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人 第六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颜春雨万万没想到,这一趟视察工厂的行程会发生意料外的状况。

    抵达工厂后,该陪同一起视察并说明厂务状况的厂长故意姗姗来迟,让他们等了好些时间。而在等待过程中,工厂里其他较高阶的干部又爱理不理的,态度令人气闷。

    好不容易厂长人回来了,却在陪同视察的过程中随意敷衍应付,口气还明显地并不怎么友善。

    这一切实在诡异得莫名。纵使身为一个小小秘书的她,也感觉得出来对方所散发出来的敌意。

    令她佩服的是,黎瀚宇始终冷静淡然以对,表情一点愠色也无。

    视察完毕之后,她随同他进入厂长的办公室。门一关上后,气氛顿时沉凝了起来。只见黎瀚宇微微挑眉,若有所思地直视着五十来岁的李厂长,犀利精锐的眼神令人不由得自心底升起一股怯意。

    “李厂长,能不能请你为今天异常的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低沉的嗓音听来温淡闲适,却又蕴含深沉难测的力量,开门见山地直指红心。

    李厂长老脸微微胀红,迟疑挣扎了片刻,才幸悻地说:

    “总经理才接掌公司不久,尚未了解工厂的实际状况,便要裁减工厂的人员编制,还要设什么管理部门来监督,这对工厂所有员工而言,分明是一种污辱,身为厂长的我更觉得不被尊重!”

    颜春雨在一旁听了,甚为讶异。裁减工厂人员编制及另设管理部门监督确实曾在今早的例行会议上被提出来讨论过,但因为牵涉层面广大,兼且提案内容草率不完备,所以并未被采用;也就是说,李厂长所得知的讯息是错误的。但……是谁故意提供错误的讯息给李厂长呢?而且还选在这种时间点,分明是有心人的作为。

    继而一想,她实在无须太过惊讶。这种小trouble这一个月来已经陆续发生了几次,虽来自于不同部门,但归根究柢,皆不出于元老级主管故意找碴、刁难的小动作。毕竟,要一堆上了年纪的人听从一个三十郎当小伙子的领导,心里总是不大舒服的。

    黎瀚宇轻轻颔首,低柔地启口:“很好。那么李厂长可有收到相关的执行命令或任何书面指示?”

    李厂长愣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

    “李厂长在公司服务了这么多年,应该知道难免会有些不实的消息误导员工,也应该晓得以讹传讹的可怕。我相信身为工厂的领导者,李厂长不是一个缺乏判断力与智慧的人。”漂亮圆融的话语技巧地包裹着一抹淡淡的轻责,来自那看似乎常的表情,不知怎地,更让听者心有戚戚焉。

    颜春雨在一旁看着他依然无风也无雨的表情,虽说已经习惯他这种冷处理的作风,但心里仍不免猜想,他难道真的一点怒气也没有?是刻意压抑呢?还是个性使然?

    反观李厂长,神色开始起了窘态,老脸羞红着,好半晌答不出话来。

    “李厂长,有关工厂的任何变动与决策,公司必定会与你讨论协商,不会妄断而行。我想今天的事只是传达有误的小小误会,关于生产线上的一些问题,还需要你为我说明。”四两拨千斤地给了台阶下,顺便将话题导回此次视察的主要目的。

    李厂长怎么说也是在社会上打滚了好几年的人,赶紧聪明地顺着台阶下,拿出相关的资料报告,开始为黎瀚宇说明。

    颜春雨则在一旁默默地作记录,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当他们结束视察行程准备回公司时,已过了公司的下班时间。

    回程的路上,她看了一眼手表,一边在心里稍微盘算了下,如果塞车情形不严重的话,她还来得及在七点左右赶回去。

    “怎么?和人有约?”注意到她的动作,黎瀚宇扬眉笑问。

    她微笑地点了下头。不知怎地,竟觉得有些不自在。

    “赶时间吗?我可以开快些。”

    她赶紧摇头。“不赶,来得及的。”

    他笑了笑。“这阵子辛苦你了,耽误了你不少约会时间,对陈课长还真有些过意不去。”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莫名窜出一丝酸味,但随即被他以哂然一笑排解开去。

    颜春雨微微脸红。他这么说,倒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学他笑了笑,目光不觉移至他操控着方向盘的双手。

    那是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指节分明、掌心厚实,颜色与她的白皙对比。那样一双手掌看起来好大、好暖,正是一双她梦寐以求的手。

    她渴望着有这么一双手伸向她,紧紧握住,给她温暖给她爱,就像她爱唱的那首“牵阮的手”里那种深厚的感情与爱恋。

    方瑜说得没错。许多个夜晚突然惊醒,她感觉深切的空虚与寂寞,渴望有人拥抱与抚慰。但她要的是一双温暖的、专属于她的手,能够牵着她长长久久……

    眸光凝住他手的同时,她不由得幻想,如果被那一双手紧紧拥抱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的手?”

