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脚之恋 第三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别忘了爱自己;否则,一旦失去了爱情,你同时也失去了自己!

    --苏凉睛

    工作两个星期下来,苏凉晴觉得一切都很顺利。

    小琳与美庄年纪都很轻,才二十出头,经验确实有些不足,但两人与她配合得还算不错,并没刻意刁难。

    唯一小小的遗憾是,小琳对她仍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苏姐,-别太在意,小琳的个性就是这样。」美庄这么安慰她。「她曾经待过综艺节目,帮主持人打理过服装,所以难免自视甚高了些。」

    苏凉晴微微一笑。其实她并不是很在意小琳对她的态度,只要大家能心平气和地把工作完成,她就很高兴了。

    况且,还有个温柔好相处的美庄。总是一脸微笑的她,很积极地和她一起研究服装及造型方面的搭配与设计;而她也不吝惜将所知所学的一切传授给她。

    她们的工作量算大,几乎每天都得到晚上十点才能下工。不过,这中间总会有些空档,这时候,她就会帮其它人做点事,诸如早上为大家冲泡一壶热咖啡、下午到楼下买个点心,甚至当别人忙不过来时,她便在一旁充当助手。

    会做这些事,其实只是一种习惯,很自然地,她就做了,并非为了什么特殊的目的。而她的热心与好相处,也很快地让她和所有工作伙伴打成一片,大伙儿闭口开口就是「小凉」,和她熟稔得很,彷佛是多年的老友似。

    加上片场的女性工作人员少,除了小琳、美庄和化妆师燕芬以外,其余清一色全是男性同胞;燕芬已经结婚,小琳与美庄又很少与工作人员打交道,相对地,苏凉晴的温恬亲切便格外地让人喜爱。

    「小凉,再给我一杯咖啡好吗?」灯光师阿B可怜兮兮地,拿着杯子朝她伸长手臂。

    苏凉晴立即端起咖啡壶,走到他身边又帮他倒了一杯。

    「哇!真香!」阿B满足地深嗅了下,一脸陶醉的表情。「小凉啊,-泡的咖啡真好喝,没有了它,我还真提不起劲工作哩!」随即叹息地啜饮了一口。

    「不公平,阿B可以续杯,我也要!」摄影师小路眼红地哇哇叫。

    「是呀,怎么可以有差别待遇呢?」大伙儿群起挞伐。「小凉,我们也要再来一杯。」跟着争相要求,话声此起彼落。

    苏凉晴顿时像只忙碌的粉蝶,在片场飞来飞去为大伙儿服务。

    弥漫着浓浓咖啡香的片场笑语声不断,温暖洋溢。

    这时候,叶知秋刚从外面走进来。他停在门边,看着众人嘻嘻哈哈争喝咖啡的模样,以及苏凉晴在棚里穿梭忙碌的娇小身影。

    他发现,自从她来了以后,片场热闹了不少,也总是笑声不断。除去她热心好相处外,大伙儿特别喜欢逗她也是原因之一:她的个性很单纯,又很容易相信别人,常被伙伴们胡诌的话唬得一愣一愣的,逗得众人开心大笑。

    唇角不自觉微微扬起了些,半晌,他随即整肃表情,微凝着眉走进片场,举起双手用力拍击了数下,引起众人的注意:

    「大伙儿咖啡喝够了就准备开工,今天的进度不许落后!」

    大家一听到他的命令,个个收起轻松笑闹的姿态,赶紧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哇!真是太有威严、太有效率了!

    苏凉晴瞪大眼赞叹地瞧着。虽然这样的情形她已经看了很多次,却还是深深为此感到佩服。叶知秋板着脸的严肃模样,连男人见了都怕;不过,她看得出来,这群工作伙伴对他是心悦诚服的。

    「-还在这里发什么呆!」低沉的嗓音突然从她头顶轰下,随即,一道身影笼罩住她。「服装已经准备好了吗?」

    「好、好了。」她吓得支吾应了声。他工作起来严肃的模样,实在让她无法将他和那个晚上请她吃牛肉面、亲切和善的他联想在一起。

    「别径忙着别人的事,多花些心思在自己的工作上。」他严肃地又对她训了句。

    苏凉晴只有点头的份,赶紧转身走向服装间。

    「等一下!」他却又突然开口唤住她。

    她停下脚步,不解地看着他。

    叶知秋走近她身旁,正经地低下头,锁住她的眼,说:

