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人 第四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抵达“BLUEHOUSE”时,狂欢的夜彷佛才刚开始。颜春雨隐约可听到从里头传来的音乐声。

    一进去。店面并不小,酒客拥挤,人声鼎沸,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七彩闪烁的灯光和像妖魔剪影般晃动摇摆的人群,让她感觉有如置身在一处迷幻眩惑的空间里,很不能适应。

    “看你的样子,大概不曾来过这种地方吧?”一阵推挤中,黎瀚宇适时地握住她的手臂,以免她被人群挤散开去。

    她蹙眉点着头,依照方瑜在电话里的指示直接走向吧台前的位置。很快地,她看见了方瑜和文娟,随即走上前去。

    “春雨,你终于来了!”方瑜一瞧见她便咧嘴笑道,情绪看起来很high,尤其当她看到了黎瀚宇,脸上的笑更加绚烂了。

    “黎特助,坐啊!喝什么,我请客。”她起身热络地招呼着。

    片刻后,颜春雨也跟着挤坐在长桌边。

    黎瀚宇点了一杯VODKALIME,看了一眼颜春雨,取笑道:“这位‘小妹妹’就乖乖地喝矿泉水好了。”

    明白他是存心嘲弄,颜春雨微恼地瞪他一眼,回嘴道:“谢谢你喔,我想来一瓶可乐娜。”啤酒是她的底限。

    “哎呀,春雨,来这里不喝调酒就不好玩了!”文娟笑呵呵地嚷着,随即自作主张替她改点一杯“玛格丽特”。

    颜春雨无可奈何地望向她,这才发现她身旁坐着一个外表颇为出色又带点颓废味道的年轻男子。男子的手很自然地搭在她肩上,两人的身体靠得极近。

    她不由得皱眉,将视线转至方瑜,以眼神无声地询问着,表达她对文娟的担忧。然而,方瑜只是对她耸了耸肩,似是认为她太过大惊小怪了些。

    没多久,调酒送来了,颜春雨盯着眼前透明、微冒着气泡的液体,还有杯缘上那片柠檬,平常纯净得好似一杯冒着气泡的苏打水。

    “酒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要用嘴和心去品尝。”黎瀚宇莞尔地看着她瞪大眼的好奇模样,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调侃意味。

    她抬眼看向他,又看看他的酒,而后抬抬下巴,一副受教地请他示范的表情。

    黎瀚宇挑眉笑了笑,随即端起酒杯,朝她举了举,跟着闭上眼浅酌了一口。

    当他张开眼睛,随即抛给她一抹挑衅的笑。

    “喝就喝嘛,有什么了不起。”颜春雨小声咕哝着,随后学他一样举杯闭目品尝。霎时,一道混合着咸与酸的热辣感一路从喉头冲激到心头,烧灼了她的食道,也烧红了她的眼。

    微呛地咳了几声,她有些狼狈地放下酒杯,还没恢复过来,耳边已经传来黎瀚宇低沉的笑声。

    眼里含着泪光,她抬头瞪了他一眼,又咕哝了句:“幸灾乐祸的家伙。”

    听到了她满含控诉的话,他不减笑意地看着她说:“刚开始第一口是这样的,慢慢地,你就能品尝出里头甘甜带苦的味道。真喝不惯的话,我去帮你点一杯果汁。”

    颜春雨愣了下。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怎么觉得他说话的口气突然变得很温柔?“不……不用了,其实也没那么难喝。”小脸莫名地窜上一阵热气。

    而后慢慢地,她一口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尽,整个人暖呼呼的,感觉并不坏。

    “要不要再来一杯?”方瑜笑问。“看在你成功请到了黎特助,接下来这一杯我请客。”

    颜春雨舔了舔唇,红着脸频点头。“我想尝尝看黎特助喝的那种调酒。”

    黎瀚宇朝她抬了抬眉。“你确定你有那种酒量?”虽然仍含着笑,可语气听来似是有些不赞成她再喝一杯。

    “别小看我了!”颜春雨立即抬高下巴回嘴。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关系,她感觉自己好像解放了开来,有了充足的力量和他对抗。

