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六十六章冻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王晓娜站起身,把嘴凑到王志国耳朵边,小声说道:“爸,我把缓(huan读一声)好的冻梨给韩涛端出来吃好不好?”

    东北人把“化冻“叫缓或消,并因此形成一句歇后语:年三十晚上的冻梨----你找消呀(意思是你找打呀,消同削,削东北方言打的意思)。

    “这还用问啥,快端去吧。”王志国笑了起来,果然是有才的青年人见人爱,看来几个人在清河屯相处的很好。

    在东北,到了冬天大多数家庭都会买上一些冻梨、冻柿子、冻苹果、冻海棠果等东北独有的水果储存。尤其是冻梨、冻柿子是北方冬天里的主要水果。

    冻梨,又叫冻秋梨,一般是由花盖梨、秋白梨、白梨、尖巴梨冰冻而成(延边地区是由“苹果梨“冰冻而成),想吃了拿回几个冻梨放到凉水中浸泡,化透后咬上一口那叫一个凉脆可口。

    王晓娜拉着王东进了房间,少顷,王东就端着一个大脸盆出来了。

    说起这冻水果绝对是东北人智慧结晶的一种体现,过去由于食品匮乏加上东北冬天过于寒冷,所以在没有水果保鲜技术和保鲜运输、贮藏条件情况下,冻梨、冻柿子几乎是普通人家冬天能吃到的唯一水果。

    其实水果在常温下存放,维生素很容易流失,低温保存不仅可以减缓微生物繁殖,也能抑制一些酶的分解,减缓食物变质的速度。因此,冷冻水果基本不会影响它的营养价值。

    “来,韩大哥,这个给你。”王晓娜笑呵呵地捏碎包围着冻梨的冰,挑了一个最大的,先递到韩涛的手上,然后才是给王志国送去一个,接着又用盘子装了一个,到里屋给母亲送去。

    因为知道王志国与韩涛谈的是工作问题,王晓娜的母亲赵淑艳在此前只是出来与韩涛打了个照面,就返回里屋看电视去了。

    王东绕有兴趣地观察着妹妹王晓娜分发冻梨的顺序,脑子里无来由地想到了一个词,叫作“女生外向”……

    嘿嘿一笑,他自己挑了一冻梨,一边大口地啃着,一边对韩涛说道:“涛哥,多吃几个,别客气,吃完再来一个冻柿子。

    “坏小子,这是想冻死我啊……”韩涛无语了,冻梨这东西,两个下肚就得透心凉了。王东倒好,还让自己多吃几个,那不直接冻哆嗦了?

    正事谈完,接下来众人便是一通闲聊,期间王志国问了韩涛养殖场的一些事情,又问起清河屯小学的情况。

    王东在一旁不停地插话,以强化父亲对于韩涛的好感。

    王晓娜因为提前回城里,则对于公社赶大集的事情更感兴趣,简直就是十万个“有”什么。

    就这样一直聊了两个多小时,期间扫了一眼王晓娜手腕上的电子表,韩涛才意识到自己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连忙起身告辞。

    王东以韩涛对县城不熟悉、不认识路为由,自告奋勇地要求送韩涛去大车店,其实是想在路上与韩涛交流一下今天中午聊天的心得。

    王志国知道王东的想法,并未阻止,他亲自把韩涛和王东送出家门,看着二人下楼梯的时候,叮嘱了一声:“东子,以后小韩来县里提前说一声,让你妈在家给他做点好吃的,知道吗。”

    “知道了,王书记!”王东欢天喜地地和老爸调侃了一句,搂着韩涛的肩膀下楼去了。

    “爸,我就说韩大哥很厉害吧!”送走韩涛之后,王晓娜对王志国炫耀道。

    王志国点点头道:“的确不错,是个了不起的小伙子。”

    “跟着韩大哥,我哥以后一定比老爸还强。”王晓娜笑着说道。

    “那是必须的,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是!”王志国想了想,说道:“对了,小娜,等你哥回来跟他说,让他晚上去找你梁叔还有你刘叔、宋叔他们几个,让他们抽时间到家里来坐坐,我有事情要和他们商量。”

    “嗯明白,就告诉他们说王书记要开农场领导班子大会。”王晓娜也学着王东的样子,和王志国开起了玩笑。

    “胡闹,陷害你老爸是吧,我现在是调研室主任。“王志国心情不错,没有计较儿女对他的言语冒犯。

    他走到墙上的地图前,若有所思地端详着,突然无声地笑了:“知识与实践相结合才是硬道理,空谈误国啊?到底是明白人当家,还是外行领导内行咱们就真章上见分晓吧……”

    ----------------------------------------------------------------------------------------------

    花开两只,再说县农场一把手宗禄这边,因为中午在王志国哪里再次碰了个软钉子,所以他是面色铁青的回到了办公室。

    “宗书记,你怎么了,王主任还是不同意?”县土产公司杨处长问道。

    “别提了,说是解决不了那几百号职工的待遇和工作他就不会同意的!”宗禄一脸的不痛快道。

    “还以为自己是一把手,他有什么权利不同意?”杨林腾地站起身来,现在农场那边不断亏损,公司这边年年大把的往里搭钱还想怎样,趁着下面有几家乡镇企业想承包农场的土地,就要果断处理。能捞回点成本总比继续赔钱好,要不农场这个大包袱就真的砸在手里了。

    宗禄摆摆手道:“他也是放不下那几百号的职工,这几年也是我自己……唉,有些话没法说。对了杨处长,我让你和县里说的情况,报上去了吗?”

    杨林在宗禄的示意中坐下,然后把昨天去县委开会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农场那边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一时难割舍也可以理解是,但是不能仗着老资格就不把您放在眼里啊。是,当时那几个项目是赔了钱,但咱们不也都是为了救活农场吗,您说咱们最后换来了什么?

    宗书记,我觉得我们要加快步伐,不能让王志国和宋力、梁云海他们成了气候。而且我觉得,我们要抓紧取得县里的支持,只要杨县长能够支持我们,我们就就可以扔掉农场这个大包袱。”杨林气哼哼的一拍桌子,慷慨激昂的说道。

    宗禄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农场的事情要尽快地解决掉,不能让王主任他们再折腾下去了。如果有人整体承包那是最好,咱们也不收取承包费,唯一的要求就是“财务包干“。盈利不交交、但亏损土产公司也不补、自负盈亏即可,只要不在拖累土产公司其他的都可以商量。

    咱们考察的那个新项目,你赶紧把报告写出来,加上我刚才说这些,也写进外包农场的报告中,明天我一同拿去向杨县长汇报,争取一过了年就能上县里的办公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