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人 第五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正沉醉在一场旖旎的美梦中。

    梦里,她的真命天子深情款款地吻着她的唇。她努力睁开眼,想看清楚他的模样,可映入眼帘的那张脸竟是……黎瀚宇!

    颜春雨登时惊醒过来,吓了好大一跳。这时候才发现门铃声正响个不停。

    她眨了眨眼,意识清醒的同时,头部一阵阵尖锐的刺痛感也立即攫住了她。

    忍不住呻吟了声,她困难地坐起身,一看见自己身上还穿着前一晚的衣服,不由得愣了下……她竟然没换衣服就睡了?怎么会这样呢?

    双手抱着头,她试着回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头沉重得好似被人灌了铅,又像有人在里头打鼓?

    想了一会儿后,昨晚在“BLUEHOUSE”的情景一幕幕地浮上脑海……嗅,天哪!原来这就是宿醉的感觉!

    不该喝第二杯酒的。她百般懊悔地自责。

    随即,像想起什么似,她猛地瞪大眼!自己昨晚是怎么回到家的?为什么—点印象也没有?

    正困惑时,门铃声再一次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赶紧跳下床,强忍着不适定出房间去开门。

    “嗨,你总算来开门了。”陈达仁微笑的脸赫然出现眼前。

    看到他的那一霎那,颜春雨脑袋一片空白,怔愣了片刻,才想起自己和他有约,忙抬头看向客厅壁面的时钟——

    糟糕!她竟然睡得这么晚,都已经过了十点钟了。

    陈达仁也注意到了她有些不对劲,瞧她的样子好像才刚睡醒,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直觉反应下,他关心地问:“昨晚加班很累吗?还是身体不舒服?”

    他这么问,让她不禁感到有些罪恶感,接着又想起方才的梦,那股罪恶感又加深了几分,内心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他昨晚的事。

    “怎么了?你没事吧?”陈达仁微蹙起眉看着她。

    面对他的关心,颜春雨决定坦白:“其实我……我昨晚和方瑜文娟她们到‘BLUEHOUSE’小酌了下,我不知道自己的酒量这么差,喝了两杯就醉倒了。”

    BLlEHOUSE?那不是台北有名的夜店吗?

    陈达仁眉间的皱痕更深了。“你常常出入那种场所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她摇了摇头。“昨晚是唯一的一次经验,方瑜坚持我应该去见识见识。”她以轻松的口吻说。

    “见识!?她脑子里在想什么?那种地方有什么好见识的!”陈达仁的语气不觉微微变了调,冷中带怒,很是不以为然。

    随即,像是察觉了自己的口气不大好,他缓了缓情绪,才又接着说:“我的意思是,那种堕落、颓靡的地方根本不适合你,她们实在不该怂恿你去的。”

    没想到他反应那么激烈,颜春雨干干地笑了笑。“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已经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没那么容易受影响。”

    听她这么说,陈达仁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之间顿时陷入一片静默,气氛也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呃……”半晌后颜春雨率先开口:“麻烦你在客厅坐一下,我进去梳洗换个衣服,很快就好。”

    〓♀net♂〓〓♀net♂〓

    四十分钟后,当颜春雨和陈达仁抵达电影院门口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整。他们错过了原本预定观赏的场次。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下吧。”陈达仁建议道。“距离下一场电影放映时间还要一个多小时,你早餐没吃,不妨提早吃午饭。”

    颜春雨微笑点头,一路上的静默尴尬因为他一句体贴的话语而化解开来,心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两人在电影院附近的巷子里找了一家咖啡简餐店。

    选了角落边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后,服务生立即送来两份MENU。

    她的胃口其实不大好,因为宿醉的余威,但仍点了一份简餐,另外又点了一杯咖啡,想藉此醒醒脑。

    服务生离开后,陈达仁突然拉住她的手说:

    “春雨,我知道刚才我说的话有些逾越了你我之间的关系,毕竟我们才刚开始交往。但那是因为我担心你会受到不良的影响。你的个性单纯又温和,对人的防备心不足,夜店那种地方真的不适合你去。”

    “我明白你是为我好。”虽然有点被他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仍是微笑回应。“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到那种地方去,你就别为我担心了。”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她的回答似乎让他感到很满意,握住她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看着他微笑的脸庞,还有那紧握住她手的双掌,不知怎地,颜春雨完全感觉不到一丁点喜悦欢欣之情。她没有脸红害羞,也没有心跳怦怦;换句话说,她一点动情的感觉也没有。

    这一刻,她不禁有些迷惑了。自己答应和他交往是对的吗?

    她以为爱情可以养成,可……会不会是她弄错了?

