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人 第九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九章

    圣诞假期过后,是连续五天的国际电脑展。

    这是个针对欧美客户筹办的展览,地点在世贸展览场。

    “神威电脑”一共租下了六个标准摊位,并且特别请外面的设计公司规画了出色的展场与门面的布置,务求提高这次展览的成效。

    为了这场展览,公司动员了不少人力;而身为统筹的黎瀚宇几乎每天上乍都会到展场坐镇,了解展出与国外业务开发的状况,并随时调整策略方针,好吸引更多客户进来参观。

    也因此,身为他专属秘书的颜春雨,一天下来有一半时间都在展场,随时陪伴在他身边记录展览的情况与必须注意改善的地方。

    表面上看来,他们之间的相处并没有什么改变。在公司里、其他人面前,依然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然而,下班后的私人时间里,他们是一对不折不扣的情人,会一起吃饭、看电影、聊天谈心,享受两人的甜蜜时光。

    五天的展览下来,摊位上接获的订单量虽然未能达到预估中的成绩,却比去年成长了许多;持平而论,能在整体不景气的大环境里有这样的成绩,算是难能可贵的了。

    展览结束后,颜春雨的工作也恢复正常。这一天中午,终于有时间和方瑜、文娟一起外出用餐。

    “文娟,你怎么了?脸色不大好看。”在简餐店里坐定下来,她才发现文娟的神情有点不对劲。

    文娟抿了抿唇,没有回答,可眼眶却瞬间红了起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颜春雨转而望向方瑜。

    “她呀,是自作自受。”方瑜很没同情心地睨了文娟一眼。

    “怎么回事?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还不是她跟阿Joe的事。圣诞夜那一晚,她老公想给她一个惊喜,提前回来陪她过节,没想到刚好被他瞧见她和阿Joe在一起。”

    颜春雨惊愕地瞪大眼。“你们……没做什么事吧!?”直觉想到最糟的情况。

    “我没跟阿Joe上床。”文娟终于开口了。她红着眼为自己申辩道:“那天他邀我一起去参加朋友办的圣诞舞会,我们玩得很疯,多喝了一些酒,他送我回家时已经很晚了……我没想到我老公会突然跑回来,更没想到阿Joe会突然抱着我吻,我根本来不及拒绝……”说着,几乎泫然而泣。

    听到这里,颜春雨才稍稍松了口气,但她接下来说的话又让人替她担心不已。

    “我跟阿Joe真的没怎么样,可是大松不这么认为,这几天他都不理我,他从来不曾这样对我……我该怎么办?”语调可怜兮兮的,完全没了方寸。

    “现在才来伤心后悔有什么用?”方瑜无动于哀地撂了一句。“早跟你说别玩过火了,你不听,出了事情又能怪谁?”

    被她这么一数落,文娟扁起嘴,顾不得店里还有其他人在,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朋友啊?我已经够惨了,你还这么说!”

    “文娟,你别哭了,我想事情应该没那么严重。”颜春雨赶紧出声安慰她。“你的大松哥疼你又爱你,现在他可能只是在气头上,你别想得太糟。”她见过文娟的老公几次,他的人或许是一板一眼了些,但对老婆的疼爱是无庸置疑的。

    “真的吗?”仍是可怜兮兮的语调。

    “嗯,”她继续帮好友加油打气。“我认为只要你诚心向他道歉,并诚实说出你心里的感受,他会了解的。”

    “可是他……看起来好凶啊,我怕……”文娟有些迟疑。

    “怕什么?”方瑜挑眉顶了回去。“既然那么在乎你老公,还有什么好怕的?顶多被打几下屁股而已。”

    她的话立即引来一记哀怨的瞪眼。“说得好轻松,屁股挨打的人又不是你。”

    “各人造业务人担。”方瑜的回应是凉凉地秀了句台语。

    “那……如果他还是不理我呢?”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颜春雨微微一笑,只问她一句:“你还爱不爱你老公?”

