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焦糖玛奇朵 第九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翌日清晨,孟品轩起床时,叶慈已经离开了。

    他走进她的房间,看到她那只大包包静静地搁在椅子上,枕头边也重新摆上她最爱的芭雷娃娃音乐盒,嘴角不禁拉开一个笑弧。

    她把东西留在这里,就表示她还会再回来,同时也是为了要让他安心吧,尽管她昨晚并没有开口应诺他什么。

    怀着愉悦的心情,他走进厨房做早餐,却不自觉地多做了一份。

    等他察觉时,忍不住自嘲地笑了。她才刚离开,他已经觉得好不适应,脑子里浮现的尽是她吃着他亲手做的早餐时,那一脸开心满足的表隋。

    十点钟,他准时下楼开店,把多出来的一份早餐也带到店里去。

    李姐进门后,他将多出来的那份早餐给了她。

    「哇!真难得耶,今天怎么会想到要送早餐给我吃?」李姐一脸惊奇地怪嚷道。

    「没什么,只是早上不小心多做了一份。」孟品轩笑着回道。

    「多做了一份?那小叶呢?」

    「就是多了她那一份.从今天开始,她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能来上班。」

    李姐愣了一下,「不能来上班?为什么?出了什么事吗?」

    「-别紧张,她只不过是回家去一趟。」

    「回家?你是说她回南部去了?」

    孟品轩微笑地摇了摇头,「叶慈她家不在南部,她是道地的台北人。」

    「道地的台北人?怎么会呢?她老家不是在南部吗?」李姐被搞糊涂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改天她回来了,让她自己跟-说吧。」他仍是满脸笑容。

    「咦?看你的样子,好像对她的事情知道得很清楚嘛!」李姐突然-起眼打量起他来。「从一进门就看你脸上的笑容没停过,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肯定是有什么好事降临在你身上吧?」

    孟品轩但笑不语,满溢的快乐心情却怎么也藏不住。

    「哈!你不说我大概也猜得出来。」李姐突地精诡一笑,「你是不是跟小叶表白了,而且还获得她『热烈』的回响?」

    「怎样算是『热烈』的回响?」她夸张的说法让他不由得打趣地问道。

    「当然是感动得痛哭流涕,和你抱在一起玩亲亲,再不就是……」挑眉斜眼暧昧地睇了他一眼,话到嘴边却故意拉长尾音故弄玄虚。

    「再不就是怎样?」

    「这就得问你喽,现在的男人呀,都没什么耐性哩!」语带暗示地说道。

    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孟品轩不禁摇头叹笑,「李姐,-想太多了啦!我和叶慈最多也只能说才刚开始要交往。」

    「是喔。」她怀疑地瞄了他一眼,旋即疑惑地蹙起眉问道:「既然小叶是道地的台北人,不过是回家一趟,为什么不能来上班?」

    「嗯……」孟品轩思索了半晌,最后决定简单地说明一下,「叶慈她……的身分有些特别,-知道『铭光实业』吧?她是叶庆仁的外孙女。」

    闻言,李姐惊讶地瞪大了眼,「小、小叶是……是那个『铭光实业』叶庆仁的外孙女?」说着还差点咬到了舌头。

    他点点头,「最近叶家的人来找过她好多次,所以她决定回去一趟。」

    「一个好好的千金小姐跑来咖啡店当服务生?!」仍是有些不敢置信。

    「这其中的原因说来话长,她这次回叶家,也是因为有很多事情得去面对与处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马上回来上班的。」

    听了他的话,李姐整个人倏地回过神来,瞪着他叫道:「哎呀,小孟,你知道她是叶家小姐,怎么还让她回去呀?」

    「为什么不能让她回去?」他不懂她突然紧张个什么劲?

