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三十八章 得罪人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嫂子,这事可就交给你了,我去老太奶那座会。”见香菱嫂子真的把秋香叫到了她们家,韩涛顿时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这有我呢!”香菱嫂先是给韩涛安了安心,之后呵呵一笑:“真没事,都是些千年谷子万年糠的疙瘩,嫂子知道咋整,一准给你办的妥妥的。”

    “好,那我走了。”知道自己帮不上忙,索性韩涛也就不管了,抬腿就奔老太奶家。

    “小涛来了,天冷,快脱了鞋往里坐。”见韩涛掀门帘子进了屋,老太奶抄起笤帚疙瘩把炕划拉了一下。

    “嗯,您还好吧老祖宗。”韩涛也不外道,说着话就脱鞋上炕,和老太奶围着火盆盘腿坐在炕头上。

    说起来,农村的火盆可是个宝,早上烧完的柴火灰扒到盆里,不但不冒烟,还可以热一天。就是第二天早晨一扒拉,还能扒拉出火星子。而且这火盆是用黄泥箍的,特别经烧。

    尤其是小孩,他们最喜欢火盆,弄点土豆、豆包什么的扔在里面,烤得金灿灿,而且还一点灰不沾,就算有点灰也不怕,农村没那么多讲究,有时候身上哪儿拉个口子,顺手还扬上一把灰止血。

    “老太太我呀,好着哪。来,尝尝老太太这毛嗑炒的怎么样。”老太奶把腿边上那个装瓜子的小笸箩递给韩涛:“真说起来啊,这阎王爷他不敢收我老太太,我还有个孙子叫刘国威,他还没娶上媳妇,要是那阎王爷就这么把我带走了,我还不把他的阎王殿给掀喽!”

    “哈哈”韩涛笑了笑道:“对了老祖宗,我来村里也半年多了,怎么没见过您家儿子和媳妇啊?”

    “哎!”老太奶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徐徐的说到道:“十几年前公社修水库的时候,出了事故,他们两口子加上我那大孙子一块没了。”

    “对不起了老祖宗,这事我真不知道。”

    “不要紧,都是过去的事了。”老太奶拍了拍韩涛的手“自从国威他爸他妈还有他大哥去世以后,这个家就剩下我老太太撑着。我就觉得,国威这孩子太可怜,所以呀,我就宠着他,惯着他,一个不字都不敢说他,就怕他受了委屈。”

    “那我怎么没见过他?”韩涛问道。

    “哎,都怪我呀!是我把这个孩子宠坏了,也惯成了混世魔王。也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个小混混。”说到这里,老太不奶顿了一下“现在老了,这几年多亏秋香丫头懂事,不但要抚养铁蛋,还要帮着我一起撑着这个家。”

    “老祖宗,这么说来秋香嫂子确实是够难的。您说,我是不是给她惹麻烦了?这可咋整!”韩涛听老太奶这么一说,心里就更加感到愧疚,没想到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这不怪你,虽然老太太我年岁大了,但我不糊涂。谁对咱们是真好,谁在看笑话,老太太我心里明白着哪。”

    “谢谢老祖宗理解。”韩涛把手中的瓜子放回笸箩,之后接着问道:“那您能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吗?这样我以后办啥事也好心里有数。”

    “这个话说来话长,自打国力和他爸他妈没了以后,家里就剩我这个老太太和秋香丫头带着国威,而国威他嫂子的娘家人因为秋香还年轻,所以就多次逼她早日改嫁,但为了我这个老太太和国威,还有铁蛋,秋香竟然和娘家闹掰了,差点断绝了关系,为了这,她娘家弟弟甚至扬言要烧了我们的房子。”

    “那后来怎么样了?”韩涛问道。

    “后来你刘叔出面去了一趟她们家,并且答应他们,如果秋香今后有相中的人,我么老刘家绝不拦着,而且还要像嫁姑娘一样对待,之后这事才算拉倒。但是我那孙子国威又不争气,还处处惹事,所以孤儿寡母的日子不好过,一大家子等着吃饭,家里却没个顶梁柱.............”就这样,老太奶把这七八年发生的事,一股脑的和韩涛说了。

    许久之后,韩涛才开口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国威做得没错,这是他懂事了,知道担当了。”

    “我老太太也从来没怪过他,他这么做是对的,他秋香嫂子走到今天不容易,所以他长大了,就应该照顾起这个家,这更是他该有的责任。但是这个事别人根本没法理解,等传出去以后,你不知道外面传得有多难听。为了这事,秋香丫头差点糟践了自己。”

    “这就是国威去了城里,之后一年多也没回来的原因?”