    突来的问话吓了她一跳,她倏然回神,意识到自己刚才竟起了那样大胆旖旎的念头,不由得脸一热,心虚地赶紧撇开眼,慌张地找了个借口:

    “呃……我只是在想……刚才在工厂里的情况。”

    “哦?有什么问题吗?”

    “嗯……我好奇的是,你……难道不生气?”虽是找了个挡箭牌,但这其实也是她很想知道的。

    “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黎瀚宇挑眉一笑反问她。

    他的反应让她不解。“你明知道是有人故意搞怪,给你难堪;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难道真的一点都无所谓?”

    “处在我这样的位置,碰到这种事并不奇怪。那些人只是需要一些管道宣泄,只要不要太过分都OK。而我既然身为主事者,就必须要有能力处理好这类事情,生气并无济于事,不是吗?”他回答得云淡风轻。

    “可是……人总是会有情绪的,你这样不会太过压抑吗?”她连私底下都不曾见过他有一丝情绪上的波动,不会太强人所难了吗?

    “压抑?”黎瀚宇有些讶异地愣了愣,但随即以他惯常似笑非笑的笑容来掩饰那短暂的怔愕。“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她蹙眉认真想了下。“虽然你看起来很轻松,丝毫不受到影响,但是抽离自己的情绪也是一种压抑,在公事上这样很好,可若连私底下也是这样,就令人担心了。”

    担心?他有些惊讶,也有股莫名的欣喜。这是头一次有女人说担心他。

    以前,他身边的女人总是依赖他呵护照顾,当他是天,能为她们遮风挡雨,仿佛他该无所不能,从未曾有人说过担心他的话。

    “压抑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他微笑地回了句,看着她的眼神是温暖的,不若面对其他人时,脸上虽然笑着,可那笑意是样板而没温度的。

    她愣了下。“也许吧……我只是认为,只要是人,总是有情绪的,不管你今天站在多高的位置上,这是身为人的权利,生活已经不容易了,如果连这方面都要压抑,那实在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很有道理。”他煞有介事地点头赞同。前方的路口刚好亮起红灯,他平稳地踩下煞车后,接续道:“不过,话说回来,情绪的发泄得要有人在意才有它的作用与价值,就好像小孩子哭闹是为了引起大人的疼爱和注意,女人的眼泪是为了得到男人的疼惜与宠爱;如果没有了作用的对象,那么,情绪的存在不是多余的吗?”

    他一番话说得她哑口无言,却也隐隐听出个中不为人知的况味,仿佛嗅闻到一股浓浓的寂寞味道。

    不自禁地,她想到了自己的情况。她也是寂寞的,而且寂寞了好多年。

    她来自单亲家庭,父母离异后她跟奶奶住在一起。几年后,双亲各自再婚,也都拥有各自的子女,她的存在变得多余又尴尬;两个家庭都说给她留了位置,但她却一点归属感也没有,感觉自己像个外人一样,从未真的被在乎。所以,她很早就离家独自生活了。

    而他,根据她听来的传言,情况虽然不同,但那份孤单与寂寞想来应是同她一样吧。

    “嗯,我懂你的意思。”片刻后,她幽恍一笑,试着以轻松的口吻说:“但是我必须提醒你,情绪的表现是一种本能,如果不去使用的话,时间久了,你会忘记怎么去表达。那么,有一天当你碰到了那个会在乎你的人,该怎么办?”

