的人,我都不想放开你。”最后,他选择单刀直入。

    他直接的表白终于让她有了反应,她眨了下眼,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他。“我以为你……还没有办法确定……”

    他紧抱着她。“我的心从来不曾像此刻这般确定。唯一让我不确定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你要的那个人。这些日子我觉得很不安又很烦躁,我不想逼你,却又很想弄个清楚,连工作时也想着这个问题……”

    停顿了下,他松开手,改而捧住她的脸,对着她的眼接着又说:

    “春雨,我知道我们交往的时间不长,也许我们互相了解得还不够多、不够深,但是我会一天比一天更努力:我的心摊在你的面前任你读,而我也会好好收藏你的心,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珍惜……如果你愿意把你的心交给我的话……”

    颜春雨听了好感动!原来他跟她一样也会害怕、也会不安,想表现洒脱却又害怕失去,他们都想把对方留住,但又怕吓跑彼此呵。

    此刻她觉得好幸福,她爱的人,也爱着她。

    没告诉他她早就认定了他,她扬唇笑问:“你的心中也有着热情火吗?”

    他跟着缓缓地绽开笑脸,眼底满是柔情,而后抓住她的一只手贴上他的心口,低低地说:“你感觉不到吗?因为你,这里正燃着一把熊熊火焰,它将永不熄……我爱你……”

    说出爱语的同时,他的唇也贴上了她的,让热吻传递着彼此的浓情蜜意,两心相印。

    我也爱你!颜春雨笑得更加妩媚娇柔了,虽然无法言语,她仍回应着他,以同样的热吻和一颗炙热的心。

    而一旁,被遗忘了的钻石戒指仍兀自散发着璀璨的光辉,一如此刻他们眼里闪烁着的……爱的光芒。

    附注:(找一个人):曲作词:姚若龙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