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九十九章 水耗子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三叔你一定是故意的,本来高高兴兴的,你是打算把大家都整哭了咋地!”狍子群添丁进口,韩涛此时的心里比谁都激动,但是三叔着一个悲情故事下来直接把气氛正低沉了。

    “哈哈,一个个那么大人了,咋还能哭鼻子。故事吗,都是骗人的。今三叔天高兴,等一会那十几只母狍子也下完崽,我就回去张罗饭,晚上都去我那喝酒!”三叔大笑一声,豪气十足地邀请大伙去家里吃饭。

    “那可不行,今天咱们都去韩涛家吃饭,三叔你过去给咱掌勺就行。”梁十一在一旁起哄,随着一个个母狍子顺利下崽,大伙脸上都挂着笑,而心里也憋足劲要好好喝韩涛一顿。

    “也行,谁让小涛是咱这养殖场的最大股东呢,不吃他吃谁?但既然我说话了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昨天我正好端了两窝水耗子,一共四只大的已经收拾好了,我先回去拎到小涛那炖了。”开了个玩笑之后,三叔往家里走去,临走的时候,又特意嘱咐梁十一他们,多给母狍子加点精料,奶水充足,小狍子才能长得健壮。

    梁十一嘿嘿一笑:“知道了三叔,俺家老牛下犊子的时候俺伺候过月子。您老就放心回去炖肉吧,好久没吃过你炖的野味了,这一说馋的口水都下来了。”

    “我说十一,你和三叔这口味也太重了,耗子(东北话老鼠的意思)也吃?”王东一听三叔邀请大家吃吃耗子肉,而梁十一还一脸向往,心里满满的疑惑和不解。

    “不是耗子,是水耗子,吃蛤蜊、小鳖小虾,还有青蛙长大的水耗子知道不。”梁十一一脸鄙夷的回了王东一句,临了还咂咂嘴。

    “呕!”王晓娜看梁十一说着还吧唧了几下嘴,忍不住呕了一下道:“不管这水耗子吃啥,不还是耗子,十一大哥你恶不恶心。”

    梁十一不以为然的笑道:“恶心个啥,你们是不知道,这时候的水耗子最肥最香,尤其是三叔做的水耗子肉,那叫一个香辣好吃,我敢保准你吃一回想二回。”

    “其实这真的没什么恶心的,我有个同学是广东那边的,听说他们那边就很喜欢吃田鼠啥的,只不过咱们这边野味多,不稀罕罢了。”包益民和程志强到是没有那么大的反应,看来一些南方同学已经把他们的神经锻炼出来了。

    “他们不知道也就算了,你们俩也跟着起哄,书本知识都就着饭吃了吗?”张书文看着两个学生,严肃地说道:“水耗子又名麝香鼠,青根貂,是麝鼠属中的唯一成员,也是堪比狐狸和紫貂的一种小型珍贵毛皮兽类。”

    张书文话音一落,包益民紧忙接着说道:“对不起老师,是我们记得不扎实,接下来就让我俩介绍吧:麝鼠是由前苏联自然扩散道我国来的兽种群体,最早生活在北美洲的沼泽地里,因这种麝鼠适应性强,饲料来源广,抗病力强,也易于饲养,更便于管理,最主要的是繁殖力强,猎取方便等特性,后被瑞典和苏联等国引进。

    最后又从苏联逐渐扩散到咱们国家,数量最多的就是与之比邻的龙省、内蒙、还有新疆。

    现在咱们龙省是我国最大的麝鼠活动区域,这玩应的毛色似水獭。背毛棕褐或棕黄色。在阳光照射下,有金色的光泽。”

    “知识一定要与现实相结合,说麝鼠你们头头是道,但是说水耗子你们就蒙了,不但书本知识要够扎实,还要学会灵活运用。”张书文点了点头,交代着实践的重要性。

    “确实是我们疏忽,关于麝鼠我记老师以前特意讲过,麝鼠和野猪一样,是一种极有发展前途的动物。因为麝鼠的毛皮又叫青根貂皮,底绒丰厚,针锋较亮,皮板结实、坚韧、耐磨而轻柔,绒毛丰厚细软,针毛富有光泽,毛色似水獭。

