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二十章 县农场的未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东子,这包还是你拿着吧,我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的钱,心里不踏实。”一从车站出来,刘海涛就紧忙把手里的袋子递给王东。

    “看你这点出息。”王东把袋子接过来搂在怀里说道:“要说也是,以前也就厂里发工资时能见到这么多钱,没想到,去趟省城,回来就成了半个万元户!更没想到涛子还有美元,咱也算增加国家外汇了。”

    “看着数额不少,但是想要干点什么,也是杯水车薪啊!”韩涛一声感叹,之后接著说道:“对了东子,这可是咱们的全部家当了,我住在招待所带着不方便,今天你们几个带回家保管。而且我决定了,今后东子你就是我的副手,海涛抓好销售,晓飞就管钱了。”

    “这么多钱让我们带回家,你就这么放心?!”王东他们三个心中一阵感动,被信任的感觉真好。

    “哈哈”韩涛一笑道:“这有什么不放心的,第一这咱们是合作伙伴,互相信任是最基本的准则。第二,这是咱们的启动资金,今后吃干的还是喝稀的,就看它了。所以,我相信你们还不至于这么眼光短浅。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的一点,我们是兄弟。”

    “因为我们是兄弟!”王东他们三个先是陷入了沉思,接着又都双眼灼热的看着韩涛。

    “好了,都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喜欢男人。走,找个地方填饱肚子最重要,我都快饿死了。”说完,韩涛走出了车站。

    在韩涛他们已经踏入了餐馆的时候,县土产公司的一把手宗禄,拎着一盒茶叶,敲响了县农场老书记王志国的家门。

    “谁啊!”

    屋里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老领导,是我啊,小宗。”宗禄答道。

    “小宗?”屋里的人嘀咕了一声,随后门便打开了,一个身高一米七几、腰板挺直、头发花白的老头出现在宗禄的面前。

    “老领导,我来看看您。正好有人送了我一盒好茶叶,我想起老领导最喜欢喝大红袍,就给您拿来了。”宗禄把那盒茶叶捧出来,递到老头王志国的面前,笑吟吟地说道。

    “哦,那就谢谢你了。”王志国微微点点头,伸手接过茶叶,把宗禄让进了客厅。

    “老领导,最近在忙什么呢?”宾主分别坐下之后,宗禄用拉家常的腔调,问起了王志国的生活起居。

    在王志国当一把手的时候,宗禄是他的办公室主任,那时二人的关系是十分融洽的。宗禄做事颇有一些机灵劲,对于王志国的喜好、习惯等了如指掌,处理各种事务都非常合心意,因此深得王志国的赏识。

    有关“明白人当家”的政策下达之后,王志国作为一个年过五旬、而又没什么文凭的老干部,自然只能退居二线。在县经委让他推举接班人的时候,王志国当时没有推荐宗禄,按王志国的说法,宗禄当个侍候人的办公室主任是很称职的,但要当家作主,就不合适了。

    但宗禄自己可不是这样认为的,他觉得自己有大学学历,又长袖善舞,属于开拓性的人才,凭什么就不能当一把手呢?他利用搞接待的时候与县里一些官员结下的交情,展开各种游说活动,最终让县里否决了王志国的推荐,转而任命宗禄当上了一把手。

    但是县经委也同时任命王志国为县土产公司调研室主任,并且叮嘱要对年轻同志“扶上马、送一程”。

    在那次的会议上,王志国一改往日的霸气,在整个会议过程中一言不发,甚至于经委主任让他表态的时候,他也只是对宗禄说了句“好自为之”,就扬长而去,让经委主任吃了个瘪。

    从那时起到现在,已经两年时间过去了。宗禄在土产公司的执政并不顺利,尤其是县农场那边,经营绩效每况日下,引来不少对他的非议。出人意料的是,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宗禄的王志国却从未对他的经营策略发表过意见。

    听到宗禄的问候,王志国靠在沙发上微微一笑,说道:“我一个老头子能有什么事情忙,每天就是吃饭、等死,没有其他的事情。”

    “哎,老领导哪能这样说啊。”宗禄装出责备的样子说道。

    王志国没有接话头,只是微笑不语。他知道,宗禄越是这样做作,越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他那点花花肠子,在县领导那里挺管用,在王志国眼里就是一些小把戏而已,根本别指望能瞒得住他。

