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一百零二章 这是鹿茸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站长你快看这还有好东西,张妍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江峰见状,也紧忙岔开话题。

    “对,您快看,好多鹿茸。”张妍迅速的从一个篮子里拿出八个纸包,打开给老站长看。

    “这是鹿茸吗,梅花鹿鹿茸是淡黄色,东马鹿茸是淡棕色,而你手中的茸片淡灰色颜色接近透明,这应该是狍茸。”小老头看着这几包茸片有点激动,他还以为韩涛在和他耍心眼。

    韩涛竖起大拇哥,佩服的说道:“要不说您老是行家,一眼就就看出这是狍茸了。”

    “姜爷爷不是说狍茸也是鹿茸吗,农大的张教授也说狍子还叫矮鹿,属鹿科的。”张妍在昨天就知道这是狍子茸,但经过姜老爷子解释她也知道也可以叫鹿茸,虽然不如梅花鹿和东马鹿的鹿茸,但是质量还是很好的,所以她就直接叫鹿茸。

    “哼,小样,别想跟我打马虎眼!”老站长知道自己误会韩涛了,态度马上转变过来问道:“张妍说的是姜老先生,车老板儿的父亲?”

    “对,就是姜爷爷,您也认识他?”张妍笑嘻嘻的问道。

    “姜老先生是咱们公社很有名的中医,我怎么会不知道。”

    老站长仔细的把每一包狍茸检查一遍,看着姜山说道:“这些狍茸都是他老人家指导炮制的吧,这手艺应该出自你姜车老板儿。”

    “你这老小子快成精了,什么都瞒不过这双眼睛。”车老板子哈哈一笑,和老站长开起玩笑。

    “这通江公社,哪怕松江县也就你老姜家有这么好的手艺,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我就白在这收购站干了一辈子。”

    “快拉倒吧,我爹也就是个江湖郎中,而我,连个江湖郎中都算不上。”车老板子摆摆手,之后对着狍茸努努嘴“收吗,要是收就给个价。”

    “收,看这成色比西马鹿茸强,次一点的东马鹿茸品相也就这个意思,年前见过几对西马鹿茸,成色还不如这狍茸好,加工的也不得当,茸皮已经皱缩干瘪,茸片是黑灰色的。”看来老站长是认可了这狍茸,听评价还不错。

    “那你给定个等级,顺便叫人把这些鸡蛋见数称重。”车老板子一边把马车调整好位置,一边招呼老站长给找人卸车。

    “小黄,叫几个人把鸡蛋卸到一号点,这是清河屯送来的,蹲点人员是江峰、张立学,还有张妍。”

    安排好鸡蛋的事情,老站长回过头说道:“这狍茸品质不错,这两包腊片我给你算二级品,剩下的六包都算三级品。”

    “腊片一共一斤二两,剩下的茸片是六斤半,您叫人过过秤。”韩涛此时心里敞亮不少,还不错,总算没白忙活。

    进了收购部,老站长把狍茸送到柜台上,一个店员很快就称好重量,跟韩涛报的数量丝毫不差。二等茸是十二块钱一两,一斤二两就是一百四四元,三等茸八块一两,六斤半就是五百二十元整,最后韩涛带来的茸片一共进账六百六十多块钱。

    只看着茸片还不觉得什么,就是知道值钱也不怎么样,但是换成数钱的时候,看的江峰和张立学在地上直转圈:这可是顶他们俩人一年工资,要不说大青山是藏龙卧虎。

    老站长一边把钱递给韩涛,一边问:“你那梅花鹿也快割茸了吧,到时候可不许卖给贩子,也不许去县里卖,都利索的给收购站送来,知道不?”

    “你们父女俩是一个师傅教的,怎么都是这么霸道呢!”韩涛心里彻底服气,老站长是时时刻刻不忘了为公家着想。

    老站长背着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这可是咱俩之前就说好的,还有半个月就要给新人腾地方了,我这也算是站好了最后一班岗。”

    “没问题,你老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行了吧,但是您老也别忘了咱俩的约定。”一听老站长再有半个月就下来了,韩涛别提有多高兴了。

    老站长感叹着说道:“只要你不嫌弃我这个没人要的老头子,那就没问题。到你那还能发挥发挥余热,不然就真是等死了。”

    “呸呸!说啥死呀,退下来正好歇歇。再说涛哥那也算半个国企,你不过是平调罢了。”张妍笑嘻嘻跑到老站长身边,半开玩笑的劝着父亲。

    看着张妍一脸担心,老站长笑了笑:“说的对,就当是平调了,要真算起来还升半级了。”

    “这就对了,换个环境也不错。而且您放心,今年养殖场的鹿茸我都送收购站来。”其实就算老站长不说,韩涛也会把今年产的鹿茸送到公社的收购站,毕竟当初有言在先。

    “头茬茸送过来就行,二茬茸你自己做主就行,要是到县里卖估计最少能给你个一等,蜡片要是买给个人,一个特等价没问题。”说完,老站长向着以好收购点走去,看着背影,韩涛突然觉得原来老站长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还是送到收购站吧,也方便不是,等明年量大了再说。”一般说来,二茬茸的质量要低一些。不过,韩涛却丝毫不为所动。到县里卖,或者卖给贩子价钱是高点,可是做生意和做人一样,必须讲究良心,说道那就要做到哪。

    老站长走着走着突然停下,回头说道:“对了,差点问了,你小子哪来这么多狍茸,这起码十六七只公狍子才能产这些茸片。而且加工的很得法,质量也好,你在哪弄了这么多正产茸的狍子?”

    “哈哈,前些日子我们屯子的老猎手带着我们来了一把黑吃黑,从狼嘴里抢了整整四五十只狍子,都是活的。”韩涛一提起那次特别的打围,就忍不住激动,简直就是惊心动魄。

    “能有这么大手笔的一定是纪老三,这通江公社敢这么干的也就数他了。”一听过程,老站长立马知道是三叔带着他们打的红围。看来,这清河屯有头有脸的人在公社还有挺有名。

    “服了,这您也能猜出来。而且一眼就能看出是十六七只狍子的茸片,您老堪称火眼金睛啊。”听老站长这么一说,韩涛脸上立刻神采飞扬“这些都不是砍茸,所以您老应该能明白了吧,咱们养殖场有扩大国规模了。”

    韩涛所说的砍茸,就是把狍茸或者鹿茸贴着头骨砍下来,但是这么砍下来的和狍子鹿都活不了,所以一般都是猎户在山上打死马鹿或梅花鹿之后,才采取这种方法。

    “狍子可是个好东西,不但可以产茸,肉也很受欢迎,收购站十几块钱一只都收不上来,尤其是狍子皮,在大城市都叫狍皮“绸“,非常珍贵,是制裘衣的上等原料,而且也是做皮靴、皮帽、皮包的好材料。”

    说完这些,老站长才问道:“这么说还有不少快下崽的母狍子吧,看意思你这是打算大规模养殖?”

    “有这想法,”韩涛呵呵一笑:“算是刚起步,所以现在收获有限,等您老去了给咱好好管理管理,争取一两年就形成规模。”

    老站长点了点头:“看来我还真要抓紧过去,别让你小子这啥也不懂的棒槌把好东西糟践了,反正我在这多待十天半个月,或者少待十天半月都是那么回事,不如早点退位让贤。”

    韩涛上去就和老站长握了握手,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道:“太好了老站长,您说那天过去,我让罗大哥开挎斗接您。”

    “好,等我把手续办完就给你捎信过去,要是有方便车兴许我直接就去了。”看着已经快称完的鸡蛋,老站长再次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