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脚之恋 第五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很久没有谈恋爱了,我已经忘了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滋味;甚至连爱神再度来叩门都没察觉!

    --叶知秋

    苏凉晴几乎是在一种意识半昏沉的状态下回到家。

    她好困好疲倦,简单快速地冲了个澡,又吞了一颗维他命后,她随即摊平在床上。

    又累又生病的她,很快地就昏睡过去:然而,或许是全身发着热的缘故,她一直翻来覆去睡得很不安稳,还不断发出喃喃呓语。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隐约听到一阵电铃声,忽断忽续、忽远忽近的,那旋律很熟悉……

    好半晌,她才意识到有人正按着她的套房门铃,她困难地抬了下眼皮,旋即又不支地合上。全身软绵绵的她,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更别提爬下床去开门。

    门外,叶知秋按了老半天门铃,在得不到任何响应后,他试着旋转一下门把,意外地发现,大门竟然没上锁。

    没察觉自己正紧皱着眉头,他推门而入。

    套房不是很大,在门边立着一座小屏风,让进来的人不至于一眼就看到了整个房间的摆置。

    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呓语夺去他全部的注意力,他绕过屏风,目光几乎是立刻就锁住床上那抱着被子把自己卷得像颗球的小人儿。

    走近床畔,她一头卷发蓬松地乱翘,圆圆的脸蛋红得不象话,微微张开的小嘴无意识地闷哼着,还有那皱得紧紧的小巧眉头……

    很显然地,她睡得极不安稳。

    叶知秋在床边坐下,伸手往她额上一探,触手的烫热让他心里一惊,随之一股莫名的怒气涌上心头。

    这女人到底懂不懂得照顾自己啊!

    从早上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觉得她不太对劲!他猜想她八成是一太早人就不舒服了,却一直捱到收工!该说她是老实还是笨,工作固然要紧,生命更可贵;她难道不知道,感冒发烧一个不小心也会死人的吗?

    气急败坏的他,深深地做了个深呼吸,才没忍不住破口大骂。事实上,他也不认为,这是叫醒她的好方法。

    生气过后,他很庆幸自己跑了这么一趟。若不是他心里一直觉得不安,离开PUB后便往她的住处来,他也不会发现她正发着高烧。

    已经很久不曾这样挂念一个人了。这种感觉很陌生,却也让他懊恼。什么时候他的感情已悄悄释放,自己却没察觉?!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她有趣、可爱且纯真,娇小纤细的她像是邻家小妹妹,让人不由得想保护她、疼爱她,这原本只是很单纯的感情,怎么会演变成今日教他无法放下的牵挂之情?

    到底是什么时候,他的心起了变化?是他发现她小小的身体里藏着坚韧的灵魂、柔软的心灵的那一刻吗?还是她日复一日温温的笑容、恬淡的个性让他不知不觉中陷入了?

    但……这一切又能代表什么?他并不以为这就是爱情。

    话说回来,他已经很久没谈恋爱了,喜欢上一个人该有什么样的心情和感受,他已经忘记了,倒是分手的伤痛,他还记得比较清楚。

    随之,他将这一切混乱的思绪都-到脑后。现在不是迷惑的时候,此刻她正生着病、发着高烧,他首先该做的是把她摇醒,然后送她去看医生。

    「小卷毛,醒醒!」他在她耳边唤着,以不让她感到难受的力道摇晃着她。

    这样的举动持续了片刻,他终于看到她的眼睫眨动了数下。

    好奇怪呀……她怎么觉得自己好象听到了叶知秋的声音?苏凉晴半梦半醒地想着。

    一定是她睡傻了!她明明记得她已经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可是,那熟悉的声音一直不断地在她耳旁响着,她只得勉强撑开眼睛。

    茫茫地张开眼,一张有点模糊却又熟悉的脸庞就悬在她眼前,近得彷佛要贴上她的脸了。她揉了揉眼,半坐起身,试着看得更清楚些。

    「小卷毛,-还好吧?」叶知秋捧着她的小脸,刚毅的脸庞不自觉流露着浓浓的担心。

    苏凉晴再一次睁开眼,视界里的那张脸庞终于清晰了些……不会吧?!真的是他……叶知秋!