    整个用餐的过程中,她就在这种困惑的思绪中恍恍度过。面对着始终侃侃谈论着自己对未来的计画与展望的陈达仁,她虽仍是一脸微笑,可心思却已远离。

    用完餐后,服务生送来咖啡,陈达仁也结束了滔滔不绝的谈话,两人静静地啜饮着咖啡。

    就在这时候,风铃声响起,一对男女相偕走进咖啡店。

    颜春雨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这一眼却让她登时愣住了。那一男一女不是别人,而是文娟和……阿Joe!?

    她没认错人,那个男人确实是阿Joe。昨晚PUB里的光线虽然有些昏暗,但她还是看得很清楚。白天里的他,看起来更年轻,有着艺术家浪荡不羁的气质,身上那股颓废的味道在日光下感觉更浓重了。

    她的视线不由得停留在阿Joe搂住文娟腰间的手。两人的样子看起来很亲密,一如昨晚在“BLUEHOUSE”里的情形。阿Joe不知道在文娟耳旁说了什么,逗得她开心的咯咯娇笑。

    她不想、也不愿去猜测经过了一夜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此刻她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她担心文娟会伤害到自己;不管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和阿Joe来往,显然地,她并没有想过事情的后果。

    发觉她的表情怪怪的,陈达仁也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咦!那不是文娟吗?那个男人是谁?看起来不像是她老公。”同一部门,他曾经见过她老公几次。

    颜春雨赶紧移回视线,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可能是……朋友吧。”

    陈达仁只是微蹙了不屑。从两人的互动看来,他并不认为文娟和那个男人只是一般朋友。不过,这与他无关,况且他感觉得出来,春雨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而文娟显然没有看到他们。外带了两杯咖啡后,便和阿Joe一起离开了。

    他们走了好一会后,颜春雨和陈达仁才结帐离开。

    距离电影开演只剩十分钟,两人专心走路,一路上没交谈半句,多少受了刚才咖啡店里那一幕的影响。

    没想到排队进放映厅时,好死不死,又让她和陈达仁碰见了文娟与阿Joe。

    乍见她和陈达仁,文娟也愣了一下,脸上有些许尴尬心虚的表情。

    “你……你们也来看电影啊……”文娟扯出抹笑,呐呐地打招呼。身旁的阿Joe似是一点也不以为意,很大方地同他们点头微笑。

    “我认得你,我们昨晚在‘BLUEHOUSE’见过面。”阿Joe看着颜春雨,很自然地打了声招呼。

    这话一出口,立即造成强大的效果,其余三人脸色皆是一僵!

    糟糕!颜春雨不由得在心里暗呼了声。她不敢去想陈达仁会怎么想文娟和阿Joe的关系,又会对文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而陈达仁皱眉不以为然的表情充分显示出他的看法。他僵着脸没说什么,好一会才勉强扯唇笑了下。

    至于文娟,像是做坏事被人捉到的小孩,一脸僵硬不自在。

    一场电影看下来,除了阿Joe,其他各怀心思的三人可以说是有看没有到,完全不知道电影在演些什么。

    〓♀net♂〓〓♀net♂〓

    回到家没多久,颜春雨就接到了文娟的电话。

    “春雨,我和阿Joe……我们没什么的……”文娟在电话那头急着解释。“我和他只是……只是玩玩而已,不是认真的!”

    玩玩而已?颜春雨头疼地抚着额,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一会,才有办法开口。“文娟,我没有批评你的意思……只是,你是个有老公的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该做,自己应该要分得很清楚。”

    “我……人家只是一时被酒精冲昏了头嘛!”虽自知理亏,她还是小小撒赖了下。“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别再教训我了!况且,我和他只有kiss而已,真的没做什么坏事啦!”

    颜春雨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重点不在这里好不好!

    她了解文娟,一个标准有色无胆的任性女子,也知道她平时开放大胆的言语只是逞逞口舌之快。但这种事一不小心很容易擦枪走火的,何况她还是个有老公的人。

    偏偏文娟的个性就是这样,娇养放纵,做事从没想过后果;加上老公过度的宠爱保护,更加助长她任性耍赖的程度。别的事情也就罢了,可今天这种情况非同小可。

    “你的意思是,你不会再和阿Joe夹缠不清吗?”她不放心地问。“你有跟他把话讲清楚吧?”

