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九十五章 清河屯的两件大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转眼春回大地,冰雪初融,尤其是向阳坡的雪已经化净,下面露出片片黄草,远处的大青山在沉睡了一个冬天之后,也渐渐现出几分苍翠。如果坐在被风的地方,太阳照在身上已经能够感受到一片暖洋洋。

    随着春风的到来,清河屯也焕发出勃勃生机,尤其是这几天,出现了两件让全屯子人疯狂的大事,第一件是广播电台播放了一篇名为“隋唐演义”的评书,播讲的是一位先生,他的嗓音特殊,讲的方式也是剑走偏锋,而且机智幽默,诙谐,尤其是那传神的语调,似乎都把千年前的人物带到了人们眼前。

    这部评书是79年下旬在鞍山首播的,今年松江县刚刚转播,但是这部评书在松江一开播就让所有人为之疯狂,每天各个工厂下班的铃声响起后所有人就疯狂地蹬着车子往家赶,可以说松江全城有一半的人都会准时守在收音机前,一边吃着饭一边如痴如醉地听着。

    同样,松江县下属的各公社村屯也彻底被俘虏了,不但清河屯的老少痴迷,就连养殖场的众人也是如此,尤其是三个老头,每到晚三人早早干完手头工作跑到了韩涛家,打开广播匣子,直到半个小时后播讲结束才意犹未尽的回到养殖场,几个人一边吃饭还一边讨论着接下来的剧情,疯狂程度可见一斑。

    另外一件让清河屯人疯狂的事情就是养殖场的小鸡开张了。严格来说,这是养殖场第一笔收入,同时也是养殖场归集体后的第一笔进账。

    韩涛站在养殖场,心里也被春风吹得异常火热,历时三个月的严冬就要过去,万物复苏的春天就要来了。

    自从知道刘叔家母鸡下蛋之后之后,韩涛就格外留意养殖场的小鸡,相比之下确实和冬天有了一点变化。现在的****冠子不再干干巴巴,而是充满了鲜活的血色。

    早在前几天,一些老人在闲暇之余,就帮着养殖场用稻草编了上百个下蛋的鸡窝,两头开口中间一个大鼓肚,远远看去像个放倒的坛子。

    用木头架子架起的三排鸡窝,都是上下两层,中间相隔十公分,对于散养的母鸡来说很轻松就可以飞上去。

    咯——嗒嗒,突然有一只小母鸡从草窝里钻出来,然后站到草窝上扯着嗓子叫。

    “老叔,快看又有小鸡下蛋了。”仪彤听见母鸡的叫声,高兴的把小巴掌都拍红了。

    王晓娜趴倒草窝边上,然后用手高高举着一个红皮鸡蛋:“涛哥下蛋了,一早上有几十个小鸡都开始进窝里了,看这个鸡蛋还热乎呢。”

    汗,你分开说好不好。韩涛连忙把她叫出来:“估计好有很多小鸡没下完,你先出来,等最后一块拣。”

    王晓娜一脸新奇地跑出来:“这个鸡蛋是我亲手拣的,晚上给我煮上。”

    “没问题,要是把今天下的鸡蛋全能吃了,那才算你有本事。”韩涛看着鸡蛋上还沾着一丝淡淡的血迹,心里也颇有点感慨。

    到了下午,韩涛带着大家伙,一人挎着个小筐,仪彤和二丫等几个孩子一溜小跑,每人负责一排。之后往外掏鸡蛋,有的窝里一个,有的窝里俩,看她们那劲头,有点上瘾的架势。

    “涛叔,我这牌一共是七十三个!”

    “老叔,我这排比二丫多,有九十一个!”

    “我这排有六十四个!”

    “我这排正好八十个!”

    “我这排一定最多,一共有一百零六个!”

    “我这排最少,只有四十二个!”拣完鸡蛋,几个小家伙把数报出来,最后铁蛋负责的一排最少,所以报数时有些沮丧。

    “都不少,这才第一天,肯定会越来越多,小鸡从开春下蛋,基本上能一直连蛋到入伏,以后有的是鸡蛋给你们拣。”韩涛挎着篮子,领着大辫子还有王东几个人满载而归。

    “小涛,下蛋了!”走到养殖场三间土房门口,正好碰到车老板子过来,看着韩涛他们挎着半篮子鸡蛋,也惊喜地问了一声。

    韩涛心里高兴,也不计较:“老板儿叔,正好你一会和刘叔说一声,告诉大家晚上生产队开会,把鸡蛋给大家分几个回去尝尝鲜。”