    黎瀚宇怔了下,随即转过脸去看她,因为她别有深意的话,也因为听出她声音里的伤感,虽然她正微笑着。

    当他的眸光直直穿进她来不及隐敛埋藏的眼底时,他看到了一抹跟他相同的寂寞和脆弱,是他之前未曾留意到的。

    印象中,她总是一脸柔和温暖的笑,对人毫无距离,也从不拒绝他人的靠近。这样亲和的她,那份寂寞也因此不容易被人发现。

    那么,他又是怎么察觉的呢?他心里很清楚,那是因为他也有一双相同的眼睛。此时看着她的眼,就好像看到了自己那双深藏着寂寞的眼。

    “这是你自己的心得感想吗?”他柔声低问。

    颜春雨心口突地一震,面对他深长的凝视,不觉慌乱地垂下眼,而后刻意地拉开抹笑,顾左右而言它:“呃……这一带车流不多,希望等会进了市区也能像现在这样一路通畅。”

    没回应她的话题,他的目光仍然停驻在她脸上;良久,低低缓缓地吐出一串连他自己也感到讶异的话来——

    “你想,两个寂寞的人抱在一起,是不是就不会感到寂寞了?”

    〓♀net♂〓〓♀net♂〓

    还来不及消化黎瀚宇话里的意思,颜春雨即被一阵强烈的碰撞给弹飞了心神,整个人倏然往前一冲,所幸安全带牢牢地扯住她,虽没受到什么伤害,可一张脸已经吓白了七分。

    黎瀚宇皱眉看了一眼后照镜,显然地,有人等不及绿灯就往前冲撞。从方才剧烈的撞击声听来,后车尾肯定损伤严重。

    他人都还没下车,车窗外即传来一阵不客气的敲击声,跟着出现一张面色不善的男子脸孔。

    “你待在车子里,别出来。”转头吩咐了声,他才开门下车。

    颜春雨惊魂甫定地坐在车子里,一边探头瞧着外面的情况。但见一片漆黑的夜幕里,几盏苍白的路灯在萧索寂寥的马路上透着青冷的光。

    藉着这光,她看到黎瀚宇与两名身材矮壮的陌生男子对谈着。黎瀚宇的表情仍是从容自适,倒是对方脸色显得很难看。虽然她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但从那两名男子比手画脚、盛气凌人的样子看来,多少猜得出对方欲仗着人多的优势说黑为白、存心不良的企图。

    忽然间,其中一人伸手顶了黎瀚宇胸前一下,她心一紧,连忙取出手机拨电话报警。工厂位在新店的边陲区,所以他们身处的地点有些偏僻,来往的人车不多,为了预防万一,她必须做出防范措施。

    刚讲完电话,就见两名男子前后夹围住黎瀚宇,大有动手伤人的狠样,她随即想也不想地打开车门走下车。

    “总经理,有什么问题吗?我已经打电话请警察先生过来处理了。”她刻意以平常轻松的语气扬声说道,一边举高拿着手机的右手轻挥了下。

    两名陌生男子闻言停住动作,互看一眼后,其中一人转过身来走向颜春雨。

    “干!报什么警!有那么严重吗!?”男子操着一口台湾国语,还骂脏话,态度很不友善,跟着又伸手拍掉她的手机。

    她登时一愣,没想到对方真的动手,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一道低沉肃杀的嗓音森幽传来——

    “你敢再对她动手,我马上扭断你的手臂!”声到人也到,黎瀚宇不知何时欺近男子身后,一只大掌反手拽住男人的右胳膊,强劲的力道痛得男子不由得歪下一边身子。

    颜春雨有些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视线再往前一瞟,另一名男子正莫名其妙地抱着肚子哀号,无暇奥援同伴。

    “如果两位想要等警察来处理的话,我不反对。”黎瀚宇眯眼冷睇,缓缓轻吟。“这附近就有一家警察局,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了。”

    “不……不用了!只是小小的擦撞嘛!没必要小题大作。”身体被钳制住的男子赶紧涎着笑脸开口道,完全没了方才的恶霸气焰。

    “不需要赔偿了?”仍是危险骇人的嗓音。

    “哈……哈哈,刚刚是误会、误会!”一阵讨饶的干笑。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追究了。”黎瀚宇终于放开了他。“不过……我怕警察就快到了……”

    话还没说完,两名男子火烧屁股似地,以最快的速度逃回自己的车里,不出三秒钟,已绝尘离去。

    他们走后,颜春雨才蹲下身来,微微颤抖地捡起手机。糟糕!这下摔得可重了,机壳分家,完全无法使用。

    黎瀚宇走到她身边,看了一眼手机的惨况后,目光转而对住她的脸。“我不是叫你待在车子里,别出来吗?”嗓音低抑紧绷,彷佛在压抑着什么。

    “我……”她拾眼看向他,随即被他严厉且怒气隐隐的脸色给震慑住。共事一个多月,她头一次看到他这么有情绪的表情,他……竟然动怒了!

