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人 第二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忙了一上午,当颜春雨好不容易可以稍事歇息一下时,午餐时间已到。

    抬头看了一眼总经理室仍紧闭着的门扉,整个早上黎总与黎特助两人都关在里头研究、讨论公司的现况,这之间除了要她帮忙准备相关的资料与报表外,不曾见他们停顿休息。

    迟疑了一会儿,饥肠辘辘的她决定先外出用餐,文娟和方瑜应该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当她正准备离开时,内线电话突然响起。

    动作俐落地接起电话,彼端传来黎昌平的声音:

    “颜秘书,我中午和一个朋友有约,没办法和瀚宇出去用餐,他对这附近的路段还不大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麻烦你带他一起去吃饭。”

    这这这……她能说不吗?

    颜春雨呆愣了一瞬,颇为无奈地答应:“总经理,一点都不麻烦,我很乐意。”好个言不由衷!倒是文娟和方瑜铁定会乐坏了。

    挂上电话一转身,黎瀚宇不知何时已走出办公室,正倚在门前看着她。

    “呃……黎特助,我、我们走吧。”不知怎地,一看到他,她就觉得很不自在。话说完,拿起皮包即匆忙转过身,一迳地闷头往前走。

    进入电梯后,两人不可避免地面对着面。这个楼层只有他们两人搭乘电梯,颜春雨不得不说些话来打破眼前这安静得教人有些拘束不自在的氛围。

    “黎特助,呃……等会儿还会有两位同事和我们一起吃饭,不知道你……介不介意?”她几乎可以想像文娟和方瑜缠着他话说不停的情景,多少担心他是否受得了。

    黎瀚宇温温一笑。“我一点也不介意,能多认识公司其他同事也不错。”

    颜春雨微愣地看着他温雅迷人的脸庞。现在是大白天,他脸上还带着笑,可不知怎地,她总觉得他身上有股寂寞孤独的味道,隐隐淡淡的,不若那晚来得浓郁:她不禁对他这个人感到好奇。

    没多久,电梯门打开,涌进其他部门的职员,女同事们一看见黎瀚宇,眼神都变了,像是几百瓦的超级灯泡般闪闪发亮;拨头发的拨头发,拉裙子的拉裙子,无不希望能吸引一些些“关爱”的目光,小小的电梯空间里霎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较劲意味。

    至于男同事们,则拚命挺起自己略逊一筹的身高与体格,怎么也不愿意就这样被人比了下去。

    颜春雨不禁在心里暗叹了声。这个世界果真是不公平的。

    到了一楼大厅,黎瀚宇的出现吸引了更多双眼睛的注目,连带地,与他走在一起的她,也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啧啧啧!她甚至可以感觉到投射而来的视线中带着隐隐的敌意。明哲保身哪!她赶紧低下头,刻意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不料,黎瀚宇脚长步伐大,不管她走得多快,他仍旧轻松地傍在她身畔,一路走到大门口。

    “文娟、方瑜!”一看到好友,她如释重负般迎上前去,这才发现两人身旁还跟着一个戴着金框眼镜、长相干净斯文的年轻男子。

    “这位是?”

    文娟拉过她,靠在她身旁咬耳朵:“他是我们外贸部最抢手的优质单身汉,陈达仁陈课长。还记得我跟你提过吗?他对你很有意思,知道我们要一起吃中饭,所以也跟来了。”唉!跟顶头上司吃饭,感觉有些怪怪的呢。

    “啊!?”颜春雨还没反应过来,陈达仁已走到她身边,露出斯文自信的微笑,很绅士地问:“颜秘书,介意我和你们一起吃中饭吗?”

    闻言,她愣了下。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每个人都这么问她?

    “怎么会呢,人多热闹嘛。”温和地笑了笑。她实在不擅长拒绝别人。唉!反正都多了一个黎瀚宇,再多一人也没差。

    想到黎瀚宇,这才惊觉自己把他给忘在一旁了,赶紧回头找人。

    “我在这里。”低沉的嗓音由她右后方传来,她转了个方向,看见他高大的身影。“呃……文娟、方瑜,黎特助他——”才刚开口准备向好友说黎特助也要和她们一同用餐时,话都还来不及说完,人已被挤了开去,就见那两个见了帅哥就忘了朋友的女人瞬间移位至黎瀚宇身旁,紧巴着人家不放。

