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脚之恋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想真正的爱情应该像爬山一样,两个人携手一步步地往上爬,享受到达峰顶的兴奋与喜悦,观赏日出的壮观美丽;然后再携手一步步地往下走,感受回到平地时那份宁馨与踏实,欣赏日落的余晖淡远。

    或许,天长地久,不过如此!

    --苏凉睛

    「嘿,我觉得两个人都有问题!」

    当苏凉晴将这件困扰她的事情告诉徐丽薇时,丽薇给了她这样的答案。

    「莉萍那女人纪录不良,我要是-,肯定会加倍提防她。」徐丽薇-着眼摇头晃脑地说。「至于那个美庄,虽然状况不明,但职场上尔虞我诈的事多如牛毛,让人防不胜防,我想-还是多留心点好。」

    「可是……这样好累呀!」苏凉晴无力地垮下脸来。「为什么做人得要这样处处提防别人?我只是想简单过日子啊!」

    「哼,-这算什么?想当初我刚进模特儿这行,碰到的阴谋诡怪可比-多着呢!」徐丽薇不忘提起自己当年的辛酸。「这是社会大学必修课程,-现在才领教到,已经够幸运的了。况且,这也是一种磨练,会让-变得更强!」说着,摆出一脸强悍的表情,还朝她握拳一振,以强硬的手势辅助话语。

    「算了吧!」苏凉晴苦笑地摇了摇头。「这种磨练我宁可不要,还不如给我工作上的挑战。」

    「哼哼……」徐丽薇对她挑眉冷笑了几声,硬是逼迫她面对现实:「我只有一句话好说--人在江湖,由不得-!」

    好一句「人在江湖,由不得-」!接下来几天,苏凉晴总算确实体认到这句话的含意。

    因为连续数天又被调到节目组帮忙,她有好几天碰不到叶知秋,甚至连一起吃个晚饭的时间都没有。加上最近他拍片常常得拍到半夜,他到她的住处陪伴她的时间也变少了。

    这天,她难得提早结束工作,决定到片场去探叶知秋的班,顺便和他一起吃晚餐;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她还想去看电影,最近有好多精采的片子刚上映,她期待能与他共同前往欣赏。

    一边高兴地计画着,她脚步轻盈地来到片场。

    当她看到里头只剩下两三个工作人员在收拾器材时,她不禁愣了下。不会吧,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收工?

    才刚想找个人问问,美庄正巧从服装间走出来,一看见她,即刻向她跑过来。

    「苏姐,好几天不见了,最近好吗?」美庄满脸灿笑地同她打招呼。

    「还不错。」她微笑地点头,继而关心地问:「-呢?最近工作还上手吧?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美庄笑——地回答。「多亏苏姐-的教导,让我进步了不少,连导演都称赞我呢!」

    「那就好,恭喜-了!」苏凉晴真心替她感到高兴,随即想到了叶知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问:「叶导他呢?已经离开片场了吗?」

    「-要找导演啊……」美庄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僵硬不自在,感觉欲言又止地。「他大概不知道-会来找他,所以……所以……」

    苏凉晴圆睁着眼认真地等着她往下说: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终于,美庄接着说了:「呃……苏姐,十分钟前,那个孙莉萍又来找导演了,我看到她挽着导演的手一起离开……」

    苏凉晴不由得一愣。

    「他们好象说要一起去吃晚餐……」美庄又补了一句。

    「……」苏凉晴完全傻眼了。莉萍找叶知秋吃饭?只是建立良好关系需要这么做吗?她忽然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没事、没事,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不要自己吓自己!

    她急忙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而后挤出一抹笑,尽量以轻松自若的口气说:「也许……他们有公事要谈吧。」

    「怎么可能!」美庄硬是戳破她薄弱的信心。「他们目前的工作一点关系也没有,那个孙莉萍分明是别有企图!这几天-不在,她几乎天天跑来探导演的班,还亲手泡咖啡给导演喝,她呀,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啊?!苏凉晴讶愣地睁大眼。为什么她都没听叶知秋提起这件事?

    「苏姐,-真的要小心点!」美庄一脸同情地看着她。「我听说有些女人特别喜欢抢好朋友的男朋友,来证明自己的魅力。」

    闻言,她一张小脸倏地刷白。前不久的经验让她的心理建设动摇了起来。虽然她很不愿意这么想,但……阴影犹在啊!