    「厚!」李姐受不了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小孟,你怎么变笨了?你想想,她是千金小姐耶,门第那么高,这一回去你和她还有希望吗?」

    「我相信她一定会再回来。」他板起脸,很严肃地回答道。但却得到李姐一记白眼相送。

    「小孟,你都几岁的人了,还这么天真?问题不是出在小叶身上,而是她的家人!听说叶庆仁是个老古板,你想想,他会同意小叶和你交往吗?」

    话说完,随即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直接,赶忙又道:「小孟,我不是说你不好,其实你也算是小有财富了,一般人巴不得有你这样的孙女婿;可是……叶家不是一般人,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孟品轩怎会不明白,然而,不管怎么样,他还是相信叶慈一定会回来的。

    看他不发一语,李姐觉得自己好像太残忍了。

    「小孟,我不是要泼你冷水,我只是替你担心。」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对小叶动了情,偏偏小叶却是……唉!

    恋曲还没开始,就可预见往后的艰难与阻碍,看来小孟这一段情路注定得辛苦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小孟叔叔,小叶阿姨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呀?」

    下午五点一进店里,小彤便跟在孟品轩屁股后头,一脸没精打采的不断重复着相同的问题。

    自从叶慈离开「寻路」后,每个人都在问她到哪里去了?不只小彤问、小志问,连客人们也在问。少了她,感觉生活好像也少了什么似的。

    「小彤再耐心等等喔,」孟品轩勉强振作起精神回道,「再过几天小叶阿姨就回来了。」嘴里虽然这么说,可他心里其实一点把握也没。

    算一算,她已经离开一个星期了。虽然那一晚他还特地把他的手机号码写给她,可是一直到现在,他没有接到她一通电话,也没收到她传来的任何讯息。

    说不担忧是骗人的,尽管他外表看起来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仍旧是客人口中那个沉稳、温和,还煮了一手好咖啡的帅哥老板;但他自己心里知道,他只是一个为思念所苦的人,心情躁郁且不安。

    「她不在,我好无聊啊!」小彤嘟着嘴巴可怜兮兮地说着,「都没有人陪我做功课、陪我玩、陪我说话和斗嘴!」

    孟品轩听了不禁莞尔,「叔叔还以为-很讨厌小叶阿姨,所以才老爱和她唱反调、跟她斗嘴呢!」他故意糗她。

    小彤立刻脸红。「我、我又没说过我讨厌她!我知道她很疼我,这几天看不到她,不能跟她斗嘴,我觉得好不习惯喔!」难得表露真心话,小小脸蛋不觉带着一丝落寞。

    「我想,小叶阿姨一定也很想念。」他弯下身安慰小女孩,小彤的失落他明白,因为他也深深体会到那种滋味。

    她离开后,他每天还是习惯多做一份早餐;每回客人点焦糖玛奇朵时,他总是特别用心调制;每晚打烊收工后,他会自己一个人上天台去看星星。

    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好想念她,想念她甜美的笑靥、想念她清亮热情的嗓音,也想念她过人的食量。

    他从没尝过这样的滋味,和以前的恋爱经验截然不同,遇到叶慈,过往谈的爱情都被否定了。

    正当他饱受思念的折磨时,他接到了叶慈的电话,在她离开后的第十天。

    这天晚上,他照例在收工后上天台看星星,天气愈来愈冷了,他还拎了几罐啤酒和一包香烟,想藉此舒解郁闷的心情。

    啤酒很快地喝完了,但他的心情却丝毫不见好转,心里想的全都是叶慈。他忍不住猜测她是不是被限制行动了,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变故?十天了,他非但等不到她的人,连她的一丁点讯息他也无法知晓。

    想着想着,他不禁苦笑,他以为自己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想不到十天的等待就让他快要受不了了。

    失魂落魄地躺在躺椅上,他怔怔地望着辽阔暗沉的夜空,眼里看到的不是星星,而是叶慈灿笑明亮的容颜。

    郁闷啊!不由得伸手摸进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了一根,刚吸了一口,结果仍同上次那样,狠狠地被呛了下。

    咳了几声,他翻身在地上捻熄香烟,看着熄灭了的烟头,脸上又露出一抹苦笑。唉,烟抽不惯可以不抽,可是,爱上一个人可以说不爱就不爱吗?

