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一百零六章 分歧与冲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从公社收购站回来的路上,韩涛有了新的打算:绝对不能变成大帮哄,自己必须要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这样,才能真正带动村里人。像种植业养殖业这些东西,必须形成规模,建立基地,才更有利于管理和产销。

    回到村里,与刘叔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借着给大伙算各家卖鸡蛋的账,还有分钱的机会,韩涛宣布了两条消息:“第一是各家各户出个代表晚上到养殖场商量一下领种蛋的事,谁家要多少需要提前报个数才行。”

    对于韩涛哥号召香菱嫂最积极:“养殖场不是留了一些没有卖吗。正好我带个头,我预定二百个种蛋,不过小涛,这账是怎个算法,到底啥价钱?”

    不过,没等韩涛说话,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好多人开始议论纷纷,有的人还直接提出异议:“还要啥钱啊,养殖场不是归集体了吗,那就是人人有份,不但鸡蛋不应该收钱,是不是把养殖场卖鸡蛋的这钱也分分,听说有小两千了?”

    这头一开,人们立刻分成两派,一伙说不应该分,因为股份公司成立之后谁家也没投钱,养殖场都是韩涛的老底。另一伙则吵吵说,养殖场既然归了集体就是大家的,就应该安头分配,韩涛股份最多拿大头就是了。

    见大家越吵越凶,柱子爹对韩涛说道:“小涛你是公司一把手,说说这事你咋想的,到底该咋算?”

    韩涛摇摇头,脑子里冒出老板儿叔说的话: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冲突。清河屯的乡亲们确实是够朴实,但人都是有私心的啊。

    大伙看到韩涛也一个劲摇头不说话,都有些不满,他们并不知道,这次争吵对韩涛的触动很大,大到叫他更加强烈的产生了重组公司的想法。

    “这话我不爱听,咱们对养殖场都没出过力,所以我认为人家小涛能把种蛋佘给大家就已经是不小的人情了,你们竟然还吵吵分钱,还要白拿鸡蛋,你们就不觉得心里亏得慌?”香菱嫂也是气得不行,这人咋就突然都变成这样了,这可不是他认识的乡亲。

    “别说的那么好听,我可是听说了,国家好像没有政策叫个人养殖这么多禽畜,所以养殖场本身就不合乎规定。要是不归集体,那小涛的这个养殖场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化,是违法的。”这一声嚷嚷人群反倒是静了下来,虽然有一些人看到韩涛卖了那么多钱有些动心,但绝对没有害人的心思,更别说个上来就扣这么大的帽子。

    “国家是没号召开展养殖业,但是也没有明文规定要禁制,你凭啥说养殖场是违法的?”王东他们以前也算半个倒爷,所以对政策掌握的高度,比他们可不是高出一截半截的。

    “怎么不是,不然他韩涛为什么舍得把这么多钱归到集体,要是前两年,早把这鸡场鹿场啥的割尾巴了。”这个说话的人叫林亮,是村里的二流子,平常都是在城里和公社瞎混,这次回来鼓动大家分钱就是他的注意。

    这话有点过分了,韩涛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好心被人如此践踏,这不禁让他想起升米恩斗米仇这句老祖宗的至理名言。

    看到韩涛的脸沉了下来,脸色也不太好,大伙顿时醒过神来,之后谁也不吱声,等等他发话。

    就在寂静之中,忽然响起一声刘叔的声音“大伙都注意下啊,我说几句。关于分钱这事我都和小涛商量好了,具体的情况一会告诉大家。但是在说之前我要和大家伙唠唠,到现在为止,咱们公司百分之九十九的财产都是人家小涛拿出来了,除了纪老三帮着弄回来了几十只狍子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出过力,包括我这个大队书记在内。

    所以我想问问那些嚷嚷着分钱的人,你好意思吗,还要脸不要,你也真是说的出口。”

    刘叔是越说越激动,要不是碍于党员素质和面子,大就要开口骂人了。

    “啪!”林老爹一巴掌扇在林亮脸上,之后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还是人吗,这个话也说的出口?你是想气死我啊,你给我滚!”

    林亮虽然有些混,但是却很孝顺,所以挨了老爹一巴掌之后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分“爸,你别生气,是我迷了心窍。我就是看一家能分一百来块钱,顶你一年的进项,这不就有点犯浑吗。”

    “你这个被打死都没人拦着的东西,你刚才说的是人话吗,要是眼里还有我这个爹,就给小涛认错,要不就别再进这个家门,我就当没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林老爹气的手都哆嗦了,今天这浑小子一闹,算是把人都丢到了姥姥家了。

    见老爹真的气坏了,醒悟过来的林亮耷拉着脑袋,转身就给韩涛跪下:“小涛兄弟我混蛋,我不会说话,兄弟你大人有大量,我是被钱一时迷了心窍,这不是故意那么说的。”

    “这是干啥,你快起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林亮以前和韩涛没有任何仇恨,所以韩涛相信他只不过是一时见钱眼开,所以看在林老爹面子上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林老爹也不看林亮,只是一拉韩涛胳膊道:“小涛你别看拦着,就让他跪着,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不上进的玩应。”

    “亮子,以后记住这个教训,做人不能亏了良心。快起来吧,以后别再办这混事,也不能在热你爹生气了。”都是乡里乡亲的,老祖奶是看着她长大的,知道他跟刘国威一样,就是一时犯浑,所以上前把他拉起来。

    “不怪你爸扇你,就连我都想扇你了,你要是我老刘家的子弟我不打折你狗腿。你爸和你妈一辈子要强,咋就剩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刘叔是越骂越来劲,把林亮说的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起来他还是林亮的表姑父,因为刘婶是林老爹的表妹。

    “要不是老祖奶求情看我饶得了你,我真想那鞋底子抽你,正道不走,非得弄邪的歪的,完犊子玩意!”林老爹把头一扭,再次骂了他几句,不过却也没有在拦着他起来。

    韩涛忽然想起林亮有一回在他家用鞋底子抽自己的媳妇,心里不由好笑,原来拿鞋底子抽人是老林家家传的手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