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脚之恋 第六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爱情关系和婚姻关系里,通常只容得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多了其它配件,就像平静的河面下隐藏的暗流,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将曾有的幸福快乐翻覆淹没!

    --苏凉睛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然而,苏凉晴却还记得一清二楚。

    她的母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就过世了,父亲很疼她,一直到她五岁那一年才再婚。

    新妈妈是一个温柔贤慧的女人,对她很好,将她视如自己的亲女儿般疼爱着。

    原本,一个家重新有了女主人,而她也有了母亲,一切都很美好,也很幸福:当时,她以为他们会永远这么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一年后,她的弟弟--小禾雨诞生了。多了个弟弟的她,很好奇也很开心,常常跟在继母身旁看着小娃娃。

    直到小禾雨满周岁的那一天,他们才发现他的听力有问题,对任何声音一点反应都没有。当医生宣布他的情形是属于先天性听力障碍后,他们的生活开始起了变化。

    继母脸上的笑容变少了,对她的关心和照顾也不若从前。但她并不因此感到难过或嫉妒,因为她知道小禾雨更需要母亲的照顾,何况她已经长大了,即将就读小学一年级,她认为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

    只不过,她忘了自己终究还只是个小孩子!

    刚就读小学的她,在一次等候不到继母接送放学时,自己徒步走回家,却也因此而迷了路,一直到天黑了才被好心的路人送到警察局,辗转地回到家。

    那一回,她吓坏了,而父亲显然也吓坏了!他大发脾气地骂了继母一顿。

    从那一天起,家里的气氛更低沉了。她年纪虽小,却很敏感,继母看她的眼神已不若从前那么温暖。

    再一回,她生病发高烧自己没察觉,傻傻地回到家倒头就睡,父亲下班后到她房里探视才发现,无可避免的,他与继母之间又掀起一波剧烈的争吵。

    从此,他们之间的龃龉不断,导火线总来自于她;父亲认为继母对她的关爱不够,继母则埋怨父亲偏宠她,夫妻俩的关系因此降至冰点。

    那时候,她好害怕,继母投向她的眼神开始带着怨气,为了不让家里的气氛变得更糟,为了不让父亲与继母的感情破裂,她小心翼翼地做个乖小孩,不给继母添麻烦,也不让父亲为她担心。

    然而,她的努力终究没能找回原来的和谐与幸福,国二那一年,继母提出离婚的要求,父亲没同意,继母仍然带着刚念国小的弟弟搬离家里。

    她很自责,更觉得对不起父亲和弟弟,禾雨年纪还小,情况又特殊,需要父亲与母亲的爱呵护成长。于是,她选择到北部念高中,过着寄宿的生活,她认为只要自己下存在,父亲与继母便能重修旧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只有在逢年过节才回南部探亲,父亲与继母仍然处于分居状态,不过,两人都未曾再婚;而且,隔着一条街居住的他们,也开始有了互动、往来,这是她唯一觉得欣慰的地方。

    只是,她以为随着年岁的增长,过往对她的影响会逐渐削弱,然而,并没有。那影响至今仍紧紧跟随着她。

    「小凉,-又来了!」在阿德的咖啡店里,徐丽薇双手叉腰,修饰完好的眉紧拧着,严肃地板着一张脸训斥人。

    「别老是把别人的错归因在自己身上,-这种『阿信』的个性什么时候才改得过来啊?!」忍不住愈说愈大声,火气也愈大。

    苏凉晴低垂着脸,可怜兮兮地咬着唇。「丽薇,-别生气,我只是……只是下希望发生这种事罢了。」因为小琳被辞职的事:心情低荡闷闷不乐的她,一收工便打电话找丽薇吃饭,她需要找个人倾吐。

    「天下事岂能事事尽如人意?」徐丽薇理智地响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犯了错被解雇也是应该的。」

    「可是……如果不是我的话,小琳也许不会……」

    「Stop!」徐丽薇举起双手在胸前交叉,打断她的话。「苏凉晴!-非要惹毛我不可吗?我最讨厌-这么说!-是不是有被虐狂啊?什么错都要揽在自己身上!」她的个性一向有话直说,看不惯的事,不管对方是谁都照轰不误。

    像是已习惯她凶巴巴的样子,苏凉晴没半点惊吓错愕的表情,只是一脸委屈样,沉默不语。

    两人默默相对半晌,最后却是徐丽薇投降了。

    「算我怕了-!」她叹息道。「-呀,真被-父亲和继母给害惨了!这种烂好人的个性我看是一辈子也改不过来了。」真教人拿她没办法!