    就在咳声叹气的当口,他的手机响了。

    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因为太过慌忙,还差点跌下躺椅。

    「喂?」心跳怦怦,屏息等待。

    「老板吗?我是叶慈。」彼端传来熟悉的清亮嗓音。

    「是、我是。」他的喉咙微微发紧,「-……还好吗?」

    「我很好,只是很想念你们。店里还好吧?李姐、小彤、小志他们都好吧?」

    什么人都问到了,就独独少了他一个。

    孟品轩有些不是滋味地回道:「-怎么不问问我好不好?」话一出口,旋即被自己又酸又哀怨的语气给震楞了下,天啊,他简直和怨妇没什么两样!

    「老板,你好吗?」电话那头的叶慈立即从善如流地问道。

    「我的名字不叫老板。」他别扭地要起性子,「老板」两个字感觉好生疏。

    「那……品轩,你好吗?」她的声音转为低柔,感觉有些羞涩。

    听她这么一喊,孟品轩只觉全身暖烘烘的,原本郁闷烦躁的心情瞬间消弭无踪,笑逐颜开。

    「我很不好。」他不自觉地向她撒娇,「这几天看不到-,也没接到-的电话,我吃不好、睡不着,心情也不好。」三十三岁的大男人了,却像个小孩子似,好像有些丢脸。不过,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说全是爱情惹的祸。

    「对不起,这么迟才给你打电话。」她柔声地道歉。「这几天还在为公司持股的事跟外公僵持不下,加上舅舅、舅妈和表哥他们的轮流轰炸,让我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时间和你通电话。」她自己也没想到事情会延搁这么多天。外公最近身体不太好,她不想再刺激他,所以才决定采取缓和的方式解决事情,可这么做只是让情况僵持在那里,一点进展也没有。

    孟品轩听了好心疼,他可以想见那种混乱,以及她所承受的压力。

    「没关系,我没怪-,我只是太想念-了。」他温柔地低语,恨不得此刻自己就在她身边支持她,帮她打气。

    「我也好想你……」静默了片刻后,他听到她这么说,心窝一阵甜暖。

    「我想念你做的早餐和宵夜、想念你煮的焦糖玛奇朵、想念你书房里的沙发椅,更想念你和我一起在天台看星星的夜晚……我好想赶快回去。」她一一倾诉着,低语的嗓音透着浓浓的情感。

    听着她的告白,他的心情一阵激动,却强自按捺了下来。「-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吗?」他柔声问道。

    「在做什么?」声音有些闷闷地。

    「我现在正在天台上看星星。」他笑着回道。

    「看星星?」语调瞬间轻快了起来,还带着一丝兴奋。

    「嗯。今晚的星星很少,不过很亮,像钻石一样。」他为她描述着。

    「听起来好像很美。」她轻声叹息着。

    「-知道吗?自从-回去之后,我每天晚上都爬上天台看星星。」他接着又说,「想着-曾说过的话,眼里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个小天使正拿着蜡烛为迷路的人寻找回家的路。然后我会在心里默默祈愿,希望其中一位小天使能引领-回到我的身边。」

    他的声音温暖而低沉,一字字像涟漪一般,柔柔地漾进叶慈的耳里,同时也深深地嵌进她的心房。

    「你……好讨厌喔!」她的心里有着满满的感动,眼眶又开始湿润了。她从未尝过这种爱情滋味,相较之下,以前谈的恋爱仿佛都是儿戏。

    「呵呵,我是存心的。」他故作轻快地说道,「这样才能引诱-快快回到我身边。」

    「我会继续努力和外公沟通协调的。」她微笑地回应,并且故意误会他的意思,「然后尽快回店里帮你的忙。这几天我不在,生意肯定清淡多了。」

    孟品轩被她逗笑了,也配合地说:「是啊,-赶快回来吧!没有-,『寻路』恐怕快支撑不下去了,到时候李姐、小志都会失业,小彤也没有钱上学读书喽!」

    听了他的话,叶慈忍不住咯咯笑了。本来她还在为跟外公僵持不下的事情烦心伤神,现在全因为孟品轩而尽扫阴霾不快。

    这一刻,她更加确定自己真的好喜欢他,他让她觉得好自在、好开心,更备觉温暖。她不再担心自己是否能安定下来,因为她的心里已有了依靠,如果她又像风筝飞了出去,他就是那条系住风筝的线,她永远不变的怀抱。

