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追妻记 第五十二章 宫宴(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将军追妻记最新章节!

    高墙深宫,金碧辉煌的宝座上。

    炎朝最高贵的女人偷偷背过身去,往自个嘴里塞了半个豌豆酥。

    不敢咀嚼,用口水慢慢化,甜美的味道入喉,俞皇后享受的眯着眼睛。

    “娴儿。”皇帝陛下像是要跟皇后说悄悄话,抓着皇后的衣袖侧身道:“给朕来一口。”

    俞皇后掰开皇帝抓着他衣袖的手,又追着在他手背上拍了一记。

    哼,也不想想她为什么枯坐在这里挨饿?

    俞皇后自己偷吃点心,又与皇帝闹别扭,就是不让上点心,偏偏来乐郡主还没有赴宴,弄得不能开席。

    众位皇室宗亲和朝中大臣都苦哈哈的饿着肚子狂灌茶水,实在无心欣赏艳丽的宫娥舞蹈。

    任凭谁,看了一个半时辰,又要饿着肚子等人,心情必然不好,哪里还有心思。

    “额。”

    这时一位宫娥扭到了脚,没站稳就撞上了排在她旁边共舞的人,两人双双摔倒在地,歌舞逼迫中断。

    “陛下,——”

    炎浩也知道不能怪宫娥,连续舞了一个半时辰自然会没力气,站不稳。

    不等宫娥开口求情,皇帝陛下就挥挥手,遣退了人。

    “要不,先上菜?”

    炎浩用眼睛瞄了一眼他的皇后,忍不住说出口。

    半个时辰前,他也说上菜,但是皇后不肯,因为之前她饿了,喊炎浩上菜,炎浩不肯,执意要等尤荔来。

    后来他真饿了,想着尤荔也快来了,就想说先上菜,但是皇后脾气上来,却不同意,要炎浩也挨饿。

    炎浩摸摸鼻子,心里腹诽,都派了三拨人去沐王府宣召来乐郡主了,居然还没来。

    要说有意外晚点来,那不会先派人回来告知一声吗?都是怎么办事的,炎浩简直想把这些不靠谱的都踢出林城。

    “阿嚏。”

    女官揉揉鼻子,心想,昨天晚上睡得挺好的,没冻着呀,怎么今天老是打喷嚏。

    “那个,大少爷,郡主还没准备好吗?”

    女官擦擦头上的汗,说起来她还是俞治的族姐,进宫二十年来未被皇帝.宠.幸,但是却意外成了女官。

    这些年来,一步步的,最终居然成为陛下身边最受依赖的大女官,这也是始料未及。

    先前她连续安排了两位女官来沐王府传召来乐郡主,没成想郡主一直未到。

    回想陛下不满的眼神,俞颖就很后悔,她不该托大,传召来乐郡主这样的大事,实在应该她亲自来的。

    这些年顺风顺水的,她把自己看的过高,一来这沐王府看见俞治跟个老妈子似得忙前忙后,她就明悟了。

    她俞家大少爷只能是肖想入赘的沐王府,来乐郡主是炎家这一辈的独苗苗,陛下等了一个多时辰都不上菜,也没怪罪的意思,只是让人继续请而已。

    来乐郡主有的是本钱任性,而她却应该把事关她的事情都当正经大事来办才对。

    尤荔是被叫醒的,在门口大喊大叫也没有把她吵醒,俞治只好进房间掀被子。

    掀了被子,他才知道为什么炎甲跑屋顶上去躲着去,不敢睡外间。

    然而他的行为却彻底惹怒了尤荔,再加上起床气。

    尤荔就赖着不肯出房门,各种折腾。

    俞治能怎么样呢?他怎么也没想到,某女居然脱光了睡,一丝不挂。

    他才要疯呢,动不动就脱光的某女,这种老婆娶回家,真的不会头顶一片草原吗?

    “姑姑稍等,郡主最多一炷香就可以出发。”

    终于——

    俞颖点点头,赶紧吩咐人回宫报信,然后安排马车和沿路的护卫,都让陛下等了那么久了,可不能再出什么岔子,无论如何要尽快回宫。

    刚才尤荔闹着说大妆太热,反正她最多穿两层,要是热了,她肯定会脱,让众人看着办。

    说起来立春那里有赵霖霄送的大卫丝绸料子的衣裳倒是薄透气,然而宫宴,她堂堂炎朝郡主穿大卫的服饰真的合适吗?

    但是现做又来不及了。

    俞治咬着后牙槽,为了不再让尤荔有借口拖时间,只能答应。

    背地里炎甲赶紧吩咐立春的人,连夜给尤荔赶制衣裳。

    包括立春也对郡主的认识被全面刷新,她家郡主不烦事起来,她觉得她们都是多余的,她嫌弃起来,她们绞尽脑汁也不能满足她。

    果然,郡主就是郡主,她们以前都是少见多怪。

    把拖地的襦裙提到胸以上,再穿一件丝绸长衫,白袜子,绣花鞋,再梳一个元宝发髻,把郡主制式的银簪、配饰带了三分之一在头上、身上,尤荔终于心满意足的折腾完,走出房门。

    “郡主,请您带上澈儿参加宫宴。”

    庞氏在院外喂了一个多时辰的蚊子,终于等到尤荔出门,看见尤荔的打扮,先是楞了楞,随后也不管不顾的就跪倒在地。

    尤荔瞥了一眼庞氏,绕过她和炎澈跪着的地方,仿佛他们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然后疾步往外走。

    庞氏:“……”

    难道她刚才话没说出口,只是在脑子想了想。怎么郡主不问问她,澈儿是谁呢?

    等她反应过来要去跟上尤荔的时候,女卫早已经把尤荔围住,更有府卫拦住她。

    “郡主,澈儿是你的亲弟弟呀,你不能不管他,郡主——”

    庞氏的声音像是哭丧似得哀嚎,尤荔当然听见了。

    别说炎澈的身世可疑,不太可能是炎舒的儿子,就算真是炎舒的儿子又管她什么事?

    尤荔的观念了,炎澈可是有爹有娘,等他爹娘死光了,如果她是第一监护人,她可能才会给他点生活费。

    不然,熊孩子什么的,咱打死也不招惹。

    “是否需要我去查一查?”炎甲看看俞治面无表情,尤荔似乎被影响拉着脸。

    坐在马车里,一晃一晃的,尤荔头上的银钗抖呀抖的,她摇摇头,道:“不用。”

    炎舒十五年就受了重伤,要是能生的出孩子来,那肯定要十五岁以上,比如她,比如那野人,这庞氏身边的小孩怎么可能是炎舒的子嗣呢?!

    说的独苗苗呢?

    多了俞锐,又多了那野人,那野人还给炎舒生了大孙子。

    尤荔想等她把这消息告诉炎舒,不知道炎舒是个什么表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