    徐丽薇的口气是怜惜多于无奈的。对于苏凉晴的个性和过往,她知之甚熟,虽然总爱骂她烂好人一个,然而,当初吸引她、让她主动和她交朋友的,却也是因为她这善良单纯的好脾性。

    总是笑脸迎人的她,吃亏、受委屈从不吭一声,还能自得其乐,看在她这个做朋友的眼里,总不免为她感到心疼。

    「小凉,总之-听我的,别想太多了。」她忍不住又开口劝道。「很多事不是我们可以掌握的,-已经尽力帮过她了,别再这么耿耿于怀的。」

    苏凉晴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抬起头来朝她微微一笑,缓缓地点了点头。

    等她离开咖啡店回到她的小套房时,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意外地,她的套房门外立着一道高大的身影,走近一瞧,原来是……叶知秋。

    他像在思索什么事情似,浓眉纠紧着,眼神也有些烦闷、黯沉。

    许是想得太认真了,竟没察觉她的存在,她只好开口唤他:

    「叶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知秋霍地转过身来,黑黝的长眸定定地凝视了她好一会儿。那眼神很复杂,还闪着异样的幽光。

    苏凉晴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了起来。现在她才发现,他有一双会魅惑人、让人不自觉会心跳加速的好看眼睛。

    「叶、叶先生,你有什么事吗?」她得说些话来打破眼前这有点奇怪的气氛。

    这一次,他终于有了响应。「没什么,只是想过来和-聊聊。」叶知秋扬高了手上的食物袋。「我顺便带了消夜过来,还有几瓶啤酒,-下介意我在-的地方喝酒吧?」

    她微微一笑。「没关系,只要不喝醉就行了,我可不想把我的床让给你睡。」说着,她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不怕我酒后乱性吗?」他跟在她身后进门,带着笑意地戏谑道。

    苏凉晴转过头对他扮了个鬼脸。「我没那个『姿色』让你酒后乱性,你对我外表的评价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闻言,叶知秋笑意微敛,却没再说什么。

    两人坐在小矮桌前,将食物袋打开,香喷喷的味道立即漫溢整个小套房。

    「哇!好香啊,是卤味耶。」她的眼睛都发亮了。

    「喜欢就多吃点。」她的喜悦感染了他,将食物推到她面前,自己却只是取出一罐啤酒,拉开拉环,仰首喝了一大口。

    苏凉晴不客气地动起手来,眼一瞟,留意到他足足买了半打啤酒,不禁脱口道:「不会吧?买这么多,你该不会打算全部喝光吧?!」

    他笑了笑。「-放心!我酒量很好,这些根本醉不倒我。」

    她看了他一眼。「我也来一罐吧!」说着,伸手就拿,拉开拉环,也喝了一大口。

    叶知秋不觉皱起眉。「-的感冒还没完全好,怎么可以喝酒?」

    「不碍事的!」她朝他摆了摆手。「啤酒会让人感觉舒畅些,我现在正好很需要。」话说出口,她才发现自己不小心透露了不佳的心情。

    他当然也听出来了。「-是不是很在意小琳被我解雇的事?今天收工后,我本来想找-谈这件事,但是一转眼就没看到-……-是不是怪我不守信用,说好了再给一次机会,结果却还是辞了她。」

    苏凉晴赶紧摇了摇头。「没这回事。我为什么要怪你呢?你不过是做你该做的事。况且,你也已经给了她一次机会了?」

    「-真的这么认为?」他很认真地看着她。今天一整天,他就想着该怎么跟她说这件事;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非常在意她。

    她用力地点头。「其实……真要归咎起来,该怪的人是我。」说着,表情沮丧了起来。「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害了小琳。如果我肯鼓起勇气和她沟通,也许……」

    「那是两码子事!」他截断她的话,表情很不赞同。「-别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

    他的话让她怔了下,没想到连他也这么说。

    「-知道她昨天惹事后回我什么话吗?」叶知秋接着说,眼神与口气皆透着一股怒意。「她竟然说衣服是-前天就准备好了的,她不过是把它拿出来,那珠针肯定是-放的。」他辞掉小琳的最大原因是她不该将事情推到别人身上,尤其那个人还不在场!