    「给我留一杯咖啡,别让那群蝗虫吸光了!」说完,朝她咧嘴笑了笑,然后大踏步离去。

    苏凉晴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以为他还要训她几句,没想到……

    再次惊讶于这个男人变脸的本事,她摇了摇头,放弃了解他的思考运作模式。

    「苏姐,连叶导都对-泡的咖啡上了瘾!」美庄不知何时走到她身边,望着叶知秋离去的背影对她说着。

    苏凉晴笑了笑,转身走进服装间,准备将衣服取出让模特儿换上,没留意到她话里微带一丝酸味。

    今天继续拍摄昨天的洗衣机广告,主要诉求商品的洁净效果,因此,她特地选了一袭雪白连身长裙……

    咦?吊架上怎么没看到衣服呢?

    苏凉晴怔了一瞬,旋即又找了一遍……

    还是没有!怎么会呢?她明明记得自己将衣服收好挂在这儿的!

    白色的衣服最怕弄脏,昨天下工后她还特别用衣套包起来,然后挂上衣架杆,可这会儿她却怎么也找不着……

    「苏姐,模特儿来了,衣服呢?」美庄带着广告片中的模特儿走进服装间。

    苏凉晴白着一张脸看向她。「美庄……衣服不见了。」

    美庄愕愣地睁大眼:「怎么会呢?」

    「我昨天明明挂在这儿的……现在却怎么也找不到。」苏凉晴一边回答一边又重新回想了一遍。

    「喂,-们好了没?导演在催了!」小琳随后也走进服装间。

    「小琳,昨天模特儿穿的那件衣服不见了!」美庄脸色慌张地告诉她。

    「不见了?怎么可能?」小琳看向苏凉晴,表情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那现在怎么办?」模特儿来回看着她们三人。

    话才刚说完,门外又挤进一道身影--

    「-们还在这里蘑菇什么?!」叶知秋像座巨塔似的占据整个门口,对着她们皱眉头,跟着目光扫向模特儿,问:「-怎么还没换衣服?」

    「导演……衣服不见了。」模特儿无奈地照实回答。

    叶知秋立即-起眼走向前。「昨天是谁负责收衣服的?」

    「本、本来是轮到小琳值班,可是……小琳赶着约会,所、所以换成苏姐接手。」美庄不敢有所隐瞒,详细地报告着,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叶知秋转而看向苏凉晴,以严厉的目光询问着她。

    苏凉晴力持镇静地回答:「我昨天确实把衣服收好挂在这里的,现在却……不见了……」

    「-的意思是,衣服自己不翼而飞了?」低冷的嗓音透露出他不悦的情绪。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我……」

    「不要给我找借口!」叶知秋打断她,开始炮轰起来:「-有时间给大家泡咖啡,为什么不先将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要开拍了,才发现衣服不见,这不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吗?!」

    他霹哩啪啦一阵大骂,立即引来工作人员的关心,大伙儿挤在门口,不忍她被刮,赶紧派出代表说句话:

    「导演,别生气啦,换另外一件衣服不就好了吗?」

    「你们是新来的啊!换了衣服昨天拍好的镜头连得上吗?」凌厉的目光扫了众人一眼,接着继续骂道:「就因为-的疏忽,让大家前功尽弃,-知道公司损失多少吗?!」

    苏凉晴低着头挨骂,一边紧咬着唇下让泪水占据她的眼眶,一边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她不是没遇过突发状况,也绝对有能力处理、补救。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抬起头面对叶知秋冷厉的脸孔:

    「给我半个小时,我会尽快找来一件相类似的衣服,屏幕上绝对看不出来,昨天的镜头不需要重拍。」

    说完,她背起包包,低着头冲出服装间,门口的人也赶紧为她让出一条路来。

    唉!众人心疼地望着她娇小的背影,而后不约而同地转身瞪着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的巨人,眼神不小心给它露出一丝丝怪责的意味。

