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焦糖玛奇朵 第八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波斯猫-着他的双眼,波斯猫踮着他的脚尖,波斯猫守着他的爱恋,一转眼却又——看、不、见!」

    叶慈嘴里唱着歌,愉快地擦着玻璃窗,身体还随着音律轻快地摆动着,宛如置身在云端。

    孟品轩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今天一早开了店门,她就是这么一副充满活力又精神的模样,还不断哼唱着轻快的歌曲。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她的,昨晚她表姊那一闹,想必多少还是让她受到了影响,尽管她表现得很从容平静,但他仍是眼尖地留意到了她眼底隐闪的泪光。

    可今天早上她的表情显然十分愉快,再仔细想想,好像从昨天晚上她和小彤回来后,心情就一直很不错,始终笑咪咪的。

    当然,他很替她高兴,原本担忧的心也因此放松了些。看着她俏丽的身影在秋阳里轻晃,他不觉也感染了她愉快的心情,唇边浮上暖暖的笑意。

    「叶慈,-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喔!」

    听到他的声音,叶慈转过身朝他-眼一笑,「我的心情当然很好喽,因为昨天晚上我发现了一件事情。」语气有点神秘。

    「哦?」孟品轩微微挑眉,「想必是件好事吧,要不要分享一下?」

    「是和小彤有关的。」她笑得更开心了。「原来,她心里其实也很喜欢我哩!昨天晚上她不小心自己透露出来的,她那硬ㄍㄧㄥ的模样好可爱喔!」

    「看来是个不错的惊喜。」他可是一点也不意外,小彤那丫头遇到愈是喜欢的人就愈爱装酷,刚开始对他也是这样。

    「她还说为了我,愿意忍痛把你让给我呢!」想到这一点,她就觉得好窝心,小彤是因为担心她才这么说的吧。

    「把我让给-?」小彤这孩子真是人小鬼大!

    「没错。」叶慈乐得直点头。「你应该听听她当时怎么说的。」说着,便模仿起小彤的表情来,「她说:『我允许-可以和孟叔叔谈恋爱。』你说可不可爱?」

    孟品轩不语,只是静静地、深深地瞅着她,片刻后,才低柔地道:「当时-怎么回答?」

    「我当然很感动呀!」没察觉他眼底异样的光芒,她满足地叹了口气,「小孩子的童言童语虽然不能代表什么,但还是让人觉得好贴心呀!」

    「如果……我也有那样的意思呢?」他突来一语,眸光深深地望着她。

    「嗄?!」她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不容易得到小彤的允许了,我们不谈恋爱岂不可惜?」他微笑地接着说,听似玩笑的话语,眼神却是再认真不过。

    「呃……老、老板……」叶慈有些无措。「那、那只不过是小孩子天真的童言童语,你怎么跟着她闹起来了!」

    「我没闹着玩,我是认真的。」他敛下笑意,走到她面前,「或许让-觉得突兀了,但我是真的想和-交往。当然,如果-不愿意的话,可以拒绝。」

    最后那句话他说得很轻松,可心里其实很紧张。或许这个时候提出交往是有些突然,但他喜欢她的感觉是无庸置疑的,尤其经过这些天的事情,他无法再否认自己对她的关心早已超越了普通友谊。

    「我……」叶慈完全傻住了,但她心里却没有一丝排斥的感觉,反而有一股淡淡的喜悦。

    「-愿意和我交往看看吗?」他的眼紧锁住她,柔声地问道。

    「可是……老板,我……」她的方寸完全乱了,一颗心怦怦跳着,理智要她拒绝,可她的心却不想拒绝。她觉得好矛盾,以前面对其他追求者时,她从不曾有过这样蛇心情。

    「-讨厌我吗?」他问。

    她立即猛摇头。讨厌他?不,一点也不!

