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芒寒最新章节!

    越往山包的顶端,地上的铁器越清晰可见,这些都是快要腐朽的剑,腐朽不堪的残剑。

    器质较差的剑器很多早已腐化,被白骨所掩埋,被火焰所炼化。

    这应该是大规模堪比史诗级别的战争,可圣方大陆上的所有史书中却没有点滴记载,这是为何?

    远古的战场,拥有最原始血力的剑士,范青松不敢去想象这样的战争场面。

    在山包的顶端,范青松稍稍环顾了四周,除了漫山的白骨和残剑,别无他物。

    似乎在不远处的另一山包和范青松所在的山包成犄角对立相应,那座山包上有着黑光闪现,以及屡屡黑气升天,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神秘。

    范青松向着发黑光,冒着屡屡黑气的山包走去。

    朝着有希望的地方去寻找希望。

    此时此景实在有些太过于单调,诡异。

    如果在月光下空中飞过一两只蝙蝠,某个残剑上停留着一两只乌鸦……

    那将是一副难得的画面。

    少年茫然的走在这漫山白骨的山谷中,陪伴的只有天空上方的月光和嚓嚓的脚步声。

    范青松一步步的朝着山包走去,朝着当前的目标走去。

    当前的环境下,范青松只能朝着有希望的方向前进,才能有出路。

    前进的过程或许很无聊,或许有着阻力,或许没有希望,终归眼下的范青松是在向前,在努力,在朝着希望的方向踏着步伐。

    有着希望,有着信念,更有着一颗坚定不移的内心。知道自己改往哪走,就算没有道路,自己也要尝试着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一个人的路是孤单的,是漫长的,看似不远的山包,范青松就走了很久。

    山包看似平缓,实则滑陡,没有直接通往山包顶端的路,山包上很是光滑,范青松吃力的朝着山包上方攀爬。

    不高的山包,却有着巨峰的恶劣气流,越往上,风越大,气流越强,气温越低。

    风开始肆无忌惮的袭击着范青松的身体,范青松抬着头,仰望着上方的山包,也仰望着上方的天空,眼眸似乎有一种倔强与不屈。

    山包上方的黑气似乎与天空的某处有着联系,黑气冒出的上方的天空隐约可见有一云团形成的漩涡,漩涡周围几颗星星在闪铄着怪异的光芒。

    范青松呆呆的看了一会上空,左边的嘴角微微向上一翘,瞳孔一缩。

    “贼老天,你特么的是在玩弄我么!”

    一种愤怒,一种来自内心莫名的愤怒,在范青松的内心油然而生。

    愤怒在某种时刻会给予人体质上的动力,范青松觉得自己更有动力了,继续朝着山包的顶端攀爬,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山包的上方呼呼作响的冒着黑气,让人不敢靠近。

    范青松好不容易爬上山包的顶端,脚下除了黑不溜秋的光滑石包外连杂草都没有一颗,山包顶端比较平坦,像是一个椭圆形的石板场地,场地的正中,缕缕黑气冒个不停。

    冒黑气的正中隐约有一东西插在那里,范青松小心翼翼的接近冒着黑气的地方。

    近距离,隔着屡屡黑烟气体,可以看到插在山包顶端的是一把通体黝黑的剑。

    剑体外形,看上去是那么的熟悉,范青松双眼一亮。

    这就是石剑台上的石剑原型,更是自己曾经在地球上拔出的那把剑的原型。

    范青松看着黑剑,脑海里各种画面浮现,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

    或许自己现在的一切处境都是这把剑所导致的。

    心里,脑海里早已有了无数个念头。

    去吧,拔起那把古老的黑剑,或许一切谜底都会揭晓,所有的疑惑都将有答案。

    可是现实呢?明显不会有所期望的那么美好。

    拔起剑,然后或许现在的处境会变,是变好,还是变得更糟,这是个不确定的因素。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先拔剑再说!”

    范青松单手透过寒气逼人的黑气,握住了剑柄,粗糙的剑柄,握上去手心有些冰凉,未用多大的力道,剑就被范青松拔了起来。

    在剑离开山包地面的那一刻,没有了呼呼黑气的冒出,四周万籁俱静,只有范青松紧张的呼吸声。

    这一刻,什么也没变。

    范青松拿着剑,依旧站在山包的顶端上,夜色依旧寂静,寂静的让范青松快要窒息。

    范青松松了口气,显得很是冷静,冷静的目光,敏锐的扫过剑身的每一处。

    这把剑通体黝黑,剑身布满各种神奇的符文,和普通的剑没什么区别。

    范青松之前也接触过一些剑。

    唯一让范青松满意的是剑的重量,让范青松拿在手上很是上手,非常合适,不轻不重,像是专门为范青松量身定制的一般。

    范青松把剑拿在手上随手挥舞了几下,对此剑的长短也颇为满意。

    这把剑出现在这里,且没有像其它剑一样在岁月里腐朽、残败、毁灭,看来材质一定也是不错的。

    范青松心里想着自己一直以来也没有一把属于自己合适的剑,看来以后就有了,这把剑就是自己以后专属的剑器了。

    范青松此刻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是天空中那漩涡的云团早已消散,在范青松挥舞着剑的那一刻,天上闪烁的星星位置在发生着变化。

    剑舞星移。

    范青松收起剑,仰望着天空,过了一会,嘴角微微一笑,看来自己如何走出这里,似乎有了新的希望。

    范青松在仰望天空的时候,看了很久,没有看到北斗星,无法通过北极星的位置方向,走出这里,就多观察了一会浩瀚的星空。

    看着浩瀚的星空,满天繁星点点,范青松心里琢磨着,天空中总有些许星星之间会有无数细微的、若有若无、玄妙的关联。

    范青松看了很久,慢慢的发现有九颗闪烁明亮的大星星之间有着些许关联,范青松的脑海里试着把它们联系起来,再把它们之间其它小星星用线连接起来,它们就是一把剑的轮廓形状,朝着剑尖所指的方向一直向前走,就不怕走不出这片寂静的山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