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四章 东北三宝(靰鞡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又聊了一会,大家就都纷纷离去,这时刘婶也从对面屋走出来道:“小涛,婶子已经把屋子给你简单收拾了一下,走,领你去房子瞧瞧!”

    这间父亲曾经居住过的院子,给韩涛的第一感觉就是大,两间小草房,房前房后都是大园子,院子里还稀稀落落种的都是果树。

    第一眼韩涛就喜欢上了这个院子,这要在香港或是大城市里,可是寸土寸金,光地皮就值几万,走到树下,抬头仰望,果树都有好几米高,上面已经挂果,其中有几棵是苹果,还有那边最高的是一颗花红(一种野生的海棠果),后院还有两颗大黄杏和几颗山丁子(野果),中间那两颗桃树最招人稀罕,看上面的桃子都快红了。

    进了屋,外屋是锅台,水缸,锅碗瓢盆一应俱全;里屋一铺大炕,炕席和墙壁很破旧,不过很干净,看样子父亲很爱惜这个家。

    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这以后就是自己的家了,韩涛心头忽然一热,以后自己就要生活在父亲奋斗一生的地方,而且自己在这里还能亲切的感受到父亲的气息。

    刘婶走后,韩涛再次把屋子按照自己的喜好收拾了一遍,渐渐到了傍晚,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升起炊烟,清河屯笼罩在一片祥和的烟雾中,村长刘叔收工回来后给韩涛扛过来一袋苞米面,一袋苞米碴子,还有半袋子土豆。

    没过多久,陆陆续续的又有不少婶子大娘来串门,而且也都没空手,王婶拿了二十笨鸡蛋,大宇妈拿了一些青菜和土豆,胖婶扛着一小坛子酱,宋家大姑拎了半袋子高粱米,不一会,院子里就热闹非凡,韩涛一边忙着招呼,一边暗暗感动:“这才叫生活,这就叫民风淳朴,估计这也是父亲不愿离开的原因。”

    送走了各位叔叔婶子,晚饭就在韩涛的新家作的,刘婶帮着闷了个高粱米饭才回家,韩涛自己炸了个鸡蛋酱,所以也没做菜,高粱米饭就着鸡蛋酱、大葱,还有二丫他们新挖的婆婆丁和小根蒜。

    吃过饭,韩涛简单收拾了一下碗筷,刚坐到炕上,仪彤就从外物端了一盆水,看着溅了一脸水的仪彤,韩涛先是接过水盆,然后给她擦擦脸后问道:“彤彤,你端水干啥啊,怎么不叫叔叔呢!看,弄了一脸。”

    “这是彤彤给老叔端的洗脚水呀,胖婶就这样给王奶奶洗脚的,胖婶还说王奶奶就是因为每天都泡脚,所以从来不会得病,也不会腰腿疼。而爷爷就没人给洗脚,所以一下雨爷爷就腿疼,都怪彤彤,如果彤彤每天都给爷爷洗脚爷爷就不会病了,爷爷说爸爸妈妈要很久才能回来,现在爷爷也走了,所以彤彤以后给老叔洗脚,老叔别把彤彤一个人留下。”说到这里,彤彤开始抽搭起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听到此处,韩涛也是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一把搂过彤彤,都说农村孩子早当家,没想到仪彤才七岁就这么懂事,韩涛心里已经是五味俱全,仪彤太可怜了,这亲妈咋就忍心把这么好的丫头留下了呢?同时也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加了一份,所以韩涛暗暗发誓:“韩涛,你一定要好好抚养仪彤,今后他就是自己的亲姑娘。”

    把仪彤哄睡后,韩涛叹息一声,开始闭目沉思:“既然打算留在这里,那以后就是清河屯的人,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快的融入到这个大家庭,看起来回头也应该养点鸡鸭鹅狗什么的,最好再多养两头猪,这样才算有个家样……..”

    第二天一早,刘叔就带人赶着一辆两匹马拉的大马车来到韩涛的新家,这时韩涛才想起今天要去打草苫房,于是连忙扒拉两口剩饭出屋。

    仪彤就是在这山里长大的,所以对坐马车不太感冒,但听说要去山里,也嚷嚷着要去,没办法,韩涛只能把她也抱上了马车。

    等韩涛上车后,车老板子大鞭子一甩,啪啪脆响,马车驶出清河屯,一直向东面的野猪沟行进,而刘叔家的大黄狗也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跑着。

    韩涛见林子越走越密,中间只有一条山道,勉强可以过车,不由询问着怀里抱着一杆猎枪的纪友臣道:“三叔,这林子里有狼吗?”

    “别说狼,就是熊瞎子、野猪也都常见,不过只要不招惹它们,那就没啥危险,等上了老秋,三叔领着你打围,那才带劲。”

    一听这个韩涛更来劲了,所以这一道上问题不断,走了十几里,车老板子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声,马车在一个荒山坡停住,放眼望去,一片草海,小风一吹,绿浪滚滚。

    “就这了,这里的小叶樟最整齐,苫房子最少能挺十年”

    刘叔话音一落,韩涛就笑呵呵回道:“这山里连草都是宝!那可一定要好好开发利用,到时候大家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那当然!”车老板姜山把马拴在一棵小树上,然后接过话茬:“人参貂皮靰鞡草,这东北三宝里面都离不开草。”

    人参貂皮韩涛都有所耳闻,自古至今就是稀罕玩意,但是这靰鞡草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也能称宝?

    “东北天冷,到了冬天,脚上都穿皮靰鞡,靰鞡草就是萱在里面保暖用的。不过现在很少穿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嘛!”刘叔知道韩涛对山里的事不咋懂,就笑呵呵地给他解释。

    聊了几句,大家就开始干活,长镰短刀挥舞起来,一片片小叶樟齐刷刷倒下,捆成小把,十几个围成一圈,只要晒上十几天,就可以用了。

    韩涛不会使镰刀,只好跟着捆草,立草,等韩涛忙了一阵,抬头发现小仪彤竟然没影了,一着急,韩涛连忙扯嗓子喊:“彤彤——”

    喊了几嗓子之后也没见彤彤回来,韩涛有些不太放心,随手拿起车上的一杆红缨枪就向远处的林子里跑去。

    此时仪彤正聚精会神的蹲在一棵大树下看着什么,而急急忙忙跑过来的韩涛一看仪彤没事,顿时松了一口气。

    “老叔,你快来呀,这个树洞里有小猪崽!”

    韩涛一听,也紧忙凑过去一看,洞口漏出几个小脑瓜,一个个披着黑黄花纹,抽动着小鼻子,发出稚嫩的哼哼声,还真是几只小猪仔,而且是野猪崽。

    “这下发财了,昨天晚上还想着养两头猪,这下好了,一下六头。”正在韩涛高兴之余,突然一头黑熊从不远处的草丛中站立起来,而且距离二人也就二十五六米,那熊瞎子在韩涛看见它的同时,也看到了韩涛和仪彤,所以熊瞎子先是卜楞几下脑袋,然后就开始往前凑乎,扑腾扑腾,整个地面似乎都在震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