    和他在一起时,她觉得很安心、很自在,而且总会不自觉地想靠近他,喜欢在他身旁时那种舒心可靠的感觉。这是她以前从未有过的经验,就连和王士柏在一起时,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感受。

    也许是一开始她就嗅到他身上有着这样的特质吧,相处过后,也证明她的感觉没错,所以她才会这么安心自然地赖在这里不走。

    「那么,和我交往吧。」孟品轩眸色深凝,声音也更加低沉了。

    「我……」此刻她的心情复杂且混乱。「老板——」

    「别再叫我老板了,叫我品轩吧。」他柔声打断她的话。

    「呃,品轩……」她有些不自在,感觉脸蛋微微一热,「我、我想我们还是……维持目前的关系就好了。」

    「为什么?」他问,没打算就这么放弃。

    「你、你忘了我说过我是一个心性还不定的人吗?」她扯出一抹笑,试着说服他打消和她交往的念头。「你也看到我之前的恋情是怎么收场的了。」

    「那对我来说无所谓。」他给了个出乎她意料的回答。「我不去预想以后的事,只想把握住当下,也不会要求-给我任何承诺。」他感觉得出来,她并不是一个花心的女孩,心性还不定只是她用来拒绝别人的借口,至于真正的原因,他期待终有一天她愿意完全敞开心扉告诉他。

    他的回答让叶慈又是一呆。「我不懂……」慌了一下后,她很快地稳住心神。「其实你并不是很了解我,怎能轻易地说喜欢就喜欢?」

    孟品轩迎视她的目光,回道:「相信我,这段日子我对-的了解绝对超过-所认知的。」

    她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赞同他的话。「不,你不知道我来自什么样的家庭、有着什么样的过去,又得面临什么样的麻烦。」

    「-所说的那些对我而言都不重要,」他更加靠近她,眼神温柔而坚定。「我只要了解我想了解的就够了。至于其它的事情,-愿意说也罢,不想谢也没关系,我喜欢-是一件很单纯的事,所在意的也只是-这个人,和其它事情无关。」

    叶慈怔怔地望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以前追求她的人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

    「别急着找借口拒绝我。」孟品轩柔声地接着道:「-可以慢慢想、慢慢考虑,不管-的答复是什么,我们的关系都不会变,-无须因此而觉得有压力。」

    说完,温柔一笑,才又转身继续方才的打扫工作。

    「老板……」呆楞地看着他的背影半晌,她突然开口唤道。

    「叫我品轩。」他回身再次纠正她。「有什么事吗?」

    她表情一愣,根本回答不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叫住他,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心口没来由地缩紧了下,一股异样的情感冲激着她的血液,让她忍不住脱口唤住他。

    「小叶,快来帮帮忙啊!」

    李姐的大嗓门好巧不巧地在这时候突然响起,只见又采买了一堆食材的她正用屁股推开玻璃门。

    叶慈赶紧走上前帮忙,也趁机躲开孟品轩的注视。此刻她的心里好乱,完全理不个头绪来,只好下意识地闪避着。

    身后的孟品轩的视线仍尾随着,带着暖暖淡淡的笑意。他想,她是有些喜欢他的吧。因为在方才那一瞬间,他捕捉到了她眸底闪过的一抹迷茫,若非心动摇了,她不会有那样的眼神。

    或许要得到她肯定的答复还要好长一段时间,但他不在乎,他一向是个很有耐心的人:更重要的是,他喜欢她,愿意为她等待。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小叶,一杯曼特宁,谢谢。」

    一走进店里,张大钧像是出入自家公司般,熟稔地和叶慈打个招呼后,顺便点了一杯咖啡,就径自找了个位子坐下。

    「咦,小孟呢?」店里没有其他客人,他也就毫无顾忌地扯开嗓门问道。

    「他在里面储藏室清点存货,一会儿就出来了。」

    储藏室就在吧台后面,一个只容得下一人进出的小小空间。或许是听到了张大钧的声音,叶慈刚回答完毕,孟品轩人已转了出来。

    「最近不是很忙吗,怎么有空过来?」他来到张大钧桌前,微笑地招呼了声后,在他对面坐下。

    「我是专程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张大钧笑道,看起来很开心。

    「什么好消息?」

    「『威鲸』的企画案过了。」说着,他笑咧了嘴,「而且,对方满意得不得了,这全都是你的功劳!」

    「一切顺利就好。」孟品轩温温一笑,并不觉得特别兴奋。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公司的事后,叶慈的咖啡也煮好了。

