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一百零一章 山珍药膳铁锅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两天后,还没到中午,众人就再次聚集在韩涛家,此时三叔和车老板子已经准备好了食材。

    因为以前大家都是大锅饭,虽说这两年分开了,但是也没人准备火锅这东西,再说人太多,就是有铜锅数量少了也供不上吃。

    所以三叔就在韩涛家院子里垒了个土灶,上面是刘叔扛过来的大铁锅,一大帮子人围着锅台,坐在在临时搭建的大棚里,此时锅里用红枣、枸杞子、山楂、人参、五味子、当归等药材,加上飞龙、棒骨、蘑菇、干野菜熬制的底料已经沸腾。

    “太香了,”王晓娜嘴里咬着筷子,心急火燎的问道:“还要等多久啊,三叔可以吃了吗?”

    “在开锅就可以吃了,”三叔把酸菜丝,还有泡好的冻豆腐、榛蘑、松蘑、木耳、蕨菜倒进锅里,接着又下了几条嘎鱼,还有蛤蟆和泥鳅。

    之后才坐下,用手指着被切得透亮飞薄的野猪肉、狍子肉、鹿肉、鸡肉、鱼肉、熊腰排做的腊肉等东西,说道:“这些东西四面一面一份,谁吃谁夹,烫一下就捞出来,老了就不好吃了。”

    “玉龙他娘,给大家上蘸料,”看锅里再次沸腾,刘叔往灶里又加了几块木头柈子,之后招呼刘婶给大家上蘸料。要知道,这可是吃火锅不可缺少的东西。

    “还真是和北京涮羊肉不一样,不但涮的东西不同,这蘸料也不一样,比麻将蘸料好吃。”包益民迫不及待的夹起几片干豆腐,沾了一口料,立马夸赞起来。

    “太香了,三叔,你这蘸料都是什么东西调制的。”大辫子这个最文静的女孩,在吃了几口之后,都忍不住问起来。

    “都是山里的东西,把蘑菇和狍子肝、姜、蒜、辣椒剁碎熬上两三个小时,之后再加盐、海带末、飞龙的熬的浓汤和肉末,最后再加一点捣碎的冻蓝莓就成了。”说完,三叔把沾满酱汁的狍子肉夹到嘴里大嚼起来。

    韩涛陪着张书文喝了一口酒,伸手夹起一片腊肉说道:“一个蘸料就有这么多讲究,以后除了养殖,咱们也要把旅游发展起来,到时候这东北特色火锅就是农家乐或山庄的招牌菜。夏天烤全狍,冬天火锅,估计一定火爆的不得了。”

    “涛哥,你怎么跟地主老财似的,处处不忘生意经,吃饭不谈工作,来咱俩喝一口!”王晓娜端起葡萄酒,和韩涛碰了一下,之后一口干了。

    “可以啊小娜,这酒量见长啊!”韩涛嘿嘿一笑,也把碗里剩下的三分之一白酒干了。

    一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大伙吃着火锅聊着天,感觉就像一家人一样。老爷们都喝着白酒天南海北的吹牛,女生门喝着韩涛自己酿的葡萄酒、蓝莓酒,说着悄悄话,虽然坐在院子里,但是大家都没有感觉到冷。

    很快,在酒精的作用下,众人都有些晕乎乎的了,因为喝的很尽兴,所以众人纷纷告别,而王东他们几个已经喝的什么也不知道了,最后还是三叔和罗伟一个个背回屋里的。

    第二天一早,韩涛和张妍他们坐着车老板子的马车前往公社。马车上除了他们几个还拉着半车鸡蛋,而且后面还有一架装着鸡蛋的马车跟着,这架马车是老板儿叔给借来的。

    没办法,鸡蛋这东西不能放的时间太长,虽说雪还没化利索,一时半会坏不了,但张妍可不敢耽搁,毕竟不是一下就卖没了,这些鸡蛋还要运到县里和市里去。

    已经初春的山里依旧很冷,早晨的大树还满是树挂。一阵风吹过,韩涛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羊皮袄,

    “涛哥,咱可说好了,以后养殖场出产的鸡蛋除了你要留种的都不许卖给别人,还有那些没割的鹿茸也要给我留着!”张妍跟韩涛混熟之后,就开始亲切地叫他涛哥。

    “你这是强买强卖啊,怎么跟个土匪似的!”韩涛感慨的开了一句玩笑,然后瞟了一眼张妍已经胀鼓鼓的脸蛋。

    张妍气鼓鼓的说道:“气死我了,这怎么是强买强卖,我不是怕你卖给别人吗?再说我都上门收购了,这诚意还不够!”

