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八十二章 鹿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出来一天,也不知道鹿茸还能要不。”韩涛回来的路上还在担心,早上就去了公社,下午又在县里跑了一天,也不知道家里那只大公鹿三叔处理完了没有。

    回村之后直奔养殖场,只见刘叔挂帅,老纪三叔掌刀,车老板子和姜老爷子(车老板子的父亲)指挥,几个人正在处理鹿茸,而鹿肉已经给各家各户分完了。

    韩涛一路疾行跑到屋里:“还好,赶上了最重要的一环”

    “白瞎了这鹿了,简直是瞎胡闹,现在鹿茸刚刚长到大鞍子,还没分出二杠(刚长出一个侧枝的鹿角叫二杠,另外还有三杈、和四杈等名称),就被这帮混蛋给祸祸了。”姜老爷子看着鹿头上的茸角心疼坏了,从来不发脾气的人都忍不住骂人了。

    此时的大公鹿只剩下头部没有处理,姜老爷子这一喊,韩涛才注意到,大公鹿的鹿茸刚刚半尺多长,上面还没分叉,只是一根独挺,这两根独挺外面蒙着一层红棕色的皮,茸嘟嘟,看着就招人喜欢。

    “姜爷爷,您消消气。他们几个也躲不过处罚的,我估计三年笆篱子是跑不了的。”姜老爷子已经七十九了,韩涛真怕给给他气出个好歹,紧忙上前劝导。

    三叔到是淡定很多,早上他一顿电炮飞脚的(东北方言,指用拳打中对方眼睛或者眼睛周围,使人产生有如看见蓝色电光一样的情景。如:给你一电炮,让你找不着北。飞脚就是踢,只不过是跳起来踢。)给那俩小子收拾得够呛。

    此时他一本正经的用铁锉伐锯子,两分钟后一声吆喝“老刘,把鹿头固定住,我要开始锯了。”闻言刘叔上去一把按住鹿头,三叔就开始用手中的锯子在鹿角的根部下锯。咔嗤咔嗤三下五除二,鹿茸就被锯断。

    锯口处开始有少量血渗出,刘叔从身后拿出一只碗道:“这鹿茸血也是好东西,真是白瞎了。”

    韩涛第一次看见割鹿茸,所以问道:“这鹿茸血有啥用?”

    “要说这鹿茸血可是好东西,它也是上等药材,本草纲目上说它能大补虚损、益精血、解痘毒、药毒。是养血安身、强身健体之佳品。只不过鹿死的时间太长,血都浪费了。”姜老爷子一边解释,一边吧嗒嘴,而且满脸心疼之色。

    “真是可惜了。”说话间,两对鹿茸被割下来,老纪三叔用手一掂量:“估计每个都有三四两多,这么大的鞍子茸不多见,要是在等俩月二杠长出来,估计一个就能有一斤多重。”

    车老板子点点头:“确实是可惜了,多好的鹿茸,碰见不懂局的那愣子了,啥招没有!。”

    韩涛再次听到鞍子茸这个词,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姜老爷子和老纪三叔叫这根鹿茸为大鞍子,所以忍不住向车老板子问道:“老板儿叔,为啥姜爷爷和三叔叫这根鹿茸大鞍子,这是有啥说道吗,还是说这是鹿茸的等级?”

    “这是指鹿茸生长过程中的状态,茸鹿在脱盘后,老角根部的皮肤渐渐在顶部中心愈合,咱们称为封口。之后就开始不断地向上生长,经10天左右鹿茸长到一定高度,形似磨脐子。接着顶部开始增粗,这时候叫茄包子。接着茸头开始放粗,像个马鞍子(此时称小鞍子)。等小鞍子茸愈长愈大,快要分叉,刚刚有个小包就叫大鞍子,之后分出第一个枝杈叫二杠、这是品质最高的鹿茸,而第二分枝到第三分枝前称为三杈茸。品质就要低一些,跟二茬茸差不多。”车老板子不愧是得到了姜老爷子真传,对中医和药材方面头头是道。

    “老板儿叔,啥叫脱盘啊?”以前在部队可没机会接触这么多新鲜事,所以罗伟也忍不住问道。

    “所谓脱盘也叫脱角,就是鹿头上角盘也就是骨化的残留茸根或骨质角在第二年新茸要长出来时脱落的过程。小公鹿生下来后8~10个月即开始在额部的皱皮毛旋处长出突起,由此形成角基,在此基础上长出初角茸。初角茸于第二年初夏前后脱落后才能长出合乎药用价值高的成品鹿茸咱们把这个叫头锯鹿茸,以后每年周期性的生长鹿茸,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脱盘的时间逐年提前,这头大公鹿正值壮年,所以在这么早就长到大鞍子茸了。”姜老爷子没等老板儿叔回答,就如数家珍的讲起鹿茸的知识。

    “剩下的两头壮年公鹿,还有那三四头不到三年的小公鹿平常多加点精饲料,看长势可以提前割茸,到时鹿茸没了,鹿就没人惦记了!”