    她是不是在作梦啊?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是她烧坏脑袋产生了幻觉?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她傻傻地盯着他问。

    「我会在这里是因为我知道-生病了!」他没好气地,声音低抑。

    她傻傻地笑了起来。「我没事……只是发烧、头晕、喉咙痛而已……睡一觉就……好了……」说着,她的脸不支地垂靠在他胸膛上。

    「这还叫做没事!」他低吼了声,恼极却又拿她无可奈何。「走!我带-去看医生!」

    她蹭着他的胸膛缓慢地摇了摇头:「我不要去看医生……我没有力气爬下床,我想@@睡觉……」嗯……这个枕头软硬适中,又好温暖……好舒服啊……

    「不看医生怎么行--」话说到一半,陡地顿住,他僵愣地望着忽然圈住他腰身的小手,她整个人几乎全赖在他身上了。

    「你别动好吗?」她带着浓浓的鼻音咕哝着,小巧的眉头微皱了皱。「嗡嗡嗡的……很不舒服呢……」

    叶知秋怔了一下,他根本动也没动一下,她像只熊猫紧攀着他,他哪动得了?随即,他恍然明白,是他的声音「震动」了她。

    盯着她一头蓬松乱翘的卷发,一声轻柔的叹息不自禁地逸出唇畔。

    他妥协地伸出双手抱住她,轻轻地将她放回床上,可她的手却仍紧揪着他的腰不放,他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地被迫躺了下来。

    他僵硬了一瞬,视线缓缓下移。此刻她侧身躺着,弓着身体蜷缩在他怀里,稚气的娃娃脸就枕在他胸膛上,柔细的卷发微微搔痒着他的下巴……

    她……真的好小啊……

    像个窝在父亲怀里撒娇的小女孩!

    很难相信她已经是一个二十六岁的成熟女人了。

    她的身上有一股沐浴后的香皂味道,清新、舒爽,彷佛还带点牛奶香味,和一般女子惯用的香精沐浴乳不同;淡淡的,若有似无,很自然、很舒服。

    发觉自己正用下巴轻轻揉蹭着她的发丝,他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他这是在干什么?!莫非他有恋童癖?!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很清楚,她不是小孩子;他心中因她而柔软的那一部份也并非单纯地只当她是一个小妹妹。

    更糟的是,当他这样怀抱着她时,他发觉自己对她是有「欲望」的,融合着疼惜与怜爱的男女之间的「欲望」。

    这实在是太古怪了!面对浑身充满女人味的大美人沈曼芸,他没被勾起半点欲望,却对一个如小女孩般可爱的小不点产生渴望,他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百思不得其解地,他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苏凉晴小小的、红红的脸蛋,定定地凝视着她许久许久之后……

    他的臂弯俏俏地收紧。

    嗯……

    一股暖洋洋又让人安心的感觉像温暖的潮水般包裹住苏凉晴,让她忍不住唇角微弯,还自喉咙里发出舒软的娇吟。

    她舍不得张开眼睛,因为已经很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彷佛又回到从前她依偎在孟哲怀里打盹的时候,被人密密圈拢保护着的甜蜜。

    她依稀还闻到了属于他的味道,那高级的古龙水香味……

    忽地,她秀眉一蹙。

    不对!她已经和孟哲分手了。而且,萦绕在鼻端的淡淡气味并不是她熟悉的古龙水香味,而是一股男性化的烟草味道。

    这味道……她好象曾在那儿闻过……

    她闭着眼思索着。而后猛然想起前天晚上叶知秋借她穿回家的皮革外套。

    那件外套上有着相同的淡淡烟草味,而且还放在她衣橱里,她昨天忘了带去还给他……

    好奇怪呀……为什么她的床上会出现这样的味道?莫非她还在梦里面?

    猛然一张开眼,粉蓝色的印花窗帘是她所熟悉的,这是她的房间没错……

    咦?身后好象有个温暖的东西贴着她……就连腰间也有一股热源不轻不重地缠住她。

    她疑惑地垂下眼,当目光触及环住自己腰间的那一双大手时,她一双眼儿霍地圆瞠,不敢置信地瞧着。

    这、这、这分明是一双男人的手……她没看错吧?!

    随即眨了眨眼再看一次,那双大手依然存在,她不是在作梦,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

    怎、怎么可能呢?昨晚她明明没跟去PUB,更不可能酒后乱性带回一个男人。

    她明明记得自己病恹恹地回到她的小窝,没多久便倒头大睡,为什么她的房间里会平空出现一个男人?