    随即,她又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就算她不相信莉萍,也该相信叶知秋。

    对!就是这样。她像抓住一根浮木,紧紧抓住这唯一的信念。

    「美庄,谢谢-好意提醒。」她带着微笑,镇静地对美庄说着。「不过我想,应该没事的,我……先走了。」

    说完,没有勇气再面对美庄那同情中带着不以为然的表情,她匆匆离开片场。

    迹近失魂落魄地在外面逛了两个小时后,苏凉晴才回到自己的小窝。

    当电梯门打开的一-那,她还期待着叶知秋高大挺拔的身影如往常般出现在她的套房门口,然而,她失望了。

    唉!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她甚至没接到一通他的电话。

    尽管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心底那股隐隐的不安仍旧骚扰着她。

    低着头无精打采地开了门走进房间,目光不经意接触到地上躺着的一只牛皮纸信封袋,她关上门,然后拾起信封袋。

    上面只写着收件人的姓名和地址,却没有寄件人的数据,蹙着眉摇晃了下,嗯……还颇有重量的,她不禁好奇里面装些什么东西,定到矮桌前坐下后,便动手拆了起来。

    拆开封口,她伸手往里抓了一把,没想到抓出的竟是一叠相片;更教她惊愕的是,相片里的主角俨然是孙莉萍和叶知秋两人。

    她索性一把将袋子里剩余的照片全倒出来,脸色发白地一张张浏览着。

    那相片里的两人几乎都是单独相处的,拍摄地点有的在片场的茶水间,有的在电视台大楼门口,还有的是两人一起在外面餐厅用饭的时候。

    孙莉萍的表情几乎都是巧笑倩兮、一脸崇拜爱慕的模样,甚至还主动勾住叶知秋的手臂,她的行为已说明了一切。而叶知秋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他任由她亲密地挽着他却是事实。

    相片上还清楚纪录了时间,原来他们已经来往了一段时间,而她却到今天才知道!不禁想起美庄警告过她的话,看来,自己真的是得有点蠢了!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苏凉晴只觉欲哭无泪。为什么她又碰上这种事了?为什么又是莉萍呢?

    不懂呵……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莉萍为什么三番两次这么做?是巧合,还是存心?她不是说要永远做她的好朋友吗?为什么还要这么伤害她?!当她那么说时,她真的相信她呀!没想到自己真心的信赖却换来对方存心的欺骗。

    至于叶知秋,她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情绪反应。这些照片是不是代表他对她的感情已经变了?或许,再过不久,他就会跟自己提出分手的要求,就像李孟哲那样?

    她无法不相信,只要莉萍有心追求,没有男人能够逃得过她的魅力,毕竟自己已经领教过一次了。她想,叶知秋也不例外吧,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根本赢不过莉萍。

    尽管心里已经准备接受这样的事实,但她的心还是好痛好痛,而且还前所未有地涌上一股不甘心。她不想和叶知秋分手,不想再像上次那样,默默无言地退出,因为……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叶知秋!

    再也没有人能像他那样懂得她、逗她开心,让她觉得自在无碍却又能紧紧牵系住她的心。

    放下照片,强抑下喉头的酸涩与哽咽,苏凉晴疲惫地闭上眼,并用双手捣住脸,就这样呆坐了许久许久。

    今晚,肯定是一个无眠的夜……

    不再像前一次感情受挫时哭肿了双眼,这回,苏凉晴只是顶着一双熊猫眼外出吓人。

    一大早起床,她就先打电话跟电视台请假,还一连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期。

    带着那叠相片,她和徐丽薇约在阿德的咖啡馆吃早餐兼诉苦,这件事她唯一能倾诉的人只有她了。

    「哇!搞什么呀?-昨天是不是和人家大战三百回合了?」

    徐丽薇一看到她那两只熊猫眼,立即夸张地损了她一句。

    苏凉晴先是脸红,而后苦笑。「小姐,我昨天一夜没合眼,已经够惨了,-别再寻我开心了!」

    「不会吧!我们的叶大导演精力那么旺盛啊?」说得更夸张了。

    「徐丽薇!」苏凉晴整张脸胀得更红了。「我、我和他……我们还没有……没有……」说了老半天,下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她快要窘爆的模样,徐丽薇忍不住哈哈大笑。「我的妈呀!小凉,-是我见过最保守最可爱的人了!」

