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脚之恋 第二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爱情从来只有爱不爱的问题,恋人的美好、体贴与温柔都只是附属品:一旦爱情消失了,便不再具有任何意义,对离开的一方而言,那都是多余的了!

    --徐丽薇

    所谓的老地方,是她与徐丽薇经常光顾的一家咖啡简餐店,就在以前工作地方附近的小巷子里。

    咖啡店有一个非常特别又古怪的店名「Siddhartha」,丽薇说念起来不像是英文。后来,经过她们的研究,才知道那是「如来佛」的德文念法,中文译为「悉达多」。

    「好奇怪哟!一个西式咖啡店没事干嘛取个东方宗教味道的名字,一点也不搭调!」那时,丽薇皱着眉评论的样子,她还记得很清楚。

    直到她们拗不过好奇心的驱使,终于走进那家店光顾之后,才明白店主人取这么个怪店名的用意。

    「这-们就不懂了!」当时店主人阿德以一副艺术家的模样高抬着下巴说:「Siddhartha,德国著名文学家赫曼?赫塞的著作《流浪者之歌》一书的原名,是他借用释迦牟尼出家以前的名字写成的故事,可以说是融合了东方与西方追求人生领悟最高境地之杰作……」

    对于阿德口沫横飞的阐述,丽薇很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

    「拜托!《流浪者之歌》就《流浪者之歌》,搞什么神秘嘛,中不中、西不西的!」

    阿德立即瞪大眼抗议:

    「这叫做格调!满街都是《流浪者之歌》的店名,一些西餐厅、乐器行、咖啡馆把这个名字都给用烂了,我才不要跟别人一样!」说完,还不屑地撇嘴嗤哼。很难相信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会有这么稚气、可爱的一面。

    「你这叫故弄玄虚!怪人一个!」丽薇仍是不以为然。

    第一次充满火药味的光顾从此种下她们与这家咖啡店的缘份,意外地让她们与店老板阿德成为好朋友;更意外地让丽薇多了一个裙下之臣。每次到店里光顾,不但享有优惠价格,还可品尝到阿德拿手的堤拉米苏,而且是免费招待。

    回忆着这些开心的事情,苏凉晴但觉心情好了许多。

    丽薇说得没错,失恋又不是世界末日,生活里还有许多值得开心的事,干嘛把自己弄得一片愁云惨雾。

    来到Siddhartha,她先到吧台和阿德打个招呼。

    「小凉,-来了呀!」阿德朝她咧嘴一笑,手边的工作仍俐落地进行着,看得出来很忙碌。「我给-们留了老位子,-先坐一会儿。」

    「你忙你的,我自己来就行了。」苏凉晴微笑道,自动自发地拿了一本menu。现在是中午用餐时间,也是店里最忙碌的时候。

    十分钟后,徐丽薇身着一袭克莉斯汀迪奥新款春装,像一只美丽的花蝴蝶,翩翩地飞舞至她眼前,顷刻,店里的客人不分男女全将目光聚集了过来。

    男人眼里写着惊艳,女人眼里则隐藏着忌妒。

    是的,姿色过人的丽薇确实美得令男人迷醉、令女人吃味,让同样身为女人的她,在惊叹之余,也不免感慨造物主的差别待遇。

    高挑修长的丽薇和娇小袖珍的她彷如天壤之别。站在丽薇身旁,她就像是个还没发育成熟的青涩女孩。

    不自觉地,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喂!干嘛唉声叹气的?」徐丽薇涂着蔻丹的纤纤玉手朝失神的「小人儿」面前挥了挥。

    「没什么。」苏凉晴回神过来,对她微微一笑。「只是每次看到-,心里就不自觉地发出QS叹声。」

    「傻瓜!」徐丽薇明白她话里既欣羡又感慨的意味。「各有各的特色嘛!-羡慕我,我还羡慕-呢!」

    「羡慕我?!」苏凉晴讶然地微张小嘴。她会不会听错了?完美如她竟会羡慕怎么看都像是长不大的小孩的她?!