    受到不小惊吓的她,直觉想开口叫喊,喉咙却干哑得发不出一点声音来。迫不得已,她伸手欲拨开腰间的大掌,想趁着身后的男人尚未醒来前,赶紧逃出这里。

    「小卷毛,-醒了啊?」

    一道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突然自她耳后传来,她登时僵愣住,动也不敢动一下。下一秒,她猛然醒神,这声音、这称呼……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她……莫非@@

    她倏地转身一望,继而惊愕地瞪大了眼。

    古铜深峻的脸庞、浓密飞扬的剑眉,直挺的鼻梁,还有那双细长深邃的黑眸,以及厚薄适中的嘴唇……虽然从来不曾如此靠近地看过他,但她还不至于认下出眼前这张脸孔是属于何人所有。

    「你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粗嘎低哑的声音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然后,她注意到他原本还有些惺忪的神情倏然一整,两道粗眉也迅速地纠拢,简单又合理的问话却让他-起眼、抿起唇……她认得他这表情,在片场里她可领教过不少次,那是他「发火」前的征兆。

    只是,她不明白,该发火的人应该是她吧!他怎么可以随便进入她的小窝,还跟她躺在一张床上?!

    等等!好象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她很肯定他并没有她房间的钥匙,那么……他是怎么进来的?

    「-想起来了吗?」他攫住她圆睁的眼儿,语气阴森森的,很吓人。

    莫名地,她瑟缩了下,角色一下子对换,彷佛非法进入的人是她。

    想起什么?她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

    瞬间,她彷佛看到了他额头跳动着青筋,身体不自觉地缩了缩。

    叶知秋深呼吸了一下,缓和情绪后才又开口说话。「昨天我来的时候,-的房门并没有上锁。」

    「啊?!」她愣了下。昨晚她晕晕沉沉的,脑袋瓜不太清楚,确实很有可能忘了锁门。

    可,尽管如此,他也不能不请自入呀!

    像是可以看穿她的心思,他脸色微微一沉,有些烦躁地猛耙了下散在额前的发。「我看-昨晚收工时脸色怪怪的,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一离开PUB就想顺便过来这里看-一下。」

    苏凉晴微微睁大了眼,有些惊讶又有些迷惑地看着他。那么晚了他还专程过来探望她?!

    该死!看着她的表情,叶知秋随即在心里咒骂了自己一声。他干嘛跟她解释一大堆的?他从没感觉这么别扭过!

    「干嘛一脸讶异的表情!」他没好气地-眼瞪她。「-病倒我可就麻烦了,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赶紧补上一句。

    苏凉晴只是愣愣地看他。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觉得他的脸好象有点红?

    见她仍发呆地瞧着自己,叶知秋霍然掀被下床,背对着她说:「走,我带-去看医生!」

    苏凉晴跟着起身,跪坐在床上。

    「不必了,我已经觉得好多啦!烧也已经退了。」她摸摸自己的额头说,只除了喉咙又疼又痒的,她强忍住想咳嗽的冲动。

    他霍地转身看她,-细的双眼闪着刀光,彷佛她说了什么令人光火的话。「-该庆幸还好我昨晚过来一趟,-整个人烫得跟烤箱里的面包没两样,要不是我--」话说到一半猛然顿住,烦躁地又耙了一下头发。

    苏凉晴不明就里地瞅着他,随即她的视线被床边一把挂着毛巾、放着一盆冷水的椅子给吸引住……啊?!该不会是他昨晚一整夜忙着帮她降温吧?!

    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跟她睡在同一张床上吗?

    「谢谢你昨晚那么照顾我……可是你、你也不必跟我、跟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小脸已经红成一片。

    叶知秋当然知道她想说什么,他倾身靠向她,-着眼冷着脸道:

    「看来-真的是什么都忘了。昨晚不晓得是谁抱住我的腰,死命赖在我身上,把我当一棵树挂着,我只好牺牲到底了。」

    听了他的话,苏凉晴愕然一瞪眼。不、不会吧?!她怎么可能……忽然问,脑子里浮起一些对话还有画面,蒙胧而又模糊的,像蒙上一层纱似,她不自觉纠起眉,分辨着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真实的。

    她的模样令叶知秋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伸手轻捏着她的下巴,带点开玩笑的口吻说:「-犯不着这么苦恼吧?又不是没交过男朋友,更何况我们又没做什么事。」

    苏凉晴立即胀红了脸。「我和孟哲……我、我们才没有……」她有点恼地瞪他一眼,蓦地咬唇不语。

    这下子换成叶知秋有些傻眼了。她做什么那么激动?男女朋友之间有了亲密的行为是很正常的,他可不会八股地认为那有什么好可耻的。只不过,看她的样子@@

    倏地,他讶异地挑起一眉,莫非……

    「-该不会从不曾--」

    没让他把话说完,她霍然大声道:「我、我该准备上班了!」

    说完,匆匆忙忙爬下床,用最快的速度就要冲进浴室里,却教他快一步攫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了回来。