    闻言,苏凉晴整个人傻愣住,片刻后才回神过来。「我想……小琳会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告诉你,珠针并不是她放的。我也认为……她不太可能会做出这么幼稚的行为。」

    他没响应她的话,只是定定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良久,近乎叹息地说:「我就知道-会这么说,真不知道该说-是善良还是愚蠢。」

    愚蠢?!她微微瑟缩了下,拿起啤酒咕噜噜一连灌了好几口。

    「喝这么急做什么?!」他皱着眉抢下她的啤酒。「如果我说得不对,-可以反驳。」

    她抢回啤酒,又喝了一口,——地说:「反驳什么?我不认为自己这样就叫善良;至于愚蠢……也许吧,或许说乡愿会更贴切……」她其实也顶讨厌自己这样的个性哪。

    「为什么这么说自己?」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她苦笑着耸耸肩,将剩余的啤酒喝完,伸手又打开一罐。「我喜欢大家和和气气的,你不喜欢吗?反正吃点亏、受点委屈又不会少一块肉,别人开心就好,我一直以为这样做是对的。」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他眼里闪着一抹怜惜。「是谁这么教-的?」

    她又喝了一口啤酒,然后对他嘻嘻一笑。「没有人数我,是我自己学来的,我很小就学会这个道理,很厉害吧!」她的表情有些微醺,眼神也有点朦胧,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嘟着嘴又说:「可是……我已经这么努力了,却还是没有用……他们还是分开了……」

    她突来的奇怪话语让叶知秋越发关注地凝听着、注视着。「他们是谁?发生什么事了?」

    「这说来……话很长耶!」她双手撑着脸颊看着他说,意识有些朦胧。好奇怪呀,她的头好象晕晕的,有点不舒服。

    「-慢慢说,我喜欢听故事。」他哄着她。她的脸颊潮红,该是有些醉了,或许是因为感冒尚未痊愈吧,酒精的作用更容易发挥。

    「你喜欢听故事啊,那……好吧,我说给你听……」她的头软软地垂靠在矮桌上,开始叨叨絮絮地说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的声音终于歇止时,叶知秋的眉心已不自觉地锁紧,黑眸底流露着无可掩藏的怜惜与心疼。

    故事其实尚未结束,故事中的小女孩在多年后仍然自责着……

    他终于明白她温和带笑的眸底为何总藏着一丝小心翼翼的怯缩;也明白了她可爱又可恨的个性是从何而生。

    说不出此刻涨满胸口的温热是什么,她是这么地善良又纤细易感,他忽然觉得好想紧紧地拥抱住她,倾尽他所有的力量保护她、照顾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一点伤室口。

    察觉到自己内心的感受,他不禁有些讶然失笑。什么时候,他以为已死寂了的柔情,又重新在他体内复活?

    「小卷毛?」

    看她动也不动的,他以为她睡着了,轻轻地挪到她身边,这才发现,她的眼里噙着泪,眼神呆茫地注视着前方。

    「小卷毛!」他轻柔地又唤了一声,不会说安慰人的话,他伸出手臂将她搂进自己怀里。

    他的举动微微惊动了苏凉晴,让她自朦胧幽茫的意识中稍稍回神过来,窜入鼻息的熟悉淡淡烟草味令她微怔了下,感觉自己的脸颊彷佛正贴着一堵结实弹性的胸膛。

    她瞠大略显昏蒙的眼,一抬头便对上一双细长的黑眸,那眸底漾着温柔醉人的波光,好似深情款款……

    好奇怪呀!她怎么会用这样的形容词?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叶、叶先生,我是不是……喝醉了?」他的眼神真的和平常……很不一样啊!她觉得自己就快要被吸进那两丸深邃又柔煦的黑洞里。这是她认识的叶知秋吗?她从没见过他这一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觉得呢?」叶知秋不答反问,唇角微扬,笑意暖暖。

    他知道自己一定吓坏了她,但他不想因为这样就放开她,他的胸口发烫,他的心不由自主,就是想这样将她拥在怀里,不只是因为心疼,还有一股更深沉的情感在胸臆间漫泛。

    她蹙眉认真想了一下:「我应该没醉,只是有点头晕……」抬起头,又对着他的眼,影像一会儿清晰一会儿蒙胧,是幻觉吗?她依稀仍看见他眼底的柔情款款……莫名地,心跳怦怦地在胸口撞击着。

    「小卷毛,我发现我好象喜欢上-了,怎么办?」他微笑地对她说。

    她蓦地两眼圆瞠,小嘴也不自觉地愕张,好半晌反应不过来。

    他、他说他喜欢她……是那个意思吗?她没听错吧?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她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她觉得她的头更晕了!