    「怎么?你们有意见吗?」巨人长眸一-,威严顿现。

    大伙儿顿时很没志气地做鸟兽散。

    连续跑了几家以前常合作的服饰店,苏凉晴终于找到了一件极类似的衣服。

    匆匆忙忙赶回片场,她红着一张脸,气喘吁吁地当着叶知秋面前将衣服交给模特儿。

    「不是说半小时吗?-让我们多等了十五分钟。」叶知秋一开口就让人泄气。

    苏凉晴抿了抿嘴,眼眶不觉红了起来。

    「呃……导演。」阿B看不过去,忍不住出声:「不过十五分钟而已,别太计较啦!」

    叶知秋挑高一眉看着他,唇边泛着冷笑,回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今天大伙儿晚一点下工应该没问题吧?」

    阿B想也没想地回答:「那有什么问题,就当是帮小凉喽!」

    其它人纷纷点头附和。

    叶知秋没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凝视了苏凉晴好一会,在经过她身旁时,低低地说了句:「不要忘了这次的教训,下次记得当心一点!」

    那一次事件之后,大伙儿纷纷给苏凉晴打气兼心理建设,还不忘贡献自己挨刮的惨烈经验。

    「导演发起脾气来就是这样,霹哩啪啦骂一顿也就好了,-别放在心上。」阿B如是说。

    「虽然他骂起人来快、狠、准,不给人留情面,不过他心地很好的,还很讲义气,该替大伙儿争取的,他绝对义不容辞。」工作资历最深的财哥也说话了。

    「是呀,导演人真的不坏!」小路对着她摇头晃脑地道。「就是脾气大了点,话说回来,他是咱们工作团队的头头,担负的责任比我们重,压力也比较大,加上生活没有调剂,难免会贺尔蒙失调……」说着,还暧昧地眨眼笑着。

    「贺尔蒙失调?」苏凉晴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小路的意思是,导演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连个女朋友也没有,和尚当久了,脾气难免就变差喽!」助理小邓跟着嘿嘿笑着。

    苏凉晴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得「啪啪」两声,眼着响起小路与小邓的哀号声。

    「你们两个就会说些有颜色的废料!」燕芬不客气地各给了一记锅贴。「小凉,-别听他们胡说!导演那个人只是嘴巴坏了些,对任何人都一个样,谁出状况谁就等着挨刮。拿我来说吧,我还比他大个几岁,他也一样照刮不误!」

    苏凉晴不敢置信地瞪着眼。燕芬姐看起来精明能干,还带有一股大姐大的气势,没想到连她都难逃叶知秋的火刮!

    「总之,虽然导演那天讲的话是有点过份,-泡的咖啡他也喝了不少,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习惯就好』,多挨刮个几次,就无惊无怕了!」阿B做了个总结。

    苏凉晴听得一愣一愣,随后绽露一抹甜笑。她明白大家说这些话的用意,无非是希望她别再为那次的事件介怀,影响工作心情。

    大伙儿的情谊让她很感动。

    其实,她并下怪叶知秋对她那么凶,她挨骂也是应该的。这一行讲究的是时间与效率,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错,便会拖延片子的拍摄进度、造成损失,这个道理她明白。

    「哇,好了好了,雨过天晴了,终于又看到小凉可爱到无人能敌的笑容!」小邓近乎欢呼地喊着。

    「看样子,我不必带-去收惊了。」阿Ben幽默地补上一句。

    「嗯哼!」

    突然,一阵阴风扫来,众人齐抬头望去,一张媲美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脸孔正对着他们瞪眼。

    「你们说够了吗?说够了就准备上工,休息时间已经结束了!」叶知秋没好气地开轰。瞧他们把他说成什么样子了,真是!

    被他这么突然一吼,大伙儿吓得四散逃逸,一溜烟全都不见了。

    叶知秋很满意地耸起一眉,唇角斜勾起一抹笑,原来人长得威严一点还是挺有好处的。

    眼角余光忽地瞄到苏凉晴正低垂着头「悄悄地」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他眉头一拧,长臂一伸,像拎小猫似的勾住她的衣领,将她拉回自己跟前。

    「-干嘛一看到我就躲?」-起眼居高俯视着怯怯抬眼瞧着他的小不点,他有些生气地问。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的举动让他有一种快快不乐的郁闷感,这几天她老是这样,一看到他就躲,当他是凶神恶煞似,令人气闷。