    「是啊!」徐丽薇心情大好地弯眼笑着,神情显得有些兴致勃勃。「哇!我有两个星期没看到-了耶,好怀念-那圆滚滚的眼睛和那一双可爱的酒窝……」说着,她忽然顿住话语,细长的秀眉骤然一蹙:「小凉,-没事干嘛戴个大墨镜,真讨厌,妨碍我欣赏-那张可爱的娃娃脸!」

    她那纯真可爱的娃娃脸可是她精神和电力的来源,一如菠菜之于大力水手卜派。

    说时迟那时快,她随即伸手取下苏凉晴脸上的墨镜--

    「天啊!」一声惊呼逸出美丽的唇瓣。「瞧-把自己搞成了什么模样!」

    苏凉晴干笑了声,认命地低下头准备听训。

    「又是为了那个臭男人对不对?!」徐丽薇简直气急败坏。「都已经快两个月了,-还在为他伤心流眼泪!」

    她嘴里说的「臭男人」指的是苏凉晴交往了半年之久的男朋友李孟哲,和她是同一家公司的模特儿,还是当红的头牌男模。

    「我……我只是不小心又触物伤情嘛!」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她小小声为自己辩驳。爱过,放不过感情,一颗心已有了纪录、有了痕迹,哪能说忘就忘。

    「真没见过像-这么傻的女人!」徐丽薇没辙地摇头。「-在这厢哀悼难过,人家在那厢拥抱新欢,好不快乐逍遥,真不公平!」愈说语气愈愤慨。

    爱情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苏凉晴心里这么想着,却是不敢说出口。

    「他……还好吗?」

    徐丽薇猛地瞪大眼,下一秒即劈口骂道:「-这笨蛋!他可以一点也不顾-的感受,和-的朋友搞在一起,-还管他去死!」

    苏凉晴神色蓦然一黯。

    丽薇说得没错,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她更惨的了!男友与自己的好朋友暗通款曲她竟没察觉,同遭爱情与友情背叛的双重打击让她跌入深谷,几乎一蹶不振。

    一算了……」她试着振作起来,刻意弯唇一笑。「只要他和莉萍彼此相爱……君子有成人之美嘛!」

    「哼!」徐丽薇很是下以为然。「我要是-,才不会让他们这么好过呢!一个是男友、一个是朋友,竟然联合起来欺骗-、背叛-,真是可恶至极!」

    「别这么说……莉萍她不是存心的,孟哲喜欢她并不是她的错。」苏凉晴有些无奈。情变之后,莉萍曾哭着向她赔罪道歉,她并非是故做宽容大量,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恨一个人,尤其那个人还是她的朋友。

    更何况莉萍确实比她出色,她还记得大学时代自己暗恋的对象最后总是喜欢上莉萍的事;耀眼的莉萍同丽薇一样,一直是男人追逐的焦点。

    「依我看,她就是存心的!」徐丽薇的看法显然不同。「表面上看来她是-的好朋友,可私底下她却处处和-争,看不得别人对-好一些,分明就是个心机很重的人!」她向来有话直说,而且她怎么看孙莉萍怎么不对盘。

    同样是苏凉晴的朋友,她却无法喜欢孙莉萍。那女人外表看来美丽温柔又驯顺,可心思却深沉得让人摸不清,无法让她产生一丝好感。

    「-误会她了。」纵使遭背叛,苏凉晴并不因此而全盘否定一个人。「我和莉萍同学四年,又共事了五年,她一直是个温柔体贴的人……这次的事不能全怪她啦。」

    「-呀……」徐丽薇没辙地摇摇头。「实在没看过像-这么好欺负又好说话的人!算了,我们别再提她了,省得等会儿害我吃不下饭。」

    苏凉晴举双手赞成。丽薇一向不喜欢莉萍,可两人都是她的好朋友,况且,同是模特儿的她们,还得常常在伸展台上碰面,她不希望丽薇因为她失恋的事跟莉萍有任何摩擦或不愉快。

    「小凉,我郑重警告-哟!」徐丽薇突然一脸正经严肃地瞪着她说话。「不许-再为那个臭男人掉一滴眼泪,赶快给我恢复-那张可爱的娃娃脸!」

    她认真的模样让苏凉晴不觉也郑重地点头响应。事实上,她现在感觉已经没那么伤心了。

    很奇怪地,似乎被叶知秋那么一吓,她失恋的伤痛好象减轻了不少。

    继而,苏凉晴忍不住莞尔一笑。身为大美人的丽薇却似乎对娃娃脸情有独钟,该不会以后找男朋友也找个像她一样有张长不大脸孔的人吧?