    「-笑够了没!」苏凉晴压低声音喊着,还好现在是早上十点多,咖啡馆没什么客人。

    「好好好,-别生气、别生气喔!」徐丽薇赶紧安抚她,并稍稍收敛了笑声。

    苏凉晴懊恼地瞪了好友一眼:「我的心情已经荡到了谷底,难过得都快要死掉了,-还跟我开这种玩笑!」说着,小嘴委屈地一瘪,晶眸微闪泪光。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她沮丧的语气和泫然欲泣的表情,让徐丽薇倏然端整面容,脸上的笑意完全不见。

    「我……」苏凉晴微微哽咽了下,从包包里拿出折叠成长方形的牛皮纸袋,放在桌上。「……-看了这里面的东西就知道了。」

    徐丽薇皱着眉摊开纸袋,将里面的东西全数取出,当她的视线一触及内容物时,一双秀眉迅速揪拢。

    唰唰唰接连快速地一张浏览过一张后,她美丽的大眼渐渐燃起两把足以将人烧毁的熊熊怒火。

    「碰」地一声,她放下照片,而后义愤填膺地拍桌:「这个孙莉萍在搞什么鬼呀?莫名其妙,老爱抢-的男朋友!她是不是有病啊!」

    苏凉晴眼里噙着泪,缓缓地摇着头:「我也不明白……我想了一整夜,还是无法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真是岂有此理!走,我陪-去找她算帐!」徐丽薇粗鲁又火爆地将照片全塞回纸袋里,然后忿然起身,抓住苏凉晴的手就要往外走。

    然而,苏凉晴却是动也不动地坐着。「别这样……我没打算这么做。」

    火爆女郎不敢置信地回头瞪着她:「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她抢走叶知秋?」

    苏凉晴苦涩地扯唇一笑。「是我的就会是我的,这种事勉强不来。」

    「厚!」徐丽薇受不了地猛拍了不自己的额头。「我最讨厌这种说法了,-就是这个样子,人家才会三番两次欺到-头上来!总之,我不管-怎么想,听我的就对了,走!」说完,又伸手去拉人。

    「丽薇,-别这样!」眼眶发红地看着好友:「叶知秋并没有对我提出分手,我想赌赌看!-懂不懂?」

    听了她的话,徐丽薇这才静止下来。「-的意思是……-要等他做出选择?」

    苏凉晴点点头。「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不会因为任何人的介入而改变……」

    徐丽薇叹息道:「小凉,爱情是不能这样试探的。」

    「我不是要试探,我只是要一份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

    看她一脸坚决的表情,徐丽薇没辙地坐了下来。「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约我出来不会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吧?」

    苏凉晴抬起头看着她。「我跟电视台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想……到-那儿借住几天,可以吗?」

    「这有什么问题!」徐丽薇二话不说地立刻点头答应,跟着眼睛忽地一亮,贼兮兮地瞅着她说:「这个办法倒好,-忽然不见了,我们叶大导演肯定紧张兮兮,我倒要瞧瞧他会怎么做!」

    叶知秋发现自己找不到苏凉晴。

    连续两天拍片拍到半夜,他累得半死,却还是想见她。想想有三、四天没看到她了,他好想念她那温恬可爱的笑脸,还有那一头像天使般的卷发,怀念揉着她的发时掌心绵细的触感,及吻着她的唇时那柔软甜蜜的滋味。

    但,他终究忍住,没做出半夜造访的事情,他不忍心吵醒睡梦中的她。

    隔天一觉醒来已经将近中午十二点,他快速地梳洗完毕,拨了一通电话给苏凉晴,想约她一起吃中饭。自从她被调到节目组帮忙后,他和她连吃顿饭的时间都凑不上。

    电话那头传来语音留言的内容,他不由皱眉,她是不是忘了开机?随后他决定直接到电视台找她。

    一路直奔节目组,询问负责录制节目的导播,没想到却得到她一连请了一个星期假的消息。

    当场,他足足愣讶了半分钟。为什么她没告诉他这件事呢?他们虽然没有时间碰面,但他的手机一直呈开机状态呀。

    没时间让自己多想,他又拨了一通她的住处电话,铃声响了好久,都没人接听。他开始担心起来,她会不会像上次一样重感冒病撅撅地躺在床上起不了身?

