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无标题章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等到韩涛上桌的时候,已经是第三轮酒席了,此时除了几个来晚的喝喜酒人,剩下的都是烙忙的了。

    韩涛这一桌基本上聚集了清河屯有头有脸(东北话,有份量的意思)的人:大队书记刘明利、烙头忙的老纪三叔、清河屯老中医姜友、车老板子姜山,辈分最大的老祖奶,还有东家刘明贵,最后一个上桌的是炒菜的大师傅。韩涛能坐这一桌,因为他在清河屯老百姓心里绝对是举足轻重的人。

    老纪三叔下去转了一圈,之后安排已经吃过饭的妇女们,陆陆续续开始上菜,虽然菜肴数量差不多,但是这一桌菜的质量却是特别高。主要是大师傅留后手,什么头蹄下水啥的都留在这时候吃。

    韩涛在桌子上瞅了一圈,有几道菜农村特色,以前绝对没吃过。比如说松仁小肚,用大青山野生松子剥出的松仁,加上猪肉灌制而成,切成薄片码盘,好看又好吃。

    为此韩涛还特意向掌勺的大师傅请教了一下制作方法,大师傅已经快五十了,说是以前在省城百年老店正阳楼做过学徒,所以这道松仁小肚属于他的招牌拿手菜。

    但是详细的配方比例大师傅怎么也不肯说,这点韩涛很理解,毕竟考这手艺养家糊口,配方不可能随便透露。

    最后这位大师傅连比划带说,韩涛终于知道了工艺流程:先将肥瘦猪肉安三比一的比例切成片,越薄越好。

    之后将切好的肉片装入盆内,加入淀粉、松仁、精盐、麻油、砂仁(碾碎)、葱花、姜末,水调拌均匀。

    然后在将猪小肚洗净,把调好的肉片装入猪小肚内,猪肚扎紧下入卤锅内,先用大火烧开,随即改用小火,慢慢地焖熟后捞出。

    最后一步与老纪三叔做的熏兔子还有熏野鸡差不多,都是要另一起锅,之后加入松木锯末和白糖,上面放上篦子,将灌好肉馅的猪肚放在上面,上火烧冒烟熏约10 分钟左右即可改刀装盘。

    另外还有韩涛最愿意吃的猪头闷子,肥瘦相当,好吃解馋。这猪头焖子可是东北特色,它是先把猪头加料烀烂,捞出来后上下铺干豆腐(豆皮),之后用纱布缠紧,放到菜板子下面压成方块,最后里面的胶质和肉就粘连成一体。

    因为早饭就没吃,所以饿了半天的韩涛吐噜吐噜,自己就造了一盘子猪头焖子。

    松仁小肚虽然也好吃,但是猪就一个肚,因此一共就切了一盘,韩涛也就没好意思多吃。

    因为是喜庆的日子,今天大家伙的酒喝得也分外爽,一盅一盅喝下去,韩涛终于也高了一回,找到腾云驾雾的感觉。

    等喝得差不多了,大家就开始一通神聊,渐渐话题就转到韩涛成立新公司,还有收野菜带大家伙一起赚钱这件事上。大伙对韩涛那是交口称赞,就连姜爷爷也连连点头:“韩涛这事干的真不赖,照这个势头很快清河屯就能富起来。”

    听姜爷爷这么一说,大伙也都分分响应,老祖奶看了看大伙,然后跟刘明利说:“老六,不是老奶在今天这日子口拆你的台,前些日子你让屯子里人不上山了,这事干的不地道,咱老刘家人可不兴这么办事!”

    看到满桌子赞同的目光,刘明利借着酒劲,把胸脯拍得啪啪响,满口答应这事不会再有,自己也是被县里的人误导,糊里糊涂让人当枪使了。

    这话一说,大家都纷纷点头,韩涛也表示自己没把那事放在心上,表示他不怪刘叔,也理解刘叔。

    这样大家才放下这个事,他们知道韩涛在这事上收了难为,所以怕他心里疙瘩解不开。现在韩涛和刘叔都表了态,大家伙也就放心了。

    一顿喜酒喝的是分在高兴,酒足饭饱后,韩涛踏着清幽的月光向养殖基地溜达。今天他没有直接回家或者办公大院,而是想去养殖基地看看,那边距离屯子比较远,所以要多上心才行。

    今晚上是老站长和罗伟,还有单身老头李大爷值班。韩涛到了以后在各个养殖场转悠一圈,然后就去值班室的炕上准备睡觉了,跟三人打声招呼之后他就开始打起呼噜来,今天这酒喝的稍微有点多。

    睡到半夜,韩涛突然被扒拉醒了,只听外面的大鹅叫成一片,韩涛连忙穿衣服。

    话说大鹅不仅可以下蛋,还是看家护院的好手,专好用嘴拧人。要是夏天的时候,拧到腿上,一拧一个紫疙瘩。经常可以看到小孩们或者女孩子,被大鹅撵得到处跑。

    而且晚上还警醒,有点动静就叫,故此有“好鹅赛赖狗”之说。

    “妈了个巴子,准是哪个二流子跑来顺手牵羊了!”李大爷骂了一声,抄起门后挂着的扎枪(红缨枪,东北的叫扎枪)就冲出去。

    “李大爷您慢点,咱们一块出去。”韩涛嚷了一声,和大李大爷一起追出门,老站长和罗伟紧随其后。

    外面大月亮地,视线非常好,四个人转了大半圈,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鸡舍那边有动静!”罗伟侦察兵出身,警惕性高,灵敏度和耳朵也比较灵,红缨枪紧握手中,向鸡舍杀去。

    在鸡舍门前,一个跟家猫大小的东西和四个人狭路相逢,只见它两只前爪立起,一双大眼睛瞟了几人一眼,然后撂下爪,旁若无人地继续往外溜达,不紧不慢,跟逛供销社一样。

    “黄皮子!”

    “黄鼬”

    “黄大仙!”

    “黄鼠狼!”

    四个人异口同声,虽然名称略有不同,但是都说出了这东西的身份。

    韩涛以前在国外的野生动物园里看到过黄鼬,回国后这是头一次看见。这小东西长得溜光水滑,皮毛深黄,在月光映照下根根闪亮,显然营养状况非常良好,和三叔去年在冬天大青山里套的那只狐狸有一拼。

    这家伙这股嚣张劲把四个人都气够呛,老站长小声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这家伙肯定没安啥好心眼子。”

    “可是这家伙好像不是来偷鸡,而是来赏光赴宴,这架子十足啊!”韩涛忍不住说道。

    “大半夜管他来干啥,干掉再说!”罗伟不亏上过战场的人,杀伐果断,举枪要刺。

    “不能惹啊,黄大仙惹不得,这东西沾仙气,要是惹毛了大仙,以后这鸡场别想安生。”农村人都比较迷信,李大爷一看罗伟要动手,连忙“针扎火燎”(着急的意思)地劝阻。

    老站长也在旁边掺乎:“这黄皮子打不得,养殖基地这边离林子和山里近,这东西报复心强,要是被他跑了就麻烦了。”

    韩涛忽然想起来,农村比较信这些东西,而且基本上村里都有跳大神的,清河屯虽小,还有一个二神李奎。

    大神们神力的来源据说分成两个流派:狐黄蛇蟒四仙,也就是狐狸、黄皮子、蛇、蟒。所以很少有人去招惹这两类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