    “黎特助,吃饭是吧?”方瑜笑盈盈地说道。“那还等什么,一起走吧,我知道有几家餐馆很不错。”文娟则在一旁眨着眼,猛点头。

    黎瀚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了颜春雨一眼,随后任两人带着他走出大门。

    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颜春雨无力地垂下肩。唉唉!“见色忘友”也不过如此吧。

    “颜秘书,我们也走吧。”耳边传来柔和沉稳的嗓音,一抬头,陈达仁温柔的笑脸正对着她。喔喔,该死!她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个人。

    “陈课长,真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她尴尬地笑了笑,方瑜和文娟对人的差别待遇也太大了。

    “没关系,我一点也不介意。”陈达仁藏在镜片后的双眼毫不掩饰地传递着对她的赏慕之意。“相反的,我觉得很高兴,能有这么段时间和你独处。”

    他直接坦率的表白任颜春雨再怎么迟钝也听得出他话里的含意,心动吗?她扪心自问,没有心跳失速的感觉,可也不讨厌他。也许,爱情是从平凡中慢慢酝酿的吧,她想,自己或许该给陈达仁一个机会。

    说不定,他会是她要找的那一个人。

    〓♀net♂〓〓♀net♂〓

    “黎特助,你今年贵庚?家住何处?之前在哪里高就呢?”

    餐点送上来之后,文娟就开始发挥她“调查员”的特色,开始对黎瀚宇展开身家调查。

    一旁的方瑜听了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也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会问这么老套又不上道的问题,又不是在相亲,问那么多干什么!

    不料,黎瀚宇倒是一点也不以为意,还有问必答。“我今年三十一了,是道地的台北人,大学毕业后到美国念书,之后又在美国工作了五年,上个星期才刚回来台湾。”

    “哇,了不得,在美国工作耶!”文娟眼里闪耀着崇拜的火花。“黎特助从事哪一行呢?”

    “企业管理的工作。”淡淡地回答着,他的视线不经意地看向坐在斜对角的颜春雨。她点了一碗牛肉汤面,氤氲的热气在她的镜片上刷了一层薄雾。他看见她后知后觉地取下眼镜,小心地放在一旁,然后才专心地埋头吃面。

    拜遗传所赐,他的视力极好,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他仍能清楚看见她轻轻垂覆的浓密长睫。她有一张标准的鹅蛋脸,小巧挺立的俏鼻搭上厚薄适中、形状美好的粉唇,微卷的长发全数盘起,在脑后梳了个简单俐落的发髻,彰显出她柔和的脸部轮廓及优美纤细的颈部线条,那一整片奶油白的肌肤,在几络发丝的映衬下,更显晶莹粉嫩。

    这样的风情,在那一晚昏暗的夜色里,是他无缘窥见的。

    她并不是那种一眼即让人惊艳的女子;比较起来,五官明丽、轮廓立体深刻的方瑜更合乎美女的标准。只是她身上有一股柔柔暖暖的气质,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面对着她,全身会不自觉地放松下来;而且,连心也仿佛柔软了起来。

    坐在她对面的男同事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看见她抬起头绽出一朵甜美的笑花;笑咪咪的她又是另一种味道,像个小女孩般纯真可爱。

    意识到自己对她投入过多的注意力,他心下微讶,而后不动声色地移回视线,专注在自己的午餐上。

    “黎特助,这么多年后再回到台湾有什么感觉?”文娟兴致勃勃地接着问。

    “台湾变了很多,步调更快也更进步了。”黎瀚宇仍是有问有答。

    “感觉和纽约一样繁华忙碌,社会风气也一样开放。”

    说到这,方瑜倒有兴趣了。“黎特助指的是性开放尺度吧?不知道你排不排斥一夜情?而且还是由女人主动提出的。”

    她一向言语大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是趁此机会试探一下,观念想法合得来的话,她再对他展开行动也不迟。

    原本正低头喝汤的颜春雨听到她这么问,不由得在心里没辙地叹气。

    第一次见面就和人谈“这种话题”,也只有方瑜才做得出来。她是见怪不怪啦,只不过……抬头看了一眼陈达仁,他微皱着眉,表情好像有些不以为然,不得已,她又露出一脸尴尬的笑容。

    黎瀚宇放下餐具,以纸巾轻抿了下唇,神态从容地回答:“对我而言,基本上没有什么排斥不排斥的问题,不过……我很注重感觉;当然,必要的防范措施也很重要。”

    “哦,黎特助所谓的感觉是指?”方瑜扬起眉梢,暗抛了一记媚眼。

    黎瀚宇接收到了她投递过来的“讯息”,唇角微勾地笑了笑。“既是‘感觉’,就很难说得清了……”随着刻意拉长的语尾,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地睨向颜春雨;怪异的眼神,看得她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赶紧低下头去继续喝汤。

