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人 第七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课长,我知道你不爱吃辣的,我请服务生把酱汁换成甜菜酱。”

    “小弟弟,麻烦你,这位先生的咖啡要多加一点牛奶,不要太苦。”

    “还有,用完餐后再帮我们送上咖啡,否则冷掉了就不好喝了。”

    终于,长得甜美可人的娇客结束了一连串的指令。在座的人,除了陈达仁和颜春雨外,全部以不可思议兼受不了的表情看着硬是来插一脚的白目女人。

    其实,所谓的全部,指的不过是文娟和方瑜两人。

    厚!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这女人实在太嚣张了!

    文娟忿忿地瞪去一眼,但基于自己不是事主,只得忍着气,频频用手时撞着一旁的颜春雨,暗示地朝她眨了眨眼。

    颜春雨当然知道好友的意思,只是她又能怎么样?总不能赶人吧。何况赵筱屏的加入是陈达仁默允的,她还能说什么?

    其实,她真的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不过,除了没有办法好好当面向陈达仁道歉,她也不觉得多了赵筱屏有什么不好。况且,她自己也多了两个跟班。

    一想起文娟看到了赵筱屏后,马上气呼呼地拉了方瑜加入他们的午餐约会,一副为她声援壮势的模样,她就又忍不住想笑。

    文娟就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虽然有些孩子气,但爱护她的心意很让人感动。能有这样的好朋友,她觉得很幸运。

    当餐点送上来时,就见赵筱屏殷勤地替陈达仁剥开免洗筷递给他。跟着,还夹了几块自己的红烧牛腩放在他的餐盘上。

    “课长,你尝尝看,牛腩的味道很不错哟!”娇柔的嗓音和甜美的笑脸,十足的小女人样。

    颜春雨呆了呆,犹豫着自己该不该起而效尤。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肉丝炒饭,她决定放弃。

    倒是一旁的文娟实在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出言讥讽道:“喂,筱屏,人家课长已经名草有主了,你是不是找错对象献殷勤呀?”

    “我当然知道课长已经有女朋友了啊。”娇客圆睁着眼,一脸天真地说。“可我喜欢他是我的事,跟他有没有女朋友有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在座的人全都哑口无言。她说得那么理直气壮,让人无法反驳。

    “我听你在放屁!”文娟随即又重新披上战袍狠吠。“你凭什么夺人所爱!?别看人家女朋友好说话,就得寸进尺!”

    说着,还用眼神示意颜春雨摆脸色给赵筱屏瞧瞧,只可惜苦主一点恶女的细胞也没有,只挤得出一抹苦笑。

    “我一点也感觉不出来颜秘书是课长的女朋友。”娇客也不遑多让地直接将矛头指向颜春雨,出言劲辣。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文娟立即挑眉瞪眼道。

    “我没见过放男朋友鸽子的女朋友,而且,她了解课长有我了解的多吗?知道他喜欢喝什么样的咖啡、奶精加多少、糖要多少这种小细节吗?”赵筱屏振振有辞地说。“还有,她知道他的兴趣和喜好是什么吗?这些如果她都不知道的话,凭什么当课长的女朋友?”

    哇咧!现在的年轻女孩子都是这种伶牙利嘴的狠角色吗?

    文娟差点气得脑冲血。可恶!她就不信自己斗不过一个刚出社会、什么都不懂的花痴美眉!

    “你懂什么啊?人家小两口之间的事哪有你置喙的余地!”摆出凶狠架势,再接再厉。“别以为自己做了一点事情就很了不起,哼!连基本的道义廉耻都没有,还敢在那边乱吠!”