    他是在生她的气吗?为什么?她做错了什么事吗?

    “我……我看到那两个人对你动手动脚,我不放心,所以才……”试着解释自己没依照他吩咐的因由,却在他深幽暗沉的眸光注视下无法把话说完整。她的心跳莫名加快,呼吸也下大顺畅。

    “你知道刚刚那种情况有多危险吗?他很有可能出手伤害你!”他接着她消失的话尾道,声音异常沙哑。“你该庆幸他那一掌是拍在你的手机上。”一想到刚才的画面,他的胸口立即抽紧,那一刻的心惊害怕是他不曾有过的心情。马路上这种因为擦撞而起纠纷伤人的事例多不胜数,她方才的行为无疑会为自己惹来极大的危险。

    “我……就是怕他们伤害你,所以才报警的啊。”她呐呐地垂眼说着。“你要我待在车子里坐视不管,我办不到。”

    黎瀚宇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幽黯,良久后,才轻轻叹息了声。他知道自己不该责备她,她自个儿也被吓坏了,虽然她表现得很镇定,但他还是眼尖地瞧见了她手臂微微的颤抖。

    毫不加思索地,他张开双臂将她轻拥入怀,低喃柔慰:“好了,没事了,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一手轻轻拍抚着她的背脊。

    颜春雨蓦地僵了下。他他他……竟然抱着她!

    她的双颊瞬间爬上红潮,身体也不自禁发热起来。理智告诉她,这没什么,他只是出自一片好心安抚受了惊吓的她,而她也应该要适时抽离他的怀抱才对。

    但不知怎地,当她的脸靠着他的胸膛,聆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鼻端嗅闻着属于他男性阳刚的气息时,她全身松软得不想动弹,方才因为惊吓造成的紧绷此刻在他怀里完全放松了开来。他的怀抱好温暖,她舍不得离开,甚至不自觉地伸出小手回抱住他。

    像是感应到了她的举动,黎瀚宇子夜般的黑眸显得更加幽深了,环抱着她的双臂不觉缩紧了些。

    就是这样的感觉,她果真如他所想的,抱起来非常的温暖充实:隐约中,他依稀嗅到一股极淡极雅的芬芳,却不知是来自她的发,还是自她温暖柔软的身体散发而出。

    此时,他心里那个空荡寂寞的角落似乎被填满了,飘泊无所归依的灵魂仿佛也安定了下来;拥抱着怀里这份令人安心的馨香,他切切地渴望栖息在她温暖的气息里。

    然而,远方传来的警笛鸣声惊醒了这一刻的魔咒,两人皆如大梦初醒般倏然弹开身子。

    〓♀net♂〓〓♀net♂〓

    向员警简单说明了下方才发生的事故纠纷后,黎瀚宇与颜春雨回到车子里,朝公司的方向继续前进。

    一路上,两人都静默着,气氛感觉有些奇怪。

    颜春雨微感不自在地刻意望着窗外,然而,心思却无法克制地缠绕在方才被黎瀚宇抱在怀里的片刻间,身体依稀还感觉得到他的气息与拥抱的力道。

    那一刻,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启动,她甚至被自己那瞬间着魔动心的感觉给吓到了。冷不防地,追撞纷争发生前他说的那一句话,突然跃进她脑子里——

    “你想,两个寂寞的人抱在一起,是不是就不会感到寂寞了?”

    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会是一种暗示吗?他对她……也有如同她一样心动的感觉吗?

    但,那又能代表什么?虽然她的恋爱经验贫乏,也还知道一时情绪的激动与催化,会造成短暂的假象,心动的感觉可能只存乎那一刹那间而已。如果她够聪明的话,就该赶快忘掉那一刻,回归正常。

    此时的黎瀚宇内心也正面临着一场交战。对她动心的感觉愈来愈浓烈,想抱她的欲望也愈来愈强。可他知道她和时下开放、自我性强的女子不一样,不会随随便便就堕入一场情与欲的游戏中。

    而他呢?一旦要了她,他能给她任何承诺与保证吗?在感情世界漂流了几年,他对自己的感觉不再那么有自信了。

    那么,就继续维持现状吧!他想。什么“两个寂寞的人抱在一起就不会感到寂寞了”的话,就当他没说过吧。她有人追求,而且对方看起来是个忠实稳靠的人,应该很适合她,他又何必去搅乱一池春水?