    黎瀚宇莞尔地摇了摇头。“再喝一杯是吧,你坐好,我去帮你点酒。”

    他离开座位后,方瑜微挑眉梢,一脸兴味地瞧着颜春雨。“你今晚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方瑜耸了耸肩。“我瞧你和黎特助处得挺愉快挺自然的。”

    “有吗?”颜春雨皱了皱眉,思索了下,回道:“也许是因为我没被他的魅力所惑吧。男人跟女人就是这么回事,当你对对方并没有产生两性之间的吸引与对爱情的期待时,自然地,你就能跟他轻松自在地相处。”

    “我不相信黎瀚宇对你真的一点吸引力也没有。”方瑜猫般精明的眼攫住她不放。“春雨,做人有时候得对自己诚实一点。如果你没受他吸引,那一晚就不会端着咖啡过去向他搭讪。”

    闻言,颜春雨震愣了下。“你……你知道他就是……”太可怕了!什么事都逃不过她那双眼。

    “我本来只是怀疑,不过,现在看你的表情,证实我猜得一点也没错。”方瑜笑咪咪地说着。“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她还能说什么?“我本来想告诉你们的,可是后来又觉得没有必要,那不过是一段乌龙巧合。”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

    “你就是不放过我是吧?”颜春雨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得举起双手投降。“我这么说好了,他不是我可以喜欢的人,更不会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当我确定了这一点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对我产生任何影响力,你懂吗?”

    方瑜点点头。“我明白,理智区分法是吧?”说着,抬眼若有所思地直瞅着她,语不惊人死不休地丢出一句:“春雨,我想你八成还是个处女。不过,我好奇的是,你难道从来不曾感受到生理上的需要?”

    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直接的话语,颜春雨惊吓得瞠眼愣瞪,差点没摔下椅子。

    她尴尬地东张西望了下,所幸这地方很嘈杂,没人听到她们的对话,同桌的文娟和那名陌生的男子显然正聊得愉快,也没留意到她们这边。

    “呃……这个问题很私人……”她脸红地支吾,可方瑜挑眉斜眼的神态让她没得选择地坦白。“我注重心理的需求甚过生理上的需求。”一句话简单表明了她的状况。

    方瑜似是不以为然,眼里闪过一抹恶作剧,随后倾身向她靠近,故意以性感低哑的嗓音说:“想想看,你一定曾经在某个半夜里突然惊醒过来,感觉又热又渴,身体还传来一股难耐的焦躁和巨大的空虚,因为渴望抚慰而疼痛、渴望有人占领填满那份空虚而——”

    “喂,够了喔,别再说了!”颜春雨打断她,一边伸手捣住本就热烘烘的脸颊。“我、我承认……你说的都是事实,但是……我总不能因为生理的需求就随便找个男人——”

    “有何不可!”方瑜毫不迟疑地堵了句。

    “我做不到。”她也立即回应。“我知道你会说爱与欲可以分开来,过度的压抑是不健康的,但是我就是做不到!满足了生理需求以后呢?就不会觉得空虚觉得孤单了吗?”

    方瑜眯起眼,点了一根凉烟,慢条斯理地说:“如果你渴望的理想中的那种男人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么,你就这么任由自己的身体枯萎、凋谢吗?到了那一天难保你不会后悔,你太压抑自己了。”

    颜春雨沉默不语。她明白方瑜话里真正的含意。她渴求一份安心踏实的归属感,但又一直找不到她认为对的人;她不敢尝试危险、没有把握的爱情,伯自己无法承受结果……她的内心其实也很矛盾。

    “我只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对的人,真心相待、互相厮守……”她有些无力地低语。

    “在你找到那个人之前呢?”方瑜问她。

    “……”她回答不出来。她相信只要有愿力,所求必能成真。在那之前,她能做的就只有继续等待与寻找吧?