    文娟扁扁嘴,点了点头。如果不爱的话,又怎么会这么在乎?

    “那么,到时候你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唉……”文娟轻叹了口气,表情似有所领悟。“我明白你的意思。”

    “经过这次的事情,你也应该明白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了吧?”她微笑地看着好友,接着又说。

    “知道了,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了。”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文娟懊悔不已地轻蹙着眉。她跟阿Joe虽然真的没什么,最多只是调调情,利用他的追求来打发时间而已;可她也清楚这样的行为仍是不对的,何况她心知肚明阿Joe只是为了想拐她上床才紧缠不放。

    “好了,文娟的事情既然已经有了解决方案,再来该谈谈你的事了。”方瑜突然把话题转向颜春雨。

    “我的事?”她倏地愣了下,不明白方瑜为什么这么说。“我有什么事?”

    “别装傻了。你的眼镜呢?”

    “哦,原来你是说这个呀!”颜春雨笑了笑。“我不过是改戴了隐形眼镜。”

    “嗯嗯,我记得你以前总说戴不惯隐形眼镜,怎么现在一点也不排斥了?”

    “这、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戴隐形眼镜比较方便,我是应该学着适应。”微感不自在地辩解着,神情有些心虚。其实,她会戴隐形眼镜是因为黎瀚宇说她的眼睛很美,不该被眼镜遮蔽住;又说,她的眼镜妨碍了他亲吻她,所以她便改戴了隐形眼镜。

    “是喔!”方瑜笑哼了声,摆明了不相信她的说辞。

    “春雨不戴眼镜变得漂亮多了……”文娟则细细打量起她来,下一刻又忽然睁大眼道:“哇!我头一次看你穿粉红色套装,真稀奇耶!”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方瑜一脸洞悉什么秘密似地,笑得好暧昧。“恋爱中的女人总不自觉地想让自己变得更美。”

    “你的意思是……”文娟愣了半晌,随即惊呼道:“春雨在谈恋爱!?”目光刷地转向颜春雨,瞪大眼仔细地瞧着她。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原来如此啊……经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气色粉嫩,容光焕发……”文娟附和地喃喃,随后匆地眯眼,开始逼问:“说!那个人是谁?”

    “肯定不是陈达仁。”方瑜在一旁凉凉助阵。

    面对两双探照灯似的犀利眼眸,颜春雨哪里抵挡得住,赶紧求饶道:

    “你们别再问了,可以说的时候我一定会说。”

    “你的意思是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们?”文娟蹙眉。

    她点点头,表情有些害羞。“我们才刚开始,还需要多一点时间确认彼此。”

    方瑜与文娟互望一眼,最后由方瑜代表发言:“那好吧,就暂且饶过你。”嘴里这么说着,其实她心里已隐约猜得到是谁。

    “不管怎样,我很高兴你终于跨出了第一步。”最后,她意味深长地又加了句,神情很是替好友高兴。

    〓♀net♂〓〓♀net♂〓

    展览结束后的一个星期,黎瀚宇仍然忙得不可开交。除了一连串相关的检讨会议外,不巧又碰上工厂的生产线出了点问题,他还得拨出时间和厂长研商办法解决。

    连续几天,颜春雨陪着他在公司和工厂两地间来回奔走。这一天下午,问题终于解决后,他们才离开工厂。

    坐在车上,看着神情显得非常疲惫的他,她心里好不舍。

    “你很累了吧,等一下还要回公司吗?”她担心地看着他,怕他把自己累坏了。“现在距离下班没多少时间,你要不要提早回去休息?”

    他转过脸,朝她一笑,回答:“好啊,如果有你陪我的话。”语气里有一丝撒娇的意味。

    她脸红地笑了,而后点头。

    驱车回他公寓的路上,她让他在一家生鲜超市前稍作停留,自己进去采买。

    十五分钟后,黎瀚宇看她抱着一堆食物上车,不禁笑道:“看这样子,你该不会是打算亲自下厨,大展身手,作一顿丰盛的晚餐慰劳我吧?”