    这一刻,她也决定了,一定要跟外公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要叶家的财富、也不要叶家的庇荫,她只想走自己想走的路,选择自己所爱的人。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哈啾!」

    隔天上午,寻路咖啡店不停传来打喷嚏的声音。

    「厚!小孟,你这样不行啦,客人肯定会被你吓跑!」李姐从厨房里探头出来,一脸关心地看着他。

    「别担心,我刚刚出去买了一个口罩了。」说着,立即戴上蓝底黄色小星星的奈米口罩,「这样就不怕散播病菌了。」他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半点病人的委靡样。

    「小孟,你今天早上有点怪怪的喔!」李姐精明地嗅出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又打喷嚏、又流鼻水的,你应该觉得很不舒服才对,怎么我看你倒是乐得很。」

    「只不过是小感冒,没-说的那么严重啦。」孟品轩仍是一脸笑容。没错,他的身体状况确实是下太好,打喷嚏、流鼻水,还有轻微头痛,这是昨晚在天台上和叶慈讲电话聊到大半夜的结果。

    想起昨晚,他的心底就泛起一阵甜蜜。他们聊了好久,不管夜有多深、手机是否快烧坏了,就是舍不得说再见,而且谁也不肯先断线。

    虽然热线的下场是伤风感冒,但他却一点也不以为苦,十天以来焦躁不安的心,因为昨晚那一通电话而安定了下来。同时他也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不管你有多么成熟、年纪多大、经验又是如何丰富,在面对真爱时,患得患失的心情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半分。

    「是吗?」李姐语带怀疑地挑高一眉。「前些天我看你老板着一张脸,今天却完全变了个样,怎么,该不会你终于接到小叶的电话了吧?」一猜即中。

    孟品轩也不否认,「昨晚她确实和我连络了。」

    一听到他这么说,李姐整个人精神都来了。「她跟你说了什么?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啊?你们之间没有问题吧?」忍不住急急追问。

    「她跟我说,她还在为公司持股的事和她外公僵持下下,不过她会尽快努力沟通解决。她还说,很想念-和小彤。」

    「就这样?」

    「要不然呢?」他反问道。「难不成我和她说的情话还要一一报告给-听?」

    「切,谁问你这个了!」李姐瞪了他一眼,「我是担心她的亲人会阻碍你们两人的恋情。」

    「李姐,-会不会受爱情小说荼毒太深了?」孟品轩笑睨了她一眼。「现在时代不同了,不是每则『王子与灰姑娘』、『公主与青蛙』的恋情都会遭受阻碍与破坏的。」

    「是吗?」李姐很不以为然,「我认为这跟时代进步没关系,而是门当户对的问题,这几乎已经成为很难打破的铁则了。你看自古以来,贵族与平民何曾平起平坐过了?」

    「我和叶慈不会被这项铁则所困的。」他坚定地回道。

    「如果她的亲人真的反对呢?」

    「我会坚持到底,努力争取。」

    「哇,小孟,你真有气魄!」李姐证赏地对他竖起大拇指,「很好,就是这样,勇敢谱下你们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吧!」她已经完全陷入爱情小说中的情节了。

    孟品轩拿她没辙地摇了摇头,李姐显然已经把他和叶慈当成爱情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和孟品轩讲完电话的隔天,叶慈即向叶家大家长叶庆仁说出自己的决心。祖孙两人在书房里隔着书桌对峙着。

    「外公,我不会接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不可能再回铭光上班了。」叶慈神情坚定地望着老人家。

    「公司持股的事我说了算,-不必理会你舅舅他们说的话。」叶庆仁依旧故我地冷声道。

    「跟舅舅他们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她试着耐心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我对公司一点贡献也没有,这样做对其他人不公平。」

    「这很简单,从明天开始,-就回公司上班。让-休息了两年,也该够了。」

    「我不想回去,也不会回去。」她立即斩钉截铁地回道。

    叶庆仁不悦地-起眼,「不回铭光,-还能做什么?再回去卖咖啡吗?」一句话就说明了他对她的事情知道得很清楚。

    「我能做的事情很多,不是只有卖咖啡。」这两年她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哼,不务正业,枉费-有那么好的资质!」老人家开始动怒了,「-如果有-母亲一半的认真与负责就好了。」