    赵筱屏立即反击:“说到廉耻这一点,我倒觉得奇怪,昨晚和娟姐你在一起那个年轻男人是谁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结婚了不是吗?哎哟!你可别告诉我那是你老公哟,这时候他应该还在彼岸出差中吧。”说完,还刻意摆出一脸天真无害的笑。

    文娟霎时白了一张脸。原来……他们也瞧见她和阿Joe了。

    “娟姐,我和课长都‘未婚’;一个有权利追求自己喜欢的人,一个还有选择的权利,什么道义廉耻还用不到我们身上吧?”赵筱屏乘胜追击又堵了一串,说到“未婚”两个字,还刻意加重了语气,似有所暗示。

    登时,整个用餐的气氛僵凝到最高点。文娟被堵得无话可说,脸色青红交错地呆坐当场。

    颜春雨看了,心里极为不忍,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话。

    “赵小姐,我很赞同你的话,同样的,我也认为文娟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没有人规定已婚的女人就不能有男性朋友。”她直视着赵筱屏微笑地说着。“而且,你眼睛所看到的并不能代表什么,就像我不能因为你和达仁昨晚一起吃顿饭,便对他有所怀疑。我不会去干涉他与同事间的友谊,何况你又是新进人员,他多加照顾也是应该的。”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不卑不亢,听在赵筱屏耳里却像是一种讽刺与奚落,感觉对方完全不把她当回事,认定一切不过是她自作多情、一厢情愿。霎时,面色一沉,娇甜的模样已不复见。

    “我说,陈课长啊,今天的戏唱到这里,不知道你满不满意?”始终没开口的方瑜这时也说话了,不过却是针对始终一声不吭的男主角。“男人哪,就喜欢这样,极力想证明什么,却什么也证明不了。”语气似叹似讽。

    听出方瑜话中之意,陈达仁脸色微微一变,对于她话里讽刺的意味颇感不悦。他承认自己是存心要让春雨看到赵筱屏对他的爱慕,不只是因为昨晚她失约的事,更因为他想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有多重要。交往到现在,他始终觉得她并不是很在乎他。简言之,他想刺激她,希望她能将他摆在第一位,甚于工作、甚于朋友。

    但显然地,事实并非如此。曾经他以为,颜春雨很适合他,也认为她必然是个以男友为重、将来以夫为重的温柔小女人。然而她身边有文娟、方瑜这样的朋友,让他不得不心存顾虑。

    他心想,或许自己确实应该再仔细思考两人适不适合的问题,重新评估;毕竟,就如同筱屏所说的,他还有其它选择的权利。

    〓♀net♂〓〓♀net♂〓

    回到公司后,文娟硬逼着方瑜和颜春雨陪她上顶楼透透气。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仰首握拳对着天空猛吠,恨不能将中午受的那口鸟气吐得干干净净。

    “谁叫你要刮人家的胡子之前不先把自己的刮干净,让人家抓到你的把柄还有什么话说。”方瑜闲闲凉凉地丢出一句。

    “我……”怒火登时敛下几分,神情略显心虚。“我和阿Joe……只是朋友嘛,朋友一起吃顿饭也不可以吗?”

    “如果只是朋友,你就不会一副心虚的样子了。”方瑜不客气地吐嘈。

    “我……我哪有!”文娟胀红脸死不承认,可一接触到方瑜锐利的眼光,立即像泄了气的皮球似,懊恼地坦白:“好啦,我承认我对阿Joe确实有那么点感觉,可是……与其说我喜欢他,倒不如说我喜欢被人追求的感觉。”

    “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如果被你老公知道了怎么办?”

    “这你放心!我本来就打算在我老公回来之前和他断了的。”

    “你想得倒好。”方瑜拿她没辙地摇了摇头。“算了,不管你了,以后出了什么问题你自己负责。”

    “哼,说得这么委屈,刚才赵筱屏在简餐店里乱吠时,怎么就没见你替春雨说一句话?”文娟和她算起帐来。

    方瑜优雅地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后,才意味深长地说:“春雨这当事人都没说话了,我们旁人干嘛多管闲事?”

    “喂,你还是不是朋友啊!?”文娟恼火地瞪她一眼。“就因为春雨不好开口,我们才要帮她主持公道啊!”