    「哇!小凉,-的眼睛怎么了?」一声惊呼冷不防在两人身旁响起,阿德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肿成这个样子,-一定哭得很惨厚!」

    苏凉晴苦笑了下,赶紧戴上墨镜,她可不想成为店里众人瞩目的焦点。

    「看-的样子,八成是为了失恋吧。」阿德一脸同情地接着说。「唉,我是过来人,那种滋味我明白,又酸又苦又涩哪!」说着,眼神哀怨地睇向徐丽薇,爱慕与失落之情尽表无遗。

    「你少来!」徐丽薇挑眉白了他一眼。「根本没谈过恋爱,你哪来的失恋?废话少说,给我们来两客咖哩饭,动作快一点!」

    「喔……」阿德一脸落寞地应声。也对,他只是暗恋未果,怎么称得上失恋?唉!佳人无情,一点机会也不给他。

    边在心里唉声叹气地,他转身定回吧台。

    看着他瘦高微驼的背影,苏凉晴不禁替他感到难过。阿德喜欢丽薇已经好久了,只可惜郎有情、妹无意!尽管如此,他对丽薇的好却是一点也没改变,她看得出来,他对丽薇的痴迷依然。

    「丽薇……」忍不住地,她想为阿德说句话。「阿德他……」

    「-别说了!」徐丽薇快速地打断她的话。「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没试过怎么知道?」

    徐丽薇猛翻了一下白眼。「不来电怎么试?我对他没那种感觉,勉强接受对彼此一点好处也没有。」

    苏凉晴理解地点点头,却还是忍不住感慨:「阿德他实在是个好男人,而且还对-那么好……」

    徐丽薇只是耸耸肩:「爱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没有什么好不好的问题,只有爱不爱的分别。」

    苏凉晴听了她的话,心情不禁又低落伤感了起来。

    丽薇说得没错,爱情,从来只有爱不爱的问题,不爱了,就什么也不是,不管你对对方再怎么好,都是多余的、徒劳无功的。

    她恍然若有所悟,一股悲凉的感觉却无法抑止地漫泛心头……

    翌日,苏凉晴起了个大早。

    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的娃娃脸,她浅浅一笑,露出颊边两个深深的小酒窝。

    很好,泡泡眼已经完全消失了,一切都回复正常。

    她满意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从今天起,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二十分钟后,她又重新站在镜子前面打量自己。今天她特别做了成熟一点的打扮,米白色翻领斜肩毛衣,下身搭配牛仔裤,腰肩系了一条圆形环扣串成的饰带,加上脚下的亮皮短靴,整体看来好象有那么点女人味了:唯一令人丧气的,就是顶上这一头卷发。

    天生自然卷的她,发长不过肩,柔细卷翘的发就像童话书里的天使一样,越发衬得她那张娃娃脸更显孩子气。

    她没辙地对着镜子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比上班时间提早到了公司,她直接到七号摄影棚报到。

    令人意外地,片场已来了一堆工作人员,正忙碌地搭建布景。人群中,叶知秋高大的身影显得特别突出,她一眼就看到了他。

    当她一步一步向他走近时,不知怎地,竟莫名地感到战战兢兢。

    她随即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没什么好怕的,丽薇也说这位叶大导演是面恶心善,为人其实顶好的。

    走到叶知秋身后,苏凉晴挂上一脸笑,正准备开口叫唤时,眼前的巨人突然转过身来,当场把她吓得倒退三步,跟着,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忽然失去重心地往后跌去--

    「哇啊!」她惊恐地瞪大眼,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掌抓住她的小手,将她往前一拉,她的脸随即撞进一堵厚实的胸怀。

    呜呜……好痛!