    就这样,各怀心思的两人一路默默,神情看似平静,但内心却仍兀自翻腾不已。

    车子进了台北市区后,交通开始变得壅塞,他们几乎是一路塞车塞到公司大门口。

    在路旁停下车,他恢复原本自适潇洒的笑,对她说:“祝你约会愉快,我就不进公司了,待会儿还得将车子送厂大整修。”

    颜春雨也回以微笑,轻轻道声再见后,目送着他的车子消失在灿灿灯海中。

    待她回神过来,看了一眼手表,整个人登时惊跳了下。现在已经八点多了,距离她和陈达仁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糟糕!”一边低喊了声,她一边匆忙寻找着陈达仁的身影。

    片刻后,她颓然地收回搜寻的视线。都过了这么久了,他不在这里也是应该的。都怪她太粗心了,没察觉到经过之前路上纷争的耽搁以及塞车而延迟的时间,她应该先给陈达仁拨个电话的,可她刚刚一路上的心神全放在别的事情上,根本没想到要拨电话。

    这么一想,她心里着实歉疚不已。他一定等了很久吧?

    一边自责着,她一边掏出手机想打电话向陈达仁道歉,手指才刚摸到大衣口袋里分解的机子时,才猛地想起自己的手机已经摔坏了。

    无力地轻叹了声,她随即找了个公共电话。可当她拿起话筒正要拨号时,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记得陈达仁的手机号码。

    〓♀net♂〓〓♀net♂〓

    早上一进公司,颜春雨立即被文娟抓到角落说悄悄话。

    “春雨,你跟陈达仁怎么了?你们不是交往得好好的吗?”

    面对文娟没头没脑的询问,她愣了下,而后不解地反问:“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问?”

    “哎哟!你别管这么多,只管回答我的问题!”没好气地瞪去一眼。

    “我们……还好吧,就跟一般男女朋友一样,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说得自己也不是很肯定似地。

    “真的没问题?”文娟穷追不舍地问,神情很认真。

    “唔……我昨晚不小心爽了他的约,如果这也算是问题的话。”瞧她这么认真,她只好配合地丢出个不算问题的问题。

    “你昨晚和他有约?”难得蹙眉的小妇人这会儿眉毛打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颜春雨只好将整个事情的经过向她报告清楚。

    文娟听了,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你也未免太少根筋了,竟然没留意到时间!那你有没有马上做补救的动作?”

    “我的手机摔坏了,没办法打电话给他。”

    “小姐,你难道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公共电话这种东西?”

    “我……”声音开始心虚了起来。“我不记得他的手机号码……”

    “什么!?”文娟怪叫一声。“他是你男朋友耶!你竟然没把他的手机号码记下来!?”瞠眼愕瞪的模样仿佛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只史前大怪物。

    “因为我……我已经把它输入手机里了,所以就没有多费心思去记了嘛。”她为自己发出小小的辩驳。

    文娟定定看着她,忽问:“我的手机号码呢?”

    “09XXXXXXXX。”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方瑜的呢?”

    她又快速流畅地背出。

    “你记得我和方瑜的号码,却不记得你男朋友的?”

    听出她话里的含意,颜春雨蹙了蹙眉。“这不一样。我和陈达仁他……我们才交往没多久,怎么能这么比?”

    “这和交往时间的长短没关系,如果你在乎他,自然就会记得。”

    闻言,她愣了下。是这样子的吗?可是……她真的是抱着认真的态度和他交往的啊。

    看她一脸困惑的模样,文娟放弃地摆了摆手。“算了,我干脆跟你直说了。昨天晚上我在餐厅碰到了陈达仁,跟他一起的还有我们外贸部新来没多久的一个年轻女职员,叫什么赵筱屏的,两人看起来聊得很愉快的样子。”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话才刚说完,颜春雨立即直觉反射地问。“昨晚你不是有瑜珈课吗?”

    似是没料到她会突然冒出这么句,文娟愣愕了下,目光随即心虚地飘了开去,有些结巴地说:“哎呀,你……你别转移话题啦,那不是重点!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你、你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颜春雨点点头。“听进去了。然后呢?”

