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七十九章 鹿舍惊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坐在摩托车的挎斗里,韩涛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回国混了大半年,大事小事竟坐马车了,这回咱也算是有车一族了。

    到了生产队门口,前面忽然出现拦路虎,只见一只老母猪横在道中央,旁边还跟着十几个吭吭唧唧的猪崽子,把道路封得溜严,大有一猪当关,挎斗莫过之势。

    滴滴滴——罗伟放慢车速,使劲摁喇叭。老母猪这才吭哧一声从地上惊起来,领着猪崽子冲进一旁的壕沟。

    韩涛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回到清河屯,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高兴,心情也更加畅快。

    响亮的喇叭声可谓是一鸣惊人,很快就招来一群半大小子,现在正好是要吃饭的时候。

    “摩托车,比自行车还牛的三个轮子摩托车——”小家伙们扯嗓子一嚎,全屯子人就都知道了。

    韩涛只好下车,因为挎斗摩托前面已经围上十多个野小子,他们可不像那帮小猪羔子,一按喇叭就能吓跑。

    “涛叔,这车看着就牛,这得多少钱?”虎子摸着军绿的车斗问着韩涛,眼中露出无比羡慕。

    “这算什么,等你们长大了咱们养殖场估计连小轿车都有了,到时候随便开。”韩涛摸了摸虎子的头,鼓励道:“要是你们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自己也能买一辆。”

    “涛叔,上大学还得好些年呢,能不能现在就拉着我们遛两圈?”

    韩涛见孩子们都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只好说道:“那就让这位罗伟叔叔拉着你们溜一圈,说好了就一圈,汽油可不弄,要是没有了它就彻底趴窝了。”

    “谢谢涛叔,谢谢罗叔叔,我们就在场院里溜一圈。”一次只能坐三四个孩子,所以罗伟在前面慢慢开,后面跟着一帮小子在生场院里跑,边跑嘴里还嗷嗷乱叫,都跟炸营了似的。

    等每个人都轮着坐了一圈,这才一个个的回家吃饭,就这样,临走时都是恋恋不舍得回头看一会。

    送走这些小家伙,仪彤和二丫就扯着手跑过来,二丫朝韩涛喊:“涛叔,我爷爷叫你去先别回西院,直接去我家吃饭。”

    “好嘞,过来涛叔带你们坐摩托车兜一圈。”说完韩涛把两个小丫头抱上挎斗摩托,指着道让罗伟向着刘叔家开去。

    到了地方,刘婶正在烙春饼。只见她麻利的把雪白的面团拍扁之后,在上面抹一层焦黄的豆油,然后再压上一个面团,两个一起擀成薄饼。

    接着就把擀好的面饼放到锅里一烙,也不用再放油,等饼熟了,用手一揭就分成两层,然后在里面卷上土豆丝和大葱炒鸡蛋,再格外扬上点小葱段和辣椒酱,放到嘴里一咬,连菜带饭都有了。

    “好吃,”韩涛一边给刘叔介绍罗伟的情况,一边卷好一张,咬上一口那叫一个香。

    风卷残云般吃完一张,又端起碗吱溜吱溜喝了几口苞米碴子粥(大碴粥),韩涛这才问道:“婶子,您家的鸡这么早就开张了。”

    “昨天打春开的张,加上今天新下的一共七个鸡蛋。”刘婶给罗伟夹了两张春饼过去说道;“小罗,到这就算到家了,别‘装假(东北话,翻译过来就是不好意思)’吃饱喽。”

    “嗯嗯,谢谢婶子!”罗伟低头应道。

    “小鸡打春就能下蛋了吗,那养殖场的小鸡怎么一个都没下蛋呢?”韩涛忽然想起这个茬。

    “养殖场都是当年的小母鸡,估计还要等几天才能下蛋,毕竟以前没下过,就像第一次生孩子,都要费点劲不是。”

    韩涛呵呵一笑,觉得刘婶这话确实在理。仪彤却从一边说道:“我和二丫去养殖场玩,听五太爷他们唠嗑说了,咱们养殖场小鸡的鸡冠子也都红了,估计这几天就能下蛋。”