    苏凉晴捣着鼻子往后退了一步,抬起脸望向身前魁梧的男人。叶知秋古铜深峻的脸正朝她不悦地盯着。

    「对、对不起!」惊魂甫定之后,她赶紧出声道歉。看他的样子,好象是生气了。

    叶知秋一双浓眉攒得紧紧的,俯视她好一会后,倏地-起眼,凌厉的眸光一一扫向片场的工作人员,威严低沉的嗓音跟着轰向众人耳膜:

    「哪里来的小孩?是谁让她进来的?我不是说过片场谢绝参观吗?!」

    顿时,片场一片静寂,道具工也停止了手边的工作。众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皆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苏凉晴先是傻愣了一会,随即愕然地瞪大眼。不……不会吧?!只不过少了墨镜和帽子,他就认不出她来了?

    惊愕过后,她觉得有必要赶紧表明自己的身分。

    「呃……」缓缓地抬眼对上叶知秋严肃的脸庞,她怯怯地开口:「叶、叶先生……我是苏凉晴,我们昨天见过面……是你叫我今天直接到片场报到的,你……还记得吗?」

    叶知秋收回视线,将目光定焦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

    「是-?!」表情有一丝无法置信。少了浮肿,她的脸清秀干净且稚嫩,一张娃娃脸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二十六岁的成年女子,倒像是十五、六岁的中学生似。

    「就是我。」苏凉晴很无奈地点头。

    显然地,不管她再怎么打扮得成熟一点,还是没能为她的外表改变多少,人家怎么看她都像个孩子。唉!

    叶知秋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上下下来回游走了数趟,最后皱着眉停留在她那一头卷翘的短发上,一脸正经地说:「-的头发烫坏了!」

    「啊?!」没料到他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她呆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胀红着脸抗议:「我……我没有烫坏头发!这是自然卷,天生的!」用力强调,她最讨厌人家说她烫坏头发了。

    「喔,原来是个小卷毛啊!」大掌挲着下巴兀自点头着,而后转向工作人员扯大嗓门说:「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苏小姐,新来的造型师。」

    霎时,一道灯光打向苏凉晴,原本还为「小卷毛」这三个字皱眉的她,立即反射性地绽开满脸笑,轻点着头跟大家打招呼。

    大伙儿睁大眼瞧着,这个新来的伙伴好袖珍哪,像个娃娃似!众人不禁在心里啧啧称奇。

    介绍完毕后,叶知秋打了个手势,要众人继续手边的工作,而后带她走进一个小房间。

    呈长方形的空间,右边是一整排的衣物架,吊挂着许多不同款式的衣服;左边则辟为化妆台。

    「这里是服装间兼化妆室。」他简单说明了下。「我想徐总应该已经告诉过-,我们公司广告部门两个造型都还算新手,服装的sense不是很好;我希望-多教教她们。」

    话才刚说完,两名年轻女子陆续走进房间里来。

    「小琳、美庄,-们来的正好。」叶知秋将目光移向两人。「这位是苏凉晴小姐,新来的造型师:她年纪比-们大一些,经验也比-们丰富,以后-们要跟她多学习。」

    「为什么要我听她的?」身材较为丰满、打扮也较时髦的女孩一开口就很不客气。「她打哪来的?能力会比我好吗?」一脸的挑衅。

    气氛登时有点僵。苏凉晴不是没想过会遇到这种状况,没有人会对「天降神兵」感到高兴的,尤其这个神兵是来攻占自己的领域。

    只是,现在年轻女孩说话都这么……直接吗?她不擅长应付人际,对于这种僵凝的场面也只能一笑带过。

    「这是公司的决定,-有意见的话,待会儿来找我谈。」叶知秋冷冷地盯着说话的女孩。不轻不重的语气,有一股慑人的严厉感,低沉而冷的嗓音让人不由得感到一阵瑟缩。

    方才口出不逊的女孩神情顿时收敛了好些,不大甘愿地嘟着嘴撇开脸去。

    而另外一个身材较为纤细的女孩,倒是颇和善地朝她露出一抹甜笑:「我是美庄,还请苏小姐多多指教。」声音很甜美,人看来也温柔,是那种很难让人不喜欢的乖巧女孩。

    苏凉晴温温一笑,对着两人说:「别说什么指教不指教,我跟-们一样是来工作的,大家职位相等,彼此切磋研究、自在相处就好。」不惯于也不擅于职场里明争暗斗的她,向来以谦虚、和气待人。

    说罢,眼神不经意地掠过叶知秋,却见他一对浓眉紧蹙,很是不以为然的模样,她不觉呆愣了下。

    刚刚她……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了?

