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十一章 县农场的窘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韩涛在王东介绍完自己之后,笑着站起身,向宋叔说道:“宋叔您好,抱歉,我刚才不认识你。我们几个是在省城认识的,有些日子没见,今天刚好在县城碰上了,这不就出来聚聚。”

    宋科长向韩涛点点头,主动伸出手去,韩涛连忙伸手握住。两个人握过手之后,宋科长说道:“我叫宋利,是县土产公司的供销科副科长,跟他们几个的爸爸都很熟。”

    “宋叔,到我们这桌一起来吃吧。”王东这时再次发出了邀请。

    宋利摆摆手道:“你们年轻人吃饭,我跟你们凑什么热闹。我刚从市里回来,在这里随便吃点饭,休息休息。”

    市里离县城有60来公里,宋利是供销科副科长,到市里去出差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从时间上推算,他应当是刚刚下了从市里开来的长途汽车,到餐厅来吃饭休息的。

    “宋叔,你就坐下吧。”王东与宋利看起来关系的确不错,一把拉着宋利的手,就让他坐下。

    宋利挣了两挣,没挣开,只得屈服道:“好吧好吧,我去把东西拿过来。”

    “我去帮你拿吧。”王东站起身,把宋利的那个袋子拎过来了,扔在宋利脚边,“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重?”

    “土豆子。”宋利用懊恼的口吻说道。

    “你的尖椒炒干豆腐和花生米还要不要了?”那个叫小芳的服务员跟在宋利身后问道。

    “不要了,跟你爸说,给我们这桌多加半斤散白酒。”王东吩咐道,听他那意思,那个小芳应当就是张老板的女儿了。

    “哎……我和你们吃饭,怎么能让你们出钱呢?这顿饭算我请好了。”宋利言不由衷地谦让着。

    王东嘿嘿笑道:“宋叔,你就别死撑着了。我们几个虽然穷,可是挣点零花钱都是自己的。你一个月的工资都被婶子管得死死的,你哪有钱请我们吃饭?你每次出来喝酒,就是拿一个尖椒干豆腐下酒,连个肉菜都舍不得炒,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如果拿钱请我们吃饭,回家就得跪搓衣板了。”

    宋利的老脸有些发红,显然是被王东给说中了。他酷爱喝酒,但却正如王东说的那样,几个工资都被老婆管得死死的,没一点活钱。他这趟去市里办事,省下了几毛钱车费,这才有机会到餐厅来买点散酒,过过酒瘾。他每回自己偷偷喝酒也都是担着风险的,回到家之后,少不得要被老婆斥责一番。

    “东子,我和小韩头一回喝酒,说这些干啥。”宋利低声地埋怨着王东,然后又笑着对韩涛解释道:“小韩,你别听东子乱讲,我老婆只是关心我的身体,她不让我喝太多酒……”

    韩涛心中暗笑,紧忙说道:“嗯嗯,理解。婶子这是对的,像您这个岁数,是要注意点养生。不过,宋叔出差辛苦,一会稍微喝点酒舒舒筋骨也是必要的,这样回去可以睡个好觉。”

    “就是嘛,就是嘛。”宋利赶紧点头,想尽快把这个尴尬化解开去。

    这时候,张老板已经把菜陆续炒出来了,其中有酸菜血肠、尖椒护心肉、徳莫利炖鱼、肉段烧茄子、锅包肉、地三鲜等六个热菜还有凉拌木耳和自制肉皮冻等两个凉菜,共计八个菜,摆了满满一桌子。

    “怎么会有这么多菜?”宋利瞪大了眼睛。

    “给韩涛接风,菜少了像什么样子?他可是我们三个的贵人。”王东牛烘烘地说道。能够掏出十几块钱来请客,让他颇有一些成就感,他一向是一个把面子看得比金钱更重的人。

    宋利把目光投向了韩涛,心中暗自猜测着韩涛的身份。在他看来,能够享受到如此高接待待遇的人,应当是很不平常的人,而且刚才王东好像说他还是大学生,这就更不得了。

    韩涛看出了宋利的疑惑,他淡淡一笑,说道:“其实东子太客气了,我只是在省城帮过他们一点小忙。这不,今天刚好又在县城碰上了他们,所以他们就非要这么客气。”

