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十五章 香菱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日落西山红霞飞,黄昏时分,韩涛他们终于赶到了清河屯。大马车一进村就哄哄动了,那些捎了东西的婶子大娘自动聚集过来,马车就停在村子中间,之后开始挨家挨户分东西。

    等马车走一圈下来,车上的东西就卸下一大半,到了刘叔家门口,韩涛取出一个黄纸包递给仪彤道:“去,分糖去”

    仪彤把纸包放进虎子伸过来的帽兜,之后嘴里吆喝一声:“排队,排队!”

    娃娃们立刻排成长长的一队,足有二三十,最后面一个就系着个小兜兜,张着黑乎乎的小巴掌,等着糖球从天上掉下来。

    这一次分糖行动,使韩涛在清河屯的声望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当然,只局限于小娃娃之中。

    卸完东西,二丫过来叫他们进去吃饭,韩涛也给她包了一包江米条,抓了一把糖球,然后拎着两瓶老白干,来到刘叔家。

    此时桌子早就放好,给刘叔介绍完王东他们几个之后,几个人上炕就吃饭,边吃边唠唠城里的见闻,随后韩涛就开始渗透自己的那些理念,慢慢给刘叔洗脑。

    刘叔一声不吭,一个劲喝酒,一瓶老白干见底之后,才嘿嘿几声:“整那些没用啥用?多打点粮食,吃饱肚子才是真格的。”

    敢情白费半天唾沫,看来思想观念的转变最难。不过韩涛早有打算,用事实说话,最有说服力。

    “刘叔,这次进城,我看果品公司收桃子,五分钱一斤,要是卖给个人还能多赚五哩钱,您看把各家各户的桃子收集起来,进城卖一次行不?”

    “卖桃子?这事在咱们屯子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恐怕不行。”

    “大姑娘早晚都得上轿,啥事都得有头一回”韩涛不甘心的再次说道。

    “不成不成,这一家一户的怎么分?再说了,咱们这离县城这么远,道也不好走,没等进城桃子就蹲哒烂了……..”刘叔这个村长掰着手指头,讲出一大堆行不通的理由。

    “我和车老板子负责进城,只要您用大喇叭喊一嗓子,明天叫各家各户把桃摘下来,到我那过秤计数就成。”韩涛在回来时就想到这事可能会有难度,却想不到在第一关这里就遇到这么大阻力。

    “不行就是不行,老百姓就要守本分,多打点粮比什么都强。再说,现在是农忙,正铲二遍地,哪有闲工夫扯蛋!说不好还会被扣上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知道吗?不务正业的玩应。”说完,刘叔竟然下地穿鞋,看着有要走的架势。

    韩涛见状,回头和王东对视了一下道:“这怎么能算是不务正业呢,我这哥们是县土产公司下面农场的职工,他爸就是书记,人家那可是国企,但是他们到这时候都组人去果品公司卖农副产品,再说了,十斤桃子就能买瓶酒喝,刘叔你咋就不算算这个帐。”

    “前几年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大家都不同意,但是现在看看效果,所以说啊,这做领导干部的,觉悟要高才行,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才是硬道理,您说是不是?”王东不愧是继承了他老子的基因,不但和韩涛配合的天衣无缝,还恰到好处的掐住了村级干部的脉络,而且话说的官腔十足。

    刘叔一听,止住脚步,但沉默了一会刘叔再次开口说道:“你们别想忽悠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展开以后,县农场都快揭不开锅了。再说了,县农场本来就以果蔬为主,不卖瓜果卖啥,不然喝西北风去啊!但是你们说的也有些道理,这几年国家政策也一直在变动。所以我不支持,但也不反对。具体情况呢,小涛你自己去说,到底卖不卖,那是大家自己的事。”

    “去就去。”韩涛立刻下地穿鞋,不一会,生产队大院里的大喇叭里就传出韩涛的声音:“各位乡亲们,各位乡亲们,我是韩涛,就是给大家分肉的那个。”

    “好啊,又分肉!”村民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计,娃子们则早就开始嚷嚷开了,更有腿快的已经开始往韩涛家跑去。

    “乡亲们,这次进城我看到不少好东西,洗脸用的有香喷喷的香皂,比猪胰子还滑溜;人家那大姑娘小媳妇穿的那衣服,那一个个的,捯饬的一个比一个漂亮。”

    “还有就是,人家天天下馆子,顿顿喝烧酒,锅包肉,溜肥肠,溜……”韩涛一着急,把饭店的菜名给报了一遍。

    “人家咋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就因为兜里有钱。”喘了一口气,韩涛终于说到正题。

