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六十八章 酒逢知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秀才,你这伙食不错啊,这个是狍子肉吧,还有熏兔子和最下饭的酱杂鱼,这次还真来着了。”谢老头一点也不客气,撕了一块狍子肉,大嚼几口就咽下去,然后又吃了一条小鲶鱼。

    “都是小韩跟着姜老弟他们从山上打的,还有这个酒,你尝尝怎么样。”程书记抄起酒瓶子给他倒满,里面正是韩涛送的药酒。

    “嗯,这酒够味,里面好东西应该不少。”谢老头的嘴还挺刁,一杯下去就知道好药材不少。

    正好大辫子端着一碗酸菜炒粉条上来:“韩大哥,你陪谢伯伯还有姜叔好好喝点,我爸的胃不能喝太多。”

    韩涛一听,也干了一杯,然后又给谢老头倒上,“谢伯伯,这酒是姜叔给配的,不但有野山参和野猪肚子还有鹿茸血、不老草、猴头菇和老纪三叔珍藏的虎骨。”至于程书记,则是小口慢慢喝。

    很快就几人就喝掉半坛子,见这情况,谢老头紧忙让大辫子给大家换上他带来的白酒。其实他心里最明白,这药酒是给老搭档治病养身子的,想要把韩涛说的药材配齐了可不容易,要是这么个喝法就浪费了。

    “嗯,还是喝这个过瘾,”一口喝掉半杯白酒,谢老头看到韩涛也不显山不露水的也跟着喝了半杯,不由眼睛一亮:“别说,还真有秀才当年的风范。”

    连吃带喝,一瓶茅台也彻底见了底。谢老头额头上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嘴里吆喝着:“秀才,还记得你刚到团里那会吗,也是一身书生气,同样是不显山不漏水的跟我喝了一个旗鼓相当。”

    “还敢说,你个老小子最坏了,我刚到团里那会你了没少给我使绊子。”程书记接过大辫子新递过来的酒瓶,气哼哼的放到桌上,

    “那不是先头的几个政委都跟俺老谢尿不到一个壶里吗,没办法只能变着法的把他们撵走。”谢老头瞄了程书记一眼:“谁知没清净几天,上边就又给我派来个白面秀才,你说我能不挤兑你吗?”

    “你他娘的看不顺眼就可以欺负人吗,革命工作又不是搞对象,还要看对眼才行?”这一声粗口可把韩涛几人看愣了,谁能想到一身正气的程书记也会骂人。

    “自打你负伤转移到后方,这么多年就再没听过你这个秀才骂娘。”谢老头一口把酒干了,眼中闪现着回忆的光芒,“你是我老谢唯一认可的政委,也只有你才能压住的臭脾气。”

    “两个老家伙都多大年纪了,也不怕孩子们笑话。”大辫子母亲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

    “还有飞龙汤,今天都是硬菜啊!”说着一碗汤下肚,谢老头不论吃菜还是喝酒的速度都很快,有点风卷残云的感觉。

    “你还知道啊你,就因为你那臭脾气咱们吃了处分,只要立功,一准就会犯错误。”程书记抿了一口酒,仿佛回到了那个峥嵘的岁月:“你说你怎么就不会服软,凡事都要拧着干。”

    “改不了了,要不也不会在牛棚里关了这么多年才放出来,今高兴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谢老头爽朗一笑,然后看着韩涛。

    “谢伯伯,要不咱一人一瓶怎么样,今我陪您喝个痛快吧”韩涛到了靠清河屯之后,久经三叔等人的考验,酒量没的说,而且深的东北人待客的精髓。

    “好!”谢老头把身上那件白衬衫的风纪扣一解,拉开架势,一瓶茅台不到半个小时就又喝掉了,而且还不耽误吃菜,大碗酒大块肉,那叫一个豪气。

    韩涛也不耍赖,陪着谢老头喝了一斤多白酒。

    车老板子今天兴致也很高,在一旁陪着程书记吱溜吱溜喝的那叫一个美,一边喝还一边和程书记唠嗑。

    “痛快,多少年没这么痛痛快快喝上一回了。”谢老头撕下一条兔腿,一边吃一边和韩涛聊着。

    韩涛晃晃有些迷糊的脑袋,嘿嘿一笑:“您太能喝了谢伯伯,我也就是仗着年轻。”

    “别整那没用的,”谢老头一瞪眼睛,死死盯住韩涛:“小子,敢临阵脱逃看我不收拾你,一人再整一瓶!”

    “行,”韩涛喝了一口汤,不甘示弱“今天我舍命陪君子,您想咋喝都成。”

    程书记一看不妙,连忙叫大辫子盛饭,再也不敢给他们上酒

    “坏了,我这个脑子!”半碗饭下肚,韩涛稍稍有点清醒:“只想着陪谢老头喝好,却忘记这是在哪了,第一次登门吃饭就喝多了,也不知道人家程书记还能不能同意自己和大辫子处对象。”

    “谢伯伯,少喝点吧。”大辫子给谢老头端过一碗米饭,然后用美丽的大眼睛瞪了韩涛一下。

    “丫头,谢伯伯现在终于平反了,心里高兴,多亏有小韩陪着我喝个痛快,你别怪他。”老头心里比谁都明白,所以帮着韩涛解释。

    “小韩做得很好,你谢伯伯喝的痛快心里就不憋屈了。”程书记竟然一点没有阻拦,他知道老战友这几年的经历所遭非人,心中的凄苦只能以这种方式发泄。

    大辫子看了看程书记,偷偷在韩涛的腰眼上轻轻拧了一下:“不许喝了,陪我爸和谢伯伯,还有姜叔他们喝杯茶。”说完,脸一红跑进厨房。

    韩涛当然知道大辫子的意思,但也明白谢老头心里的想法,不然也不会陪他喝这么多。有多少人受不了那种磨难而含冤自杀,像谢老头这样的,那要有多大的毅力和信念才能活下来。

    吃完饭,大家坐着喝茶闲谈,程书记和谢老头聊得都是些什么“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呀,还有像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和生产队的所有权和自主权必须受到国家法律的切实保障,不允许无偿调用和占有生产队的劳力、资金、产品和物资等内容,子听得车老板一知半解,但韩涛却像一块海绵一般吸取着这些谈话。

    期间还让大辫子给他拿笔,把最主要的几条内容记录下来,尤其是公社各级经济组织必须认真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按照劳动的数量和质量计算报酬,克服平均主义;社员自留地、家庭副业和集市贸易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必要的补充部分,任何人不得乱加干涉;人民公社要坚决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制度,稳定不变,人民公社各级组织都要坚决实行民主管理、干部选举,帐目公开这几条,今后会起到一个重要作用。

    临了程书记还和车老板子聊起韩涛的养殖场,还有他们一起进山打围的事情。

    车老板子心中暗自明白,所以眉飞色舞地说起韩涛在清河屯的种种事迹,还有上次进山打猎的事,期间韩涛也在旁边进行补充,听得众人大感兴趣,期间大辫子的母亲还表示有机会一定去清河屯转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