    「张大哥,你的曼特宁咖啡。」端上咖啡,奉送一个甜美的笑靥后,便又拿着托盘离开。

    张大钧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开口道:「她还继续待在这里工作真让我有些惊讶,照理说,叶家的人不可能放任不管的。」

    孟品轩只是静静听着,没有回应。

    「真想不到小叶是叶庆仁的孙女!可说也奇怪,好好的叶家小姐不做,为什么会跑来这里当服务生呢?」张大钧接着又说,一边还不解地摇着头。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个中缘由岂是外人能明白的。」这回,他淡淡地启口回了句。

    「说得也是。」张大钧点点头表示赞同。「尤其是天才的想法更令人费解。小孟,你知道小叶她是个天才吗?」说到这一点,他一副很感兴趣的表情。

    「那又如何?」孟品轩淡淡地笑了笑。

    「听说她二十岁就念完研究所,后来还成为铭光实业第一位女性产品设计师,年纪虽轻,在同业间的名气可不小。」没察觉他微显平淡的回应,张大钧兀自兴味地谈论着,「叶庆仁虽然很少对外提到这个外孙女,不过,据和叶家相熟的人透露,他其实很看重这个孙女的能力。」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仍是淡淡的语气。

    「我接触的人多嘛!」张大钧呵呵一笑。「加上小叶又是你的员工,我自然就多留意了些。话说回来,你身为她的老板,难道不想多了解她一些?」

    孟品轩正色道:「如果她自己愿意告诉我的话,我很乐意倾听;如果她不愿意让人知道的话,我也不会去探人隐私。」

    闻言,张大钧微微挑眉,饶有兴味地打量起他来,仿佛看出了什么端倪。

    「你和小叶之间,除了老板与员工的关系,没其它的吧?」

    「我们是朋友。」

    一个问得直接,一个回答得很简洁。

    「既然是朋友,就得对人家多了解、多关心一点呀!」张大钧也不戳破,只是语气微带调侃。「就冲着你说是『朋友』,我不妨多透露一些吧。小叶的母亲叶咏兰是叶庆仁的长女,同时也是他得力的左右手,当年可说是商场上鼎鼎有名的女强人,她的能力甚至凌驾在自己的弟弟之上,也就是现在铭光实业的总经理叶昌平。叶庆仁对这个女儿的看重远胜过儿子,可偏偏她做了一件让叶庆仁非常生气且失望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孟品轩没有回答,但他猜想应该和生下叶慈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答案是——未婚生女。」张大钧接下来说的话证实了他心里的猜测。

    「这种豪门秘辛从来就没能躲得过媒体的挖掘,当时这件事还引起一阵新闻热潮,每个人都在猜孩子的父亲是谁,但当事人却一句也不肯透露。从此,叶庆仁与叶咏兰父女俩的关系降至冰点,除了公事上的接触外,私下里叶庆仁从不跟自己的女儿说半句话。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多年,直到叶咏兰在一场连环车祸中丧生。」

    说到这儿,张大钧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听说,当时一得知这个恶耗的叶庆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足足三天,谁也不见,后来还因此病倒了。我想,叶庆仁当时的心情一定是万般懊悔不已。唉,人就是这样,总是要等到失去了的时候,才会惊觉自己做错了什么,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语气有些欷欧。

    孟品轩默默听着,眉间却不自觉地拢起轻褶。

    这时候,门口传来「叮铃铃」的声响,玻璃门被推了开来,定进两名西装笔挺的青年。

    孟品轩认得其中一人,正是前几日天天上门的王士柏。

    「乖乖!」张大钧瞧着两人,微微挑高一眉,还轻挑地吹了声口哨,「小孟,看来你家小叶又有麻烦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听到风铃声响起,原本蹲在吧台底下整理橱柜的叶慈赶紧起身。

    「欢迎光……临。」清亮热情的招呼声突然顿了下,很快地又接了上去,而后笑容敛去地走出吧台。

    叶慈没想到会再见到王士柏,而且他身旁还多了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表哥,同时也是叶蕙心的哥哥,叶晋荣。