    第一天上工,苏凉晴并没有适应不良的问题,很快地就进入了情况。

    服装设计科班出身的她,在校时还选修了几门有关整体造型方面的课程,毕业后,又在模特儿经纪公司磨了五年。身处流行尖端的工作领域,压力虽然大,却也激发出她的潜能,让她获益不少。

    今天拍的是一支蔬菜油的广告,短短三十秒钟的广告,就花了整整一个工作天拍摄。担任广告片主角的是台湾家喻户晓、有最美丽欧巴桑之称的美艳女星。

    刚开始,小琳与美庄针对中年女明星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找了一套改良式的珍珠色短旗袍,叶知秋看了立即皱眉。

    「-们两个搞什么!我们拍的是蔬菜油广告,不是塑身美体广告。」目光霍地转向苏凉晴,命令道:「小卷毛,-再去挑一套衣服,动作快!」

    苏凉晴立即到服装间挑衣服。刚才她稍微看了一下脚本,广告片的女主角是个快乐的单身女郎,在工作忙碌之余,仍不忘给自己做一顿美味丰盛的晚餐,带出吃得美丽又健康的诉求。因此,她选了一件样式简单俐落的白色衬衫搭配一条黑色皮短裙。

    换上衣服,中年美艳女星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干练又时髦的上班女郎。她还特地将袖子卷起了些,并改变女明星向来不变的梳髻发型,让过肩的长发呈大波浪流泄,更加烘衬出广告片中女子能干又温柔的特质。

    女明星不断地照着镜子,显然也很满意这样的造型。

    这一回,叶知秋没再挑剔,开始进行拍摄的工作。

    苏凉晴站在角落静静地看着拍摄的过程。叶知秋显然是主导整个大局的人,看着他在片场指挥若定,有时皱眉沉思、有时大声叫嚷,到确定后的一声开麦拉,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力量与果决,像是天生就该是个领导者。

    「苏姐,叶导很迷人吧?」美庄悄悄走近苏凉晴。「电视台里有许多女同事喜欢他呢!」

    「他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苏凉晴笑了笑,单纯以一个造型师的观点看人。叶知秋身材高大健壮、比例完美,是个标准的衣架子。加上立体有型的五官,并不比伸展台上的男模逊色。

    美庄眸底微闪过一抹异样。「苏姐,-也喜欢像叶导这样的男人吗?」

    「啊?!」苏凉晴愣了一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我进电视台已经有一年了。」美庄自顾自地往下说。「一开始,都是我和导演合作的,小琳是后来才进来的。这一年里,我没见他谈过恋爱,也没看过他对哪个女人表现好感……其实,他是一个很痴情的男人……」说到最后,她的语气和表情显得有些梦幻。

    「痴……痴情?!」苏凉晴不自觉地脱口。

    老实说,叶知秋看起来很强势、很主观,她实在看不出他哪里像个痴情的男人。当然,这只是她个人观感啦,美庄与他相处的时间长,她会这么说应该有她的道理。

    「是啊!」美庄目光蒙-地叹息。「叶大哥很久以前谈过一场恋爱,他很爱他的女友,可是他的女友后来却嫁给了别人。一直到现在,他没再喜欢过任何一个女人。」

    苏凉晴愈听愈惊奇,不是因为她所说的话,而是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彷佛看出她的疑问,美庄对着她粲然一笑:「苏姐,我是把-当成好朋友,才跟-说这么多事情哟。」

    「美庄,-……是不是很喜欢叶导演?」她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啦!我只是仰慕他的才华,崇拜他而已。」美庄清秀的脸蛋微微一红。

    这时候,拍摄告一段落,工作人员暂时休息十分钟,她看见叶知秋正朝她的方向走来。

    来到她面前,他俯下脸盯着她道:「小卷毛,今天表现得很不错,看不出来-还真是个行家!」

    他的语气半带嘲谑,让人听不出是真心赞美还是取笑。苏凉晴呆愣地望着他唇边勾着笑的模样,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该做什么样的反应。

    待他转过身踏出几步后,她才忽然醒觉他刚刚叫她什么,小脸瞬间账红了起来

    「叶、叶先生!」她冲着他的背影喊了声,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他。「我的名字叫苏、凉、晴,不是什么『小卷毛』!」