    「我……哪有?」苏凉晴小小声地否认。

    「真的没有吗?」他的声音又低沉了些,脸庞也朝她俯靠得更近。

    她的响应是死命地摇头,打死也不能承认她真的是有点怕他。领教过他真正发起脾气来的模样,他一靠近她就会不由自主地躲着,并非心存怨怼或气忿,只是有点被吓到了,所以不自觉地就出现这样胆小的反应。

    叶知秋扭着眉打量了她许久后,慢缓地开口:「既然如此,那下工后-留下来,我有话跟-说。」

    语毕,没给她发言的机会,他旋即转身走了开去,留下苏凉晴瞠大眼错愕地瞪着他高大的背影发呆。

    「苏姐,导演跟-说了些什么?」美庄走到她身边,一脸好奇地问。

    苏凉晴回神过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他要我下工后留下来,大概那天骂得还不够,打算再好好训我一顿吧!」

    美庄讶异地睁大眼:「不会吧?!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天了,导演不是那种-嗦的人。」

    苏凉晴不置可否,只是苦着一张脸。

    「苏姐,-别想太多,其实导演人不错,他发过脾气以后就没事了。」美庄赶紧安慰她。

    苏凉晴勉强笑了一笑,一脸「但愿如此」的表情。

    「苏姐,大家都对-好好喔,我好羡幕-哟!」美庄忽地又接了句。「这次虽然-挨了导演一顿骂,可是大家都很帮-,还替-说话,可见大家都很喜欢-呢!」她一边说着,一边定定地凝视着她。

    她的一番话,让苏凉晴脸上忧愁的表情瞬即消解。是呀,她还有一堆又温暖又有趣的工作同伴呢!有他们在,她还有什么好忧愁的?

    顿时,她又精神百倍了起来,失恋她都熬过来了,挨上司的骂又算什么?

    元气十足的她,朝自己握拳一振,完全没留意到美庄突然变得怪异的眼神。

    饶是如此,当苏凉晴单独面对叶知秋时,她又像是老鼠遇到猫一样,大气不敢吭一声,像个好学生似的乖乖立正站好,等着大人开训。

    叶知秋好气又好笑地盯着她一头卷发的脑袋瓜,不明白自己真有这么可怕吗?第一次把她当成逃课的花痴少女,让她受惊不小,他不也表现了他最亲和温柔的一面,请她吃牛肉面,难道她忘了?

    他承认自己在片场的脾气大了一点,但,那是为了工作呀!该发的脾气不能不发,否则工作怎么顺利完成?

    其实,他还挺佩服她的,被他骂过的女生没有一个不掉眼泪的,除了燕芬大姐大例外。而她非但没哭,还很镇静地想办法解决,勇敢负责的模样跟她娇小纤弱的外表截然不同。

    他得承认,在她气喘吁吁地拿回替代的衣服时,他心里的感觉除了激赏之外,还有那么一点……心疼,很怪异的感觉,是他从来不曾有过的。

    也因此,当他发现这几天她开始躲着他时,心里觉得很不舒服,好象有什么东西梗着。而除了他以外,她跟任何人都能开心地谈笑,更让他觉得不是滋味!

    总之,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终止两人这种可笑的相处情况。

    当然,他可没刻意要向她解释些什么,职务上有了疏失本来就该负起责任,挨骂也是应该的。他只是想让她明白这种情况以后还是有可能再发生,她不能一挨刮就躲着他!这不是一个成熟女子该有的工作EQ。

    「嗯哼……」他清了清喉咙,想着自己该如何开口。

    时间过去了一秒、两秒、三秒,然后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可恶!他在心里咒骂了声。瞪着她圆圆黑黑小小的头颅,他竟一句严肃的话也说不出来!

    许是过长的沉默让她觉得奇怪,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着他,水晶般澄澈圆滚的大眼有着小鹿般怯怯的神情,瞅得他心口没来由一紧。

    「走,我们去吃饭!」突然间,嘴巴就不受控制地溜出这几个字。

    苏凉晴愕愣地瞠大眼,吃、吃饭?!她没听错吧?

