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六十一章 杀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来的时候我家老爷子就夸你有本事,听说都惊动市里了,这次咱们算是露脸了。”

    目送着公社的陈书记离开,彻底松了口气的大辫子对韩涛说道:“看来这日本人也不全都是坏蛋。”

    “是啊,我怎么感觉他们还挺好的,听说我这块表还挺值钱的。”王晓娜也在一旁感叹道。

    “嗯,真说起来,某些日本人还是可以当朋友的。”韩涛回答道。

    “我怎么听不懂你的意思啊?”大辫子不懂的问道。

    韩涛叹了一口气道:“道理很简单,一山容不下二虎,中国要崛起,就必然要与日本发生经济上的冲突,甚至是政治上的冲突。两个国家的经济水平越接近,这种冲突就会越激烈。只有到中国经济把日本经济远远地甩在后面,让日本完全断绝了与中国竞争的念头,真正的中日友好才有可能到来。”

    “涛哥,你说的这种情况,怕是不太容易?”梁晓飞站在韩涛身边说道:“咱们国家和日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那倒不一定,现在咱们也在改革政策,我估计这一天不会太远的。”韩涛自信满满地对大家说道。

    “川田先生。这一趟松江之行,您还满意吗?”从松江县通往省城的国道上,外事办的小轿车在平稳地行驶着。车头的大灯划破黑暗,射向前方。郑翻译坐在轿车的副驾驶座上,微微欠着身子回过头向后排的川田津熊问道。

    “我非常满意,韩先生今后将是我在中国最好的朋友。”川田津熊答道。

    “那么,川田先生在龙省还有其他的什么安排吗?”

    川田津熊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了,真没想到这里的野菜生长环境如此优越,而且还有意外之喜,所以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尽快返回日本。去落实有关的事情。”

    “好的,我会给您安排好的,您放心吧。”郑凡转回身去,掏出一个小本子,把川田津熊的吩咐记录了下来。

    因为昨天外宾的事已经处理利索,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刘叔就来到养殖场。不明所以的韩涛一问,原来今天刘叔他们家杀猪,所以他是叫韩涛和大辫子,还有王东他们几个去他家吃肉的。

    一听有好吃的,韩涛二话没说就带着大家直奔刘叔家,等到了地方,只见刘叔家当院摆着一个案子,三叔拿着一把杀猪刀正在那唰唰蹭呢。

    要说这杀猪,那在东北农村可算是一件大事,几乎相当于过节。这个时候一般人家一年中却难得吃上几回肉,尤其是吃大锅饭的时候,只有八月十五和过年生产队才杀猪,但每家也仅是分几两肉解解馋而已。

    虽然现在分开了,老百姓的日子也好过一些了,但是往年的日子也都不宽超,自家养的猪都卖给收购站,换俩钱贴补日子。

    这不,今年收成很好,所以大家都打算把自家的猪杀了,一半卖掉一半留着吃。而且一进腊月,村里人就都磨刀霍霍了,不过一直等到今天也没人敢动刀,都等着队长家呢,啥事也不能隔着锅台上炕不是。

    也正是因此,外宾一走,刘叔就近忙张罗着把猪给杀了,正好两位老师都没走。

    清河屯擅长杀猪的人就是三叔,所以基本都是由他掌刀,不仅干得干净麻利,而且不糟践有用的东西,每次都能把猪的肉和头、蹄、下水(内脏)、血、骨头等各部分收拾得井井有条,分门别类,各尽其用,用老话说是“能多杀出来五斤肉”。

    几分钟后,三叔就在几个小伙的帮助下,把嗷嗷直叫的大肥猪给收拾利索了,放血剃毛之后,三叔先是将肠油,大肠、小肠、肥肠、脾、肾、等都悉数分离开。

    “不错,足有四指膘。”农村杀猪,都用“几指膘”来衡量肥瘦,就是手指合拢之后,肥肉部分的厚度,最肥的叫一巴掌膘。

    接下来就是分肉剔骨,等这些也弄好后,又开始打理起肠子和肚子了。三叔先是摘好苦肠,接着再将小肠摘出,并且一段一段的断好,之后几个妇女就端到一边,然后用高粱杆从断肠的一头带肠体穿入,然后推动高粱杆,便将里边的翻到了外边,这主要是便于清洗。

    肠子洗净后,一头扎紧,便开始灌血肠了。只见车老板子先将猪血搅拌好,然后放佐料,豆油,葱花,盐,花椒面啥的都放里搅拌后灌进肠里,灌满后就扎紧另一头。交给来帮忙的妇女们手里,之后这些阿姨们便将其放进已沸腾的煮肉锅里。这也是个技术活,因为在煮制的过程中还要不停的在肠子上用牙签扎出小孔排气,但是不能扎的太大,不然血肠就被煮爆了。

    杀猪的工作告一段落后男人本就都进屋里聊天等待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女人们的事了。她们最开始时先切酸菜,至少要切半缸的酸菜。然后把煮熟的猪肝,猪肉,猪血肠切成一片一片的,刀法娴熟得不得了。

    “小涛,你们们几个别看了,赶快和程老师还有小娜老师他们屋吧,大家伙都等着了。”看外面答对的差不多了,刘婶开始招呼大家进屋。

    “真香啊,紫萍姐,你说市里咋就吃不出这个味道。”迈进门槛之后,几个人提着鼻子一闻,就连王晓娜也不由颇有些感慨。

    其实想想也就明白,这农村的散养猪生长周期长,天天运动量大,山上的野菜、地里的粮食都没少吃,肉质当然不同。

    此时屋里早就放好桌子,东西屋各两张,地上和地下各有一桌。

    刘叔昨晚就掰着手指头算计好,今天都需要请哪些客人,一是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辈,二是亲戚朋友。

    “开饭喽——”人都坐稳之后,刘婶一声吆喝,妇女们就开始忙活起来,一盘血肠,一盘辣炒护心肉,一盘五花三层的白切肉片配蒜泥,一盘手掰的猪肝,再加上拆骨肉和烤得焦黄的油梭子,还有那用煮肉的汤汁加酸菜、猪血、猪肉等熬制的烩菜,一道道地端了上来,摆在桌上,真的是很诱人。

    尤其是酸菜,这用煮肉的老汤,加酸菜、猪血、猪肉等熬制的烩菜,看的韩涛和王东他们几个人直咽唾沫,就连比较矜持的大辫子和王晓娜也是食指大动。

    韩涛也不管形象不形象了,夹起一片血肠就放到了嘴里,嚼的是又香又嫩,不由一个劲吧唧嘴。

    “吃肉、吃肉。”刘叔一个劲张罗着,那时候一年到头见不到多少荤腥,难得吃上一顿猪肉,大伙都甩开筷头子,没有客气的。

    “嗯,真香!”又夹起一大片颤颤巍巍的肥肉填到嘴里,韩涛不由赞了一声,这散养猪肉就是不一样,真可谓是肥而不腻,肉香浓郁。

    很快桌上的盘子就空了,不过没事,管吃管填,吃到最后,盘子里还是满的。

    半个多小时后,大家伙伸筷子的节奏才慢慢放下来,之后就都开始张罗着喝酒了,最后几个人都喝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