    她的话引起片场所有人的注意,大家好奇又兴味地齐将目光移到她身上。

    叶知秋停下脚步,转身又走回她跟前,一手搓着下巴,挑高一边眉毛懒洋洋地俯视着她。

    见他一声不吭地盯着自己瞧,苏凉晴方才的气势不觉地减弱了几分。

    她被他瞧得手足无措,却仍是硬着头皮抬高下巴对他说:「朋、朋友们都叫我小凉,我、我允许你这么叫我!」

    「苏凉晴……小凉……」他低低沉沉地各唤了声,磁性惑人的嗓音带有魔力似的让人迷乱。被他这么一叫,她不由地又胀红了脸,还呆呆傻傻地盯着他瞧。

    「不过……」叶知秋接着又说:「我还是觉得-比较适合『小卷毛』这个称呼。」说罢,他还伸手揉了揉她一头的卷发,然后,带着满脸的笑意转身离开。

    他的举动惹来工作人员一阵哄笑,也让苏凉晴从一尊雕像变成煎锅里的小辣椒,满脸爆红地瞪着他的背影瞧,恨不得把他的背烧出一个洞来!

    而身旁,顾美庄同时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叶知秋远去的背影。她从不曾见他笑得这么开心过,更不曾见他主动碰触一个女人。

    缓缓地,她将目光掉回苏凉晴身上,看着她好久好久……

    侮辱!真是天大的侮辱!

    苏凉晴发誓,自己从没生过这么大的气!

    她可以说是一个没啥脾气的人,从小到大,发脾气的次数十根手指头就数得出来,可今天,她却被那个叶知秋气得大动肝火!

    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把她当成小孩子似的当众揉她的发!

    他严重地触犯了她的禁忌!

    而他竟然还可恶地给她起了个可笑的称呼,什么「小卷毛」,分明就是取笑她!

    岂有此理!她可是一个二十六岁的成熟女人呢!

    气鼓鼓地对着镜子发脾气的她,下一秒却突然丧气地垂下头。

    唉!一看到镜于里自己那张娃娃脸和一头卷发,苏凉晴不禁泄气地长叹了一声。不争的事实摆在眼前,她生什么气呢?不过是和自己过不去罢了!

    平心静气之后,她想,也许叶知秋并没什么恶意,只是习惯用这种方式和工作伙伴建立情谊,她是有点小题大作了。

    一如以往地,她总是能很快地消化自己在外头所受的委屈。

    觉得心情好多了之后,她朝镜中的自己微微一笑,跟着伸手关灯,转身打开服装间的门--

    「喝!」冷不防被门外杵着的一条黑影给吓了好大一跳,一双眼儿不由地瞠得圆圆大大的,小嘴也圈成了个O型。

    「原来-不止个子小,连胆子也小!」熟悉的低沉嗓音带着一丝戏谑地在她头顶响起。

    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后,苏凉晴被吓离的神魂才一一归位。「你……谁教你躲在门外吓人啊!」气恼地瞪了对方一眼。

    叶知秋扮出一脸无辜的表情。「我只是想告诉-,大伙儿都走光了,我也要关门走人了。」

    苏凉晴探头看了他身后一眼,整个片场果然空空荡荡的。「你难道不会敲门吗?」

    叶知秋斜挑起一道粗眉,继续扮无辜:「我听到-在里面自言自语又唉声叹气的,所以没敢打扰-!」声音里隐藏着一丝笑意。

    她瞪眼瞧了他好一会。「我……我要回去了。」不知怎地,她总觉得他是存心寻她开心。

    「那好,我们一起走吧。」他很自然地握着她的手臂,将她带出摄影棚。

    苏凉晴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走,一直到出了电视台大楼后,她才猛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干嘛停下来?」他回头看着她。

    「我走的方向和你不一样,再见!」她很高兴自己终于可以甩开他。

    「一起吃个饭吧!」他接下来说的话让她愣了下。

    看她呆愣的模样,叶知秋觉得有点好笑,却也为自己突然溜出这么一句话感到讶异。他已经很久不曾邀女人一同吃饭。

    随即,他莞尔一笑,有何不可呢?或许,他是没把她当成女人看吧,她怎么看都像个小孩子。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牛肉面馆,汤头非常好,肉质也棒,是这一带远近知名的,要不要一起去尝尝,我请客?」他又朝她挑了挑眉。