    她回以甜甜的一笑。“答对了!”

    “你确定你要这么做?”他挑眉又问。“我以为现在的女人都不喜欢下厨了。”至少他碰过的女人,没有一个擅长厨艺。

    “那也不尽然。”她脸上仍挂着笑。“现在的女人下厨作菜是为了兴趣,和以前不一样。”

    “嗯……”他点点头,忽地皱眉沉默下来,严肃的表情仿佛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她不解地看着他。“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要准备胃药?”他煞有介事、一本正经地回答,眼底却泄露了一丝调皮的笑意。

    啥?颜春雨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了片刻,才听出他话里的调侃。她立即嗔瞪了他一眼,抗议道:“别小看我了,我可是从小跟祖母学了一手好厨艺,晚上你就知道了。”

    “我相信!”他笑意浓浓地看着她微噘的小嘴。“就算是吃了你作的菜会狂拉肚子,我也心甘情愿。”

    “喂,你很没诚意喔!”嘴里抱怨着,心里却非常受用。他总能轻易地就逗笑她,和他在一起,她真的觉得好快乐好满足,心是早已坠落沦陷了,栽入情网,无路可逃。

    在温暖甜蜜的气氛中,车子抵达他的住处。他帮她抱起那一堆食物,带领着她一起走进他的家。

    “觉得如何?”不知怎地,他竟然觉得有点紧张。这是她第一次来到他住的地方,他希望她会喜欢。

    颜春雨环视了圈,有些不敢置信。没想到一个单身男子的住处会布置得这么温馨宜人,和他潇洒俐落的外表截然不同。

    “嗯,很不错。”她微笑地轻点了下头。“感觉很温馨。”

    听到了她的回答,他跟着松了一口气地笑了,随后领着她走向厨房。

    大致知道了厨具的摆放位置后,她催促着他说:“你先去洗个澡,小睡一下,等你醒了就可以吃晚餐了。”

    “遵命。”他吻了一下她的唇才离开。

    不急着做晚餐的她,先用咖啡机煮了三亚热咖啡,再将买来的新鲜柳橙切块,作为饭后水果。最后才开始整理她买来的食物,取出晚餐要用的食材,剩余的便依类放进冰箱储藏。

    当她正准备清洗蔬菜时,黎瀚宇已经洗好澡走出浴室,赤着脚来到厨房门口。

    没察觉他的出现,颜春雨继续忙着手边的工作,洗完蔬菜,跟着从橱柜里取出她要用的锅碗瓢盆。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黎瀚宇心里充塞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眼前这一幕像是他梦寐以久的场景。她一定是他命中注定的女人吧,否则为什么只是这样看着她,他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他与她相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交往也不过才两个星期左右,然而,他的心已不由自主地缚在她身上。

    在公司时,他虽然尽量保持着公事公办,可他的视线总不由自主跟着她转动。脸上少了眼镜的她,看起来更加柔美可人,剪裁合身的套装勾勒出她纤细优雅的身影;他觉得她愈来愈美,教他着迷得无法移开眼光,无时无刻不想亲亲她、碰碰她。

    甚且,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会黏女友的人,每天下班后总爱缠着她腻在一起。她的出现,打翻了他过往谈过的恋爱的经验;没有一个女人能像她那样,让他生起长长久久的渴望,一刻也不想跟她分开。

    怀着这份奇异、温暖且甜蜜的感觉,唇边浮着朵满足的微笑,他回到卧室躺下,心里想着:就是她了。悸动的心,悦然投诚,被爱征服。

    〓♀net♂〓〓♀net♂〓

    事实证明,颜春雨果然有一手好厨艺。

    黎瀚宇满足地拍着微撑的肚皮,看着坐在地毯上巧笑倩兮的人儿。

    吃过晚饭,他们移到客厅休息,颜春雨为两人各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倚着桌边在客厅铺的地毯上盘坐下来,仰首笑望着他。

    “过来。”他朝她伸出手,要她坐到他身边来。

    她脸微红,站起身走向他;不到一臂的距离时,他陡然伸手一拉,她登时跌坐在他腿上,被他拉进怀理。

    “谢谢你的晚餐……”他将唇偎在她耳边轻语。“这是我吃过最棒的一餐,以后我还吃得到吗?”