    “是吗?我倒觉得她并不是很在乎。”

    “你胡说什么!春雨怎么可能不在乎!”这是什么鬼话啊!目光随即转望向颜春雨,寻求她的肯定。“春雨,方瑜竟然说你不在乎陈达仁和赵筱屏的事,你赶快告诉她,你很在乎!”劈哩啪啦说了一串,浑然不觉人家正处于发呆状态中。

    “春雨,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见她没反应,文娟伸手摇了她一把,终于将神游天外的人儿给摇醒过来。

    “啊?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颜春雨一脸抱歉地看着好友。

    文娟只得又将方才的话说了一遍。

    然后,颜春雨沉默了。她刚刚其实也在思考自己和陈达仁的事情。

    虽然赵筱屏说了很多带有浓烈挑衅意味的话语,可也让她在无意间明白了一些事情……她对陈达仁确实不够用心,或者该说……并不怎么经心。

    看了她的表情,文娟霎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春雨,你该不会受了赵筱屏那些浑话的影响吧?”

    她笑了笑。“其实,我觉得她说得还满有些道理的。我确实不曾去留意陈达仁的喜好,也没有用心去了解他,就连他爱喝什么样的咖啡我都不知道。”

    “厚,拜托!谁会去记得那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呀!”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你喜欢一个人的话,你会不自觉去留意跟他有关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习惯和喜好。”她缓缓说出自己的看法。“你认为泡一杯合对方口味的咖啡是一件小事,可对赵筱屏来说,意义却很重大。因为喜欢陈达仁,所以她仔细观察他的喜好,然后用心调出他喜爱喝的味道,虽然不过是咖啡、奶精和糖之间简单的比例操作,但缺少了那份心意,味道就截然不同了。”

    说着,她不自觉地想起自己为黎瀚宇泡咖啡的情形。那时的她,也是同赵筱屏一样,用心地调出他喜爱的口味……

    倏地,她被自己脑子里突然间闯进的思绪给吓了一跳。

    她她她……为什么会突然想到黎瀚宇?更教她惊骇的是……她知道他爱喝曼特宁咖啡,知道什么样的比例、味道最合他的口味;而陈达仁身为她的男朋友,却没得到相同的待遇。

    随即她告诉自己,黎瀚宇是她的上司,她会那么清楚他喜好的口味也是应该的。但脑子里另外有一道小小的声音告诉她:买便当时,总会吩咐店家不要加葱加蒜是怎么回事?知道他一忙起来忘了吃饭就会胃痛的毛病,还会主动帮他添购胃药又是怎么一回事?她甚至知道他偏爱蓝色的领带、烟抽得不多,但只抽带有薄荷味的凉烟……

    而后,她完全怔傻住了,秀眉微蹙,表情不自觉流露出一丝迷惘与困惑。

    “你们想……如果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喜好,观察、了解得非常仔细清楚,那……代表了什么含意?”良久后,她悠悠恍恍彷如梦游似地低问。

    文娟怪异地看了她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方瑜倒是一点也不讶异她会这么问,唇边勾起抹意味深长的笑,她好心地替好友解除疑惑:

    “这个问题很简单,那表示那个女人喜欢上那个男人了。”

    〓♀net♂〓〓♀net♂〓

    一个星期后,颜春雨和陈达仁两人从男女朋友回归到原始单纯的同事关系。

    赵筱屏的介入固然是原因之一,却不是直接的导因。

    颜春雨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朋友竟成了他提出分手的重大理由之一。

    事情得回溯到三天前。那一天中午,当众人正准备外出觅食时,一名戴着墨镜、年约四十的女子突然冲向方瑜,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甩了她一耳光。

    “你这个狐狸精!竟敢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我今天跟你没完没了!”