    “事实上,上个周末我正好有那么一次机会。”黎瀚宇接续道,低沉的磁性嗓音散发着性感的味道。“难得刚回国就有女人向我搭讪,而且还颇合乎我要的感觉,谁知道……唉!”说着,他突然摇头叹气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文娟等不及急急问道,为什么她从来没碰到过这么好康的事?她不禁嫉妒起那个陌生女子。

    黎瀚宇摆出一脸受伤的表情。“谁知道我给了回应后,对方先是结结巴巴地惊呼,跟着还转身落荒而逃,活像是见鬼了一样,真伤我的心。”

    听到这儿,颜春雨拿汤匙的手滑了一下,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汤差点没呛死她!他他他……分明是在说她嘛!

    “咦!这场景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文娟蹙眉低喃,但因为想不起来是在哪儿听过类似的事情,转而嚷道:“有没有搞错啊!那个女人不是瞎了眼就是脑筋坏掉了!”

    呜呜,真是痛心疾首!她是“身不由己”,没能尝试那种放纵的激情,可竟然有人就这样白白错过!拜托!眼前的男人可以称得上是一块天鹅肉耶。

    噢呜!颜春雨低头暗自哀号了声。好样的,她竟然成了好友口中瞎了眼又脑筋坏掉的女人,真是招谁惹谁啊。

    “也许那个女人后悔了,又或许她一开始搭讪的动机并非如你们所想那样。”陈达仁难得开口加入他们的话题。

    “后悔?有什么好后悔的?”文娟颇不以为然,直率地说:“又不是遇到恐龙男。而且,都说是搭讪了,还能有什么纯正的动机?”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你们……所想的那样,看到容貌稍微出色的男人就变了一个样。”尽管无法苟同,陈达仁言语上还是很有节制、保留。文娟和方瑜都是颜春雨的好友,他不想得罪她们。

    “听陈课长言下之意,是对一夜情很不以为然喽?”方瑜挑眉笑问。

    “我对别人的行为没有意见。”陈达仁看着颜春雨回答,也趁这机会表明自己的原则。“但是我自己没办法接受那种行为。我的爱情观是找到一个自己喜欢、而且也适合自己的女人,和她经营一段长久、稳定的关系,这才是最踏实的。”

    “陈课长还真是一个理智又实际的男人!”方瑜呵呵一笑,目光转向颜春雨,问道:“春雨,你怎么说?陈课长和黎特肋两人如果让你选,你会选谁?”

    啥?当鸵鸟当得很认分的颜春雨顿时傻愣住。怎么话题还是兜到她身上来了?当真躲也躲不过吗?

    “呃……”拜托!这种问题要她怎么回答?别说和他们两人不熟了,更何况二选一怎么选都会让另一个人难看,吃力不讨好,这种事她做不来。支吾了老半天,她搜索枯肠还是想不到该怎么说才能两边都不得罪。

    “我想,颜秘书应该会选陈课长吧。”黎瀚宇倒是好心开口替她解了围,迷人的双眸别有意涵地瞥向颜春雨。

    “哦?怎么说?”文娟好奇地问。

    “因为……”故意卖弄神秘地拉长语调。“我猜想颜秘书碰上一夜情这种事,八成也是落荒而逃。”

    这句话刚好唤起了文娟的记忆,只见她深表同意地呵呵笑着,毫无避忌地脱口道:“是啊是啊,经黎特助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春雨上个周末也碰上了和你情节相似的事情呢,只不过你们的角色刚好颠倒过来,还真是巧合!”

    “哦?”黎瀚宇不怀好意地挑眉。“颜秘书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主动向陌生男子搭讪的OPEN女子呢。”

    “是呀,我们也很意外呢,她呀——”

    文娟话还没说完,颜春雨倏地站起身来打断道:“……呃,既然大家都吃饱了,那我先去付账。”

    看这情形,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免得话题继续绕着她打转。

    〓♀net♂〓〓♀net♂〓

    回到公司,一行人进了电梯,方瑜始终拿若有所思的眼神看着颜春雨,看得她浑身不自在,心里不禁挣扎着该不该告诉她和文娟那晚搭讪闹剧的男主角正是黎瀚宇。

    几秒后,电梯抵达外贸部与业务部的楼层,文娟和方瑜陆续离去,陈达仁却按住电梯门,刻意停留了下。

    “颜秘书,不知道你今天下班后有没有空?我想请你看电影。”犹豫地看了黎瀚宇一眼,最后他还是当着第三人的面,对心仪女子提出邀约。

    “看电影?喔,好……好啊。”颜春雨回答得有些尴尬,总觉得身后有一道目光烧灼着她,让她感觉很不自在,自然地,也感受不到被人邀约的喜悦。

    “那下班后,我在公司楼下等你。”陈达仁露出欣喜的微笑,又朝黎瀚宇微一颔首后,才放开手离去。

    颜春雨轻吁了一口气转回身,不意对上黎瀚宇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整个人瞬间又紧绷起来。