    “这可是养殖场过了年第一笔收入,我看还是别分了。再说,家家都有小鸡,虽然不多但也够吃了。”车老板子连连摆手。

    “小涛兄弟,下这么多鸡蛋啊。”梁十一走到养殖场门口,也惊讶的喊一声。他今天是和韩涛定好正式上班时间的,年也过了节也过了,自己还有一屁股的债务所以他有点等不急了。

    “啥玩意,养殖场的小鸡开始下蛋了?”韩梁十一这一嗓子惊动不少人,随后不少羡慕的声音传来。在前两年,不少人家就是靠着养几只小鸡来维持家里的油盐酱醋零花钱,所以鸡蛋在大伙的心目当中,分量很重,和人民币等值。

    “来的好不如来得巧,正好把鸡蛋卖给我点吧,我外甥女刚生的孩子,正到处淘弄鸡蛋呢,不过家家的小鸡都刚开张,不够吃啊。”大脚婶正好回村里,也挎个小筐,里面放着二十多个鸡蛋。

    “买啥啊婶子,你把筐装满,就算我们几个给三姐下奶了。”按照农村习俗,谁家生小孩,关系亲近的都要去探望一下,叫做“下奶”。韩涛和全屯子关系都不错,啥事都拉不下。

    “这咋说的呢,那婶子不成了占你们便宜了,该多少钱多少钱,你能卖给婶就算人情了。”大脚婶把钱塞给梁晓飞,之后小心翼翼地从韩涛的篮子里捡过五十个鸡蛋。

    “那我也不和您争讲了,但是这三十你必须拿着,加上您篮子里原有的正好凑一百整,帐我让小飞记好,算我们几个的。”

    “好啊,韩涛同志你这可是私卖社会主义鸡蛋啊,辛亏我来得及时,不然损失就大了。”

    好的大帽子扣下来,众人闻言一抬头,一个身材高挑,梳着一个马尾辫的姑娘风风火火地跑到村口养殖场,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身后还跟着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

    “呦,张妍——同志,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韩涛一看是老站长的姑娘来了,以为他是来看罗伟的,连忙打了一声招呼。

    张妍和第一次跟韩涛见面时一样,主动伸出小手,和韩涛握了握:“我今天可是来工作的,是代表县里的土产公司,到咱们公社收购站下乡蹲点,以后需要你的支持了。”

    “好啊,土产公司还有上门服务,我回头给你写封表扬信。”韩涛笑着说道。

    “那可说定了。对了,这两位是我同事江锋和张立学,具体情况我就不介绍了,让王东说吧,他们都是熟人。”张妍显然性子比较活跃,与王晓娜差不多一个脾气,不像大辫子那么文静。

    “臭张妍,来了就叭叭说个没完,你是没看到我还咋地啊!”王晓娜上来就是一通埋怨,显然也和张妍比较熟,而且关系很好。

    “咱可是来工作的,必须要先谈正事不是,不然东子他们回去一说,我的奖金可就没喽!”张妍跑过去,拉着王小娜的手,调皮的开了一句玩笑。

    王晓娜佯装生气道:“哼,我哥在你心里就这样啊,再说现在县农场可不归土产公司管了,咱们的大老板换成涛哥了。”

    “行啊涛哥,不但有车、有养殖场,现在还混到体制内了,你牛,罗伟哥算是跟对人了。”说完,张妍向着罗伟眨了眨眼,一副古灵精怪。

    “张妍,我可没得罪你,怎么上来就给人乱扣帽子,我是那种大小报告的人嘛。”王东笑呵呵的接过话茬,与张妍打起嘴仗“再说了,我们养殖场自己下的蛋还不让卖呀,怎么就成了卖社会主义鸡蛋了,你咋不说我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呢!”

    “你知道什么,涛哥可是跟收购站有口头协议的,我爸,不、是张站长可以作证。”

    说到这,张妍好像然想起什么,对着他的两个同事说道:“快,把鸡蛋看好了,养殖场的鸡蛋我们全收了。这次来对了,一个先进是跑不了了,估计年终咱们还能混个劳模呢。”

    要说开春这一两个月鸡蛋可是紧俏东西,而且很不好收,主要是每家每户都只是养几只鸡,产量不高,就这还都被小商贩走街串巷的收走了,不然土产公司也不会想出下乡蹲点这个办法。

    这次她的收获不小,也算跟韩涛沾光,再想起韩涛去家里做客时和她爸说的话,这养殖场可是还有梅花鹿和野猪,加上这大青山的山货,年底换个劳模肯定没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