    宋利哈哈笑道:“小韩真会说话,这么说,我今天是沾了你的光了。”

    说到这的时候,张老板拎着一个塑料壶过来了。壶盖一揭开,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令人陶醉。韩涛知道,这酒壶里装的,是县里酒厂自己烧的散装白酒,有四五十度,纯粮食酿造,口感和后劲都不亚于那些所谓的名酒。

    闻到酒味,宋利的兴趣就完全从韩涛身上转移开了。他几乎是以抢夺的速度,从张老板手里接过酒壶,然后就开始给众人倒酒了。

    “我借东子的这第一杯酒,欢迎小韩到咱这来做客。”倒好酒之后,宋利不等王东这个主人说话,自己就先端起了酒杯,说起了祝酒辞。

    “多谢宋叔,多谢东子,谢谢海涛、晓飞。”韩涛也端起酒杯,向众人致意。

    宋利仰脖喝干了杯中酒,眼睛眯了一下,似乎在享受着美酒的滋味,然后伸筷子夹起一片护心肉,送入嘴中,使劲地嚼着,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

    本来韩涛还想再说点什么,但一低头发现王东等三个家伙都在如风卷残云一般地争抢着桌上的好菜。

    “涛子,你怎么不吃啊?”王东嘴里塞得满满的,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对着韩涛说道。

    “我正吃着呢。”韩涛笑笑,他已经吃了一回晚饭,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四个小时,可是此时的确不怎么饿了,但这一桌子菜虽然没什么山珍海味,贵在都是绿色纯天然的东北特色菜,最后韩涛也是吃得满嘴流油。

    众人狂吃了一阵,把菜扫荡下去一多半,这才放慢了速度。宋利频频举杯,向一干年轻人敬酒,屡屡不等别人端起杯子,他的杯中酒已经喝干了。

    没一会,宋利就喝高了,舌头也大了不少,开始进入胡言乱语的状态。

    宋利道:“小韩啊,不是宋叔我和你吹,我们农场在前几年,那是整个市下面的县城里嘎嘎牛的好单位。福利好,条件好,地位好!”

    说到这,他眼神里放着光芒,像是又回到了那个牛哄哄的年代。

    “嗯嗯,我相信。”韩涛点头道。一家县里的果蔬农场,能养活几百口子人,就能够想象得出这县果蔬农场当年是何等阔绰。

    “那个时候,他家老头子是书记。”宋利指着王东说道,“老王头脾气那个大,爱骂人,可是他有资格骂啊!王书记懂经营,农场在他手里的时候,年年盈利。而且老书记钱攥得紧,县里要拿农场的利润,老书记都坚决不给,挣多少钱都用来在农场里搞福利、盖房子。那个时候,过年发10斤猪肉,5斤带鱼,中秋节一个职工能发十斤鸡蛋五斤月饼。”

    “后来呢?”韩涛对宋利接着问道。

    宋利道:“几年前几个单位合并成立了土产公司,老书记掌权时搞得还行,自从老书记一下台,换了宗禄这个不懂农业的文化人上来当家,那是一天不如一天。虽然新品种换了七八个,但个个滞销,赔进去一大堆种子化肥,一分钱都没有挣到,反欠了银行一屁股债。再加上这几年,农村搞起了承包责任制,而国家的指令性计划也在日渐减少,这几年越来越不景气,从此农场就不在受重视了,最后干脆就放弃了农场。

    现在农场里老产品荒废了,新出产的农产品又不适应现在的市场,所以就没有了销路。到了今年,农场就基本没有什么现金收入了,而职工们就更苦了,大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拿到货币工资了。幸好农场里多少有些粮食和蔬菜的产出,所以全场职工能勉强有口饭吃,但手上的活钱是一个都没有了。

    哎!要不是我们这些老人没能耐,他们这帮年轻人那里至于到这个地步。在想想以前,县农机厂和市淀粉厂那帮家伙,见了老子多客气,回回请老子喝酒。可是现在,老子去了,别说请喝酒,我请他们喝酒都请不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