    女子一开口便是一串怒骂,张牙舞爪地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所幸旁人赶紧挡在两人中间,阻止她的拳打脚踢。

    “这位太太,有话好好说嘛,别动手打人呀!”有人开口劝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这种勾引别人老公的女人就是欠教训,你们别拦着我!”女子仍是不死心地步步进逼,神情极为凶恶,一阵推打问,脸上的墨镜不小心掉在地上。

    “啊!?这不是业务部张副理的太太吗?”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呼。

    女子见自己被人认了出来,神情不自在地扭动了下,随即又昂起下巴,忿忿地说:“没错,我就是张景森的太太,而站在我面前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勾引我老公的狐狸精!”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登时全集中在方瑜身上,一楼大厅也从开始的喧闹瞬间变得安静无声。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却已各自表述了自己对这件事的想法与观感。

    “呃……张太太,我想……这中间应该有什么误会吧?”颜春雨试着调解眼前这紧张又尴尬的情势。

    “误会!?”张太太又拔尖了嗓音。“我老公亲口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这狐狸精是他的助理,不是她还会有谁!?”

    “搞了半天,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嘛。”文娟受不了地摇摇头。“张太太,你嘛帮帮忙,既然没证据就不要乱栽赃。”

    “哼,哪需要什么证据!”依旧横眉竖眼、理直气壮。“有没有这狐狸精自己心里有数,你们问她啊,我倒要听听她怎么说!”

    于是,众人又将目光移向始终没说一句话的方瑜。

    “方瑜……”颜春雨担忧地看着好友没有表情的脸。她知道方瑜的个性向来不喜欢多作解释,可今天情况特殊,实在不适合保持沉默。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看方瑜怎么说时,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道男子声音:

    “你在这里做什么?”

    众人一听到话声,视线立即转移。这一瞧,所有人都呆了,原来开口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外遇疑云的男主角,业务部的张景森张副理。

    一看到自己的丈夫,张太太脸色微微一变!她是故意挑他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来找人算帐,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回来了。

    “我、我是来找这个狐狸精算帐的!”事已至此,她也不需再顾忌什么了。“她就是你变心的原因对不对!?”指着方瑜恨恨地接着说。

    张景森神情顿时一僵,而后眼神闪烁地回应:“你在胡说些什么?别在这里闹了!”语气有点慌张。

    “我才没有胡闹!”张太太悲愤气吼。“今天当着这么多人面前,你一定要把事情跟我交代清楚!”

    “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张景森向前一步,抓住妻子的手臂。“走了,别闹了!”

    “我偏不走!”张太太忿然甩开丈夫的手。“没把事情解决之前,我不——”

    “你们闹够了没有?”一道淡冷的嗓音倏然截断她的话语,终于,被指为狐狸精的方瑜开口说话了。

    她的目光停在张太太脸上,一点也没有心虚罪恶的感觉,清冷淡漠的神情仿佛事不关己。“你来得正好,麻烦你管好自己的丈夫,叫他以后别再来缠着我。”

    冷冷地丢下话后,没理会众人呆愣的表情,像女王般昂然走出这出闹剧。

    颜春雨与文娟愣了一下,随即赶紧跟上前去。

    事后,根据方瑜的说法,是张副理自己纠缠不断,无论她怎么拒绝他都听不进去。

    “真倒楣,只不过和他到PUB喝了一次酒,然后不小心发生了一夜情,就被他缠着不放,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当时,方瑜是这么说的。

    “发生这种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文娟听了以后,双手擦腰气呼呼地问。

    “干嘛告诉你们?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方瑜懒洋洋地回答。她甚至还说:“这一耳光也算挨得有价值,起码可以断绝他的纠缠,说起来我还真该感谢他老婆哩。”

    这就是方瑜的思维模式。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她那样潇洒无谓地看待每一件事;她和张景森的事情还是在公司里沸沸扬扬地传了开来,也引起了一些周边效应。而陈达仁之所以向她提出分手,正是那周边效应的结果之一。

    颜春雨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好笑。当时他是怎么说的呢?她已经不记得详细的内容了,只约略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如果她还想继续跟他交往的话,希望她能和方瑜、文娟保持距离。

    他的理由是,怕方瑜和文娟对她有不良的影响。虽然他说得很含蓄,但她还不至于听不出来他对她们两人的行为非常反感。

    而她,自然是摇头回绝了。她并不觉得方瑜和文娟的作为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大家都是平凡人,总会有人性的弱点,况且每个人对于情与欲的态度都有自主的权利,旁人不该专断地下评论。