    见她不语,方瑜难得地叹了一口气。“其实,每个人对性与爱的看法都不同,也没有什么对与错的问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只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能对自己负责,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你的情形,我只有一个结论——”说着,刻意停顿了下。

    颜春雨抬起头望着她,等待她继续往下说。

    方瑜勾唇笑了笑,带点调侃意味地说:“我只能说,你保护自己的心甚过对身体的重视。我真为你的身体感到可怜,你刻意忽略和压抑它需要被抚慰被填满的渴求身为它的主人,你显然是在虐待它。”

    一番露骨的话语说得颜春雨面红耳赤。碰上方瑜,她真的只能举双手投降。

    有时候她不禁感到纳闷,她和方瑜个性如此不同,竟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然而,她心里也很清楚,虽然无法完全认同方瑜的论调,可她那率性自我、任性而为的神气却也让她羡幕又佩服。她大胆前卫又OPEN,但并非那种随着时代潮流堕落颓废的人,无论在精神或体魄上,她都是个强人。

    “你的酒,”黎瀚宇突然从她身后冒出来。“CUBALIBRE,自由、毫无拘束的解放,很适合你的需要。”

    颜春雨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语怔了下。转头看他,见他唇边似乎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心里一突,猜想他是不是听到了她和方瑜的对话?

    目光冷不防触及他温暖含笑的眼眸,她脸一红,短促地道了声谢,端起酒杯猛地灌了一口。不晓得是因为方才和方瑜那一番超越尺度火辣的对话,抑或是身旁男人造成的影响,她感觉口干舌燥,极需清凉的灌溉。

    CUBALIBRE有着可乐的爽辣沁凉,一路冲刷她炙热的血液,滋润了她的喉,也彷佛松开了她对自己的禁锢,她忍不住连续啜饮了几口。

    看她把酒当果汁似地灌,黎瀚宇不禁莞尔。摇了摇头,他挑眉看着方瑜问:“她的酒量如何?”

    方瑜耸了下肩,表示不知情。“这是我第一次找她上酒吧,也是我第一次看她喝酒。”不过,她猜想春雨的酒量一定好不到哪里去,看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就知道了。

    “哈罗,我和阿Joe要下去跳舞喽!”文娟站起身对着他们喊道,身旁的男人一手环住她腰间,两人的身体紧靠着。

    看着他们互相搂抱地走向舞池,颜春雨不由得皱了皱眉。“方瑜,这样不大好吧?他们不过才刚认识,文娟和那个男的会不会太过亲密了?”

    “没什么好担心的。”方瑜哂然一笑。“文娟只是被老公管太久,伺机反弹放松一下而已,还不至于做出什么脱轨的事。就算脱了轨,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懂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标准的方瑜论调。

    说完,她朝黎瀚宇轻挑眉梢,笑得妩媚。“黎特助,赏个脸跳支舞吧。”

    黎瀚宇看着颜春雨。“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吧?”她的脸很红,镜片后的双眼也有些蒙胧,他担心她喝醉了。

    颜春雨扬手挥了挥。“没问题,我好得很。”她不过是脸热了些,头有点晕,视线稍微朦胧而已。

    “嗯,乖乖坐好别乱跑啊!”带着抹打趣的笑意叮咛了句,他这才任由方瑜勾住手臂走向舞池。

    两人走后,颜春雨双手撑着脸颊望着前方的舞池。音乐不知何时已由强烈节奏的重金属摇滚转为轻快板的抒情摇滚,舞池中一对对男女互相贴身厮磨摆动了起来;不管彼此认不认识,藉着肢体的贴触舞动短暂地交流,只求淋漓畅快,不去想明天如何,所有的空虚寂寞在此刻都随着酒精与热舞蒸散到夜空。

    这一刻,她依稀能体会人们寻求一夜激情的拥抱与温暖的疯狂。为了满足,也为了填空。天亮后,浓妆褪去、荒唐尽除,再度回归一成不变的日子……唉!整个都市拥挤着寂寞的人群。

    意识微微晕茫中,她看见文娟和阿Joe贴身纠缠热舞着。霓虹闪烁下,文娟的脸焕发着奇异的兴奋光采,让人有些不安。酒吧这种地方散发的氛围足以勾引人心底最幽微的欲望,诱人沉沦,何况阿Joe又是个迷人的男子,她实在无法不担心文娟会被迷惑。