    「小卷毛,-讨厌我吗?」他忽然问。

    她只能呆呆地摇着头。

    「那就好。」他像是很满意她的回答。「这是一个好开始。」

    好的开始?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凉晴觉得自己的脑袋瓜愈来愈浑沌了,完全无法运作,只能傻愣愣地瞅着眼前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庞,直到他的五官在她的瞳孔里不断地放大放大放大……

    然后,他的唇吻上了她,准确无误地贴住她微微张开的小嘴……

    「小凉,-有没有发觉导演今天怪怪的?」

    休息时间,阿Ben一边喝着苏凉晴泡的咖啡,一边和她说话。

    「有吗?他哪里怪怪的?」苏凉晴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正站在片场入口处对道具工吩咐事情的叶知秋。

    他穿著一件白色衬衫和牛仔裤,袖子卷到手肘处,露出古铜色有力的手臂。

    从背后看他,她发现他身躯的线条充满阳刚的力量,肩阔胸宽,包裹在牛仔裤里的双腿颀长而结实,完全具备运动家的体格。

    看着看着,她发现自己竟然移不开眼,好似今日才真正认识他;更怪的是,只不过这样看着他,她竟觉得有些脸红心跳的。

    这……该不会是昨晚的后遗症吧?

    今晨醒来,她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昨晚发生的一切,对她而言,似幻似真。

    她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好象说了他喜欢她之类的话,然后好象还……吻了她,可她现在又不那么确定,因为她后来好似真的醉晕了过去。

    「导演今天心情好象特别好。」阿B说出自己的观察,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也有这种感觉。」小邓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了过来。「而且,他今天说话特别和气呢!」这对于已经习惯被吼的他们,还真有些不能适应呢。

    「看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好事情降临在导演身上。」小路也在一旁表示意见。

    「为什么我都看不出来?」苏凉晴困惑地轻啜了一口咖啡。

    就在这时候,叶知秋结束与道具工的谈话,向他们走来。

    「小卷毛,给我一杯咖啡。」他停在苏凉晴面前,低俯着脸,眼神温柔地看着她,嗓音低低沉沉的。

    她愣了一瞬,不知怎地,他这么靠近她,让她突然觉得心跳加快了起来。

    「我、我……你等一下,我去拿杯子。」她微微慌乱地说着,转身就要去拿杯子,可他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她惊愕得动弹不得--

    「不必那么麻烦了。」叶知秋唇角勾笑地回了句,继而拿走她手上端的咖啡,就着唇一口一口啜饮着。

    霎时,阿Ben、小邓和小路也在瞬间全化成雕像般,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眼睛一眨也没眨地。

    直到杯里的咖啡一滴不剩,叶知秋才将杯子还给苏凉晴。「喝完咖啡,大伙儿准备上工了。」像个无事人似的交代了句,他转身走了开去。

    足足过了半分钟,阿Ben、小邓和小路才回神过来,慢动作地将视线移至苏凉晴身上;后者早已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地盯着手里的咖啡杯。

    「小路、小邓,你们都看到了吧?」阿B不可思议地喃喃。

    小路与小邓齐齐点头。

    真令人难以相信哪!导演和小凉竟然共享一个杯子喝咖啡!事情有点暧昧,莫非……

    一桩八卦于焉形成。

    八卦很快地在片场传扬开来。

    然后,根据众人观察,八卦并非空穴来风,导演确实对小凉格外不一样,而共享一个杯子喝咖啡的事也继续上演着。

    大伙儿还眼尖地捕捉到导演的视线总不自觉地会停留在小凉身上,更别提每天收工后,一定拉着她一起去吃晚饭的举动。

    种种迹象显示,他们高大威武的导演喜欢上了娇小可爱的小凉娃娃。

    令大伙儿困惑的是,怎么女主角好象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咧?