    这唯一的表哥跟她甚少有接触,印象中,他是个冷淡寡言的人,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也来了,一直以来,他从不曾管过她的事。

    基于职责所在,她还是走上前去为两人服务。

    「坐下来,我有事要跟-谈。」才刚要开口,却教叶晋荣抢先了一步。

    「现在是我上班的时间。」她微微蹙眉。

    「我不会耽误-多少时间。」语气强势不容拒绝。

    「叶慈,我们要和-谈的事情很重要,-务必得听。」王士柏也开口了。

    叶慈迟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坐了下来。

    「叶慈,我不管-和爷爷还要赌气到什么时候,不过我希望-能回去一趟。」叶晋荣开门见山地道。

    「我没有赌气,我只是在过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而已。」她淡淡地回应。

    「那也得先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完毕。」叶晋荣的语气微显不悦。

    「我不明白表哥你的意思。」眉心的皱褶不觉又加深了些。

    「叶慈,晋荣指的是关于公司持股的问题。」王士柏回道。

    「公司持股的问题?」叶慈一脸不解地看着两人,「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爷爷决定把当年本来打算给姑姑的股份全部过户到-的名下。」叶晋荣简洁地说明,「也就是说,-手上将会持有铭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能说这跟-没关系吗?」

    「叶慈,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可不少,我们都觉得爷爷这次的决定太草率了些。」王士怕补充道。

    「既然你们有意见,为什么不直接向他老人家反应?」

    叶晋荣挑眉轻笑了声,「-以为我们没这么做吗?爷爷根本听不进我们说的话。」

    「叶慈,爷爷说要有什么意见的话,也是该由-回去跟他说。」王士柏接口道:「除了-,其他人说的话他是不会听的,所以我们才会来找。」

    「这根本不关我的事。」叶慈微感气愤,爷爷这么做无非是要逼她回去。

    「不关-的事?-知道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影响有多大吗?」叶晋荣冷冷地道,「几乎快占了叶家持股的三分之一了!-既然不替叶家做事,就不该接受这笔馈赠,我希望-自己回去拒绝爷爷。」

    叶慈只是抿着唇,不发一语。

    「叶慈,这件事确实很重要,也只有-才能让爷爷改变主意。我觉得于公于私,-都应该回叶家一趟。」王士柏的语气温和多了。

    叶慈仍是沉默不语,她根本还没准备好要回叶家,那里有太多让人不愉快的回忆,况且一回去不见得还有机会离开;再者,她实在不想再卷入叶家那一堆教人烦心的事了。

    良久后,她选择敷衍地回道:「让我考虑考虑吧,我没办法现在就做决定。」

    「无论如何,妩都必须回去一趟,-也不想我们每天登门拜访吧?」叶晋荣语带强硬地下了最后通牒。

    「叶慈,回去吧,这里终究不是-该待的地方。」王士柏则采取柔性手腕,「我真的很关心-,-有那么好的资质和能力,不该就这么埋没。」

    叶慈只是轻点了下头,不再以言语回应。然而,这一刻她心里已有了决定,虽然她实在是很舍不得离开这里,可如今她不得不走了。其实,早在她遇到芳津那时候,她就该离开了,那就不会有随后这些麻烦了。

    一边想着,她的目光不自禁地飘向孟品轩所在的位置;而他,也正瞅着她,深邃的双眸里,有着她熟悉的浓浓的关心之情。

    视线与他交缠了片刻,最后,是她先别开了眼。

    既然决定要离开了,那就不该眷恋不舍……她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深夜十二点,一片静谧的房子里,隐隐传来细微的声响。

    叶慈背着同样一只旅行袋,悄悄地开了门,走出房间。

    是的,她打算来个不告而别,因为她知道,自己面对着孟品轩、李姐和小彤时,告别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她真的好喜欢这里!李姐既像是她的母亲、又像是她的姐姐,让她重新温习了那一段有母亲在身旁的日子;可爱又倔强的小彤更是她的开心果,让她能毫无保留、毫无防备地在她身上尽情倾泄她的爱。