    不自觉地将剩余的调酒喝完,她的目光仍紧随着文秃桶Joe,然后,她也瞧见了黎瀚宇和方瑜。

    脱下西装外套的黎瀚宇,敞开的浅灰色衬衫下隐约可见结实的胸肌,卷起的袖子露出他古铜色强健的手臂,那是一具保持在最佳状态的诱人躯体。热舞中,一撮黑发不羁地散覆额头,为他温雅潇洒的形象凭添了一股狂野的气息。

    颜春雨的目光不由得紧随着他。他确实很迷人,她发现舞池中有许多女客们的眼睛直盯住他不放,她仿佛可以看见她们眼底深藏的欲念。男与女,亘古不变的致命吸引力,不需要精神的交流,也可以纠缠的肉体,世纪末的堕落风华。

    偏偏她做不来。

    看着几名大胆的女子无视方瑜的存在,先后舞至黎瀚宇身边,一个眼神、一个肢体动作,无不饱含浓浓的诱惑,她不禁笑了。在她视觉开始模糊的眼里,黎瀚宇变成童话故事里引人垂涎的小红帽,身边环绕着一群急欲将他一口吞下的大野狼。

    很好笑的画面,她想着,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她当然知道将他想像成小红帽很不恰当,他一点也不像是那种任人宰割的人,只是这样想能让她的心里觉得痛快一些罢了。

    随即,她愣了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产生。痛快的相对是不痛快,莫非她在嫉妒黎瀚宇,抑或嫉妒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女人?

    颜春雨坐在座位上困惑着,一颗脑袋却因着酒精的挥发无法运作如常,怎么也理不出自己的思绪,身体也因为酒醉微微摇摆着。

    就在这时候,一名男子走到她身边搭讪。“嗨,小姐,一个人啊?”男子瞥了一眼她面前空了的酒杯,笑问:“再来一杯酒吗?我请客。”

    颜春雨抬起头,左右张望了下。“你……是在跟我说话?”她大着舌头问。

    男子扬眉挑逗地笑了笑。“除了你,我眼里看不到其他人。”

    颜春雨微感惊讶地瞠大了眼。这还是头一次有男人向她搭讪。高兴吗?骄傲吗?并没有。只是感觉有些奇怪。

    “呃……谢谢你,不过……我恐怕没办法……再喝了。”她客气地回绝,虽然醉了,还是有几分自觉的。

    “你怕喝醉了是吧?”男子倾身靠向她,鼓吹道:“你难道不想尝尝痛快醉一场,放纵一下的滋味?”

    放纵……唔,这个字眼听起来有些危险,却也诱人。内心深处她不是没想过的,但一直没有出现足以令她抛却理智的强大诱因。

    她摇了摇头,傻笑道:“不了,我现在就已经觉得有些飘飘然了。”

    “那,我们一起离开吧。”男子眼里闪过一抹别有所图的暗芒。“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让你好好休息。”

    “不必了,我……”颜春雨趴在桌面上,无力地举起手挥了挥,话还没说完,一道高大的身影蓦然出现在她身后,伴随而来的是一串冷冽低沉的嗓音——

    “谢谢你的好意,她有伴,并不是单独一个人。”黎瀚宇冷冷地睨着身材比他矮小的男子,一手轻搭着颜春雨的肩膀。

    搭讪的男子惊愣了下,而后干干地扯出一抹笑,下一秒即匆匆转身离去。

    听到黎瀚宇的声音,颜春雨困难地抬高视线。她怎么觉得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友善、温度低得吓人?印象中,她没听过他用这样的口气说话。

    “你还好吧?”声音的温度变了,他俯下脸关心地看着她。

    “还、还好啦。”颜春雨回答,不能抑止自己像傻瓜一样地笑着。

    “只是觉得脸好烫……还有点反胃……”说着,伸手贴住自己热烘烘的脸。

    “你喝醉了,”唇边勾起抹浅浅的笑意。“该回去休息了。”

