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一百章 东北火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吃完饭,梁十一给负责驻守养殖场的三个老头去送饭,其他人聊了一会也都陆续散了。最后只剩下张书文、老纪三叔、刘叔、还有车老板子等人。

    韩涛把已经风干的狍茸端回来,三叔让刘国威借来的两个火盆已经装好炭火。车老板子洗完手,开始炮制起狍茸。

    “天呐,这么多鹿茸啊,这下妥妥的三个先进加劳模到手了。”见到韩涛端回了一笸箩的狍茸,王晓娜一脸惊喜。

    “这回是真来着了,我都不想回去了,涛哥这伙食贼硬不说,还没拉下工作,真是跟着小娜姐才是硬道理啊。”

    “本来还以为是苦差事,没想过上了大块肉大碗酒的奢侈生活,现在不但超额完成收鸡蛋的任务,还有意外收获。”土产公司和张妍一起下乡蹲点的张立超与江峰也是感叹不已,一副不想走了的样子。

    “我说张妍,你激动个什么劲啊,我们可没答应把茸卖给你吧!再说你有点见识好不好,大惊小怪的,咱们这好东西多着呢,以后你们就知道了。”王东这个家伙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只要一和张妍凑一起就抬杠。

    张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欠揍的王胖子,要是敢坏我的事,看我不我咬死你。”

    “不许闹了,一会也不消停。有功夫看看老板儿叔怎么炮制药材,还有三叔是咋把茸切得那么薄的。”没等王东反驳,韩涛就制止了这场战斗。

    张妍和王东像斗鸡似的又瞪了半天,这才把视线转移到车老板子姜山和老纪三叔那。

    这么一会功夫车老板子已经把一对狍茸喷好酒,放在炭火上烤软,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三叔的了,只见他一把菜刀上下翻飞,与上次切鹿茸一个样,那茸片切得比纸还薄。

    张书文看着三叔的刀工忍不住开玩笑道:“三哥,我算看明白了,以后绝对不能上你们家吃饭。要是用这刀法去切肉,估计巴掌大一块肉能切好几盘。”

    众人一阵哄笑,三叔却不在意:“那可不一定,要是吃火锅,我这刀工你找都找不到。”

    “别说这个,一说哈喇子就嘀嗒狍茸上边了。”车老板子把新放上火盆的狍茸翻了一下,急火火的说道。

    “三叔说的是老北京顺羊肉吗,这可是稀罕东西,吃一顿半个月工资没了,省城也没有几家舍得吃。”包益民坐在一旁,咂咂嘴,对三叔说道。

    也不怪包益民感叹,在这个时代,一个月才几十块钱,这涮羊肉一顿下来十几块钱,恐怕城里人一年到头,能吃上一两顿就不错了。

    “你说的北京涮羊肉也是咱们东北火锅的一种,清朝时候满族特色,那时候叫羊肉锅子。”三叔唠嗑时一点也不耽误干活,转眼一对狍茸就切好了。

    车老板子再次递过去一对炮制软了的狍茸,接过三叔的话说道:“据传,当年努尔哈赤带领部下在行军打仗途中,为了节省时间,大家把猪、羊、牛肉,还有狩猎来的狍子、鹿、飞龙、蘑菇等东西放在一口锅内烧煮,这就是火锅的来源。后来清军入关,便把这用饮食习惯带到了中原,到后来定都北京就有了北京涮羊肉。”

    “火锅其实元朝就有了,但是蒙满一家,所以在清朝发光大,有首诗就说的咱东北火锅,‘比邻春酒喜相对,薄肉酸菜火一锅,海菌千茎龙五爪,何家风味比人多!”张书文这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不单单是文化水高,对家乡美食也是了解的很透彻。

    刘叔把三叔切好的狍茸片用笸箩递给刘国威,示意他先把这些放到一旁,刘国威接过笸箩之后向张书生问道:“张老师,给咱说说这诗中的句子都是啥意思。”

    “这诗中的薄肉就是指你三叔现在切茸片的刀工,必须要把肉切的如薄纸一般,海菌指产于海拉尔的蘑菇,龙指飞龙鸟,这个就不用我说了吧。”张书文解释道。

    “说的馋死了,涛哥,你说咱们这啥都有,改天也吃一顿火锅呗!”王晓娜和张妍这两个馋猫,说话的时候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再次把两只狍茸切好,三叔抬头活动一下脖子说道:“我看行,趁着东西还都齐全,这几天我和山子给大家弄一回火锅。”

    “原来老板儿叔也会这刀工,真没看出来啊!”韩涛惊讶的说道。

    车老板子笑着摇摇头“我可没你三叔这手艺,刀工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练出来的。”

    “那三叔咋说你们一起弄,如果需要打下手的我们几个年轻人就行,你们几个长辈等着吃肉就好。”王东起身,仗义的一拍胸脯。

    “不是让你老板儿叔切肉,也不是让他打下手。咱东北火锅可是结合了中医的药膳,汤底必须用天然滋补药材秘方配料,综合了煮、炖、焖、煨的方法调制,不但有滋补养身的功效,而且肥而不腻、鲜而不懈、淡而不薄、口味醇厚。”三叔如数家珍的说着,他每一句话都搀的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家伙直流口水。

    “我决定了,毕竟再有两天张妍他们就要会公社了交任务了,咱们明天晚上吃火锅。”韩涛两眼炯炯放光。

    很快,茸片切完了,车老板子把它们一层层摆到铺好黄纸的盖帘上面,之后带着韩涛他们把茸片拿到阴凉通风的仓房,这样风干两天就算成了。

    张妍跟张立超,还有江峰他们俩算了半天,最后大致估摸了一下:“涛哥,这些狍茸看成色,多数能评个二等,而且有一些都快达到一等了,保守估计最少能卖上千八百块钱。再加上鸡蛋啥的,你这养殖场一年就能出个万元户啊。”

    韩涛咂咂嘴:“还是少点,我已经把养殖场归集体了,这样分到各家各户,还不到一百块钱。”

    “还要分钱啊?一个万元户就这么没了,我还以这养殖场场是你自己的。”包益民和程志强不知道情况,所以即惊讶又惋惜。

    “原来是我的,后来我们成立了股份公司,就算归到集体了。所以你们也算是在半个国营企业实习,以后有同学找工作多介绍介绍我们这。”韩涛真心想找一些专业人才来公司,他是从国外,从资本主义国家回来的,更懂得人才的重要性。

    “没问题,等毕业了我就来你这混口饭吃,就怕你到时候看不上我们。”包益民大笑几声,跟韩涛开起玩笑。

    “好啊,咱们这都是文化不高的农民,需要你们这样的知识青年,这样咱们这清河屯股份公司才真的能越干越大,才算是不拖累小涛!”刘叔在一边使劲点头,心里对养殖场发展壮大的信心更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