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青山 第九十章 狼的智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大青山狼群对这次打围的机会非常珍惜,它们围猎的动作很轻很慢。只要狍群中多了几只抬头望的公狍子,或是有警觉的公鹿抬头,狼群就会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连呼出的白气也极轻极柔。

    狍群继续悠闲的刨着冻草吃。韩涛等人也渐渐静下心来,趴在雪窝子里苦苦等待。

    老纪三叔轻声说:“狍子这东西,夏天吃草和幼嫩的枝叶,也吃野果和蘑菇,到了冬天它们就啃树皮、树枝和苔藓、地衣。

    狍子这玩应其实一点也不傻,就是好奇心重而已。它们也特别会捡现成的,尤其秋收的时候,经常三五个小群聚在农田一起会餐,早些年给大家伙造成不少损失。

    所以也亏得有四眼它们限制狍群和其他野生口的发展,而咱大青山的狍子主要敌害就是狼,尤其是现在这个季节,早晚温差明显。白天阳光直射下,最上面的一层雪融化了,到了晚上冷下来表层就会结冰,这时候狍子的灾难就来了。”

    韩涛吃惊地望着三叔说道:“您这一说不到是想起来了,来了清河屯这么久,也跟您打了两次围,从来没看见过您打狼呢。”

    三叔摆摆手说道:“我也打狼,但是分时候,也不会多打。要是真把狼打绝了,山里的野生口就泛滥了,到时候大青山就毁了,咱们不能只顾眼前,要给子孙后代留下点东西啊。”

    韩涛心中暗暗佩服:“别看人家是老枪把子,可是也懂得生态平衡这个理,要都像老一辈猎人这样,大青山再过百年依旧是个天然宝库,如果过度狩猎和砍伐要不了几年就大荒山了。

    老纪三叔笑眯眯地望了韩涛一眼接着说道:“捕狍子方法很多,其中有三种最常用,一卡狍道,二迎围,三下套子,四是双腿撵狍子。

    尤其是这个时节或下大雪时撵狍子,这时候的袍子发现危险就会到处乱跑,就走不动了,但狍子在冰层上快跑容易跌倒,或蹄子踏入冰壳腿被擦伤,最后陷入雪地,这种时候,常常大量被狼群包了饺子。

    这种季节,也是咱们猎狍子的好时候。你看,眼前这群狼,马上就要给咱们送份大礼。

    在东北,一只大的狍子连皮带肉可卖30元钱,几乎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固定收入。狍子皮是上等皮衣的原料。据收购站的人说,狍皮可加工“狍皮绸“,是制作高档珍贵皮衣的好东西。

    狍肉号称“瘦肉之王“,具有滋阴补阳双重保健功能。其中含有蛋白质、脂肪、矿物质等营养成份。有一定的补虚和温暖脾胃、强心润肺及延年益寿的作用。

    而且狍子肉还是做肉罐头的上等原料,这在城里,绝对是肉食柜台上的稀缺货,更是各大宾馆和国营招待所的高级野味佳肴。

    去年狍子产仔量不小,所以今年狍子群体都不小,听韩涛说是想要大规模养殖狍子,三叔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正好,前些天他在山里转了几圈,知道哪儿能打着数量不小的狍子。所以韩涛一回来他就带着大家来到大青山的一个山坡上埋伏下来。

    三叔一直说带着大家捡便宜,韩涛想了好久也不明白,他几次问三叔,三叔就是笑而不答。

    直到现在韩涛发现悄悄围向狍子群的狼群的时候,他才明白三叔说的捡便宜。

    “我看三叔才是真的成精了,不愧是红围里的扛把子。”韩涛笑着调侃着三叔,但是三叔却没有生气,只是冲韩涛狡黠地一笑。

    韩涛此时感到自己和王东他们很像鹬蚌相争故事里的那个渔翁,但他和王东这些人只是个小渔翁,真正的老渔翁是三叔。这个大青山下最胆大睿智的老猎人,竟然带着他们到这里来坐收渔利。

    大青山深处的山坡,趴了大半天的韩涛感觉双脚几乎冻僵,肚子底下的阵阵寒气越来越重,要是身下能铺一张厚密的狼皮褥子就好了。

    想到此处,他突然生出一个疑问,便向着三叔轻声问道:“三叔,都说天下狼皮褥子最暖和,可是为什么咱们不带几条狼皮褥子?”

    “在东北这种天气下,就数狼皮狼毛最厚最密最隔寒气,两张羊皮摞起来也不如一张狼皮抗寒。但时间山的猎人不不会带狼皮褥子,就连放山的人也是如此。”

    老纪三叔轻轻活动了一下腿,继续说道:“要是把狼皮褥子带到山上,就会遭到狼群的报复,它们之所以能够横行山林,靠的就是团结协作,所以最看重同类的生死,而不像有些动物那样冷漠。而且这帮家伙的鼻子贼好使,只要发现谁带了狼皮,大家立马就会成为了引发它们愤怒的导火索。”

    “真是群让人即敬佩又害怕的家伙,咦,三叔你快看。”

    说话间,狼群又有了些动静。大家紧忙把目光对准几条抬头的狼。

    “它们到底想干什么,真是看不懂。”大家以为狼群要行动了,所以都紧张地观察,但那几头狼很快又低下头不动了,这让人实在是弄不清狼的想法。

    看意思狼群似乎还没有下手的迹象,这使得大家伙都对狼群的计划失去了耐性。

    罗伟这个最沉得住气人,此时也不解得问道:“三叔,你说今天狼群还打不打围?难道它们是要等到天黑才动手吗?”

    三叔压低声音说:“这些人就属你最有耐性,这和打仗是一个道理,机会只会留给坚持到底的人和兽,只有耐得住寂寞和等待才能瞅准机会。所以大家都别急,先耐着性子好好的趴着吧。”

    三叔说完之后,韩涛在罗的指点下盯紧其中一条狼,这条狼罗伟已经观察过多次,它几乎像死狼那样地死在那里,半天过去了,它竟然一直保持同一姿势。

    过了一会儿,三叔再次问道:“趴了这老半天,你们琢磨出狼还在等啥了吗?”

    王东几人摇了摇头,表示看不明白,罗伟却惊呼一声:“我明白了,这群狼是在等狍子都吃撑了再下手。”

    张书生吃了一惊,忙问:“三哥,狼真有那么聪明?它还能明白要等狍子撑得跑不动了才下手?”

    三叔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没接触过狼,所以不了解它们,这狼可比人精。”

    它们可是对狍子的习性了如指掌,就是独狼也能轻松逮到狍子,西其中的道理就是因为袍子的习性,为了抵御低温和寒风,它们吃饱了就会用蹄子把地上的积雪刨开,打造出一片裸露的卧息地,之后就会趴下休息,就是在面对猎人的围捕时,它们也不会全力逃跑,一个是跑不动了,在一个就是它们舍不得放弃好不容易找到的卧息地,就算跑了也会再次返回,这就共同导致了狍子冬天更好捕捉的现象。

    张书生小声笑道:“老天,打死我也想不出狼有这样的观察力。这招太损了!可是,我发现三哥你更狡猾!”

    此时大部分狍子终于抬起头来。因为它们现在都把肚子吃的鼓鼓的了,老纪三叔呵呵一笑“这帮傻玩应吃不动了,你们都仔细看着,估计狼群就要下手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