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八十三章抓赌之仗义疏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当天晚上,韩涛刚刚睡下,就听全屯子狗咬吵吵,愣是把耳朵有些背的李五爷都吵醒了。

    跑到当街,陆陆续续已经出来不少人,不知道谁嚷嚷一句:“梁十一家出事了。”

    大伙闻言都跑过去,只见一辆吉普车和一辆解放卡车就停在王十一家门前,车前挑着通亮的大灯,院内还有手电筒乱晃,吵吵巴火,原来是抓赌的。

    公社武装部的人都来了,荷枪实弹,还有几个民兵正押着逃跑的人赶回来,嘴里吆喝喝,就跟赶猪一样。

    刘叔也来了,见此情景,嘴里骂了几句:“梁十一这个王八犊子,我说屯子里好好的怎么招贼了,害的养殖场都被盯上了,原来是他在家里放赌引得来了不三不四的耍钱鬼和二流子。”

    说完后走上前去:“同志,我是这屯的大队书记刘明利,能进去不?”

    韩涛一看带队的竟然是萧排长,立马猜出来是今早上送到武装部的那两个家伙交代了赌博输钱和到养殖场杀鹿的经过,而且咬出了梁十一。

    见刘叔进去了,韩涛连忙和萧排长打了照顾,也跟在身后进去,只见院子里一片狼藉,窗户上的玻璃全被砸碎,满地玻璃茬子。

    从窗户看进去,只见屋里的相框、柜门上的玻璃全砸了,十多个人抱着脑袋蹲在墙根。桌上和地上散落着牌九,原来梁十一家里设赌局抽红,所以南北二屯爱耍钱的人闲着没事和公社的一些二流子扎堆跑这来赌博。

    梁十一媳妇靠着板杖子正嚎呢,看见刘叔进了院子,抱着大腿就喊:“六叔啊,您可得救救十一,他可是您亲侄女婿。”

    刘叔没有接茬,此时他也说不上话,只能等武装部的人都收拾完了,把赃款、赃物还有“脏人”都带走了,这才嚷嚷起来:“都回家睡觉吧,咱们都是正经庄稼把式,别寻思那些歪的邪的,不是好道来的钱烫手。尤其是刘氏一族的人,如果让我发现还有谁敢下道了,我打折他的腿。”

    大伙纷纷点头,最后进去瞅一圈,都一个劲吧嗒嘴,这场面对老实巴交的农民来说,太有震撼力了。尤其是临走时,民兵抓回来的几个人,那才叫一个惨烈,一个个都穿着大裤衩子,冻得嘚嘚瑟瑟。估计是赌完回家睡觉,被人供出来了,最后让民兵给堵在被窝里了。

    这几年对赌博抓的贼严,发现了就往死里收拾。放赌局的就更惨了,基本跟抄家一样,最后还得罚钱捞人,不然就得蹲两年。

    韩涛同样看得暗暗心惊,没想到萧排长还有这一面,虽然砸东西是过了点,但这都是没办法的,为了警戒他人,只能这么做。

    “六叔,这让俺们娘俩可咋活啊——”梁十一媳妇是刘叔的侄女,此时无助的坐在雪地上,看着开走的吉普还有卡车嚎啕大哭,看着就让人揪心。

    “让六叔说你什么好啊玉兰,你家梁十一招耍钱鬼子,你怎么不拦着。”刘明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

    “他那个驴脾气上来,我管得住他吗,要不是为了孩子我都不跟他过了。”刘玉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把孩子楼到怀里。

    “完犊子玩意,正事由着他,这邪门歪道的事也能顺着吗?耍钱鬼子输红眼啥事不敢干,昨天养殖场都被连累了,要不是人家小罗,估计鹿场已经血流成河了。真是害人害己啊,你在瞧瞧这家里给造的,跟糟了绺子有一拼了都!今晚上先领孩子上我家,跟你六婶子对付一宿。”刘叔批头盖脸就是一通训,韩涛估计,刘玉兰要是个爷们,刘叔早就大鞋底子抽上了。