    至于孟品轩……

    一想到他,她的眉头不觉轻锁,他是她遇过的男人中,感觉最贴近她的心的。无可否认地,她也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但却不敢像从前对待其他追求者那样,随便就答应了交往,因为很在乎他,所以无法轻佻以对。

    虽然明白他对自己的感情,可她没有自信能就此安定下来,她身上毕竟存在着「那个人」的因子,且经过这两年的漂泊,她发现自己也有着不安定的灵魂。

    站在客厅中央,借着窗外微光,她留恋不舍地环顾着。在这里不过才待了三个月左右,感觉却像待了许久似,累积了许多快乐的回忆。

    这两年,走过了台湾各个城市,停留与离开不断交替着,可没有一次的离开像这回这么困难,感觉举步维艰。

    伫立了良久后,终于,她深吸了一口气,带上毛帽,转身走向大门。

    「半夜偷偷走人是-的习惯吗?」

    当她的手握上门把时,一道熟悉的嗓音在暗夜里低沉地响起,她登时一僵,却没有勇气回过头去。

    孟品轩缓缓走上前去,在她身后停下。「-就这样走了?上个月的薪水都还没拿到,实在太划不来了!」虽是轻松玩笑的口吻,可声音里隐隐透着一丝紧绷。

    叶慈仍是动也不动地,可心跳却怦怦地鼓动了起来。

    「我想,-应该不是要回家去吧?」他接着又道,「可以告诉我,-要去哪里吗?」

    她仍旧维持同样的姿势,静默不语。过了好一会,才困难地启口,「你……怎么知道我今晚会离开?」

    「或许是一种心灵感应吧。」低柔的嗓音缓缓道来,带着浓稠的情感。「自从下午-和那两个男人谈过以后,就显得特别安静,我不知道他们和-谈了什么,但我感觉得出来-好像下了什么决定……-的眼神无奈中带着一丝悲伤。」

    闻言,叶慈心里一阵悸动,为什么他总能轻易地就看出她内心的情绪?

    「-一定要现在走吗?」他柔声问道。「今天天气不错,现在一定可以看到许多星星。」

    握着门把的手缓缓松了开来,她的心犹豫了。

    「再陪我看一次星星好吗?」温柔得几乎滴出水的声音,在黑夜里更显出魅惑人的力量。

    挣扎了片刻,她终于转过身,在黑暗中对上他的眼,唇边漾着淡笑,轻轻地点了下头。

    旋即,一只大皂握住了她的小手,温热的气息笼罩住她,两人相偕默默地上了天台。

    十二月初,秋天的脚步远去了,时序进入了冬天,一阵寒意随着风儿袭上两人。孟品轩很自然地伸出手臂将她拥紧,让她汲取他身上的温暖。

    今天晚上的星星确实很多,暗沉沉的夜空仿佛无止尽,一眨一眨的星子显得更加明亮了。两人仰头望着夜空,默默地,共享这安详静谧的一刻。

    「-找到自己的路了吗?」良久,他开口问道。「既然不是要回家,那么,-想好下一站要往哪里去了吗?」

    叶慈沉默着,没有回答。

    「不能告诉我吗?」低柔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我……还没决定要去哪里。」终于,她开口回应了。「我只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这里。」

    「为什么?」他轻问道。「是因为那些不断找上门的叶家人吗?」

    「你知道他们是谁?」她转过脸惊讶地看着他。

    他淡淡一笑,「他们是谁其实不重要,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张大钧认出-是『铭光实业』叶庆仁的外孙女,关于叶家的事,他跟我说了一些。」

    她微微一僵,而后低下头去,「你一定觉得我很可恶吧?不只刻意隐瞒,还故意博取你的同情好让自己获得这份工作。」声音微微发涩。

    孟品轩微笑地摇了摇头,「我不觉得-可恶,只觉得-很可爱。自从-来了之后,『寻路』变得热闹有趣多了;而且,这段日子我过得特别开心,说来我还得谢谢-呢!」

    叶慈听了,心里更觉愧疚。「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你和李姐都对我很好,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是我成年以来过得最快乐、最开心的日子。」

    「听到-这么说,我心里好过多了。」他故作轻松地笑道。「我得承认,刚刚看到-打算不告而别时,心里小小受伤了下。」何只是受伤,根本是严重内伤!