    苏凉晴本想拒绝,可肚皮却在这时候不争气地咕噜噜作响。

    嗯……牛肉面,听起来好象很不错,在这初春凉冷的夜晚,喝着热腾腾香喷喷的面汤,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呢……

    而且,自从失恋后,她就一个人孤伶伶地吃晚饭,那种滋味实在不太好受:她也不好意思要求丽薇天天陪她吃饭。

    「那……好吧!」她弯唇一笑,走到他身边,两手藏在外套口袋里慢慢地踱着步。

    一路上,两人没再交谈,并不是因为男女之间的尴尬或不自在,只是他们毕竟才刚认识,对彼此所知有限,交谈的话题自然少。

    苏凉晴始终低着头,盯着路面,看着路灯将她与叶知秋的影子拖得长长的……不,应该说是一短一长:两人的身高相差悬殊,就连影子也一样,她忽然想起庙会里的七爷八爷,忍不住轻笑出声。

    许是听到了她的笑声,叶知秋转过脸看着她,微笑地问:「什么事那么好笑,能不能说出来听听?」

    她指着地上的影子,笑道:「你看,我们像不像七爷八爷!」

    他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地面上一短一长的影子挨擦着,那长影子都快要有短影子的两倍长了。再收回视线望向身旁的她,她真的好娇小,还不到他的肩膀,微笑的脸庞浮上两枚深深的酒窝,纯真可爱得就像个孩子般。

    「我和-走在一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是父女俩呢!」他开玩笑的兴致又来了。

    苏凉晴皱了皱眉,斜睨着他说:「喂,别占我便宜!我今年二十六岁了。」特别强调了一下。

    他停下脚步看着她,笑意隐隐地。「就怕-到三十岁都还是这个样子!提年龄也没用。」

    她没反驳他的话,只是表情显得有些懊恼、丧气。

    「怎么?没话说了?」

    「我还能说什么?!天生就这一张脸,无可改变的事实,认命接受喽!」颇无奈的响应。

    「不生气?」他猜想,她的外表一定给她带来不少困扰。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真的不气?」叶知秋嘴边的笑意愈来愈浓,一丝恶作剧闪过他瞳底。「那……如果我继续叫-『小卷毛』,-也不气?」

    苏凉晴瞬即转过脸看着他。见他唇角微勾,眼带戏谑,她敢肯定他是存心的!这人爱取笑人的坏毛病跟他工作时的严肃模样完全不搭调。

    她应该要生气的,可她并没有。

    「其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她耸了耸肩。「『小卷毛』听起来也没那么滑稽,不过……」

    「不过什么?」

    她认真地回道:「下次可不许你再当着那么多人面前揉我的发!」

    想起那一幕,叶知秋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几声。他从来没那么开心过,一整天下来,笑意一直离不开他的嘴角。

    其实,从早上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就想那么做了。而她的头发果真如他猜想中那么的柔软、绵细,轻骚着他掌心的感觉此刻彷佛依然存在。

    「你还笑!」她微恼地瞪了他一眼。

    他收敛住笑声,清了清喉咙,学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说:「-的意思是,如果我私底下那么做,-就不反对喽!」

    这……这是什么逻辑呀?

    苏凉晴瞪大眼愣瞧着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

    看她一副傻愣的模样,叶知秋忍不住又笑了开来,反射性地伸手搭上她的膀臂,将她拢近他身旁,边笑着说:「-知道吗?-实在很有趣!」

    苏凉晴莫名所以地任他拥着,她该把这句话当成是赞美还是取笑?

    耳边听着他的朗朗笑声,她心中的疑惑像泡泡似的,一直不断地冒上来。

    这个男人……和昨天那个错认她是逃课的追星少女,凶巴巴地将她赶出电梯的男人是同一个人吗?

    还有,开会中冷着一张脸教训老板的那个人,到哪里去了?

    一直到吃完了牛肉面,苏凉晴还是没弄懂叶知秋是怎样的一个人。

    唯一的感觉是,他好象真如丽薇所说的,是个面恶心善的人,而且……还满平易近人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