    “对了,老领导,我今天登门,一来看望一下老领导,看看老领导生活上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二来呢,是想请老领导对于土产公司的经营提出一些宝贵意见,以便进行一些决策的时候作为指南。”宗禄终于把话头引回了正题。

    “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县里既然把担子交给了你,那公司一切经营你就自己拿主意好了,我这个老头子胡言乱语做什么?”王志国说道。

    宗禄道:“话可不能这样说,老领导毕竟是对公司情况最了解的人,尤其是对县农场的了解和感情。所以一些大的经营决策哪能离得了您这样的老领导出谋划策呢?”

    王志国没有搭理宗禄林,而是从旁边茶几上的烟盒里取出一支烟,自顾自地点上,一声不吭。

    宗禄知道,这是王志国允许他说话的表现,所以组织一下语言接着说道:“是这样的,由于国家计划任务越来越少,咱们下属的县农场,传统业务在持续萎缩,已经很难支撑洗去了。前一段时间,我们几个主要领导和中层干部到国内几个城市去调研了一番,最后给做了一个决定,想必老领导也已经听说了吧?”

    王志国摇摇头道:“我没有听说过什么。”

    你就装吧!宗禄在心里暗自嘀咕着。要放弃县农场的事情,这几天已经近乎近人皆知,王志国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王志国既然否认了自己知道要放弃农场的事,那宗禄不管信不信,都只能先向他介绍一二了。

    听说宗禄选择放弃县农场,王志国的脸上分明掠过了一丝愤怒。

    “老领导,你觉得我们这提议如何?”宗禄问道。

    王志国把手里的香烟在烟灰缸上掸了掸,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对于这个方向,我只有两个字评价。”

    “哪两个字?”宗禄问道。

    “胡闹!”王志国干脆利落地答道。

    “……”饶是宗禄早有心理准备,听到这样直截了当的批评,他的脸色也变成了猪肝一般。

    “老领导,这个决定是我和单位里的主要领导,还有另外几位中层干部一块选定的。”宗禄委屈地说道。

    王志国道:“是不是胡闹,和人多人少无关。你是一把手,该如何经营,你可以说了算。不过,你要征求我的意见,我就只有这一句:胡闹。”

    “好吧……”宗禄委屈求全地说道,“老领导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您为什么认为这个决策是胡闹呢?”

    “这几年县农场不景气,这我是知道的。但是你要是放弃了,那几百号职工怎么办?喝西北风吗!”王志国说道。

    “老领导,国家不养闲人。现在政策变了,农场已经没有意义在挺下去了,咱们的县土产公司如果死抱着农场这个业务不放,最终必然是被拖垮,到那时候后悔就晚了。”宗禄解释道。

    王志国道:“就因为政策不同了,所以国营农场什么时候都不会不景气,关键是有没有适合市场的产品。我们的职工不是纯正农民出身的,农场向来是半工半农,如果农场关闭了,那他们的工作,你怎么解决?还有那些果蔬和土地,你准备如何处置?”

    王志国是凭着自己的认识在说话,言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宗禄敏锐地抓住了王志国话里的一个信息,反问道:“老领导,你也认为国营农场无法坚持下去?”

    王志国点点头道:“自从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计划内任务原来越少了,咱们国营农场又是这种半工半农的形式,所以必然会受到影响的。”

    “所以啊,我们虽然决定放弃农场,但不是完全不管了,土地没有归属之前还是给大家种着,职工可以分配到县土产公司的其他产业中,虽然初始工资不如其他职工,但有农场的土地支撑,也不会差多少。或者我们也实行土地承包制,就在前几天,几个乡镇农场还找我好提起想承包咱们的土地。我想这也是个办法不是,如果外包,咱们就能把银行的欠款还上,公司也就没有那么大压力了。具体的计划,等领导班子拿出详细章程时,我在和您汇报。”宗禄最后这句才是此次到来的关键,几年努力也没能盘活农场,所以公司已经不想给农场偿还银行利息了,或者说是公司不想再被拖后腿了。

    “既然已经就有了章程,那你们看着办吧,我就不送你了。”王志国知道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所以他漠然地点点头,并且下了逐客令,期间并没有多余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