    「我……」她抬起头,一脸抱歉地看着他,「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无法当面向你们告别……」

    他点点头,「也对,一听说-要走,李姐肯定问个没完,挺麻烦的。」

    闻言,她立即摇头,「不是这样的,我是怕……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不自禁地说出自己内心的感觉。「我真的好喜欢这里,好喜欢你们!我好想继续待下去,根本不想离开。」或许终有一天她还是会离开,但至少不是现在。

    「那就继续待下去,不要走。」低沉有力的嗓音蓦然接道,而后转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他。「虽然我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麻烦,但我可以帮-一起面对、解决……如果-愿意的话。」

    叶慈怔怔地瞧着他认真的表情,片刻后,才缓缓说道:「他们……要我回叶家一趟。」

    「可-不想回去?」他迅速找出关键。

    她点头,「我还没准备好回叶家……那里有太多不愉快的回忆,当初我好不容易离开了,实在不想再回去。」

    「不愉快的回忆……和-母亲有关吗?」他柔声问道。

    她僵楞了下,随即撇开眼去,向后退了一步,离开他温暖的臂膀,似是不愿谈及这个话题。

    「叶慈,-要背负着过去一辈子吗?」他意味深长地接着道,「有些事不说出来,永远不会过去,释放它也等于释放-自己。」

    「……」她内心挣扎着,又抬头望着星空,良久后,才缓缓启口——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没有爸爸。在叶家,除了母亲以外,我跟其他人都不亲,就连外公也一样;我可以感觉得出来外公并不喜欢我,他甚至从不正眼看我。我很困惑,又不敢问母亲,因为外公在家里也从不跟母亲说一句话。有几次我不小心偷听到其他人谈论母亲和我的事,才知道原来我是个私生女。」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而后耸肩笑了笑,「其实,那时候我还小,根本不懂『私生女』三个字代表什么意思。有一次,我和蕙心表姊吵架,她拿这句话骂我,我终于忍不住问母亲私生女是什么东西,从那时候起,她才开始跟我谈及一些有关于父亲的事。」

    突然,她回头看着他,脸上漾着笑,问道:「你想不想听他们的恋爱故事?」

    孟品轩微笑点头。

    「母亲认识父亲那年已经三十二岁了。」她开始用轻快的语气述说着,「父亲小母亲三岁,他们是在一个国际环保研究会上认识的,那次的活动『铭光』是主要赞助厂商之一,母亲则是代表出席者。接下来的发展,就像爱情小说一样,他们喜欢上彼此,谈了一场虽然短暂却很浓烈的恋爱。」

    「为什么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他问道。

    这一问,让叶慈微笑的脸庞瞬间黯淡了下来。

    「我也问过母亲同样的问题。」沉默了片刻后,她淡淡一笑,「她回答我,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在一起。母亲不能离开铭光、离开她的家;而父亲却是个热爱自由,喜欢浪游四处、漂泊不定的人……最后他还是离开了,继续到世界各地去勘察研究,并没有因为母亲而停留下来。」

    「他离开时,并不知道-母亲有身孕了吧?」他看着她,轻声问道。

    她缓缓地点了下头。「母亲是在他离开台湾后,才发现自己有身孕的,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什么。我只知道,那次离开后,他没再回来过。刚开始,他和母亲之间还有书信往来,但渐渐地,他的信少了,跟着就不再来信了。」

    所以,自出生到现在,她始终不曾见过自己的父亲一面……孟品轩不禁心疼地绞紧眉头。

    「所有有关于父亲的事情,我都是从母亲那里听来的。」她往前走了几步,趴在围墙边俯瞰着眼下的世界,远处一点一点的灯光,和天上的星星竟有几分相似。「她说的都是父亲美好的一面,每回谈到他时,脸上总洋溢着一股幸福的光辉。母亲是个坚强的人,虽然她嘴里不说,但我看得出来她仍心有期待,希望父亲有一天停泊下来,回到她的身边。」