    她的回答显然让他失望了。所以,他们为期近两个月的交往就此划下句点。

    伤心难过吗?她其实一点那样的感觉也没有,最多只能说有些失落吧,一种终究还是没碰到对的人的失落感。

    方瑜和文娟知道这件事后,两人的反应大不相同。文娟先是破口大骂了陈达仁一顿,然后频频安慰她;方瑜则是一副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凉凉表情,丝毫不觉得惊讶。

    “分手了也好,别以为安全稳靠的感情就是好的。”当时,方瑜是看着她说话的,仿佛能洞察人心的目光直直穿透她的眼眸。“真正的爱情,有时候是必须冒险的;你不敢跨前一步,永远不知道等在前面的会是什么。”

    听了好友的话之后,她恍然了……

    〓♀net♂〓〓♀net♂〓

    叮叮当,叮叮当,铃声多响亮……

    会议室门一打开,欢乐的圣诞歌声瞬即涌进与会的每一个人耳里,随着音乐声,大伙儿面临下个星期即将上场的电脑展所背负的压力,不觉稍稍松缓了开来。

    今年的圣诞节刚好碰上星期六,有两天的连续假期。圣诞节的气氛将在今晚到达最高点,众人都想趁这时间好好玩乐放松一下,什么烦人的事都等到下星期再说吧。

    颜春雨定出会议室,看了眼公司窗外暗沉的天空。下班时间刚过,会议室外头的同事们动作俐落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今晚的圣诞夜有太多精采的节目,也难怪大家赶着下班。

    耳边听着轻快的音乐,她决定将手边的会议记录整理完毕再离开。反正她也是孤单一个人,方瑜和文娟都各自有节目,虽然她们也邀请了她,但碍于她们两人都有携伴,她实在不便去当电灯泡,所以婉拒了。

    “咦!你怎么还在这里?”黎瀚宇稍晚她一些时间回到办公室,看到她还在位于上时,不由得停住脚步问道。“今晚是圣诞夜,也是属于情人的夜晚,可别告诉我你今晚没约会。”

    颜春雨抬起头,朝他笑了笑。“我只是想将刚才的会议记录先整理一下——”

    “别忙了,那些事下礼拜再做就行了。”他微皱着眉打断她。“难得的HAPPYNIGHT,你和陈课长一定有约吧,别让他等太久了。”

    她不甚自在地笑了笑。“嗯,我等一下就走。”顺着他的话含糊地应了声,她没告诉他她和陈达仁已经分手的事。

    等黎瀚宇进了办公室之后,她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走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很奇怪。

    穿上大衣后,她拿起皮包,搭乘电梯来到一楼大厅。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她立即被眼前足有一人半高的圣诞树给吸引住视线。

    那是一棵装饰得非常缤纷美丽的圣诞树,五颜六色的灯泡正朝她眨着眼,各式可爱亮丽的饰品点缀着树身,充满了欢乐喜庆的感觉。

    目光逐渐往上移,她看到了顶端那一颗璀璨闪耀的金色大星星。那颗星星高高在上,象征着所有人心底最渴望的愿望,她心底也有那么一颗星星,等待有人采撷收藏呵。

    专注于观赏的她,不期然听到一阵娇嫩的轻笑声。

    “哇,你看,好漂亮的圣诞树喔!如果我想要最上面的那颗星星,你愿不愿意帮我摘下来?”娇嫩的嗓音撒娇道。

    颜春雨听了,不禁微笑地往声音的来源望去,却不意看见陈达仁与赵筱屏。

    穿着白色羊毛大衣的赵筱屏紧紧依偎在陈达仁身边,格外显得娇小可爱,睑上的笑容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当然,他们也看到她了。陈达仁朝她淡淡一笑,而赵筱屏的神情却起了一丝防备,气氛霎时变得有些奇怪。

    最后,还是她先打了声招呼。“嗨,祝你们圣诞节愉快。”除此之外,她不晓得还能说什么。

    陈达仁只轻轻点了下头,便搂着赵筱屏的肩膀离开。

    望着他们没入夜色的背影,她不觉轻叹了口气,既不感到难过,也不觉得嫉妒,眼里有的只是单纯的欣羡。其实她一点都不讶异他们两人会在一起,只是……看着他们俪影成双,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寂寞、好孤单!

