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一百六十一章 黄鼠狼的报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封建迷信,老子手里百灵之首的人都干掉不少,害怕这扁毛畜生!”看到小小黄鼠狼就让两人畏手畏脚,罗伟怒吼一声,一个箭步窜上去,手起刀落。

    黄鼠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三棱军刺钉在地上,这时鸡舍里再次窜出一只黄鼠狼,头也不回的飞快向远处逃遁。

    李大爷见到这情景有点慌神,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罗伟。

    “竟然还有一只,快去鸡舍瞧瞧。”韩涛招呼一声打着手电筒,进到鸡舍里面,只见地上横着五只小母鸡,有一只脖子上还汩汩冒血。

    “妈了个巴子的,要是老子手里有枪一个都别想跑。”罗伟嘟囔一句,心中愤愤然。

    “祸害人的东西,真是大意了!”韩涛也是气的够呛,而且心疼的不得了,被咬死的都是大鸡,现在正是下蛋量大的时候。

    老站长和李老头相视一眼,都唉声叹气起来,老站长担心是因为跑了一只,黄鼠狼这种动物撇去迷信说法,就论其性情,也是个难缠的家伙,因为这东西太记仇,打蛇不死后患无穷!

    而李大爷叹气过后则直接两手合掌,嘴里连忙开始叨咕:“黄大仙恕罪,不知您老人家驾到,多有冒犯,以后俺们年节按时给您老送只活鸡……”

    韩涛和罗伟一听,都不知说什么好了,跟还在那碎碎念的李大爷交代一声,二人拉着老站长就往回走:张叔,一会你带着人把大鹅赶到鸡舍里充当警卫。今晚上大家辛苦一下,我明天一早就去找老纪三叔。老话怎么说的了,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明天我叫他来下点套子,就不信小小的黄鼠狼还能翻了天。

    老站长点点头道:“只能这么办了,黄皮子这玩应报复心太强,而且这里离大青山太近,咱们不得不防啊!”

    “我也是担心这个,有那一百多只大鹅今晚上应该没事,咱们都上点心就是了。”韩涛道。

    “好,我去安排。”老站长应了一声,接着就去叫人赶大鹅去了。

    因为心里不落底,韩涛和罗伟连衣服也没脱,和衣而睡。到了后半夜,眼瞅着天就亮了,外面又闹吵起来。罗伟嗖的蹿出屋,嗷唠一嗓子,直奔鸡舍,后面韩涛和今老站长紧跟着跑出去,惨半道碰上负责打更的李大爷还有赵铁刚,他俩也跟头把式地跑出来。

    月亮地下面,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只见几十只黄色的身影从鸡舍窜出,成帮结伙,向山上窜去,叫人想起了当年占山为王、下山打劫的土匪。

    “就说黄大仙不能得罪啊,他老人家来报复了。”李大爷两腿有点打颤。

    “他娘的,这帮家伙还真是报复不隔夜啊!”看着这么庞大的群体,老站长气的直跺脚。

    赵铁刚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却长了一个小胆,只见他妈呀一声钻进屋,生怕黄皮子迷上身。

    韩涛和罗伟冲进鸡舍,只见地上横着一排小鸡的尸体,一数之下,竟然有六十一只之多。那百十只大鹅虽然忠实履行职责,奈何它们的动作太慢,黄皮子又是大举入侵,它们也没辙。

    “越整越大扯,不给你们点厉害,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呢!”韩涛此时真怒了,刚才他虽然心疼,但是却也能接受,毕竟北沟子这边离山里近,有些黄鼠狼啥的下山也属正常,但是这帮家伙只是咬死却不吃,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看来要好好和这些黄大仙斗一斗法。

    第二天一大早,韩涛就把老纪三叔拉到养殖基地,之后在鸡场转了一圈,看着地上摆着的一堆母鸡,个个脖子被咬开,忍不住骂了一声:“娘的,黄皮子这玩应太败家!”