    他态度大方闲适地瞅着她,一点也不回避;倒是她,怎么也没办法表现得像他那般坦然自若。话说回来,他们彼此之间也不过是发生了件乌龙的搭讪事件,实在没必要弄得这么尴尬不自在……前提是,只要他不再提及那晚的事。

    或许,她应该把那一晚的事情跟他解释清楚,免得她一看见他就觉得困窘,心里老梗着一块疙瘩。

    回到自己的位置后,她发现桌上留了一张便条纸,是黎总留下来的。上面写着下午他可能没办法进公司,请她帮忙协助黎瀚宇了解公司各部门的状况。

    基于职责所在,她必须主动询问黎瀚宇需要她帮忙的地方。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没得选择地走到总经理室门前,抬手轻敲了几下。

    “请进。”门内传来低沉的嗓音。

    颜春雨推门进入,走到办公桌前。“黎特助,总经理下午有事不进公司,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协助的地方,请尽管吩咐。”

    “嗯,我也看到他留下的字条了。”黎瀚宇点点头。“需要你的时候,我会拨内线电话告诉你。”

    颜春雨礼貌地颔首,转身欲离开时,脚步迟疑了下。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趁这时候跟他解释清楚那晚的事情。

    “还有事吗?”

    “呃……黎特助,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解释一下。”直视着他的眼,她鼓起勇气开口道。

    黎瀚宇微挑起一眉,放下笔往椅背一靠。“你说,我洗耳恭听。”语气含着一抹兴味,还露出惯常似笑非笑的表情。

    颜春雨清了清喉咙,试着镇定地说明:

    “关于那一晚……我向你搭讪的事是这样的……呃,也许是我让你误会了,但我真的不是为了想和你发展一夜情……”看到他又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她赶紧补救道:“我没别的意思,其实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真的吗?你真的觉得我很有魅力?”他打断她的话问道。

    她愣了下,随即猛点头。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方瑜和文娟的表现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你并不讨厌我喽?”

    讨厌?她又猛摇头。她怎么会讨厌他呢?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女人会讨厌像他这么出色又极富魅力的男人吧?

    “既然不讨厌,是不是代表你有可能喜欢我?”

    他又问,眼底促狭的意味愈来愈重。不知怎地,他就是喜欢逗她,她身上有一些特质让他的心痒痒的,想看尽她各种可爱有趣的反应。即使是现在,一想起那一晚她落荒而逃、拔腿狂奔的情景,他都还忍不住想笑;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对他的反应是如此“别开生面”。

    “啊!?”她错愣了下,这、这是什么问题啊?叫她怎么回答?

    “唉!老实说,那一晚你的反应真的严重伤害了我的自信心。”他垂头叹息着,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颜春雨傻了眼!有……有那么严重吗?

    看他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她赶紧开口道:

    “黎特助,你千万别因此而怀疑自己的魅力。老实说,那一晚我真的有些被你吸引住了,加上刚看完那么感人的电影,心里一时很有感触,很想找个人分享、倾诉……偏偏身边少了个人。那时候,你刚好走过我身旁,看到你一个人站在夜雨的路灯下,身影孤单又落寞,给我感觉你很需要一点温暖……然后我、我不知道怎么地,就买了两杯咖啡过去……和你搭讪……”

    说着说着,她禁不住又脸红了。其实当下那一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只是凭着一股控制不住的感觉行事。

    “很抱歉,让你误以为我要的是一夜情。”最后,她诚恳地表示自己的歉意。

    黎瀚宇定定地凝视着她,没说一句话,眼里促狭打趣的意味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沉邃的幽芒。

    她说的没错,那当时他确实很需要温暖,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迫切渴求。所以当她向他搭讪时,他毫不怀疑地认为她要的是一夜情,因为他也需要藉着拥抱女人的身体来获得那份渴求的温暖,纵使只是短暂的瞬间。

    令他意外的是,从来没有人能看出他的脆弱,而她……却看出来了。

    见他不说一句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颜春雨微微皱眉,忍不住问:“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黎瀚宇眼神闪动了下,随即咧开一朵笑。“相信,我当然相信!只是不免感到有些失望。”

