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九十七章 下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知道咋回事,有二十多只狍子一天一夜不吃食,狍子群也总是不安——我怕是生病了!”刘大爷终于喘上来一口气。

    “前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咋就病了,走,咱们看看去。”韩涛嗷唠一嗓子,说完完就冲出屋。

    “国威,去叫你三叔过来,他常年与野生口打交道,应该能看出点门道。”张书文交代了一声,也跟着韩涛向着边上的狍舍飞奔而去。

    韩涛一路风驰电掣,来到狍舍,只见俩老头已经进到狍舍里面,正急的团团转。

    “五爷,到底咋回事啊,是不是喂啥不‘叮对’(东北话不妥的意思)的东西了?”韩涛看到一只只狍子站在草地上,不断地转着圈,有几只还总是驱赶其它狍子靠近自己,这使得狍群有些混乱。

    “没有啊,就是按照正常喂得,没乱敢加东西。”李老爷子也是急的不行,一边给韩涛回话一边搓着手。

    “瞎着急,那些母狍子不是病了,而是要下崽了,你把母狍子都单独分开,栓到林子里,它们就不闹了。”正着急,身后传来了三叔的大嗓门。

    “咋还要单独拴在林子里,在狍舍里下崽不好吗,这可比林子里暖和,再说了,都分开了也不方便照顾啊!”韩涛不解问道。

    “用你照顾个啥,野牲口自己都能处理这个,母狍子临产前,都会驱散去年生的半大狍子,之后自己进入林子里下崽。而且母狍子会带着小狍子独自生活几天,然后才带着新生小狍子归群。”三叔不愧是方圆几十里最出色的猎手,对大青山里的野生口门清的很。

    韩涛一琢磨也对,在山林里面,谁照顾它们,可不都是靠自己吗,于是心中稍稍安定。开始带着大家给母狍子分群,之后又在三叔的指导下给狍舍里分隔出一间间单独的小狍舍。

    “加油,加油啊,小宝宝都快出来了!”刚忙完,韩涛就听见林子里传来仪彤和小家伙们的喊声,看来已经有母狍子开始产仔了。

    听着孩子们的加油声,韩涛他们几个也忍不住跑到林子里,只见一只母狍子身子猛地后蹲,一个湿漉漉的小狍子就躺在草地上。

    耶——孩子们集体发出一声欢呼,这时三叔紧忙对小家伙们说道:“都不许闹腾了,不然就不让你们看了知道吗?”

    “三爷爷,我们是给狍子妈妈加油的,不是瞎胡闹。”仪彤小脑瓜一歪,不服气的解释着。

    “咱们悄悄地加油就好,要是母狍子受惊就生不出小狍子,到时候你们就看到小袍子了知道吗。”三叔笑着摸了摸仪彤的头,小声的给他们讲着道理。

    “嘘!”仪彤向小伙伴们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之后小声的和三叔说道:“知道了三爷爷,我们不喊了,就鸟不窍的看着。”

    “快看,还有一只!”正在大家高兴之余,那只母狍子竟然一使劲又生出一只小狍子。

    “开门红啊小涛,看来今年一年咱们这样职场的狍子就成规模了。”三叔拍了拍韩涛,虽说狍子一胎能生一只到三只小狍子,但是两个的时候并不是很多。

    仪彤和小家伙们也高兴的拍着小巴掌,仪彤还一个劲的夸赞道:“狍子妈妈可真棒啊——”

    两只都生下来,母狍子这才掉过头,开始用舌头在小狍子身上来回舔,使小家伙的毛发渐渐干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心里微微一颤,一缕柔情荡漾其间,久久不去。韩涛的脑海里很自然地浮现出一个词:舔犊情深!

    三叔看着林子里的母狍子,感叹道:“其实傻狍子这玩应最有情义,都说他傻,但是长跑山的都知道这玩应一点也不傻,就是好奇心重,而且狍子最有同情心。”

    说话间,只见那两只小狍子已经歪歪扭扭地站起来,小细腿还有些颤抖,勉强支撑住身体。随后颤抖着迈出第一步,但是刚出生的小狍子太弱了,还没站稳就身子一栽,又躺在草地上。

    “看来这里面也有故事,反正没事,三叔给大家讲讲呗!”一听这口气,王东不由眼前一亮,紧忙上前商量老纪三叔给大家说说。

    三叔看着大家一脸渴望,缓缓开口说道:“之所以说狍子最有爱心,是因为狍子这东西都有救人的习惯,冬天在山里遇到风雪被困,遇难的人要是遇到狍子,那多半可以活下来。”

    “这傻狍子还真够讲究的,那它到底是怎么救人的呀!”梁晓飞也忍不住追问起来。

    三叔说道:“如果在山里遇到风雪被困,被冻僵了的人,要是狍子看到了就会爬在这些遇难人身边给他取暖,一直到这人缓过来。”

    “这么神啊,看来狍子这玩应确实爱心泛滥啊,要不怎么会给人取暖,但是它还是太傻了,他就不怕人缓过来把他抓住吗?”包益民砸吧一下嘴,一脸同情的看着那些狍子。

    “要不说做人要有良心,不然会遭报应的。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啊,有时候人心还不如畜生。”三叔再次发出感叹,之后接着说道:“说到这,还真有个故事,我今天就给你们说说。

    话说在早些年腊月的一天,大青山下有一个叫张世奇的人,被朋友叫到家中喝酒。这俩人是光腚娃娃,但是因为不住在一个屯子,因此好长时间没见了,这天正好聚在一起,所以这顿酒直到天黑才喝完。

    见天色太晚,张世奇就起身准备离开朋友家,等出了屋子外面已经风雪大作。于是,那个朋友抓住正要离开的张世奇,就说:“现在外面风雪太大,你回去不安全。这样,你在我家将就一晚上,等明天雪停了再回去吧”。

    但是时期却眉毛一挑,不屑地说:“七尺高的汉子,还能被这点儿雪吓倒了?别说今天下雪,就是下刀子,咱照样回家。”

    要不说酒壮怂人胆,张世奇说完甩开朋友的手,拿过炕头上的羊皮帽子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因为屯子外没有遮挡,所以张世奇只能顶着风在雪地里艰难前行,一阵阵狂风卷着雪粒子肆虐地拍打着他的军大衣。

    就这样走了没过多久,他便感到后悔,觉得是自己不应该说大话,看着眼前的狂风,他心中不由得想:早知道真不如住一宿了,这雪不但没有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

    一边想一边走,渐渐地,张世奇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了。他此时已经有点打退堂鼓了,但又怕回去了被朋友,也就是赵庆那小子笑话。于是,他咬了咬牙,压低帽子,继续朝家走去。

    但是张世奇没有战胜狂风暴雪,最终还是筋疲力尽地倒在了厚厚的积雪之上。在昏倒之前,他愤愤地想:“今天是栽了,但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