    她微微颤抖,因着他亲密的抚触,继之赧颜一笑地轻点着头。“只要你想吃,我就做。”

    “不是只有今天明天后天,还有往后的许多天,你都愿意吗?”他的双手紧紧圈抱着她的腰,唇瓣在她脸颊、耳朵及颈窝处摩挲轻吻着。

    闻言,颜春雨怔愣了下,他话里的意思……可是她想的那样?他们才交往两个星期……她以为,他还无法确定,不是吗?会不会是她会错意了?

    见她一睑愣愕的表情,黎瀚宇登时觉得懊恼不已。他是不是吓坏她了?她可能还没准备好,又或者……她并不确定他就是她心里那个对的人?

    这个想法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如果有一天,她发现他并不是她心里想要的那个人,那他怎么办?

    蓦地,一股从未有过的惊慌不安攫住了他。从前,分离对他而言并不困难,但现在,他却害怕与她分离。

    不由得将她搂抱得更紧。他收摄心神,清了清喉咙,试着以轻松的语气问:“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心里那个对的人,你是不是就会离开我了?”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颜春雨又是一愣。他是在向她预告什么吗?把决定权丢回她身上是代表着什么含意?

    缓缓地,她抬头看着他,静默了好片刻后,将自己的脸紧贴住他的胸膛,什么话也没说。

    紧紧地挨靠着他,她闭上眼任自己沉浸在他的气息里,感觉这片刻间的幸福,却没勇气告诉他,早在发现自己坠人情网的那一刻,她就认定他了;对她而言,他已经是她心里那个对的人了。

    只是……她真的没有把握,因为一开始决定权就不在她身上啊。

    〓♀net♂〓〓♀net♂〓

    总经理办公室,黎瀚宇正对着壁面上的镜子打量自己。

    “胸如山……嗯,这一点没问题……”挺了挺健壮的胸膛,他一边喃喃自语着。“眼神似温泉……意思是要很温柔吗?”紧皱着眉,他详细地观察着自己的眼睛,看了老半天,还是无法肯定。

    就在这时候,传来几下敲门声,他赶紧转过身来,坐回办公桌前。

    “总经理,你有一位神秘嘉宾来访。”颜春雨走进办公室,眼里闪着光,笑意晏晏地看着他,神情看起来很开心。

    黎瀚宇愣了瞬,因为她眼里的光,也因为她唇边那朵可人的笑花。

    自从那天晚上他问了她那句话后,她已经三天没像现在这样眼里闪着光地对着他微笑了。那一晚,她什么话也没说,他觉得好失落,但又不想逼她。这几天他的心绪都处在一种惶惶不安的情况下,脑子里想的都是要如何才能成为她心里那个对的人。

    “总经理?”看他不发一语地盯着自己瞧,颜春雨微微脸红地只好又唤了他一声。

    “嗯哼……”他赶紧回神过来。“你刚刚说什么……神秘嘉宾?”

    她弯唇一笑,往旁站开,一道微微佝凄的身影走了进来。

    黎瀚宇一看见来人,立即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迎上前去。

    “叔叔,怎么自己过来了?”边说着,边扶着人在角落招待贵宾的沙发椅上坐下。“这几天身体情况还好吧?”