    叶知秋也很纳闷自己是怎么了。不过,话都说出口了,那就吃饭去吧,算是给她压压惊,他也有时间想想该怎么跟她说才好。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走啊!」见她呆立不动,他握住她的手臂,二话不说地拖着她就往外走。

    来到街上,他一松开她,她便立即拉开和他的距离,视线牢牢地盯住地面。

    叶知秋不悦地拧起眉。「-这是什么态度?我是怪物还是猛兽,会吃了-不成!」她总能轻易地就搞得他一肚子气。

    苏凉晴被他突来的脾气吓了一跳,随即意会到两人之间宽得足以穿越一人的距离,她识相地赶紧靠近他一些。

    「-还在介意那天挨骂的事吗?」他忽然停下脚步,还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苏凉晴怔愕了一瞬,旋即猛摇着头。

    「那就别像个长不大的小孩,见到我就躲!」他的语气严肃了起来。「我做事一向对事不对人,-没有必要为了一次失误而耿耿于怀。」

    「我没有!」她委屈地为自己辩白。「我也知道自己挨骂是应该的……会躲着你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你那天生气的样子……很吓人。」说着,她偷偷睨了他一眼。

    他皱了皱眉头,一手习惯性地搓着下巴,很认真地思索。半晌,看着她问:「真的有那么吓人吗?」

    苏凉晴认真地点头。「其它人也很怕你发起脾气来的模样呢!」

    「身为主管,一定的威严是必要的。」他的表情稍稍柔和了些。「该赞美的时候给与赞美,该怒的时候当怒,私交情谊又是另外一回事,阿B他们很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太过在意,只是给自己徒增烦恼罢了!」他继续说道。「我对-发脾气可不是为了让-怕我,而是希望-能够更仔细谨慎,-明白吗?」

    他的语气仍然严肃,但话中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希望她了解。

    苏凉晴经他这么一说,却不由得脸红;他说得没错,自己的反应确实是孩子气了些,跟他比起来,自己就好象是刚出社会的嫩小子。

    她不好意思地看着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下次我不会再有这么幼稚的行为反应了。」

    叶知秋挑眉不以为然地瞪她一眼:「还有下一次啊!-皮很痒哦!」

    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她立即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满脸懊恼地迭声喊着:

    「呸呸呸,乌鸦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她可不希望再来一次像上回那样的失误。

    她的模样逗笑了叶知秋,让他忍不住伸手揉着她的发顶。她真的很可爱,可爱到让他好想咬她一口--

    随即,他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咬、咬她一口?!亏他想得出来!看来他是饿过头了,脑子里才会蹦出这么奇怪的念头。

    没多久,两人来到第一次一起吃饭的牛肉面馆,他一马当先地冲进店里,用最快的速度点了两碗牛肉面、一碗卤肉饭和四碟小菜,还要了两瓶易开罐啤酒。

    面一端上来,他立即呼噜噜地吃将起来,不到一会儿工夫,一碗大碗的牛肉面被他吃得碗底朝天,连汤都没剩一滴。

    苏凉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秋风扫落叶似的又解决了一碗卤肉饭和两碟小菜,好一会才有办法开口说话:

    「呃……叶先生,你是不是……饿坏了?」她知道他个头高大,食量也大,可共事近一个月来,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狼吞虎咽的样子。

    叶知秋拨空抬头看了一眼她白嫩嫩的小脸蛋,眼神怪异地皱了皱眉,一声不吭地又低头猛吃。

    苏凉晴不明所以地耸了耸肩,继续慢嚼细咽地品尝着她的牛肉面。

    这时候,一对外表抢眼出色的男女偕走进店里,在他们右前方的位置坐下。

    「老板,给我们两碗牛肉面、一碟烫青菜。」

    忽然间,一道熟悉的男声不期然地闯进她耳瓣,她整个人顿时僵愣住,一口面送到嘴边却一动也不动。

    「我的不要加葱,也不要加蒜。」淡淡的、柔柔的女声跟着扬起。

    苏凉晴的脸色不觉微微一白,她不必抬头看也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她尽量低垂着头,只因不想让对方看到她也在这家店里。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她还没有心理准备再次面对的两个人。