    见她满脸通红地低垂着头,他心里了然,也不再提及刚刚的话题,只淡淡地问:「-刚刚说-要做什么?」

    「我说……我该上班了。」她——地回答,声音还是沙哑得要命。

    「-这样还想上班?」细长的眸浮起肃杀之光。

    她抬眼看着他,不知死活地回答:「我已经好多了,只是喉咙有点痛、有点痒而已……」说着,终于忍不住猛咳了数声,咳得眼睛都红了。

    「咳成这副德行还说好?」他的声音危险地扬高了起来。

    「我……」她还想争辩,眼睛却在一接触到他含怒冷-起的眸瞳时,不由地吞咽下所有的话。

    「-非跟我去看医生不可!」他不给商量余地地下达命令,一边拉着她走向浴室。「给-五分钟的时间,梳洗完毕马上出来--别逼我破门而入。」最后,还不忘威胁她一句。

    看他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模样,苏凉晴没敢再多说一句话,乖乖地任他将她推进浴室里。

    门一合上,她整个人才恍然怔醒过来。

    好奇怪呀,他是她的头顶上司没错,但这里又不是片场,他应该没有权力对她发号施令吧?

    更奇怪的是,她非但乖乖听话,竟还莫名地觉得……心好暖好暖好暖!

    在叶知秋的坚持下,苏凉晴乖乖地在家里休息了一天。

    看完医生送她回到家以后,他又叮嘱了她几句,才赶往片场。

    到了中午,出乎她意料的,他竟抽空给她送午餐过来;晚上七点左右,他又给她送来了晚餐。

    「第三支片子这么快就拍完了啊?」她有些惊讶地问。平常总要耽搁到九点、十点左右的,甚至有时候得拍到大半夜,今天怎么这么早?

    他没说什么,反而把话题带开,跟她聊着其它无关紧要的问题。

    她敏感地察觉到他的神情有些怪怪的,却也不便多问。

    一直到第二天上班时,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她看到沉曼芸又出现在片场时,她微微一愣。洗发精的广告应该已经拍摄完毕了吧?她是专程来探叶知秋的班吗?

    「苏小姐,真高兴又看到-,有-在我就放心了!」沉曼芸一脸公式化的微笑。「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今天从头到尾都由-负责到底,别再假手他人!」

    说完,径自走进化妆间,她的助理也紧跟在后。

    苏凉晴愣了一下。她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啊?

    直觉地,她将目光掉向美庄,后者一看到她,赶紧避开眼去。

    「美庄,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她随即走到她面前,温声问着。

    美庄眼神闪烁,神情怯怯地。「苏姐……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昨天拍摄得并不顺利。」

    见她语带保留,苏凉晴还想再问,忽然想起从进片场到现在,都还没看到小琳。以往她虽然工作态度不佳,但还下至于迟到这么久。

    「美庄,小琳呢?她还没到吗?」如果让叶知秋知道小琳迟到了那可不妙。

    美庄的脸色更奇怪了,欲言又止地。「苏姐……小琳她……哎呀,-别问我了,导演吩咐过我们不许多嘴,他说他要自己跟-说。」

    苏凉晴还来不及弄清楚她话里的意思,就见她匆忙地走开:心里的疑惑没能得到解答,她总觉得不安,只好找上阿Ben。

    阿B将她拉到角落,小声地说:「昨天换小琳闯祸了!」

    她怔了下。「她、她闯了什么祸?」

    「唉!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昨天沉曼芸像吃错了药,故意处处刁难小琳,-也知道小琳那性子,她很不客气地回敬了几句,惹得沉曼芸大怒,这还不打紧,谁知道给沉曼芸穿的衣服里竟然藏着几根珠针,扎得她哇哇大叫。那衣服是由小琳经手的,沉曼芸很火大,接下来不用我说,-也应该知道是什么结果了吧?」

    阿B的表情很无力。可想而知,沉曼芸又演出甩头走人的戏码。

    「那……小琳呢?」这是她最关心的事情。

    阿B叹了一口气:「她呀,不知死活地又跟导演顶嘴,导演一气之下叫她不用再来了!」意思就是,她被解雇了。

    苏凉晴完全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她认为小琳不至于那么幼稚,做出这种报复的行为。

    「小凉啊,这件事-就别管了。」阿B好心地提点她。「待会儿导演来了-也别提,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千万别说是我告诉-的!」他还想保住一条小命。

    苏凉晴沉默地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她不希望发生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叶知秋没有错,他只是做他应该做的事,只是……她却不免又想起一段不愉快的过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