    “玉兰,以后记住这个教训,别再由着十一胡闹了。快起来,跟婶子回家。”刘婶见状,紧忙上去把刘玉兰从雪地上拉起来,然后拽走了。

    “哎,作孽啊!都散了吧,散了——”老纪三叔吆喝一声,拉着刘叔往家走“都已经这样,生气有啥用,想想明天咋把十一捞出来才是正经的。”

    “捞那完犊子玩应干啥,让他在里面蹲着我还省点心!”刘叔一边走,一边骂着,看来今天真的是气得不轻。

    “回家回家,明天还有事了。”大伙这才想起来,都过了二半夜,也就各自张罗着回家。

    韩涛今天又跑公社,又跑县城的,而且和杨县长斗智斗勇了一下午,所以累坏了,也就没有去刘叔家,而是拉着了罗伟回去睡觉。

    一夜风波过后,韩涛在家琢磨了一早上,之后带着钱去了刘叔家,他听李五爷说了这种事情以往的解决办法,梁十一是负责放局子的,要想出来,估计得不少罚钱。

    但他家现在的情况根本拿不出来,刘玉兰是刘叔的侄女,要是自己不帮忙的话,估计刘书只能拉饥荒凑钱才能把他捞出来。

    一进门韩涛愣了,他发现刘叔家今天来了不少的人。经过一问才知道,大家也是来给梁十一凑钱的,毕竟都一个屯子住着,谁也不忍心看着他蹲笆篱子,所以就都你五块,他两块,往刘叔家送钱。

    “刘叔,你别数了,在数也就那二百多块钱,剩下九十多我出吧。”看着炕桌上的单子,韩涛算了一下,一共凑了二百零三块钱,看来大伙手头的余钱也不多,既然自己能帮忙那就帮一把。

    “那不行,不能再让你掏钱了。要不是梁十一这个犊子玩应,鹿场也不会招人惦记,死那一头公鹿可是值三百多,你不找他陪就够意思了。”刘叔没接韩涛递过来的钱,想起养殖场的损失他恨的直咬牙。

    “这是两码事,鹿又不是他杀的,就算我借给十一的,以后让他慢慢换就是了。”韩涛再次把十张大团结放在炕桌上,接着说道:“余下的几块钱给玉兰姐买几块玻璃吧,别把孩子冻着。”

    “行小涛,刘叔替他们两口子谢谢你,村里也就你能拿出这么多钱了,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刘叔低头捉摸了半天,这才接过韩涛手中的钱,之后招呼上车老板子,直奔公社。

    刘叔走后,老祖奶拉着韩涛的手道:“小涛啊,你就是咱老刘家的大恩人,大事小情你从来都是抢在前头,老太太代表老刘家谢谢你。今天我把话撂这,以后谁要是再敢为难你老太太我第一个不答应。”

    韩涛笑着回道:“老祖奶,咱不说这个,啥恩人不恩人的,乡里乡亲互相帮衬呗。”

    “小涛,姐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姐除了卖房子真不知道该咋办了。”刘玉兰也紧忙道谢,此时她的两个眼睛哭的跟桃子似的。

    “玉兰姐,你也别难受了,要是你和十一愿意,开春你俩都来养殖场帮忙,每个月我给你俩开三十块钱,有一年下来帐就都还上了。”

    韩涛的话说完,刘玉兰又开始抽搭,之后拉着老祖奶的手啥话也说不上来,就知道哭了。

    老祖奶把炕桌上的账单叠成方方正正,塞进刘玉兰的口袋里,拍着她的后背说道:“这不只是账单,这是父老乡亲的一片心啊,等十一出来俩人好好干,别白瞎了人家小涛那份心。”

    这话说得大伙都一个劲的点头,几个年龄大的长辈更是不由感叹道:“老祖宗说得好啊,水大漫不过船,手大遮不住天,别存侥幸心理啊!”

    “多亏了小涛这孩子,真是不经冬寒,不知春暖。”对于韩涛今天的仗义疏财,清河屯的老少爷们没一个不竖大拇哥的。

    经过这个变故,清河屯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大家都开始为两天后的元宵节准备着,但这件也有意外收获,那就是清河屯的凝聚力再次提升,同时也给一些不太务实的人敲醒了警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