    “放心吧,逗你那。过一过我就把新下的鸡蛋还有鹿茸给你送到县里去,以后养殖场的出产都优先卖给你们,就怕到时候你们土产公司吃不下。”韩涛已经着手扩大养殖了,这次卖给张妍的鸡蛋只有出产的一半,剩下的韩涛打算和回去就分派到各家孵小鸡去了。

    之前他已经向老祖奶和刘婶她们了解过了,只要照顾的当,孵化率可以达到百分之六七十。韩涛保守估计,就算孵化率百分之五十那也是一千多的小鸡。而且十天内鸡场下的蛋,韩涛都不打算卖掉,全部分到各家各户孵化,这样到秋天母鸡最少可以达到七八千只。

    等明年开春都开张了,一天最少收上万个鸡蛋,松江县根本消化不掉,所以韩涛才说他们吃不下。

    “那都是明年的事,我说的是今年要都给我留着,你别想打岔。”张妍攥起拳头,放到韩涛眼前晃了晃威胁道。

    韩涛摸摸后脑勺,决定换下一个话题:“对了,你家老爷子退休办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但我爸工作忒认真,说是要坚持到最后一天,他呀,一点不肯亏公家的。”

    张妍感叹一声,之后接着说道:“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我估计他要提前下来了,因为听说上面在响应号召,打算领导年轻化。”

    “那太好了,过几天我要忙县农场那边,正愁这边没人管。”韩涛呵呵一笑,感觉心头大山终于能去掉一座了。

    张妍眨了眨大眼睛,狡诈的说道:“我怎么听你这话有些幸灾乐祸呢,小心我告诉老头子,说你盼着他下岗。”

    “姑奶奶,你就别添乱了,回头我给你写封表扬还不行吗,再说你爸来养殖场管事了,你不是更方便了么,看谁敢跟你争货源。”韩涛求饶道。

    “我看你就是不安好心,我爸最讲原则,要是他管事我的货源才真叫危险了,估计到时候一点优惠都没了。”

    张妍心里最明白,老站长是老革命了,对于工作从来是眼里不揉沙子,到时候少一分钱老站长都不会把农场的产品卖掉,哪怕自己是他的亲姑娘也不行。

    一路溜溜达达,将近晌午就到了公社。马车顺着主路穿过去,一路路过供销社、邮电局、信用社、卫生院、农机站,最后停在公社最东头的收购站。

    今天收购站的人不是很多,可能是因为刚开春,又刚刚过了年底的大收购,所以才比较清静。

    车老板儿把马车赶到收购站门口,韩涛下车站在挂着通江公社收购站的木牌子下往院里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从里面走出来,个不高,一身劳动布衣裤,头上戴着个蓝布帽子,正是老站长张建会。

    看到韩涛,他嘴里招呼着:“小韩同志,今天怎么有空来收购站?”

    韩涛呵呵一笑,与老站长半开玩笑地说道:“您都把钦差拍到养殖场了,我干不来吗?再说小鸡都陆续开张了,这不赶紧把鸡蛋给您拉过来了!”

    “呦数量不少啊,算计你小子有良心。”老站长看着马车上一筐筐还沾着血丝的鸡蛋,点了点头。

    张妍噘着嘴,上前拉着老站长的胳膊说道:“爸,您没看到我们还是咋地啊,这些鸡蛋可是还有我和江峰还有张立学收回来的,你也不表扬我们一下。”

    “工作时间别嘻嘻哈哈的,您们能收多少,大头不还是人家小韩那个养殖场的,要夸奖回县里找你们领导去,你们又不是我的兵。”老站长脸一蹦,训斥着张妍,韩涛听着他的口气好像不大高兴。

    但结合着张妍先前说的情况,韩涛已经明白老站长为什么生气了,干个一辈子革命工作,最后一班岗竟然没站好就走了,这对他们是个不小的打击,不生气才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