    除了可制成皮帽、皮领、皮手套等,还是高档裘皮大衣的原料,青根貂皮穿着轻盈、艳丽、美观大方,而且沥水性强,不沾雨雪,保温性良好。”

    “好家伙,原来这水耗子还是个了不得的东西。上山打围时三叔说紫貂这几年越来越少了,没法大量繁殖,那咱以后养这个叫做水耗子的家伙不就行了吗?要不是张老师,咱们险些错过了好东西。”韩涛一听,心里这个高兴,他是随时随地不枉他的养殖大业。

    张书文点点头,之后对韩涛说道:“麝鼠确实是个值得大量养殖的好东西,除了皮子价值高,它还有一个很大的价值。”

    “张老师,这东西还有啥值钱的东西,是肉吗?”一听价值很高,梁晓飞这个养殖场的会计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麝鼠得肉细嫩,似家禽肉。蛋白质含量非常高,与牛肉接近,确实很好。但是它的另一个价值却不是肉,而是提取香料,麝鼠提取的香料既可以代替麝香作为中药材使用,在国外这种香料还是制作高级香水的原料。

    而且麝鼠香中含有降麝香酮、十七环烷酮等成分,除具有与天然麝香相同的作用外,还能延长血液凝固的时间,可防治血栓性疾病。”张书文这个农大教授简直跟图书馆一样,他这几天彻底让韩涛他们见识了什么是百科全书,什么事底蕴。

    就这样,边学习边说笑一天就过去了。下午三点多,十几只要下崽的母狍子陆续生产完毕,最后梁晓飞一数,一共四十三只小狍子。最后这些小狍子一起和母狍子被赶回到狍舍的单独围栏里。

    众人回到韩涛家院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三叔亲自掌勺,刘婶、三婶、秋香嫂打下手,刘叔烧火。等所有人都洗手坐下,地上和地下已经摆好了两张桌子,每个桌子上五六个菜,种类不多但是量都很大。

    最诱人的就属大瓷盆里的水耗子肉。不,应该说是是麝鼠肉了,每一块肉都被红亮的汤汁包围着,火红的干辣椒与肉块还有香菜形成鲜明对比,最主要的是每块肉上都没有一点肥的,这让大辫子他们几个女生很高兴,尤其是张妍,已经忍不住要伸筷子了。

    “行啊小涛,今天做饭才发现你在外屋种了一木箱子的香菜,这可是提味的好东西。”说着,三叔把一大碗野蘑菇炖肉端上来放下。

    “人齐了,开饭!”韩涛招呼了一声,笑了笑:“嘿嘿,仪彤张罗着种的,说是没有香菜吃饭包不香。”

    三叔端起韩涛给他倒的茶水,喝了一口道:“小丫头片子还挺会吃,馋猫一个。”

    “呦这个是野鸡炖蘑菇吗,涛哥不是说没有了吗,净骗人!”王晓娜夹了一块三叔新端上来的肉,咬了一口,从地桌那边站了起来,吵吵韩涛吃独食。

    吱!三叔跟刘叔还有张书文喝了一口散白,缓缓说道:“不是野鸡,这是我在山脚向阳坡那边套的沙半鸡,这几天开化有上百只沙半鸡在哪找食。”

    “嗯,真的不是野鸡肉,又嫩又香!”张妍也夹了一块放到嘴里,吃的那叫一个香。

    “小包和小程你们俩别不好意思,敞开了吃,尤其是这麝鼠肉,确实是好吃!”王东这个自来熟的家伙把左端着酒盅,右手给两个人夹着菜。

    刘海涛一手指着桌子,一手搭在包益民肩膀上说道:“对,这些野味在省城可吃不到,我给你俩介绍一下:这个是鹿肉炖土豆干,这个是手撕狍子肉,还有这个是回头菇飞龙汤,都是好东西,你们要是客气就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