    提到母亲,叶慈眼色一暗,「我是我,母亲是母亲,我们是母女,不是同一个人。」尽管心里觉得受伤,她仍是表现得很镇静。

    「是啊,-的胆子比-母亲大得多了,任性胡来,说离家就离家,-眼里还有我这个外公吗?」老人家愈说愈气。

    「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希望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

    「在外头飘来荡去,一事无成,这就是-想过的生活?」说着,还撇嘴嗤鼻了声,非常不以为然。

    「我实实在在靠自己的劳力挣钱谋生,日子过得很踏实、很自在,这样有什么不好?」她平心静气地回道,「职业不分贵贱,何况我做的都是正当工作。」

    「既然如此,一样是工作,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待在公司里做事?」语气更加严厉了,「-为什么就不能像-母亲一样安守本分?她从来不曾教我失望,只除了——」话到嘴边,突地止住,看着叶慈的眼神充满了复杂矛盾的情绪。

    「只除了未婚生下我这件事,对吧?」叶慈迎视着他的目光接口道,「你到现在还是觉得我的存在破坏了你心目中那个完美的女儿吧?如果每次看到我,就会让你想起这件不愉快的事情,那么我想我离开叶家是对的。」

    「-、-一定要这样忤逆我吗?」老人家青白着一张脸道。他承认看到她就会让他想起过世多年的女儿,但并非全是不愉快的,这么多年来每次看着这唯一的外孙女,充斥他心里的是更多的愧疚与不舍,只是碍于拉不下这张老脸,所以始终不曾说出真心话。

    「外公,我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叶慈放柔声音道,「但是我必须向你坦承,我在叶家过得并不快乐,目前对回公司帮忙的兴趣也不大。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请你也尊重我的想法。」

    「-在叶家过得不快乐?」叶庆仁顿时老眉紧蹙,「叶家亏待-了吗?」

    她浅浅一笑地摇了摇头,「我在这里吃穿住用都是最好的,生活不虞匮乏,叶家并没有亏待我。只是……」微微停顿了下,她思索着该如何适当地表达这么多年来自己内心的感受。

    「只是怎么样?」老脸专注又严肃地看着她。

    「自从妈妈过世以后,我在这个家觉得很孤单。」她诚实地说道,「舅舅、舅妈、晋荣表哥,还有蕙心表姊都跟我不亲;而外公你……虽然对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冷淡,但是你总不断耳提面命地要我多向母亲学习,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你总是以母亲的标准来衡量我,并不忘随时严肃地告诫我。随着年纪渐渐长大,我终于明白你只是透过我看着母亲,并不是真的接纳了我;又或许是想借着我来弥补你的遗憾,母亲的死让你觉得很懊悔,所以你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想藉此补偿。」

    说到这里,她有些感伤地抬眼看着老人家,静默了片刻后,才又开口道:

    「外公,我并不是在责怪你,我只是……觉得快要喘不过气了,我想呼吸不一样的空气,所以我才决定离开这里。」

    听完她这一番话,叶庆仁的脸色变得沉重且黯淡,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无法责备她说的这些话,虽然要他这么一个习惯了威严的老人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一件困难的事,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确实做错了一些事情。一开始他对这外孙女冷漠的态度不只连带地影响了其他人,也造成他们母女俩的被孤立。咏兰过世后,他懊悔不已地想尽一切力量来弥补,试着将对女儿的爱转移至叶慈身上;但或许是他的方法错了吧,他显然没有顾虑到她的心情与感受,凡事皆以她母亲的标准来要求她,祖孙俩的距离也因此非但没有拉近,反而离得更远了。