    下一秒,他立即飞车赶往她的住处。

    到达之后,在门外敲了半天的门,却得不到半点响应,他心急地直接找大楼管理员,用尽唇舌才让他答应开门。然而,当他看见空无一人的房间时,他完全傻住了!她没在这里,也没在公司,那……她会去哪儿?难道是回南部了?

    不知怎地,他就是无法放心。马上又赶回电视台找徐达明,或许他那儿有她南部老家的地址和电话。

    来到徐达明的办公室,他门也没敲地匆匆进入--

    「达明,我问你--」他突地止住话语,办公桌后坐着的人并非徐达明,而是徐家的掌上明珠徐丽薇。「丽薇,-怎么在这里?-哥哥呢?」

    徐丽薇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怎么了?你有事情找他啊?」

    叶知秋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沮丧又急躁地抓着头发。

    「看你的样子,一定是非常紧急的事情喔?」徐丽薇眼珠子精灵地瞟转着,她已经专程在这里等他两天了。「你不妨说出来听听,也许我帮得上忙。」

    他本想回绝,随即想起丽薇曾是苏凉晴的同事兼好友,忙问:「-知道小卷毛她南部老家在哪里吗?」

    「你找小凉啊?」徐丽薇佯装不解地看着他。「她又没回南部老家。」

    闻言,叶知秋登时双眉一舒,长眸精烁,走近她。「-知道她在哪里对不对?」

    徐丽薇点点头:「我是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啦,不过……」故意皱起眉头,摆出一脸为难的模样。

    「不过怎样?」长眸微。

    「不过我不知道她想不想见你耶!」她有点爱莫能助地。

    「-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知秋听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黑眸又-紧了些。

    「好吧!看你这么紧张她的份上,我就好心告诉你。」说完,她取出一叠相片伸手递至他面前。「答案就在这堆相片里。」

    叶知秋蹙着眉接过相片,黑眸立时暗沉下来。待看完所有的照片后,深黝的瞳底忽地迸出两丛怒火。「这些相片是从哪里来的?」

    徐丽薇耸了下肩:「这我就不清楚了,相片是寄给小凉看的,上面没写寄件人的资料。」

    叶知秋垂眸思索着,这分明是有心人的作为,很显然地,拍照片的人非常清楚他的一举一动,而且还是在他身旁同他一起工作的人。忽地,他想起前些天美庄一有空档时便缠着摄影助理小邓玩数字相机的事……

    「喂,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徐丽薇出声打断他的思绪。

    他抬头看着她,淡淡地说:「事情并非如-们所想的。」

    「那你倒是说来听听是怎么一回事。」徐丽薇等着他「解释」,如果能让她心服口服的话,她才打算告诉他小凉在哪里。

    「我想,该听我解释的人不是-吧。」叶知秋下慌不忙地回了句,然后抓起一叠照片朝她扬手挥了挥,又说:「这叠相片借我一下,等我弄清楚一件事情后马上回来,在这之前,请-先不要走。」

    说完,没等她响应,即大跨步走出徐达明的办公室。

    叶知秋回到片场时,美庄正在整理服装间。

    她小心翼翼地检视衣服有无沾污、需不需要送干洗,见叶知秋一脸森冷阴暗地走进来,不由得脸色微白:心想,他……是不是全都知道了?