    发呆了一会儿后,她这才转回视线,想看圣诞树最后一眼,却冷不防瞥见站在电梯门前的黎瀚宇,而他也正微蹙着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她愣了下,随即明白他一定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不禁懊恼地咬了咬唇。

    “你和陈课长怎么了?”黎瀚宇走到她身边,一开口便问。“为什么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话说出口,才惊觉自己太过唐突了。这不关他的事,他也没有权利去过问她的私事,只是……看到方才那一幕,他的心竟不由得为她揪紧了下。她那目送着男友与其他女人相依相偎离开的背影是那么的孤单、萧瑟,让他觉得好心疼。

    心疼?他讶异自己竟用了这样的字眼,但他的心情确实是如此,而且,还伴随着一股怒气。如果不是理智尚未完全远离他,方才他几乎要冲上前去将陈达仁给揪回来。

    颜春雨无法装作没听到他的问题,犹豫了片刻后才回答:“我们分手了。”

    她的语气听来很平静,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再细观她的表情,也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黎瀚宇眉间的皱褶更深了。他推想她会不会是故作潇洒,将难过的情绪深深埋藏起来。“什么时候的事?”忍不住又问。

    “应该是一个星期前的事吧。”她仍是淡淡的口气。

    一个星期前?他神情沉凝地注视着她。为什么他都没察觉?是她隐藏得太好了吗?半晌后,他才开口:“你还好吧?”

    她微微一笑。“我很好啊,为什么这么问?”

    “真的?”他担心她是强颜欢笑。

    她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他的意思。“你以为我很伤心很难过,只是强自压抑着不表现出来?”

    “难道不是吗?”低沉的嗓音透着关心的温度,他的眼紧紧地锁住她,眉头也锁得紧紧的。

    她摇了摇头,柔柔地笑了,因为听出他话里真诚的关心。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其实我和陈课长交往的时间很短,还谈不上有深厚的感情,现在分手了,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好伤心难过的。”

    “那为什么你刚才目送他们离开的神情看起来好失落?”他仍是不放心。

    颜春雨又是一愣,没想到他竟看得出来她的心情。

    “我……我只是忽然觉得好寂寞、好孤单……”或许是他那低暖具抚慰力量的磁性嗓音所致,又或许是被他关怀的眼神触动了,她不自觉吐露了心底的话。

    下一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霍地回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试着以轻松的口吻掩饰:“其实……也没什么,你知道的,在这种节日气氛里,人总是会变得比较多愁善感。”

    黎瀚宇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呃……我、我该回去了。”被他长久凝视着,她开始有些无措,呼吸与心跳渐渐地不受控制。

    没有说再见,她匆匆地转身就走,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句话——

    “陪我去喝一杯,好吗?”

    她顿愣住,但没回头。他的邀约让她欣喜,却也让她迟疑。她心里很清楚,他对她存在着一种魔力,而且这魔力正一日一日增长着。她也无法否认自己对他藏有一份异样的情愫,只是碍于某种因素,她没有勇气去正视那份情感。

    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感觉仿佛毫无预警、也无任何迹象可寻;如果不是赵筱屏那番咖啡说触动了她,她也不会发现自己对他存在着一份特别的心思。但她想,或许早在两个月前邂逅的那一夜,她就已经被他吸引了。

    “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不过我实在不想一个人过圣诞夜。”低沉磁性的嗓音再次散发它的魅力,令人无法抵抗。

    犹豫了会,颜春雨终究还是抵抗不住心里说Yes的声音。她转过身,看着他那又恢复原本潇洒迷人的笑脸,感受着胸口难以克制、急促跃动的心跳,她——点头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