    霎时,叶知秋与苏凉晴两人之间暧昧难辨的情况,成为工作人员闲暇时嗑牙的头条话题。几乎只要一得空,大伙儿就会团团围住苏凉晴,拼命给这个状况外的家伙暗示加明示;毕竟,他们的大导演茹素那么久了,好不容易春心动,大伙儿就好心地在旁边帮着使点力。

    这一天自然也不例外--

    「小凉,-有没有发觉导演看-的眼神很不一样?」阿B朝着她俏皮地眨着眼。

    「哪里……不一样了?」苏凉晴傻傻地回话。要说真有什么不一样,那应该是她吧。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些天只要一对上叶知秋的眼睛,她就会心跳加快、呼吸不顺,还会莫名地脸红。

    「-不觉得他看-的眼神特别温柔吗?」小路说得更直接了。

    「有、有吗?」她微微脸红。经他们一说,好象真有那么一回事。不过,这或许是因为她和他之间更熟稔了的关系吧。

    「可能是……他把我当成跟你们一样好的朋友吧。」她搔了搔头傻笑着。

    一阵静默后,众人的反应是不约而同冒起鸡皮疙瘩,无法想象导演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厚!小凉,-的眼睛有问题喔!」小邓夸张地摇头叹气。「那种眼神不会用在好朋友哥儿们之间的啦!」

    「这样啊……」她还是弄不清楚他们到底想说什么。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拜托-,小凉,-难道看不出来导演喜欢-吗?」

    苏凉晴吓了一大跳,双眸圆瞠。不、不会吧?!她不以为自己这种类型能吸引得了叶知秋。

    片刻后,她摇了摇头失笑道:「你们一定弄错了,导演怎么可能喜欢我?」

    「如果不喜欢的话,他干嘛老爱抢-的咖啡喝?」财哥也发表高见了。「那是『间接接吻』耶,-会对-不喜欢的人这么做吗?」

    这可问倒了苏凉晴。事实上,这一点确实也令她颇感困扰。她一直认为他是无心的,并没什么特别的含意,但是,每当他这么做时,她就会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

    「就是嘛!还天天找-一起去吃晚饭,他对我们就没这么殷勤!」阿Ben又接了句。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导演对小凉是真有意思的,虽然他没明白公告大家。

    苏凉晴愣了一下,是啊……他最近确实天天找她一起吃晚饭,甚至有好几次窝在她的套房里陪她看电视、聊天。刚开始她还觉得奇怪,可后来竟不知不觉地就习惯了。

    「小凉,爱情这玩意儿是很奇怪的!」小路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我们原本也没想到导演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赶紧补救:「我的意思是,世事难料啦,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怎么还看不出来?」

    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听得苏凉晴头昏脑胀兼傻愣愣地?她只谈过一次恋爱,在她的经验里,喜欢一个人必须要明确表示才算数,她真的无法确定叶知秋对她是否怀有男女之间的情感。

    休息时间结束后,众人回到工作岗位上,她仍站在原地发着呆。

    「苏姐,他们说的是真的吗?」身后突地传来美庄的声音,惊醒她。「导演他……正在和-谈恋爱吗?」美庄接着又问,神情要笑不笑的,显得有些奇怪。

    苏凉晴没留意到,倒是被她的问题难住了。阿B他们说的是真的吗?她其实也不知道;至于说叶知秋正在和她谈恋爱……有吗?!

    「美庄,-别听他们胡说,我想导演只是把我当成好朋友罢了。」她只能这么回答。

    「是吗?可是我觉得……他对-确实很不一样,沉曼芸好几次约他吃饭,他都没答应,却跟-……」她像是自言自语,说到一半,却忽地止住话语,视线缓缓地在苏凉晴脸上盘旋,像是要从她脸上找出什么东西来。

    苏凉晴被她专注得有点怪异的目光瞧得不自在了起来,不由地开口问:「呃……美庄,-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说着,忍不住伸手摸着自己的脸。

    美庄仍是看着她,没说一句话,过了好一会儿后,才忽地冲她一笑:

    「苏姐,恭喜-了,导演他会是一个很棒的男朋友。」说完,她很快地转身离开,背对着苏凉晴的清秀脸庞,却在一瞬间冷却了笑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