    叶知秋反手关上门,「碰」地一声重响,让她胸口猛然震了一下,脸色更显苍白。然而,她还是镇定地低着头继续整理手边的衣服。

    「这些照片是-的杰作吧?」叶知秋-着眼冷冷地道,随后将手里的相片用力甩在她面前。「-为什么要这么做?」

    垂眸盯着四散桌面的相片,美庄顽强地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竟然还敢这么说!」叶知秋的声音明显地带着怒气。「-真以为什么事都能瞒着我吗?-以为我不知道-是美华的妹妹吗?-将我和-姊姊顾美华的事告诉小卷毛也就算了,竟然还乱加油添醋!还有,沉曼芸衣服里的珠针其实是-放的吧?」原本他还只是怀疑,直到看到相片的那一瞬间,一切都明明白白了。

    美庄白着脸不发一语,放在衣服上的双手却微微地颤抖着。

    「说穿了,-都是针对小卷毛对吧?!」他又接着说。「只是,我不明白,-做这些事到底为了什么?对-有什么好处?」

    明白自己再也无法否认,美庄红着眼眶低喊:「因为我忌妒她!」

    「忌妒?!」叶知秋深吸了口气压抑怒火。「-经验不足、程度不够,有人带着-学习不好吗?我没想到-心量这么狭小!」

    「不是这样!」美庄哽咽地低嚷。「我忌妒她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

    她猛然抬起头对着他,泪光闪闪的双眸深深地、专注地凝视着他。她偷偷喜欢他好久好久了,在她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时,她就对身为姊姊男友的他暗生情愫,这份感情已在她心里积藏多年,只是她一直没说出口。

    看着她的表情,倏忽间,叶知秋明白了,他面容一凛,严厉地说:「-什么都不必再说了,如果-还想保有这份工作,就学着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人!」

    说完,转过身,用力拉开门走出去,门外,孙莉萍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看来,你已经知道是谁在搞鬼了。」

    「对,所以今后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碰面。」面无表情地回了句,他越过她身旁就要走人。

    「叶知秋!」她叫住他,颦蹙着眉柔声说:「你明知道那只是我接近你的借口,我喜欢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她的话让叶知秋倏地转过身来,走回她面前。他微-着眼直直地瞅住她,像在研究什么似的盯着她看了好半晌,看得孙莉萍不由地心里紧张起来,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其实-喜欢的不是我吧?」叶知秋在她心神不定时忽地-出一句话。

    霎时,孙莉萍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回复正常地蹙眉道:「你怎么这么说?难道我表达得还不够清楚吗?」

    叶知秋笑着点点头。「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这样,但后来我发现那只是-扰乱别人耳目的方法而已,其实-真正在意的、喜欢的人是小卷毛!」揭开谜底的瞬间,他清楚地看到孙莉萍倏然发白僵硬的神情,他继续往下说:「-一而再地想要抢走她的男朋友,破坏她的恋情,其实是因为-不愿见到她属于别人,-想以好朋友的名义永远独占她,对吧?!」

    静默了片刻,孙莉萍抬起眼木然地看着他,喑哑地问:「你是怎么察觉出来的?」她以为自己的演技天衣无缝,至少,从没有人看穿过。没想到,他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洞悉了然。

    「真实的情感是骗不了人的!」叶知秋没有多费唇舌,给了一句寓意深远的回答后,他转身走人。

    在他即将走出她的视线时,她哑声喊道:「请你不要告诉她这件事,就当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好吗?」同性爱恋并不可耻,是她自己没勇气,害怕见到对方惊惧的表情,更害怕被拒绝排斥。

    叶知秋只停顿了下,点点头,随后急冲冲步出片场。

    回到徐达明的办公室,徐丽薇一看见他劈头就问:「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可以放心将小凉交给你了吗?」

    叶知秋挑了挑眉,没回答她的问话,径自问:「她人在哪里?」

    哇!真踉,也够酷。徐丽薇忍不住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这个叶知秋不能小觑,她乖乖地将自己的公寓住址写给他。

    站在豪华的公寓门前,叶知秋伸手猛按电铃。

    大门的另一边,苏凉晴正坐在客厅里发呆,一听到电铃声,被吓得从沙发椅上弹跳起来。

    是、是谁呢?丽薇不可能这么早回来呀!她微感困惑地前去开门,目光一接触到叶知秋古铜深峻的脸庞时,她脑袋空白了一瞬,片刻后才有办法发出声音。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没回话,高挺健壮的身躯越过她径自走入屋里。

    苏凉晴关上门,赶紧跟进来,胸口忐忑地咚咚咚跳个不停。

    他背对着她,站立良久,什么话也不说:她心里好紧张,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打破此刻的静默。