    黎昌平笑道:“已经复原得差不多了,我想老在家里躺着也不是办法,就趁着回医院复检时过来看看你、看看公司。”

    “那些老干部没去烦你吧?”黎瀚宇微一皱眉。为了让叔叔的身体早日恢复健康,这段时间他交代管家不许任何人上门叨扰,包括他自己;除了单纯探望以外,也从不和叔叔谈及公司的事。

    黎昌平摇摇头。“别担心,你把公司整顿带领得很好,尤其这次国际电脑展大有斩获,他们就算对你颇有微词,也不便说什么。”

    “叔叔知道电脑展的成果了?”他正打算找一天告知他这个好消息。

    “是啊,几位同行的老朋友来探望我,闲聊时提到的,能有这样的成绩,他们都很羡幕呢……”

    叔侄俩就这么轻松愉快地聊着,直到颜春雨为两人端来热茶,才稍作停顿。

    “颜秘书好像变漂亮了呢!”看着颜春雨离去的背影,黎昌平突然开口道。

    黎瀚宇但笑不语,眼底却浮漾着款款深情。

    “难怪最近有几个生意上来往的老朋友都要我帮他们的儿子作媒,说如果她还没有交往对象的话,看我能不能居中牵线。”黎昌平接着说。

    闻言,黎瀚宇浓眉一紧,脸色微沉。他大概猜得出是哪些人,不过,他不会让他们有那样的机会的!

    “说来也真好笑,他们以前又不是没见过颜秘书,现在才来发现她的好。”没察觉他神色有异,黎昌平笑着又说。

    “人总是会变的。叔叔你刚刚不也说她变漂亮了。”一边微笑地回应着,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将颜春雨订下来。他不想让自己再这么心慌慌下去了,尤其知道眼下还有外敌环伺。

    “说到这点……”黎昌平突然定睛打量起自己的侄子来。“我觉得你也变得不大一样了呢。”

    “哦?”黎瀚宇挑眉一笑。“叔叔觉得我哪里不一样了?”

    “嗯……”一双老眼又仔细观察他好一会儿。“前几天你来探望我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你的笑容变多了,气色也很好,看起来心情很愉快的样子……”

    说着,突然停顿了下,而后倾身向前,匆问:“老实说,你是不是遇到了喜欢的女孩了?”

    黎瀚宇微微一愕,没想到叔叔会做出这样的推测。

    “唉!别这么看着我。你叔叔我虽然老光棍一个,可不代表我就没谈过恋爱。”姜是老的辣,一语便道出侄儿心里的想法。

    俊脸愣了一瞬,随即莞尔地笑了。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跟叔叔的距离好近,像父子一样。

    “要不要说来听听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语气兴致勃勃地。“你们怎么认识的?进展到什么阶段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面对叔叔一连串的问题,黎瀚宇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老人家的好奇心就跟小孩子一样,一刻也等不得。

    不过,他还是一个一个回答了。“她是一个有点害羞、又很真的女孩,我们是因为工作上的接触认识的,目前正处于一个很重要的阶段当中。至于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唉,说到这一点,他不免有些气馁,他们根本八字都还没一撇,人家连他是不是那个对的人都还没确定呢。

    “怎么样?你还不能肯定是她吗?”黎昌平关心又紧张地问。

    他摇了摇头。“我从来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确定过。倒是她……显然还不能肯定我是不是她的Mr.Right。”不由得又想起那一晚她的沉默。

    “这样啊……”难得看侄子皱眉苦脸的样子,黎昌平心里明白他是认真的。“那就再接再励表现出你的诚意给她看啊,叔叔对你有信心!”他鼓励道。

    经他这么一鼓舞,黎瀚宇觉得心里好过多了,咧开这三天来最开朗的笑容。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他敛下笑脸,靠向前去,指着自己的眼睛说:“叔叔,你帮我看看,我的眼睛像不像温泉?”

    “啊!?”黎昌平愣了下。眼睛像温泉?什么意思啊?

    “还有,等一下你帮我听听看,我的笑声是不是像唱歌那般好听……”

    笑声?唱歌?

    黎昌平愣愣地望着侄子一脸认真的表情,完全被搞糊涂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