    “这……这种事不需要我讲开……他应该也明白吧。”文娟语气闪烁地说。

    “你确定?”她多少还是有些怀疑。

    “哎呀!你就别担心了,我答应你绝不再跟他碰面行了吧?”像是被逼得无可奈何,语气显得有些烦躁不耐。

    颜春雨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文娟,你别嫌我罗嗦,我只是担心你。你有一个好老公,千万别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来。”苦口婆心地再劝了句。

    那头静默了下,随后传来一句咕哝:“知道了。只不过是一场短暂的游戏罢了,却被你说得这么严重。”她只是想重温一下那种被人爱慕追求的感觉而已嘛。

    颜春雨当然听到了,几乎忍不住又想叹气。最后,为了不让自己成了惹人厌的罗嗦鬼,她只再简短地叮咛了句:“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

    “知道啦!”文娟在那头吐了吐舌。“认识你那么久,现在才知道你跟我老公一样爱管人爱训人。”

    就知道她会这么说。颜春雨只能苦笑,谁叫自己爱多管闲事。

    “呃……春雨,”不料,任性小姐说话突然嗫嚅起来。“那个……陈课长他……没说什么吧?”

    “怎么了?你在担心什么?”难得听到她担忧的语气。

    “厚!你忘了他是我的顶头上司啊?”文娟低嚷着。“我的工作考核评量掌握在他手里耶,我担心他……”

    “不会吧?我想他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你别自己吓自己。”

    “这样最好了,你也知道他那人古板得紧。”文娟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春雨,不管怎样,你可要帮我在他面前说些好话……你想,今天的事……他会不会到公司去说?”

    “你真的想太多了。”颜春雨不禁失笑,原来这女人还是有点自觉的嘛。“他是男人,不是女人,你以为他像你一样爱说八卦啊?”趁机糗她一句。

    “颜春雨,你好样的!才刚交往就整颗心向着他了!”小姐发飙了。

    “好好好,你别生气,我一定在他面前帮你美言几句。”赶紧开口安抚。

    “这还差不多!”

    笑闹中,小小出轨事件至此暂时划下句点。

    〓♀net♂〓〓♀net♂〓

    星期一中午用餐时间,照旧又是颜春雨和方瑜、文娟小聚的时刻。

    等餐点送上的空档里,方瑜衔着一脸暧昧的笑意直瞅着颜春雨。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被她瞧得心里有些发毛,颜春雨忍不住开口问。

    方瑜朝她眨了眨眼。“说,那天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颜春雨一头雾水。“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不懂你的意思。”

    方瑜挑起一边眉毛。“你不会醉得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吧?”

    “噢……”她想起来了,随即皱了皱鼻子,一脸槽透了的表情说:“宿醉的感觉真惨,下次不做那种事了,还让他看见我那么狼狈邋遏的模样。”

    “没那么糟糕吧?”方瑜微微瞪大了眼。“你该不会在过程中吐了人家一身那么扫兴吧?”

    过程中……吐……扫兴?颜春雨又被这几个字眼搞迷糊了。什么时候她跟方瑜说话也有了代沟?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有听没有懂!”文娟及时插入的话语正巧道出她心里的困惑。

    “我指的是她和黎瀚宇的事。”方瑜干脆明讲。

    “我和他怎么了?”完全状况外。

    “这就要问你喽!”又是一脸暧昧的笑。“那天你喝醉了,是他送你回去的,接下来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了。”

    “哦……”文娟立即意会过来,接着倏然眯起眼瞪向颜春雨,指控道:“厚,你还敢说我和阿Joe!结果自己还不是惦惦呷三碗公半!”

    无暇理会她的控诉,颜春雨一脸愣讶地看着方瑜。“我以为……那天送我回家的是你。”这是她后来推断的。

    “你的意思是……你们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方瑜很快地厘清状况。“那刚才你为什么说下次不做那种事了?又说什么让他看见你那么狼狈邋遏的模样?”

    “你以为……噢!”终于听出她话里之意,忍不住拍额呻吟。“我说的是喝醉酒的事,那个‘他’指的是陈达仁!”好个鸡同鸭讲!随后她大略将隔天早上的事稍微说了一下。

    “我以为你们……”方瑜摊摊手要无辜,而后一副孺子不可教也地摇摇头。“春雨,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么好的机会也不懂得把握!”

    “你期望我们发生什么?”颜春雨眯起眼问。

    “酒后乱性啊!”回答得很理直气壮。

    我的天啊!颜春雨没辙地翻了个大白眼,深刻地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交损友了。方瑜俨然是“欲望城市”里那个莎曼珊的台湾版化身!

    当作没看到她的表情,方瑜将目标转向文娟。“你刚刚说你和阿Joe怎么了?你不会真的做出对不起你老公的事吧?”