    彷佛察觉出她的不对劲,叶知秋皱着眉问:「小卷毛,-怎么了?-的头低得都快要掉到碗里面去了!」

    她朝他僵硬地咧开一朵笑,压低声音道:「我没事。」然后紧张地抢过他手里的啤酒仰头喝下一大口。

    她怪异突兀的举动让人无法相信她说的话,叶知秋敏感地左右张望了下。

    这时候店里只有他们和另外两桌客人,一桌是一对老夫妻,比他们早到;另外一桌是刚刚走进来的一对男女,男的帅、女的美,是那种让人目光为之一亮的俊男美女组合。从他们进来之后,小卷毛就变得怪怪的……

    他随即意会地深深看了苏凉晴一眼。「刚刚进来的那一对男女是-熟识的人吗?」

    苏凉晴沉默不语,又灌了一大口啤酒。

    「看-的样子,那个男的该不会是-以前的男朋友吧?」叶知秋挑高一眉问着,对于自己的猜测他十拿九稳。

    果不其然,那双清澄大眼瞬间震愕地圆张,她完全呆愣住的模样让他很快明白整个情况。

    「既然都分手了,就大方一点,碰到面微笑地打个招呼是现代男女应有的风度。」

    「说得好容易!」苏凉晴苦笑了下。「我是南部人,从来都学不会台北都会男女的潇洒……不过,你放心,我会继续努力!」

    看着她无奈中带着自嘲的表情,叶知秋心里不忍,正色道:「我们走吧。」

    苏凉晴无言地点头。

    叫来老板结完帐,两人才刚起身走了几步,身后蓦然传来一声轻唤--

    「小凉?!是-吗,小凉?」

    苏凉晴浑身僵硬地顿住脚步,还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一道高姚婀娜的身影已轻飘至她身前。

    「小凉,真的是-!」孙莉萍欣喜地轻喊了声,那模样真诚得不似作假。

    唉……苏凉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人家都站在她眼前了,她总不能再装做没看见吧?

    其实,避开他们只是为了不让彼此感到尴尬呀!

    「小凉,-也在这里啊!刚刚怎么没看到-?」变心的男人也走了过来,神情却不若女子那般高兴,显得有些不自在。

    苏凉晴勉强绽露一朵笑花,试着以轻松的表情面对他们。「莉萍、孟哲,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

    「一点都不好!」孙莉萍轻颦着眉。「小凉,-为什么一声不吭地辞掉工作?还换了手机号码,难道-……还在生我的气?」

    「是啊,小凉,我们不是说好了,大家还是好朋友吗?」李孟哲讨好地顺着新任女友的话说,神情很是小心翼翼。

    「我没事,你们别胡思乱想了!」苏凉晴拼命笑得很灿烂。「我只是想换个工作环境,至于手机号码换了,那是因为我在旅游时不小心弄丢了手机,所以干脆重新申请号码。」她很有耐心地一一解释。

    「真的?-没骗我?」孙莉萍继续用温柔可怜的眼神凝视着她。「小凉,-知道的,我不想因为一个男人而破坏我们俩多年来的友谊!如果我和孟哲在一起会使-痛苦的话,我愿意离开他。」

    这话一出口,李孟哲登时白了一张脸。

    苏凉晴赶紧说道:「莉萍,-真的误会了,我很好,也真心地祝福-和孟哲,我们的友谊依然存在。」她忽然觉得好疲惫。

    「是啊,莉萍,小凉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李孟哲很快地接了句,额头不自觉地冒着汗。

    从头到尾在一旁听着的叶知秋,已经忍不住啧啧称奇地摇着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啊?!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先生、小姐,你们说够了吗?」他脸上挂着笑容,语气却很不耐烦。「再说下去,我看你们的面要凉了。」

    孙莉萍立即将视线转移到他身上。「小凉,这位是?」

    苏凉晴微笑地替她介绍:「他是我的新上司,叶知秋叶导演,也是自由人电视台广告部的创意总监。」

    孙莉萍打量了叶知秋好一会,而后露出甜美温柔的招牌笑脸,朝他伸出手自我介绍:「叶先生你好,我叫孙莉萍,是『凯琳那模特儿经纪公司』旗下的模特儿。」

    叶知秋只是朝她随意地点了下头,一点和她握手的意愿也没有。

    「小卷毛,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说着,长臂揽住苏凉晴肩头,连让她向孙莉萍和李孟哲说声再见的机会也没有,转身就走人。

    就在两人走远了之后,孙莉萍脸上的笑意瞬即褪去,目光却仍牢牢盯住两人离去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

    李孟哲走到她身旁搂住她:「莉萍,-也看到了,小凉她过得很不错,身旁也有了新的护花使者,-大可不必再担心她……」话还没说完立即招来厉眼一瞪,让他不由得即刻住嘴。

    狠狠瞪了他一会儿后,孙莉萍用力地甩开他的手,冷冷地道:

    「你哪只耳朵听到小凉说他们是男女朋友来着?少自以为是了!」

    说完,她回到座位拿起皮包,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李孟哲见状,匆匆丢了一张千元大钞在桌上,赶紧随后追了上去。

    好……好喘哪!