    “唔……我也是这么想。”她点头,试着站起身,身体却摇晃得厉害,头重脚轻,随即一只手伸过来支撑住她。

    “我送你回去吧。”黎瀚宇强壮的手臂圈住她的腰,让她摊软似泥的身子依靠着他。

    “不、不必了……”她努力撑持着意识。怎么好意思麻烦他呢?“方瑜她们可以……”

    “就让黎特助送你回去吧,我可还没打算走人。”

    不知何时回到座位的方瑜打断了她的话,微微勾起的媚眼别有意味地睇了黎瀚宇一眼。方才她一个转身就没看见他人,原来是回来英雄救美了。刚刚那一幕她全看进眼里,若不是时刻留意着,他不可能及时赶到春雨身边,替她驱逐那个趁人之危、不怀好意的男子。

    “黎特助,春雨就麻烦你了。”擅自替好友做下决定,并告知黎瀚宇详细的地址后,她转身又走进舞池里。

    〓♀net♂〓〓♀net♂〓

    车子行进中,黎翰宇不时从后照镜里探看着颜春雨。

    他注意到她脸上的眼镜微微滑落,心想,刚刚应该帮她取下,可以让她睡得更舒服些。

    可她似乎睡得很沉,丝毫不受影响,怀里紧抱着靠枕,微偏着头酣睡的模样,像个小女孩般毫不设防。他的视线一触及她那张憨纯的睡颜,唇角便不自觉地扬起浅浅的笑弧。

    只是这样看着她酣睡的容颜,他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愉悦和温暖。这于他而言,是难得又稀奇的经验。

    依着方瑜告诉他的地址,他将车子驶进一条巷子里,停在一栋老旧公寓楼下。

    下了车,走到后车座打开车门,她依旧沉沉睡着。他犹豫了下,一时竟舍不得将她从睡梦中叫醒过来。

    最后,他退一步,从她皮包里找出钥匙,再将她扶出车外,走向公寓。

    开了门,扶她上楼,再用另一把钥匙打开她住处的大门。

    进屋后,摸索了一会儿,才顺利地打开灯,霎时,一个空间不大、却布置得极为温馨的小窝呈现在他眼前。

    奇怪的是,他并不感到意外,这个地方就如同屋主带给他的感觉一样。

    明明是一个小小的空间,却成功营造出家的温暖感觉。

    令他惊喜的是,没想到在居家品味上,他们的喜好是如此相似。

    弯唇笑了笑,他轻轻将她放在沙发椅上,然后进厨房替她倒来一杯温开水。

    “颜春雨,该醒过来了。”轻拍她的脸,他不得不唤醒她。总不能就让她这样睡在客厅里吧。

    “啊?什么?”颜春雨勉强睁开眼,眼神茫然,眼镜歪垂一边。

    黎瀚宇神情莞尔地取下她的眼镜,对住她那双迷蒙的大眼,意外地发现,她有双温柔美丽的瞳眸。没有了镜片的遮覆,她的长睫似羽翼般柔扬,黑黝的眸心像春天里温暖的湖水轻轻地荡漾,此刻那湖水上面还蒙着薄雾。

    这样一双眼被眼镜遮盖起来实在太可惜了!他不自禁地在心里叹息着。

    下一刻,她却又不支地合上了眼,继续温暖的睡眠。

    黎瀚宇微蹙了下眉,看来要让她完全清醒是不可能的事。思索了下,他横身抱起她,走进屋内唯一的房间,将她轻放在床上。

    顺手捻亮床头小灯,他弯身替她除下高跟鞋,再为她松开脑后的发髻,最后才替她盖上被子。

    临起身的前一刻,他的目光又回到她脸上。她红嫩的脸蛋和微启的玫瑰色嘴唇像是无声的诱惑,隐隐勾动着他的心房,忍不住地,他在她唇上偷了个吻,就当是今晚送她回家的报酬。

    她尝起来好甜蜜!他禁不住又多亲吻了几下,好一会,才眷恋难舍地移开,这种心情是以往不曾在其他女人身上感受过的。

    “颜春雨……”他低喃,随即摇头笑了笑,甩开心头那股奇异的感觉。

    她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子,不是他可以随便沾惹的。离开前,他仍不断地提醒着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