    「那么这次回来,-是没打算要留下来了?」终于,他困难地启口。

    叶慈缓缓地点头,「我是为了持股的事回来跟你表明自己的立场的。」

    「-还是坚持要回去卖咖啡?那份工作有什么好值得-巴着不放的?」他还是无法接受她的决定。

    「那已经不只是一份工作了。」她温声回道,「重要的是,我在『寻路』过得很快乐、很自在;而且,那里有我喜欢的人。」说着,唇畔不自禁地泛开一抹甜蜜的笑。

    「喜欢的人?」老人的语气与神情立即一变,眉头锁得更紧了。

    「他是那家咖啡店的老板,我们才刚开始交往。」她毫不隐瞒地告知。

    「-认为我会同意吗?」对方是圆是扁,他看也没看过,谁知道会不会又像咏兰那样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

    「如果外公你不存门第之见,那么我想你看过他以后,应该不会反对。」她对孟品轩有信心。

    「哼,我去看他做什么!」叶庆仁仍固执地板着一张脸。「关于持股及要-回公司上班的事,我可没说要改变主意。」

    「我也和外公你一样,绝对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叶慈也回以同样固执坚定的眼神。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两天后,「寻路」来了一位超级大贵客。

    下午三点,照例是咖啡店生意最冷清的时段,一辆崭新的黑色高级房车在店门前停了下来。

    一名作司机打扮的中年男子走出驾驶座,恭谨地打开后座的车门。

    透过玻璃门,孟品轩隐约看到一个矍铄老人的身影。

    中年男子接着动作俐落地为老人推开玻璃门,之后便在门外候着,并没有进店里来。照这情形看来,老人显然不是一般人,应该具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就不知为什么会选上他这家小店喝咖啡了?

    老人约莫七十多岁,身材瘦高,身体看起来还挺硬朗的样子。他选择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后,一双精烁有神的眼四处来回打量着店内,最后才把视线停驻在孟品轩身上。

    与老人目光对上的-那,孟品轩隐约感觉到对方并不是单纯上门来喝咖啡的。不过,他仍然拿起菜单走到老人身旁,微笑地递上菜单,等着老人点选咖啡。

    「你是这家店的老板?」老人开口问道,在得到他点头回应后,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冷淡地接着说:「坐吧,我是叶慈的外公,想和你谈谈。」

    孟品轩依言在他对面坐下,态度沉稳自如,不见一丝紧张局促。

    「你好像对我的出现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老人直视着他道。

    「叶先生是叶慈的外公,您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关心她,这么一想,就不觉得意外了。」

    他的回答让叶庆仁原本冷淡的眼神有了些变化。「你的店看起来还不错,生意还好吧?」

    他点点头,「还算不错。这里地点好、人潮也多,附近有很多商业大楼,虽谈不上赚大钱,但还是小有利润的。」

    「这里的房租不便宜吧?」老人接着又问。

    「我很幸运,这房子是我的,省下了一笔租金。」

    老人微笑地轻点着头,「你知道叶慈在铭光工作的薪水,加上她每年可领取的红利股息,比起这家店的全年营业额要多出好几倍吧?我实在看不出来她继续留在这里有什么好处?」

    「叶慈不是一个用金钱衡量事物的人,她在这里很快乐。」对于老人话里的挑衅,他一点也不以为意,他知道对方是出于关心和保护的立场。

    老人沉思了一会儿,接着又说:「她有那么好的天资,埋没在这里太可惜了。」

    孟品轩温声回道:「人各有志,何况她还那么年轻。如果有一天她想回铭光,或是想做别的事,我也会支持她的。」

    他的话令老人又抬眼深深地注视了他好一会。「我想,不管我怎么刁难,你也不会放弃你对叶慈的感情是吧?」

    「很抱歉。」简短的三个字已表明了一切,虽带着温和的微笑,但他的眼神是坚定的。

    叶庆仁点点头,看着他,又沉思了一会儿,最后唇角淡扬地道:「给我来一杯你最拿手的吧。」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周六晚上十点半,照例让小志先下班后,孟品轩坐在店里结算今天的营业额。

    心不在焉地整理着收银机里的钞票和钱币,他一边想着,今天已经是第十五天了,他足足有十五天没看到叶慈了。

    虽说这几天晚上她都会和他通电话,但光只是听到她的声音,他仍觉得不够,他渴望时时刻刻都能看到她。

    他终于明白,真正爱上一个人,就会无时无刻都想和对方腻在一起。他不由得想起以前身为广告人时,和他交往的女人总抱怨他太过忙碌,没有时间陪伴她们,那时候他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总觉得烦,谁说谈恋爱两人就得天天见面腻在一起?