    “小姐,你会不会反应太冷淡了?”声音又扬高了起来。

    “要不然你认为我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她莞尔地反问。“也许他们只是凑巧碰上而已。况且,昨天是我不小心放了人家鸽子的,总不能叫他饿着肚子吧?”

    “厚!我会被你气死!”文娟一脸快晕过去的表情。“你知道吗?那个赵筱屏一进公司就看上了陈达仁,又是替他买早餐又是泡咖啡的,殷勤得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对他有意思,你别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喔,原来是这样啊。”颜春雨这才恍然,可心里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冲击。陈达仁条件不错,会有女人倒追并不稀奇。

    “喂,你这是身为人家女朋友该有的反应吗?”文娟实在看不过去。

    “难道你不担心他被人抢走?要不然你跟他是交往假的啊?”

    “我当然是认真的。”她赶紧声明。

    “是吗?我很怀疑!”文娟抬高一边眉毛回了句,而后正了正脸色接着说:“既然是认真的话,就别那么少根筋,偶尔要主动一些。今天记得找个时间跟他解释一下昨晚的情况。”

    “我知道。”她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受教地频频点头。

    〓♀net♂〓〓♀net♂〓

    回到自己的位子后,颜春雨认真思索了一会,才拿起电话拨给陈达仁。不管怎样,她都必须为昨晚失约的事道歉。

    一听到他的声音,她以轻松的口气先打个招呼,然后才将昨晚失约的缘由详细说明一遍,并诚恳地奉上自己的歉意。

    话说完,电话那头静默了好一会儿,片刻后,才缓缓传来陈达仁的声音。

    “你为什么没在昨天晚上就打电话告诉我?”沉缓的语气隐隐带着一丝责备。

    “我……”她迟疑了,不知道该不该老实回答,说她没记下他的手机号码。

    “我的手机摔坏了。”最后选择避重就轻。

    彼端没有任何回应,基于一股浓重的歉疚感,她随即又接道:“今天中午一起吃饭好吗?我请客,算是小小的赔罪。”她从没主动约过他,这是头一次。

    终于,他开口了。“那就约中午十二点,楼下大门口见。”

    挂上电话后,她轻轻地吐出一口气。不知怎地,她竟觉得有点累;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她和陈达仁之间的交往总觉得像少了点什么。

    到底是少了什么呢?不知不觉地,她两手支颐愣愣地发起呆来,浑然不觉有人提着公事包走过她面前。

    黎瀚宇停住脚步,转头望着颜春雨蹙眉发呆的样子,忍不住开她玩笑:“一大早就在上司面前发呆闪神,你不怕吃炒鱿鱼啊?”

    听到他的声音,她立即回神过来。“总、总经理早!”回话的同时,体内血液流动的速度彷佛加快了,心情也昂扬了起来。

    “昨晚的约会还来得及吧?”收起玩笑的态度,他微带关心地问。昨晚离去后他才想到回来的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肯定也耽误了她的约会时间。

    “呃……我们把约会改成今天中午了。”直觉地不想让他知道她错过昨晚和陈达仁约定的时间,她说了个善意的谎言。

    黎瀚宇微笑地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临进办公室前,像想起什么似地又顿住身子,才刚转过身,颜春雨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

    “帮你泡一杯曼特宁咖啡是吧?”抢在他开口前说道,她的笑靥甜美,眼神发亮,自己却毫不自觉。

    凝着她唇角一边若隐若现的小梨涡,黎瀚宇微微怔闪了瞬,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移至她弯起的唇上,玫瑰色泽般小巧饱满的唇,让他想起一个月前她喝醉酒那一晚,她的嘴唇尝起来的滋味……

    一股深沉的欲望-地击中他的下腹,他渴望再一次重温那甜美的味道。不!这还不够!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要的不只是这样。

    直到她转身走向茶水问,他的视线仍紧跟着她。半晌,他摇头自嘲地笑了笑,他还不曾如此苦苦压抑自己的欲望过,可因为是她,所以他无法轻易下手。

    而正在茶水间泡咖啡的颜春雨又是另一种心思。

    只见她小心翼翼地在马克杯里放入适量的咖啡粉,细心丈量着咖啡、奶精和糖的比例。她知道他不喜欢太甜,奶味也不要太重,认真的神情像是在执行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然而,只要仔细留意就会发现,在那秀气的眉眼间隐隐透着一股温柔的笑意,久久不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