    失望?她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唉,知道你对我真的没有‘那一方面’的意图,还真有点令人失望呢。”他朝她俏皮地眨了一下眼。

    “哈哈……”她干笑了声,不知该如何回应。明知这是他的玩笑话,她还是不中用地脸红了。“既然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那、那我出去了。”

    “颜秘书。”才刚转身准备离开,他又突然开口唤住她。

    “还、还有什么事吗?”转过脸,他过分迷人的笑颜让她不自觉心跳加快,语气也有那么些急促。

    “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毛遂自荐。”好看的唇形勾起一丝略带邪气的笑意,黑眸晶亮着。“如果哪天你想尝试一下一夜情,请你把我列为优先考虑对象。相信我,你绝对不会后悔。”

    完全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颜春雨,顿时呆愣当场,小脸随之“轰”地又炸开一朵红花。这个人……个性真恶劣!吊儿郎当没个正经,存心寻她开心,她她她……她才不要理会他!

    于是,她又像那一晚一样,拔腿落荒而逃。

    她走后,黎瀚宇仍带着暖暖的笑意盯着门板。她一定以为他是存心捉弄她,如果她知道他是真的很想抱她,肯定会吓坏了吧?他是认真的,因为他知道她抱起来的感觉一定很温暖。不为什么,他就是知道。

    〓♀net♂〓〓♀net♂〓

    晚上,颜春雨和陈达仁约会吃饭看电影。

    陈达仁称得上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一切以她的喜好为优先,看电影时还特地挑了文艺爱情片,正好是上个周末她看过的那一部。

    她没告诉他她已经看过了,事实上,她也不介意再看一遍。感人的电影总是让人一看再看也看不腻。

    当她走出电影院时,满腔的感动依然,想对人倾诉、与人分享的欲望也一样强烈;只是……看着身旁的陈达仁,她却不知怎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奇怪呀,身旁已经有人陪着了,为什么她无法与之畅谈、分享自己的心情?

    颜春雨纳闷地想着。随即,她将之归因于他们才刚认识,彼此还不熟,感情的热度尚未燃起,自然无法马上达到那样的境地。

    “嗯,这部电影还不错看,就是虚幻了点。”倒是陈达仁先和她聊了起来。

    “虚幻?”她看着他。

    “简言之,就是有些不切实际。”她仰望的疑惑小脸,让他不由得滔滔不绝地阐述自己的看法。“其实,男女之间的感情就那么简单,彼此认同对方之后,组成一个家,共同好好地经营,并不像电影里的情节那样惊天动地、刻骨铭心,平凡的人生毕竟跟电影不同。”

    “但你不认为,这世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吗?”她忍不住提出自己的想法。“激烈的、令人动容的深挚情感并非不存在,我不认为这样就代表虚幻、不切实际。”也许爱情的强度并非必须,然而爱情的深度却是她所坚持的。

    陈达仁推了下镜框,温温地笑了。“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女人相信所有的爱情电影,但男人会去质疑它的真实性与夸张性。”

    看她开始皱眉,他接着又说:“我相信爱情,也渴望爱情,只是认为爱情必须建筑在真实生活的磐石上;激烈的情感就如同一夜情一样,都不是良好的典范。一个正常理性的人应该发展良好的情爱关系。”

    “那么,你喜欢我是因为觉得我能跟你发展良好的情爱关系?”理智告诉她,他说得很有道理,可心头为什么还是升起一股淡淡的失望感?

    陈达仁微笑地看着她,温柔地说:“其实,我偷偷观察你很久了。你纯真善良,个性温柔恬静,总是和气待人,脾气又好……我知道你就是我想找的那种女孩,你很适合我。”

    “你……如何肯定我一定适合你?”看着他洋溢热情的脸庞,颜春雨却没有相同的心情。

    “因为我对自己的眼光有自信。”他回答得很直接。

    颜春雨静默了。

    她羡幕他的自信。没谈过几次恋爱的她,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去拟塑自己心目中渴望的恋人,却无法像他这样确切实际地知道什么样的人是适合自己的。

    “春雨,”陈达仁直接唤她的名,并拉起她的手。“请你答应和我交往吧,我会向你证明我们俩是非常相配的一对。”镜片后的眼眸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

    颜春雨咬了咬唇。该试试看吗?虽然目前对他尚无任何心动的感觉,但也许她的爱情是需要慢慢烘焙酝酿的,也许她该学着实际一些……

    心里这么想着,终于,她微笑地对他点了点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