    可如今,他却跟那些前女友们一样,渴望天天相见,一刻也不想和叶慈分开。

    想着想着,不由得摇头自嘲地笑了,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清点完毕,关上收银机,正准备起身离开吧台时,风铃声突然响起,叮钤铃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更显清脆。

    抬眼一望,方才他心里还念着、想着的人儿,此刻竟俏生生地立在他眼前。

    「嗨,老板,我想点一杯焦糖玛奇朵,现在还来得及吗?」

    孟品轩微怔了下,俊脸旋即漾开一抹深情的微笑,温柔地道:「只要-想喝,什么时候都没问题。」说完,便开始为她煮起咖啡来。

    叶慈倾身靠在吧台前微笑地凝视着他熟练的动作,随着咖啡与焦糖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她的心也同时充斥着满满的幸福与甜蜜。

    「喏,特别为-调制的焦糖玛奇朵。」将煮好的咖啡放在她面前,他柔声地说:「只有-才喝得到这样独特的味道。」

    「独特的味道?」他的话引起她的好奇,「这杯焦糖玛奇朵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独一无二。」他的嗓音突然转低转沉,「因为它是以浓浓的思念和爱意作为调味的。」

    闻言,叶慈心里一阵感动。「那我一定要好好地、仔细地品尝。」说着,双手很慎重、很神圣地捧起杯子,送到自己嘴边一口一口缓缓地啜饮着。

    「如何?有什么感觉?」半晌后,孟品轩问道。

    「嗯……我喝到了一股浓浓的幸福味道。」她抬起睑微笑地望着他,美丽的双眸像弯月般映着他的身影。

    他回望着她,心情同她一样感觉幸福又满足。「幸好-回来了,否则我真怕自己沉不住气到叶家去找人。」

    听了他的话,她的笑容显得更加甜蜜了。「本来我应该明天早上才回来的,外公今天晚上才松口同意不干涉我的选择与决定。但我等不及了,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所以就跑来了。」

    「你和他谈的还好吧?」他关心地问道。

    叶慈点点头,「原本情况还是僵持不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他突然改变了态度,不再勉强我,只坚持要我收下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另外还加了个但书,要我每个星期都回去看他一次。」

    孟品轩沉思了一会儿,微笑道:「我想,他心里其实是疼爱-的,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和-相处才好。」他一边说着,一边想着该不该把叶庆仁来找过他的事告诉她。

    「或许吧。」她清朗一笑,心境似乎也和从前不同了。「其实我从来没有怨过他,只是希望他能真心地接纳我。」

    孟品轩一脸怜爱地看着她,随后朝她眨眨眼道:「回来的第一件事除了喝我亲手煮的焦糖玛奇朵,其它还有什么事想做的?」

    叶慈看着他的表情,双眸倏地一亮,很有默契地回应,「上天台看星星!」

    旋即,两人迅速关好店门,然后回到二楼拿了一张厚毛毯,便直奔天台。

    天气很冷,他们两人窝在同一张躺椅上,孟品轩用毛毯将两人的身体密密裹住,叶慈则枕着他的手臂,紧紧地偎靠在他怀里,双手也自然地环抱住他的腰。彼此的体温加上保暖的毛毯,两人沐浴在一片热呼呼的暖融中,浑然不觉耳边呼啸而过的冷风。

    可没想到,当他们抬头一看,才发现天空一片墨沉沉、空荡荡的,完全不见一颗星子的踪迹。

    「唉呀,怎么没有半颗星星!」孟品轩不觉有些儿恼。

    叶慈楞了半晌,忽地扬唇一笑,「这是不是表示今晚没有人迷路,所以小天使不必再拿着蜡烛忙着替人寻找回家的路了?」

    听她这么一说,孟品轩也笑了,而后两人同时拉回视线望着彼此。

    是呀,看不到星星又如何?

    此刻他们已在彼此的眼里找到了永恒的星光。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