    “咋能有闲钱,那就是摘桃子卖钱。这次和老板儿叔、老纪三叔进城,看到果品公司正在收桃子,五分钱一斤啊,咱们谁家还不能摘个百八十斤,那就是五六块钱啊!明天大家都把自个家桃子摘下来,到我家过秤,等卖完了一块算钱,我和三叔、老板叔这一趟进城给大家卖。有意向的,今天晚上去我家报名。”说完,韩涛关上大喇叭回家了。

    但是希望是美好的,可现实却是无比残酷的。一直等到七八点钟,韩涛他们家外屋才突然有了动静,原来是村里几个比较年轻也比较开通的小媳妇叽叽喳喳来串门了。

    看见屯子里有名的女强人来了,韩涛可不敢怠慢,连忙抄起笤帚疙瘩,在炕上划拉几下:“香菱嫂子和几位嫂子来了,快坐快坐。”接着又转过头介绍到:“这几个是我县里的朋友,东子,快给各位嫂子倒水。”

    “来到咱们这,那就是客人。快别忙活了,再说我们又不是外人。今天嫂子过来啊,就是想问问你卖桃子的事。”一进屋,香菱嫂还没坐稳,就直奔主题的问道。

    “是啊,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听你在广播里说的挺热闹的。”香菱嫂话音刚落,其他嫂子们也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呵呵,嫂子们别着急,来,喝杯水,听我慢慢说。”韩涛先是给大家都到了一杯茶水,然后接着说:“您说我在屯子里也没地,总不能坐吃山空不是,而且我还想着给咱屯子张罗个学校,不然孩子们就耽误了。赶巧昨天老板叔还有老纪三叔去县里,我就跟去了,本来我打算考察考察市场,看看有啥赚钱的财路,没想到,在果品公司门口看见不少人在往里送水果,而且我这几个哥们也靠着卖桃子赚粒不少钱。当时我就想到了咱们屯子,你说咱们屯子家家都有果树,反正也吃不了,为啥不换点零花钱。如果这条路子可行,我还想着让大家扩大种植。”

    香菱嫂神情奇怪的一笑,随后一针见血的说道:“确实是好事,而且是全村受益的好事,这想法也不错,可就怕没人响应啊!嫂子估计,除了我们几个,你这没有来过别人吧?”

    “哎!您咋猜的这么准?还真就一个人也没来,您说这是好事,为啥就想不通呢!”韩涛长叹一口气,之后无奈的说道。

    “还能因为啥,死性呗!就说我那豆腐坊吧,刚开始那会,可是没少受白眼,那风凉话说的,就别提有多难听了。”说到这,香菱嫂手指其他几位嫂子,接着道:“要不是她们几个帮衬,我和虎子就被吐沫星子淹死了。毛主席还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难道我这寡妇就活该饿死?要不是没有城市户口不让在市场申请个体工商执照,我早就把生意挪到县里了。”

    香菱嫂说的这个事,韩涛也听说过一些。据刘叔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实行没多久,香菱嫂就开起了南北二屯第一家豆腐坊,俗话说得好,寡妇门前是非多,那时候可没少遭骂,最过分的是她家的磨盘都被人推到大沟里去了。

    其实这香菱嫂也是个可怜人,当时她嫁过来不到半年,大成哥就上前线了,后来大成哥在南疆保卫战牺牲了,她婆婆就说香菱嫂是扫把星。好在半年后生了虎子,她婆婆也就不再为难香菱嫂了,之后这么些年,她家里都是靠着香菱嫂一个人支撑着。

    “这都什么年代了,人家英国还是女皇当家了,没文化真是可怕。”这时王东都忍不住打抱不平了。

    “呵呵,都是过去的事了。去年他们几个也加入我的豆腐坊,现在南北二屯谁不是吃咱们家的豆腐。嫂子和她们今天来就是来表个态,明天一早我们几家就摘桃子,这是好事,嫂子支持你。再说当年韩老师没说替我们说话,好了,不早了,姐妹们,咱回家了。”说完,香菱嫂带着那几个小媳妇就准备走。

    “谢谢,韩涛谢谢各位嫂子的支持。”韩涛道谢后,把大家送到院子外。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有人响应就好。人就是这样,上赶着不是买卖。只有看到别人数钱的时候,他才会着急。

    “其实这事也没那么难,全屯子有一半是刘姓,所以根本原因还在那!”临了,走在最后的香菱嫂低声点拨了一下韩涛,说完还向着边上的院子努了努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