    韩涛拍拍脑门:“自己都没注意这个,天天去也没发现这个细节,还真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好兆头啊,成败就看今年了。”想到漫长的寒冬终于熬过来,养殖场马上就要有产出,韩涛的心里这个美啊,不知不觉,又多喝了二两。

    因为要等王东的消息,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悠闲了很多,这也是韩涛来到清河屯最轻松的一段时光,白天没啥事带着罗伟串串门子,打打扑克,伙食也不用操心,哪家请客都拉不下他们。

    罗伟也渐渐地融入到了这个大家庭,不过在这欢欢喜喜的气氛下,竟然隐藏着暗流。这天夜里,韩涛睡得正香,突然被罗伟摇醒“涛哥,外面有动静。”

    说完,罗伟拐着腿下地,把柜子里的兜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把精巧的匕首,然后反握在手中。

    “这是……56式军刺!”韩涛一眼就认出了他手中手中的武器。

    这种武器可是大名鼎鼎,是放在步枪上用于近距离格斗的近身武器,在报纸上韩涛正经看过一些56式军刺的介绍,它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一旦人被刺中,伤口几乎就无法愈合,血会源源不断地流出,直到流干,而这把56式军刺就是在西南保卫战中士兵使用的武器。

    “听着像是有人,位置在鹿场那边。”罗伟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把紧了紧手中的军刺就要出去。

    “不好,屯子里的狗没叫,应该不是野生口!”韩涛支楞耳朵一听,确实是鹿舍那边,因为一旁的鸡场里,大鹅的叫声已经响成一片。

    之后韩涛连忙起身穿好衣服,但是出门前韩涛把罗伟手中的军刺压下,从门后递给他一根棍子,他心里很明白,就是招贼也不能用这个,就算用棍子打的头破血流也很正常,但是这种军刺可是要命的家伙,只要人被刺中,最轻的都是重伤,一旦罗伟用上这家伙,那可就不是普通的抓贼了,一刀下去,他的一辈子就完了。

    俩人推门出屋,韩涛手持红缨枪,二人借着朦胧夜色,杀向鹿舍。

    凑近了一看,四五个人影就在在鹿栏旁边,韩涛心里一惊:又奔鹿下手,自己没有得罪人,那一定是二流子来捡便宜的。

    “干啥的,不许动!”韩涛怒吼一声。

    对面的几个黑影还真听话,并没跑,反倒向这边走来:“哥几个就是想弄点钱花花,别找麻烦,不然把你俩全放倒了!”

    “哼!”

    罗伟听到对方的话面沉似水,他拄着棍子慢慢的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对方说道:“偷东西的到张狂了,我看你们谁敢动!”

    “我……靠!你看我们敢不敢动”领头的黑影一挥手“哥几个干他们,完事把鹿圈里的公鹿都给他放倒了。让他知道知道,哥几个不是好惹的。”

    “我看谁敢?!”罗伟的突然身子动了,他用木棍拄着地,然后身体凌空而起,两只脚分别踢中对放跑最最前面两个的腹部。

    “哎呦!”

    “噗通!”

    那两个黑影一声惨叫就摔在了地上,手中的砍刀也掉到一旁,一阵大风吹来雪沫子刮了一脸。

    “你他妈的………!”

    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平常都是欺负别人,哪里吃过这亏,一咕噜翻身而起也不顾身上的雪就带着其他人飞扑了过来。

    “就你们这档次的臭流氓,我能打十个!”

    罗伟根本不惧对方,飞起一脚正中对方的胸口,又把他踹倒在地。随后拔出腿上的56式军刺,眼中泛着杀气盯着后面的几个人。

    “谁敢上前我就捅死谁!”韩涛见对方人多势众,提着红缨枪站到罗伟身边。

    这些人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的混混,被罗伟身上的血气一镇,在加上韩涛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一时间都不敢上前。

    期间领头的家伙一连又爬起来两次,但每次冲过来都被罗伟一脚踹倒,竟然没有一次能到他近前。

    “好,你他妈的等着,你等着!”这个领头的混混也不是傻子,他已经就看出了对方有两下子,于是立刻起身,带着人飞快的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