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七十六章 战友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将近中午,韩涛与车老板子会和,之后去了乡里的供销商店,买了几样礼品。他这是准备去老站长家拜个年,顺便具体落实一下养殖场与收购站的合作,毕竟养殖场开春也就是可以出产些鸡蛋、鸭蛋,数量不多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跑县里。

    所以在韩涛看来,乡里的收购站是养殖场初期最好的合作对象,而且知道老站长快退休了,韩涛还有请老革命出山给自己镇场子的想法。

    “你放心吧,老站长干了一辈子,退休之后指定闲不住,他这个岁数要是到别的地方干活,顶多就是打更看门什么的,还不如来咱清河屯。”车老板子分析得很透彻,毕竟几十年的阅历,对于这些干了一辈子革命的人还是很了解的。

    “还是老板儿叔看得明白,如果能请到老站长,对于咱们清河屯股份有限公司那就是一个突破性进步。”韩涛对老站长很重视,他清河屯的庄家把式们不同,他是典型的管理人才,又在收购站工作一辈子,懂管理,对农产品收购、禽畜养殖啥的也算半个专业人士,这样的人物,有机会一定要争取一下。

    边走边说,不觉已经来到老站长家门前,虽然已经和老站长很熟了,但是韩涛还是有点紧张,要知道老站长有些事情上太过于较真,别把自己误会成送礼,那还不被打出来。

    “老站长在家吗,我是韩涛。”韩涛深吸两口气,心里给自己鼓鼓劲,然后去敲门。

    “来了,门没锁进来吧。”屋门一开,里面闪出一个姑娘,身材高挑,梳着一个马尾辫,额前散着一缕刘海,一双大眼睛眼睛尤其灵活,小巧的鼻子,显得很精灵,穿着一件高领白毛衣,显得亭亭玉立,而且看着还有那么点眼熟。

    “你好同志,我叫韩涛,老站长在家吗?”韩涛首先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才询问老站长。

    “哦,我爸在屋里,我看着你眼熟,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梳着马尾辫的姑娘俏皮地眨着眼睛,她对韩涛有些印象,曾经在土产公司见过一面。

    “对不起同志,我看着你也有些眼熟,但真的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韩涛歉意的笑着。

    “你跟王东去过县土产公司吧,当时还有这位大叔,用熊胆和熊皮卖了二百多块钱。”马尾辫姑娘微微一笑,提醒着韩涛。

    “看我这脑子,想起来了,你是哪个打算盘报价的女同志。”韩涛经过她的提醒,猛地想起这个女孩,当时她是梳着两个小短辩。

    “对,是我,我叫张妍,欢迎你来我家做客,韩涛——同志。”张妍性子比较活跃,所以主动伸出小手,和韩涛从新打了一声招呼。

    “你好张妍同志,刚才真是不好意思。”韩涛再次歉意的说道。

    见来人半天没有进屋,老革命起身到了门口,看见韩涛意外的喊道:“呦,小韩来了,看样子你们认识?”

    “爸,我们在土产公司认识的,他和我们一个同事去卖熊胆和熊皮啥的,当时卖了二百多块,顶我大半年工资了。”张妍笑嘻嘻的喊了一声老站长,随后介绍了认识的经过。

    “好小子,我就说好东西给我留着,你还敢跟我来暗度陈仓是吧。”老站长笑着教训了韩涛一番,佯装生气。

    “那会我还不认识您老呀,后来认识了不是把野山参卖给咱收购站了。再说您这什么觉悟啊,你们都是一个系统,卖谁都一样。”韩涛嘿嘿一笑,和老站长开启了玩笑。

    “还跟这上刚上线,看我不收拾你。”老站长回了一句,但看到韩涛手里的东西时,就忍不住开训:“我说姜老板儿,我这的规矩小韩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啊,来串个门还拿啥东西,一会都拿走。”

    韩涛嘿嘿一笑:“我还没听过谁家过年串门空手的,我这是孝敬长辈,可不是给您送礼。”

    “不理这个臭小子了,你姜老板可是稀客,快屋里坐。”老站长这才瞪了他一眼,然后去招呼车老板子。

    进到屋里,韩涛笑呵呵地向老站长的老伴拜年。同时,他也发现,屋里还有一个小伙。

    “韩涛,这是罗伟哥哥,我爸老战友的儿子。”张妍接过韩涛手中的礼物放到柜盖上,然后向他介绍。

    闻言,韩涛忍不住仔细打量面前的小伙。只见他浓眉大眼,威武中透出一股英气。身高一米八以上,身上穿着绿军装,但军装上没有军衔,他身旁的柜盖上有一朵大红花。

    原来是个复原军人,在这个时代,解放军是最吃香,最受人尊敬啊,所以胖韩涛很礼貌地伸出手。

    “韩涛同志你好,我叫罗伟,今年刚退伍。”原解放军叔叔伸出双手,和韩涛的手握在一起,很有力量,透着军人的严谨和豪爽。

    张妍招呼他们都坐下,倒上茶,罗伟虽然已经退伍,但是多年的习惯不是一时之间就可以改变的,所以正襟危坐,腰板拔得溜直,两手放在膝盖,一丝不苟,弄得韩涛都有些拘谨了。

    热情的和罗伟攀谈一阵,韩涛了解到,罗伟的父亲和老站长是老朋友,两家原来都住一个大院,如今,这位罗伟是因伤退役的。

    “因伤退退役?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上过战场参加了西南保卫战!”韩涛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要知道现在是一九八一年,正是西南发生战事的时间,虽然这场战争从七九年开始到结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但这只是大规模的战斗结束,其后双方在边境地区冲突不断,而在这些战斗中又有大量的军人在前线牺牲。

    “没错,一年前我还在老山前线,我的这条腿就是在最后一场战役中受的伤,虽然落下个残疾,但我还活着,而我的战友却………!”罗伟拍了拍左腿,一脸痛苦地抱着脑袋不堪回忆。

    “罗大哥,能给我讲讲那些战斗吗?”韩涛觉得他的情况和杨伯伯差不多,都是心里憋着劲,都需要找人倾诉,所以轻轻地问道。

    “好,你要是愿意听,我就跟你说说………!”罗伟就把藏在心里的往事都说了出来。

    他在部队是位排长,在边境地区待了有三年的时间,直到一年前的一场战斗,他带领着一个排三十几人,与敌人争夺一个高地,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排的战友就大半倒在了血泊之中,他自己也被手榴弹炸伤,昏迷后他的两名战友拼了命把他从战场上抢了回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其中一名战友被迫击炮击中,肠子都被炸了出来,最后牺牲在了战场上。

    罗伟野因为腿有残疾,行动不便,就此退役,他的家就是听讲公社的,部队领导托关系给他安排了一个收购站门卫的工作,但他却不是很愿意,他觉得保家卫国是军人们的天职,虽然不能在上战场,但也不愿意给国家增加负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