    「可惜她的坚强并没让她获得亲人的谅解。」他走到她身边和她一同望着远方的灯火。

    叶慈露出一抹苦笑,「外公确实很不谅解母亲。母亲是长女,外婆又早逝,不管是在家里或公司,她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外公很倚重她,她也从没让外公失望过,独独『未婚生女』这件事,她让外公伤透了心,也因此他们两人除了在公事上必要的接触外,私底下没再说过一句话。不管母亲再怎么试着弥补,外公仍是不肯原谅她。」

    说着,她转过身来看着他,自嘲地笑道:「也难怪他不喜欢我这个外孙女了,他大概认为我是他完美女儿人生中唯一的污点吧!」

    「别这么说自己。」他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眸底漾着深浓的爱怜。「我相信他对-仍是有亲情的。」

    「或许吧。」她潇洒地耸了耸肩。「母亲车祸过世后,他对我的态度突然改变了许多,与其说是弥补,倒不如说他只是在我身上找寻母亲的影子。加上我同母亲一样天资聪颖,所以他在我身上投注了更多的眷顾与栽培,只是没想到……最后我也让他失望了。」

    「是因为-离开了叶家吗?」

    她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转过身继续眺望着天际。

    良久,才幽幽启口道:「我在叶家过得并不快乐,虽然我并不在乎自己是个私生女,但总免不了还是听到一些令人厌烦的闲言闲语。家族里没有一个人跟我亲近,外公的特别眷爱也只是为我招来一些敌视的眼光,我开始觉得喘不过气,进入铭光工作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和外公大吵了一架后,便离开了叶家。」

    「-……不是因为感情上的纠葛……才离开的?」孟品轩不自禁地开口问道。因为上回偷听了她和王士柏的对话,现在他迫切地想要知道,她心里是不是还喜欢着他?

    叶慈摇头笑了笑,「那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原因罢了。我跟王士柏之间……该怎么说呢?认真想想,他只是我在叶家的一根浮木,借着他的关心和呵护,我可以暂时抛开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对他的感情或许只能称得上是友情。」

    她的回答让他不觉微微松了一口气。

    「离开叶家后,-都去了些什么地方?」

    说到这个,她的眼睛亮了起来,脸蛋也漾着快乐的光采。「这两年我几乎走遍台湾各个城市,每到一个地方都居住一段时间,也尝试各种不同领域的工作,让自己去体会与领受不一样的生活滋味,尽情吸嗅外面自由新鲜的空气。我不再依赖叶家的任何资源,只凭着自己的劳力工作过活,虽然偶尔也会觉得孤单,但这段日子我过得很踏实、很自在,没想过要回叶家去。」

    「所以,-打算离开这里后,继续过那样的生活吗?」他语带喑哑地问道。「-有没有想过,找一个地方停泊下来,-一样也可以过着踏实自在的生活?」

    她沉默了。在「寻路」之前,她从不曾有过这样的念头,只是想继续体验这种她父亲所选择的四处漂流的生活方式,甚至认为自己的血液里也有着同样爱自由、爱流浪的因子。

    但是……来到「寻路」后,她却获得了一种她意想不到的温情,就在她以为最冷漠的台北。

    「-刚才说,-很喜欢这里,还说-好想继续待下去,不想离开……」他的声音更加低沉了,还饱含了浓浓的情感。「那么,为什么不试着停留下来?」

    「我不知道……」她的神情看起来有些迷惘。「我曾经看过一出西部电影,剧中的男主人翁经营一座小农场,已有妻子和儿女,日子可以说是过得既幸福又美满。可是有一天早晨醒来,他走出屋外,仰头一望,看到一只老鹰在天空中盘旋,自由飞翔着,看着看着,忽然间,他放下锄头,然后跟着那只鹰走了,从此再没回来过。」