    终于,叶知秋动了,他转过身面对着她,用像是思索了许久的表情说:「我知道-对我有些误会,也知道自己没事先告诉-一些事情是我的错……」说着,抓了抓头,微微脸红地看着她。「我……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解释的人,如果-坚持的话,我不介意为-破例一次。」

    他的表情有点不自在,声音也有些紧绷,看着她的眼神却是清澈坦诚而又专注。苏凉晴怔怔地与他对视半晌,而后缓缓地层颜笑了。

    她走近他,主动伸手圈抱住他的腰,小脸贴着他结实的胸膛,轻软的嗓音好似叹息地低语:「你不必解释什么,你来了,就站在我面前……我已经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了,除了这个,其它都不重要了。」

    她感觉激动又兴奋,却只是紧紧地抱着他,无法说出这片温暖坚实的胸膛,还有属于他独特的味道,是她两天来时刻眷念着的,甚至令她夜里辗转反侧,无法成眠。

    她的话同时也教叶知秋感动得笑了。她就这样躲起来,不吵也不闹,虽是过往阴影的影响,让她对自己没信心而退缩起来,却也是为了不想为难他;即使面对伤害,她也没想过要拖着别人和她一起难受。

    「这是不是代表-信任我?」他笑着问她,双臂也紧抱着她,感受令人怀念的温恬柔软,继之俯下脸,摩挲着她柔细的卷发,发出满足的叹息。

    「我……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我还是会感到害怕……」她揉蹭着他的胸,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心里的感受。

    「我明白。」他柔声道。他怎会不清楚她的个性。「不过,-搞了这么个失踪记可吓坏我了!」

    她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笑了,微微脸红道:「我还怕你一点察觉都没有呢!」她其实是用了小手段呵,但如果他的心已不在她身上,怎么做都是枉然。

    听了她的话,叶知秋长眸闪过一抹精光,恍然地笑了,看来他的小卷毛学聪明了呢!

    「几天没见到-,我好想-……」他嗓音低沉地诉说着,跟着忽然正色道:「不论今后我们又遇到什么事情,-都要记得我现在说的话--不许自己胡思乱想,也不可以偷偷躲起来让我找不到,更不准-对自己没信心!」

    她快乐地笑着点头。在他眼里,她看到那独一无二、没人能取代的自己,是他眼里心底的唯一,如同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一样。

    他认真地看着她,又说:「-确定-真的没什么问题要问我?关于那些照片,还有--」话还没说完,就见她微笑地频频摇头。

    「那些真的都不重要,不管别人做了什么,最终的结果是决定在我们自己身上,我想,明白自己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吧!」

    叶知秋惊讶地看着她,他的小卷毛好象变得不太一样了。她微笑的脸洋溢着光彩和自信,眼底有着温恬的爱意,整个人散发着小女人的柔媚风情,他情不自禁地俯下脸狂吻住她,直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来才离开她的唇。

    「嗯……我喜欢这种两心相属的感觉……」他偎着她的颊沙哑地低语。单方面的爱人与被爱总免不了遗憾与痛苦,对于美庄和孙莉萍,他只能深深地寄于祝福。

    午后,阳光和暖,穿透落地窗洒在紧紧相拥的两人身上,气氛是如此地宁馨甜蜜,却忽然杀风景地响起一阵咕噜咕噜的肚鸣声。

    苏凉晴微怔了下,抬眼看向正一脸窘迫尴尬的叶知秋。

    「哈哈……」不好意思地干笑了声,他摸着肚皮说:「昨天拍片拍到半夜,今天睡到中午才起床,早饭午饭都还没吃呢!」

    苏凉晴也跟着笑了,他害羞起来的样子真像个大男孩。「你坐在这里等一下,丽薇的冰箱里还有一些食物,我去帮你煮一碗面。」

    他却皱起眉:「坐在沙发上等吃食,那是老头子才会做的事。」说完,搭住她的肩一起走向厨房。

    午后的阳光在身后追逐着他们,明亮的地板上拖曳出两道相偎相融的背影。

    另一边,公寓的主人徐丽薇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的表发呆,想着自己该什么时候回去才适当,而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她是不是该找个地方打发打发时间?

    思索了一会儿,她考虑先去做脸,然后再洗个三温暖,如果还有时间的话,接着杀往百货公司血拼一番,嗯……就这么决定了!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