    历时二十分钟,两只鹿茸被收割完毕。车老板子说着,把割好歹鹿角放到大碗里面,一会还要拿简单加工。

    姜老爷叮嘱韩涛道:“过上一个半月,就可以把所有公鹿的鹿茸割了,这段时间可要经管好了。”

    “知道了姜爷爷,咱们屯子和南北二屯的人都知道养殖场,估计不会惦记,再说有罗大哥在没人赶在来了。”韩涛的厚道劲再次表现出来,他还是愿意相信乡亲们的。

    接下来大家只要看表演就行了,因为剩下的事情别人都插不上手,只能由姜爷老爷子和车老板子进行炮制。

    姜老爷子早就让李五爷帮着烧好了一锅开水,他让车老板子在灶里又加了几块木头,之后将鹿茸挂在大锅上方,让鹿茸的温度与水温基本同步,接着用木夹子夹住鹿茸根部平放入要开的水中,把鹿茸烫一下瞬间拿出来,之后翻个个再放入水中,这回锅里的水立刻就变成淡红色。

    “鹿茸里面的淤血要排净,这样得到的茸片才纯净,这个工程要一点一点来,反复5-6次就差不多了,但千万注意不要把鹿茸表皮焯爆裂。”姜老爷子向大伙解释道。

    韩涛敬佩的说道:“术业有专攻,要是没有您和老板儿叔,估计鹿茸割完也加工不出好品质!为了不白白浪费了好东西,您和老板儿叔就是咱们公司的特聘顾问了。”

    去完血浆,开始给鹿茸去毛,姜老爷子毕竟年纪不小了,所以这道工序是车老板子完成的,他叫韩涛找了几块瓷碗茬子,慢慢把鹿茸上的绒毛刮掉。

    在这期间,姜老爷子也没闲着,他和三叔刘叔他们已经在当院架起几块柈子,点着之后,车老板子把刮过的鹿茸放到上面燎,之后边燎边刮。

    刘国威在旁边转了一圈,嘴里冒出一句:“好像跟烤猪蹄差不多。”

    “就知道吃,没长进的玩应。”看着刘国威在那油出逛进的,刘叔就忍不住讯两句。

    等鹿茸燎刮干净之后,车老板子把它放到温水里面刷洗,外面用棉布包裹,就留下锯口。

    “把酒拿来。”车老板子大喊一声。

    “家里不是准备饭了吗,怎么要在这干喝咋地?”刘国威吃一百个豆都不嫌腥,又在边上嚷嚷了一句。

    “我是要给鹿茸里面灌酒。”车老板子瞪了他一眼,说明要酒为了什么。

    鹿茸的锯口处有着蜂窝状的骨质,车老板子慢慢把姜老爷子已经热到六七十度的白酒倒进去,灌满之后,用烙铁将锯口烙封,再用毛巾把鹿茸裹严实道:“放一宿,明天就变软了,围绕着一两天就可以切片,记住用刀横切,越薄越好,让你三叔干这活,他的刀工最地道。”

    车老板子手脚很麻利,很快,二枝鹿茸全部处理完毕。韩涛向他挑起大指:“老板儿叔,这活干得也够地道!”

    车老板子笑笑说道:“这算啥,主要是这些鹿茸好,回头拿几片鹿茸再让你姜爷爷配点其他药材,泡上他几十斤药酒,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能治病。”

    韩涛听老板儿叔这么一说,心中大呼好险:“差一点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东西,药酒也是一个大卖点,尤其是有姜爷爷这么最大神在,那药酒药膳的还不拈手就来。”

    “哈哈,你说你这脑袋咋长的,全是来钱道。”

    “晕,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老祖宗的传下来的手艺,确实不能丢在咱们手里。”姜老爷子一听,心情也十分舒畅,想要把这门治病救人的医术,发扬光大起来的信念越来越强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