    “嗯,他是怕秋香丫头为难,所以..........”就这样,韩涛在老太奶家一直聊到了晚上八点多,一直到香菱嫂送秋香和铁蛋回来,这才和香菱嫂一道往回走。

    回到养殖场,韩涛老远就听李五爷在那大声吆喝:“谁呀,是小涛回来了吗?”

    “是我,五爷。”韩涛连忙应了一声。

    “小涛快来,我盯了半天,那边有俩人影晃荡。”见韩涛回来了,李五爷紧忙大声嚷嚷道。

    “在哪?”韩涛激灵一下,连忙关掉手电筒,猫着腰往过跑,边跑边喊:“出来,再不出来就放枪了!”

    韩涛这一喊,李五爷立马来了主心骨,所以也精神大振的扯嗓子嚷嚷:“妈了个巴子,黑天半夜,偷偷摸摸,打死也白打!”

    “轰——”一声闷响,一道火光直冲天空。

    “惊动人了,走——”两团黑影从鹿栏旁边现形,之后向不远处的山林逃窜。

    “哪来的枪!”夜深人静的,这一声巨响,震的韩涛也有点发傻。

    “再敢来得瑟,腿给你们打折喽!”李五爷又咆哮一声,那两个黑影跑得更欢。

    “您老这枪哪弄的?”韩涛一看人跑远了,所以也没追,来到李五爷身边一瞧,只见他手里拎个洋炮,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山上野牲口多,一到秋冬就下山祸害东西,所以我就把家里的洋炮拿来了。”此时李五爷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架势,拿着洋炮来回比划。

    “那也不能真放枪啊?”韩涛一阵阵后怕,幸亏是往天上放,要是真把人打了怎么办。

    “你说再不出来就放枪,我就放了。”李五爷很认真地对韩涛说道。

    “我那是吓唬他们,那知道你手里真有枪啊?”韩涛看看李五爷手里的洋炮,哭笑不得,这李五爷的脾气还真是够火爆,这帮手不白雇,有事真上啊。

    “这个回头再说,咱爷俩看看鹿有事没?”

    “好,我给咱照亮。”韩涛边走边把手电筒打开。

    “我日他姥姥,真下得去手。”两个人打着手电筒,查看了一下鹿群,没想到真出了事,其中有一头小母鹿被扎伤了腿,还有一头被抹了脖子。

    “专挑小鹿下手,这绝不是为了鹿茸,看这意思好像是寻仇。”李五爷阅历丰富,所以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单纯的为了钱。

    “也没得罪过人啊!”韩涛一脸的不解。

    一听这话,刚刚赶过来的梁晓飞也是一脸迷茫的挠了挠头,之后接茬说道:“咱们确实没得罪过谁啊!难道弄错人了?”

    “还敢来,信不信我崩了你!”正说着,忽然远处黑影一晃,李五爷反应倒是够快,噌就抄起洋炮往前冲。

    “是我,纪老三,才刚谁乱放枪?”三叔健壮的身形闯进屋,从枪声中,他听出是老洋炮的动静,所以急火火赶到养殖场。

    “三叔你看..........”韩涛把经过跟他学了一遍。

    三叔一听,也气个够呛,骂了一阵子,最后叮嘱“把这两头鹿弄进屋,我一会找你刘叔说说这事,明天一早咱们就去公社武装部,我就他娘的不信了,在太岁头上动土,还反了他们了。”

    “你去找六子好好说说这事,除了当年那帮下乡的混小子,有时候会偷个鸡摸个狗啥的打牙祭,咱们屯子从来没出过这样缺德事,这是欺负到家门口了。”

    “五爷,应该没事了,和他们生气不值得。”韩涛怕老爷子气坏了,紧忙给他拍拍后背。

    “我在溜达一会,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估计不能来了,刚才那一枪,估计把他们也吓坏了,咱们回屋睡觉吧。”韩涛捡起地上遗落的的一把短刀,然后招呼李五爷休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