    苏凉晴看了一眼握住自己肩头的那只大手,娇小的身子紧挨着叶知秋高大的身形。被他这样挟着走路,她不得不加快脚步,才能跟上他的大步伐。

    现、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一定要这样走路吗?

    「叶、叶先生,你能不能……放开我一下?」终于,她开口了。

    叶知秋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不觉眉头微皱了下,他好象很习惯这样揽着她的肩头走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个子娇小,让他就这么顺手一搭。

    不发一语地收回手,他跟着放慢了脚步。

    「刚刚那情况,-不生气吗?」两人静默地走了好一段路后,他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啊?!」苏凉晴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她有些无奈地耸肩一笑:「生什么气?我已经没有多余的情绪了。」接受事实是放了自己最好的办法,她相信再给自己一些时间,日后若再碰面她一定可以应付得更好。

    「如果我是-,才懒得理他们。」叶知秋蹙着眉说。爱情与友情的双重背叛是失恋里最严重的打击,再有多好修养的人也无法忍受。

    苏凉晴歪着头看他,笑道:「刚才是谁告诉我要大方一点,还说碰到面微笑地打个招呼是现代男女分手后应有的风度?」晶亮的眸底难得闪现一抹俏皮。

    「-是在取笑我吗?」他故意-起眼,佯装生气的模样。

    她朝他吐了吐舌,一脸笑——地:「我怎么敢?!」

    她微笑的脸像天上清滢的满月,颊边的酒窝宛若星星般一眨一眨地,纯真、娇俏且清新得似夜里初绽的小茉莉。

    叶知秋的视线不觉像黏住了般,竟无法离开她脸上。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苏凉晴被他怪异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问。

    叶知秋没有立即回答。只见他宽阔性感的嘴唇缓缓地拉开了一弧笑,刚毅有型的脸庞难得地泛起一抹柔和的光彩,随后,一段感性的话语不可思议地自他嘴里吐出:

    「小卷毛,-值得更好的,失去-是那个男人的损失!」

    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苏凉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好半晌,才露出腼腆的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谢谢你这么安慰我。不过,你也看到了……莉萍她远比我美丽成熟多了,我天生一张娃娃脸,怎么看都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她强颜装欢地又笑了笑,眼底却难掩一丝落寞。「他说……他还是比较喜欢成熟妩媚的女人……我努力过了,却怎么也没办法变成他喜欢的那种样子。」

    不知怎地,她竟一股脑儿地向他倾诉,这些话她只跟丽薇哭诉过。此时再次谈起,心房不由得又微微酸了起来,眼眶也热了起来。

    「傻瓜!」他怜惜地伸出大掌揉了揉她的发顶。「-就是-,不必为了任何人改变-原来的样子。爱情不能勉强,否则总有一天会累的,就算这一刻留得住他,两人也无法走得长久-应该找个懂得欣赏-的人。」

    苏凉晴思索着他的话:心中顿时豁然开朗。

    分手至今,她始终认为恋情出了状况,是源自于她的问题,埋怨对方少,却是责备自己多。

    像她这么不懂得爱自己的人,如何得到别人专一的爱?!

    想通了以后,她整个人顿觉轻松不少,是真正的释怀了。

    「叶先生,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好好记住的!」她真诚地笑着对他说。

    她这一谢,倒让叶知秋不由地眉峰微拢,他什么时候也学人家当起爱情顾问兼心理辅导师了?然而,当他的目光一触及她开心的笑脸时,他决定不再追究自己异于平常的鸡婆行为。

    只不过,他怎么觉得她左一句「叶先生」、右一句「叶先生」的,听得他心里老大不舒服,感觉真……刺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