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一百三十张 人心不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程书记一宣布散会,现场就更乱了。各家企业来的人呼啦一下就把王志国和韩涛给围住了。王东、宋利等人见势不妙,欲上前解围,结果自己也身陷其中,无法自拔。

    “大家都不要急,听我说一句,听我说……老刘消停会行不行,老李就数你他娘的嗓门最大,吵吵的我头都大了……”

    王志国坐在主席台上,同时面对着十几个人鸡一嘴鸭一嘴的问话,脑袋都大了几倍。

    “老王,我什么也不多说,只问一句:我们先锋玻璃瓶厂的质量,你信不信得过?”说话的人,正是松江先锋玻璃包装厂的厂长刘明山,他与王志国也有过十几年的交情了。

    “你们先锋的质量我还不知道吗,我当然信得过,你老刘的人品,我更是相信的。”王志国哈哈笑道。

    “那就好,你们招标的罐头专用玻璃瓶,你能不能交给我们先锋生产?”刘明山问道。

    先锋玻璃包装厂的实力,王志国是有所了解的。在此前,韩涛和川田也考察过他们厂,觉得也还满意。所以他点点头,答道:“老刘,能不能定你们厂的罐头瓶我说了不算,你老刘说了也不算。你知道我们的办公楼吧?我们在那里布置出了十几个小洽谈室。你们如果有意向,就请到洽谈室去谈,双方把价格说清楚,我们择优选用,你看如何?”

    “你他娘的还要谈什么谈,咱们之间的交情,还有咱们两个厂之间的交情,这种事情还需要谈吗?再说多少钱一个直接说,有啥可谈的。”刘明山打起了感情牌。

    王志国气的把眼一瞪,说道:“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一个净含量三百克的野菜专用罐头瓶六分钱,两个月内你先交付五十万个瓶子,年底之前大概还需要一百五十万个左右,你现在就去签合同吧。”

    “什么,才六分!!!”刘明山眼睛都气红了,“六分钱钱连材料费都不够,我还要开模具,还有工时、电费,而且你们还要加厚的,你老王懂不懂成本核算!”

    王志国梗着脖子道:“不是你说了不用谈的吗?不用谈那就我说了算呗,反正六分钱一个我不吃亏,你不愿意接受就是你不够朋友,按你的话就是不够哥们意思。”

    “老王,我真他娘的服你了,你这个老狐狸!”

    “你个花狐狸!”

    “我怎么花了,你今天说清楚!不说清楚我今天就去你家吃饭!”

    “……”

    “喂喂,你们俩差不多了吧?老刘,你想投标就该去办公楼,别耽误我们这边向老王同志请教问题。”听着两个人翻起陈芝麻烂谷子,一旁的其他企业领导不干了,纷纷上前抗议。

    ……………………………………

    “刘厂长您好,你们厂的情况我刚才已经了解,王厂长也派人说明刚才您们提出的问题。”

    十几分钟后,在松江农场办公楼的洽谈间里,负责谈判的松江农场工作人员相对来说就严肃多了。这些人都是从各科室抽调来的,经过多轮培训之后,这才能够坐在洽谈桌后面,与各厂的人员进行交流。

    负责接待刘明山的叫马文军,是松江农场原来的文员,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也是农场学历最高的人之一,她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我们的招标低价,一个罐头瓶子一毛六,全部要加厚的,抽检不合格全部拒收,损失由贵厂承担。如果能贵厂对价格和质量要求有什么意见,我们可以再协商。”

    “哦哦,是这样?”刘明山点点头,“好吧,那我们先出去商量一下,然后再给你们答复。”

    刘明山带着他们厂里的几个负责人退到了办公楼外,找了个角落,各自点起一支烟。刘明山对他们厂的财务科长问道:“老张,你看咱们能不能接得下这个业务?”

    “接下到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价格…。”先锋玻璃包装厂的张科长答道,他已经看过了松江农场提供的资料,他们要求的罐头瓶不过是一些很常规的工艺加厚罢了。

    “有话直说,价格怎么了?”刘明山又问道。

    张科长摇摇头,苦笑道:“松江农场这帮人真是鸡贼啊,成本算得死死的,正好就给咱们留下百分之十几的毛利。如果咱们压一压成本,最多再挤出百分之四五的利润来,也就是百分之二十是一大关,更多就没有了。”

    “他们的发标价是一毛六元,一年供应一百五十万到两百万套,丽利润也算不错了。”刘明山掰着手指头算了一遍,随后又叹道:“唉,原本以为这出口贸易应当是暴利,谁知道还是挣点辛苦钱啊。”

    “太黑了,他们松江农场可是能挣不少钱。”先锋玻璃包装厂的王科长提醒道,作为一个销售人员,他擅长于嗅出各种利益关系。

    “我也听说了,一瓶罐头一块八毛钱,野菜净含量是三百克。”张科长嘀咕道。

    “老张,我记得县里的孙秘书说小日本给的预算大概是两毛,所以我觉得咱们应该找杨县长好好聊聊,之后再找他们谈价钱。”刘明山说道。

    王科长点头道:“刘厂长说得对,咱们要知己知彼。杨县长可是承诺过的,不能他们松江农场吃肉,咱们只能喝汤,那就太冤了。”

    刘明山恨恨地说道:“王志国这个老家伙,我就知道他不够意思。一个瓶罐头出口价一块八,听说日本人对包装要求很高,所以预算也给的高。他老王也不想想,要是没咱们的瓶子,他们的破野菜那里值那么多钱,才给我们一毛六,他们打发叫花子呢。奶奶的,老子才不当这个冤大头呢!”

    “那……厂长的意思是说,咱们不做这个业务了?”刘明山口中的张科长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做了!走,咱们去找杨县长。”刘明山当即拍板了。

    “可是……咱们毕竟有七八万的利润啊,不做是不是太可惜了?”张科长提醒道。

    “不做倒是没必要。”王科长也在一旁敲着边鼓,“厂长,我觉得吧,咱们应该是去和青锋厂再谈一下,把这个情况跟他们说明白。他们口口声声说招标是平等互利,那就不能让我们喝汤,他们吃肉。”

    “可是,如果他们不答应怎么办?”张科长担心地问道。

    刘明山道:“如果他们不答应,我们就直接去找杨县长,把这件事情跟他讲清楚,让他来评评理。毕竟咱们都是县里牵头找来的,我就不信王志国这老家伙,还有那个读了几本洋书的小子能一手遮天。”

    其实搁在一星期以前,如果有人能给先锋玻璃包装厂带去三五万元的业务,刘明山都会将其奉为上宾。但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这可是杨县长承诺平等互利的业务,所以此时的刘明山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