    文娟满脸通红地急急否认:“哪、哪有这回事!我和他只是……”

    接下来的话颜春雨完全没听进耳里,心里想的全是黎瀚宇送她回家的事,连带地,也想起了那个早上作的梦。

    为什么会梦见他吻她呢?她以为梦中的男子应该是陈达仁才对。问题是,她竟一点也不觉得排斥,相反地,梦里心动喜悦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糟糕!人家说梦代表潜意识的反射,难道她对黎瀚宇……

    不可能不可能!她赶紧甩了甩头,而后不断地在心里自我催眠:她对他没有意思、她对他没有意思、她对他没有意思……

    〓♀net♂〓〓♀net♂〓

    “颜秘书,麻烦你请业务部将今年度每期的业务会报汇整过来。”

    刚呈上外贸部全年度的订单报表及统计图,颜春雨立即又接收到下一个工作指令。

    而发出指令的人此时正埋首于桌上一堆文件资料里,头也不抬地继续吐出一连串指示:“还有,中午过后将今年度的生产报表整理好交给我,下午陪我跑一趟新店的工厂。”

    迅速记录下工作项目,颜春雨一边在心里估量了下,依目前的工作量看来,今天大概又得牺牲掉中午休息时间了。

    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一个月了。这一阵子她忙到没时间和方瑜、文娟一起外出用午餐,甚至忙到连假日也必须加班,和陈达仁约会的时间也少之又少,两人交往一个多月来在假日约会的次数不过两次。

    抱怨吗?并不。因为有人比她还要辛苦忙碌,那就是她目前的顶头上司黎瀚宇黎总经理。

    自从一个月前老总经理确定接受医生的建议,做心脏血管手术的治疗后,身为特助的他立即被授与新任总经理之最高职权,掌管统筹公司一切事务。这个人事命令一颁布下来,公司里又是一阵骚动,老干部们心里多少有些微言。

    面对内部的杂声,还有年底电脑展的外在竞争压力,这样的情势下,他身上的重担可想而知,忙碌是避免不了的;而身为他的秘书,她的工作量自然也增加了许多。

    在这一个月里,她算是见识到了他另一种面貌。原以为他就如同他外表所表现出来的,是个有点玩世不恭、潇洒放逸的男子,没想到他认真工作起来完全变了个样子。严肃、沉稳、精准犀利是她给他的评语,明快果断的作风更是在公司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当然,不免又惹来抱怨的声浪。然而,整个公司的气象和精神是向上提升的,年轻一辈的冲劲又昂扬了起来。

    想着想着,她的目光不知不觉地投向黎瀚宇。此时的他正一边详读报表资料,一边在档案上头振笔疾书做批注,剑眉微凝的神态、专注的眼神,在在散发出他沉稳干练的气质。有个广告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她忍不住在心里补了句:认真的男人好有魅力!

    仿佛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黎瀚宇抬起头来,见她呆呆地瞅着自己,笑道:“怎么了?还有事吗?”

    听到他的声音,颜春雨整个人霎时怔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像个呆子似地盯着他瞧,一股热气瞬即冲上脸颊。

    “呃……没、没事了!”匆促地应了声,赶紧逃回自己的座位。

    一坐定后,双掌立即贴上烧烫的脸颊,神情显得懊恼不已。

    好丢脸啊!她的行为已经可以列入花痴的行列了。她觉得自己好像愈来愈不正常,自从作了那个梦之后,她一看见黎瀚宇,心里就觉得怪怪的;本以为这阵子工作忙碌,这种不正常的情形会渐渐消褪,谁知道……她竟公然看着他发痴!

    很用力很严肃地自我检讨了好一会后,她才拍拍自己的脸颊,深吸了口气,将全副心神放在公事上,开始处理手边的工作。

    时间在忙碌中一分一秒过去,接近中午时,桌上的内线电话突然响起,她忙腾出一只手接听,“你好,这里是总经理办公室。”

    “春雨,是我。中午方便一起吃个饭吗?”陈达仁的声音自另一头传来。

    “呃……恐怕没办法耶。”她有些抱歉地说着。“我手边有几件工作赶着下午完成,必须利用中午时间赶工。”

    “再怎么赶,还是得吃饭啊,别把身体弄坏了。”

    “我知道,所以我已经请总机小姐帮我订便当了。”

    “这样啊……”声音听起来有些失望。“春雨,我好多天没看到你了。”简单一句话已经清楚表达了他的意思。

    颜春雨更加觉得抱歉了。“对不起,这阵子实在太忙了……”几乎每天加班的她,平常根本腾不出时间和他约会;而他们虽然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却因为所属部门不同,也难得在公司里碰到面,最多只有打打电话而已。

    那端沉默了一会。“那么……你今晚有空吗?我知道有一家餐厅不错,很想找你一起去品尝。”

    “今天晚上啊……”她在心里衡量了下,如果下午陪同黎瀚宇视察工厂的行程顺利的话,她应该赶得及在七点之前回到公司。

    “嗯,今晚应该没问题。”片刻后,她微笑地回答。“我们就约七点见,在公司楼下碰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