    韩涛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三叔,所以才请你来看看,有啥好法没,好家伙,昨晚能有四五十个黄皮子,这帮家伙简直跟土匪有一拼。”

    “好家伙,确实不少。看来要找帮手了,一会我就去百灵一趟,对付这帮家伙工具不得手可不成,今晚上咱们打上一场小围。”老纪三叔一听黄皮子这么多,也是惊讶不已,但是脸上更多的是笑容。

    本来韩涛跟罗伟还商量,看是不是让他哪些战友也参与进来,因为他们担心老纪三叔也迷信,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心里终于安稳,有这个老猎人出手,而且听三叔的意思还要邀请更厉害的人,这下黄皮子就等着倒霉吧。

    到了晚半晌,老纪三叔带着一个和他年龄差差不多的中年大叔,二人手里都拎着个大麻袋。

    经过介绍,韩涛知道了这个人叫赵虎,是通江公社远近闻名的捕捉黄鼠狼专业户,捕捉黄鼠狼的功夫到了家。不管是套黄鼠狼,熏黄鼠狼,夹黄鼠狼还是用枪打黄鼠狼,样样精通,十拿九准。

    老纪三叔说他家的墙上到处钉着被剥下来的黄鼠狼的皮,大大小小的挂满了三间房的东西屋。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韩涛去年在收购站看老站长收过,一张黄鼠狼皮能卖十六块元左右,所以韩涛估了一下,赵虎家的皮子能抵上一个万元户还绰绰有余。

    韩涛客气的跟赵虎握了握手道:“真是麻烦赵叔了,这大晚上的还让您跑一趟!”

    “别客气,现在黄皮子的数量跟以前比不了了,也就你们这边靠山还多,我们屯子很少看见了。我正犯愁没地方打呢,平时都是小打小闹,一个半个的。”赵虎边握着手,边说着,此时脸上笑开花。

    “那可太好了,等这事完了,我请您喝酒!”韩涛笑了笑,客气的说道。

    “请他喝酒?他请咱们喝酒还差不多,这老小子才是捡了便宜。你是不知道,你赵叔就连远在广州的皮货客商们都和他称兄道弟的套近乎,为的是能订到上等的黄鼠狼皮,听说倒腾到东南亚能卖个好价钱。

    “这下真是闹大了,赵老虎都来了,看来这事是没法善了呀。”李大爷在一旁嘀咕着,他认识赵虎,熟悉的人暗地里都说他不但叫赵虎,他是真虎(东北话愣或者犯二的意思),不虎能敢捕捉黄鼠狼吗?那可是母老虎倒上树——虎*朝天了!

    老站长背着手走进屋,开门一看道:“我说他纪老三这么大手子(东北话厉害,能人的意思)咋还用找帮手?原来是请你赵虎啊,别说,咱这通江公社也就你能治得了黄皮子了。”

    “呦,这不是张站长吗,您这是亲一下来顶点来了?”赵虎见到老站长,紧忙热情的打着招呼,老站长在收购站干了一辈子,从来都是公事公办,没发生过一次故意压等的事,所以很受这帮猎人尊重。

    “退休了,这不闲不住就过来给小韩打工来了!”老站长半开玩笑的说道。

    韩涛笑了笑,说道:“您就寒颤我吧,您是帮我掌舵来了,可不是打工!”

    就这样,几个人闲聊了一会,接着去鸡舍附近转悠了一圈,老纪三叔和赵虎分别在鸡舍留的通气孔全都下上套子,就连周围的地上也弄了不少。

    韩涛跟在屁股后面也瞧出点门道:“三叔,你和赵叔下得这是连环套啊。”

    “这不过是小打小闹,黄皮子机灵着了,夹子什么的都不好使,这些套子也不一定管用。”老纪三叔说道。

    “那咋整?”韩涛急了,总不能天天派一个人在鸡舍里面站岗啊。

    “这就要看你赵叔的了,打围我没服过谁,但是对付黄鼠狼你赵叔是专家。”老纪三叔嘿嘿两声,竟然打起埋伏。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要求不高,只要能制住这些家伙就好。”韩涛也不在刨根问底,他对老纪三叔的对放心,可以说有着近乎迷信的崇拜。

    最后老纪三叔和赵虎叔又到鸡舍通往山里的地方转了一圈,然后商量了好一会后,一挥手道:“咱们先回屋,前半夜都不用出去,一切听我和赵虎指挥在行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