    说到这里,她忽地抬起头看着他,「你知道为什么吗?」没等他回答,她接着道:「因为他的血液里有一股力量在呼唤他、引领他,从此他开始过着四处流浪的生活。」

    孟品轩深深地瞅者她,「-的血液里也有一股这样的力量吗?」

    「或许吧。」她不是很肯定地道。「我总觉得我没遗传到我母亲的个性,却遗传了父亲爱自由流浪的性子。我怕有一天,我又想离开了,这对我身边的人来说很不公平。如果无法为一个人停留,就不该轻易许诺。」

    「所以,-的每一段恋情总是很快就结束了,在还没爱上对方之前,-就先喊停。」他豁然明白地低语着,也终于明白她热情爽朗的外表下,那股轻飘疏离的感觉从何而来,她在心里始终让自己和别人保持一段距离。

    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被你看出来啦?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不能跟你交往的原因了吧。」

    他没回话,只是静默不语地凝睇着她,眸色又深又沉,看得她不觉收住笑脸,一颗心怦怦怦地跳得飞快。

    「可是-心里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突来的问话让她有些猝不及防,她楞了下,还来不及整理思绪,又教他接下来温柔的话语给慑住了心神——

    「我看得出来-也喜欢我,只是-心里害怕。」他柔声说着,「不管怎么样,我喜欢-的心意依然不变,如果-愿意的话,我的怀里可以让-栖息,-若想飞,我也会陪着-一起飞-不必跟我许诺,只要让我的爱伴随着-,对我而言,这样就足够了。」

    叶慈怔怔地瞅着他,他的眼神好温柔,她觉得自己仿佛已沉溺其中,胸口不断传来「咚、咚、咚」地急促跳动声,眼底也隐约感觉到一股湿润。

    「我……」心里有着满满的感动,喉咙却干哑得说不出话来。

    「-不必急着给我答案。」他看着她,接续道,「我只希望-能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让它来帮-做决定。」他想要的是爱她,而不是给她压力。

    「可是我……」她真的好喜欢他,但,眼下的她该怎么跨出下一步?

    「回叶家去吧!」仿佛看出她内心的挣扎,他微笑地鼓励她,「只有回去把所有事情好好处理完毕,-的心才能真正踏实,才可以真正自由地过-想过的生活。」

    回去?!她迟疑了。

    「-想想,为什么出走了两年,最后-还是回到台北来了?」孟品轩继续说道,「对于叶家、对于-外公,-心里并非完全没有挂念的。其实-和-的父亲并不相同,这两年-始终还是待在台湾,可见-并不是毫无眷恋的。」

    她微蹙起眉,细细思索他说的话。

    「回去吧!」他双手轻按着她的肩膀,再一次鼓励道。「-有勇气出走,一定也有勇气回去面对一切。不管-最后是选择留在叶家,还是要继续-的浪游日子,都别忘记我在这里等。」

    她看着他,心窝暖暖的,开口却说:「你难道不怕我一离开就不再回来了?」

    「-会吗?」他反问她,深情款款地。接着微微皱起眉,露出伤脑筋的表情道:「我今年三十三岁,年纪不小了,李姐也说我是个老男人了-也知道,老男人对爱情总是比较固执,也没多少个春天了,-忍心让我伤心失望吗?」说到最后,竟耍宝地祭出哀兵之策。

    叶慈忍不住噗哧一笑,跟他在一起,她真的觉得好开心。

    看着笑意盈盈的她,在星夜里闪着亮眼的光芒,孟品轩不觉眸色一暗,而后缓缓地低下头去,轻轻地吻上她的唇瓣……

    叶慈楞楞地,一动也不动,望着他不断在她眼前放大的五官,她感觉自己开始呼吸急促,心跳又怦怦地急响了起来。

    他的吻又轻又柔,以温热的唇倾诉对她的情意,一次又一次,绵绵密密、缠吮不绝,她感觉自己就快晕倒在他怀里了。

    终于,他放开了她的唇,温柔地看着她说:

    「答应我,不管回叶家的结果如何,-一定要再回到这里来,到时候,我会为-煮一杯-最爱的焦糖玛奇朵。」

    她回望着他深情的眼眸,良久,缓缓点头,而后轻轻地倚靠在他怀里。顺着他的肩膀望出去,天边的星子正朝着她眨眼睛。

    这一次,她相信小天使已为她找着了回家的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