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三十九章 恩将仇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从公社报案回来的第三天,一亮绿色的吉普车开到了清河屯,而且大摇大摆的停在村委会门口,此时一大群娃子围着瞧稀罕,他们中的很多人,还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高级车。

    “奶奶,奶奶,国威又惹事了。”韩涛刚给老太奶把水缸打满,就听见有人跑过来嚷嚷。

    “他不是在城里吗,怎么又惹事了?”一听到这个消息,老太奶急的一下站了起来。

    “说是和鹿场的事有关,人是被武装部的人带回来的。”

    “和鹿场有关?还是武装部送回来的!”韩涛也是被这个消息弄得一头雾水“秋香嫂子,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香菱嫂让我回来的。人家武装部的人还在等着确认情况,香菱嫂说小涛明白怎么办。”

    “这个孽障,一定是又犯浑了。”老太奶不愧是最了解刘国威的人,秋香这话音一落,他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我说没和谁结仇,原来是他啊!”简单一想,韩涛马上就明白是怎们回事了,一定是国威这个混小子在外面听说了什么风言风语,所以才有个三天前的杀鹿事件。

    “走走走。”

    “您慢点。”

    几人急急忙忙赶到了村委会以后,韩涛见到了一个腰杆笔直身穿戎装的年轻,迈步向自己走来,此人步伐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每一步的距离都惊人的相近,仿佛用尺子量过一样。

    “萧排长,你怎么还亲自跑一趟。”韩涛一见是上次接待自己的那个排长,紧忙热情地伸出双手。

    “你好韩涛同志,事情只这样的,我们得到举报,说这几天有几个县里来的混混在共社聚众赌博,这不,昨晚上我们给端掉了。没想到,把你那个事也审出来了,就是你们屯子的刘国威带人干的。”

    “真的是他干的?这个家伙真把玩笑当真了。”韩涛已经知道香菱嫂是什么意思了,看在老太奶的面子上,韩涛也不能让刘国威被定罪,要是那样老太奶和秋香就更没法活了。想到这里,韩涛就乐呵呵地说:“我和您说萧排长,这可能有些误会。走,咱到屋里坐坐,然后慢慢唠。”

    “不必,这是公事,咱们就公事公办。情况你们书记和香菱嫂自已经和我说了,现在就看你的说法,如果真的是有误会,那这事就算结了,如果不是,那我们就对他进行处理。”

    “真的是误会,就是个打赌犯浑的事,给您添麻烦了。”

    “这事能胡乱打赌吗?既然当事人不追究,那我看在老太太和香菱嫂自的面子上就算了。”萧排长把刘国威的手铐打开,然后对刘叔说道:“老班长那是咱们公社的骄傲,身为他的亲人你们要以身作则,这种事下不为例,你们村里一定要对刘国威同志进行严厉批评教育。”

    “一定一定,您放心,我一定很很收拾他,这种事绝不会再发生。”“那就这样,部里还有好些事得回去处理。”说完,萧排长上了吉普车。

    “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这多是我们应该做的,以后有事就到公社找我。”萧排长和韩涛握了握手,之后也上了吉普车:

    “慢点啊萧排长。”

    滴滴——萧排长在吉普车里按了一下喇叭,之后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我真恨不得踢死你个不省心的玩应。”刘叔看剩下的都是自己人,上去就给了刘国威一脚道:“你自己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

    “六哥,我就是听柱子说嫂子和……….哎!我也是气不过,所以才对鹿下手的。”

    “你还有脸说,你说你,人家小涛是咱家的恩人,没有他你就见不到你奶奶了。”老太奶看着不争气的孙子,一脸的悔恨。

    “老祖宗,您消消气,消消气。”看老太奶是真动了气,香菱嫂就忙上前劝导。

    “你今天因为别人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就敢杀了人家鹿,那明天你还就敢不杀人了!”说着,刘叔又是几脚“我让你办事不过脑子,让你不过脑子!我看你这回算是作到头了。”

    韩涛看着刘叔也是真生气了,紧忙来着道:“刘叔,行了,行了,他知道错了!”

    “老九,你今天真是要谢谢人家小涛。要不是看老奶,你就等着蹲笆篱子吧!”

    “快给你涛哥认错!”老太奶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都是我给惯的啊,小涛我这个老太太给你认个错。”

    “涛哥,是我不对,是我混蛋。”刘国威此时也知道自己这事办的太过分了,都说混社会的最讲义气,自己却恩将仇报了。说着,他就给韩涛跪下了:“涛哥你救了我奶奶,这次又救了我,我不走了,今后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小涛啊,我也给你认个错,他是我老刘家的人,也是这个村的村民。今天出了这个事,我这个族长、这个大队书记,有很大的责任,我给你陪个不是。”

    “这是干啥,快起来。行了刘叔,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韩涛一把扶起刘国威道:“这是我也有责任,是我办事没考虑周全。为了这种事不再发生,其实啊,我们得找找原因。这里边呢,确实有个结。既然说到这,那咱今天就把这个结给它挑明了。”

    “对,说说。又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香菱嫂也帮腔道。

    “老话讲,冤家易解不宜结,平常国威不再村里,您就是想管教、想揍他也够不着,而他就是想惹你生气也没机会,所以这就造成了沟通不足情况。我和老太奶这几天聊了很多,我知道您也是恨铁不成钢,但是您的方式太过激,而且对秋香嫂子也有偏见。你说国威和秋香那算什么事?说起来她们俩都算单身,别人有什么权利说三道四。”

    “嗯!我这当哥的是有不对的地方,秋香别往心里去。”

    看刘叔真的听了进去,韩涛才接着说道:“人家秋香一嫁过来就没了当家的,你老刘家就不该对此负责吗,和一个女人十几年的幸福比起来面子算个啥?而且你们说,有比国威还能心疼他们娘俩的人吗?所以我觉得国威做的是对的,他是个有担当的爷们!”

    “小涛说的没错,这种事在以前也不是没有,老太太我觉得这事还看两个孩子,随缘就好!”

    见老太奶都表态了,刘叔也就不再死扛着“哎!都说破四旧,但是还都是放不开。既然老奶都没意见,那我也不在反对,可也不支持,但我老刘家的事也不用别人说好赖。今后的路怎么走,你自己好自为之,要是再有祸害乡里的事,我第一个收拾你。”

    “还不快谢谢你六哥!”老太奶见刘叔吐了口,近忙提醒刘国威。

    “只要他们不在背后讲究秋香,我绝不惹事。但要是谁再说三道四,背后嚼老婆舌,我就撕烂她的嘴!”

    “别在这耗子扛枪窝里横,想想以后的日子咋过,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你既然不走了,那就想想养家的路子。”

    “我说过,以后就跟着韩涛了,只要他瞧得起我,我这一百多斤就交给他了!”

    “没那么严重!别再祸害我那几头鹿就行。”韩涛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不开玩笑了,国威,既然你信得过我,以后就跟着我,每个月拿个国企职工的前没问题。”

    “涛哥,以前是我混蛋,你救了我奶奶,我以后一定好好干。”

    “以后都管好自己那张破车嘴,好了都散了吧!”刘叔一声令下,大家伙都各回各家了。

    这件事对韩涛的触动其实很大,更坚定了带大家致富的决心:这么厚道的乡民,这么淳朴的民风,不应该总挣扎在贫困线上啊。

    下面的是用手机传的,不知点娘怎么了,全乱套了,段落全变成一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