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焦糖玛奇朵 第七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午三点,男人准时地走进店里,依旧是一身高级笔挺的西装。

    他一出现,孟品轩便不自觉地蹙起眉头,防备地看着他。

    每天下午固定三点时刻,男人总会出现在店里,坐在相同的位子、点相同的咖啡喝,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将近一个星期了。

    男人的目光总是凝注在叶慈身上,但还不曾跟她交谈过一句话。

    根据张大钧事后又仔细查询了下的结果,原来男子名为王士柏,是叶家的世交之子,今年三十岁,很有才干,极受「铭光实业」大家长叶庆仁的器重。他的身分不只是总经理特助,根据铭光内部人员流传的消息指出,他同时也是叶庆仁孙女叶蕙心的未婚夫。

    至于叶慈,基于一种矛盾又复杂的心情,他拒绝了张大钧想提供的有关她的任何资料。他当然很想知道与她相关的一切,但并非以这种方法得知,他的立意是关心,而不是想窥探她的隐私,因此,他希望由叶慈自己来告诉他。

    事实上,他心里也一直这么盼望着,盼望自己在她心里能占有一席重要的地位;盼望她愿意对他打开心扉,不再有距离与防备;也盼望她将他视为一个可以倚靠与信赖的人,能无所顾忌地向他吐露心事。

    然而,截至目前,她始终对他保持沉默。

    虽然她的一切表现仍然很正常,但他还是看得出来她心事重重,面对那男人的注视时,总是刻意闪避。

    如同往常般,男子静静地品啜着咖啡,而叶慈在送上咖啡后,便躲回吧台里,东摸摸、西摸摸地忙碌着。

    「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终于,孟品轩忍不住开口问了。「我看得出来,那个男人是为-而来的。」或许是一种直觉吧,总觉得她和男子的关系非比寻常,想到这一点,他的心口就一阵莫名地发酸、发闷。

    闻声,叶慈突然僵楞了下,擦拭吧台的动作也缓缓停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道:「他……算是一位老朋友吧,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络了,他会在这里出现,我也觉得很惊讶。」

    「-不喜欢他在这里出现?」刻意淡化的语气躲不过他敏锐的知觉,他听得出来她有所保留。

    「怎么会呢?」她佯装轻松地笑了笑,但表情却显得有些不自然。

    孟品轩凝视着她,柔缓地说:「如果看到他会让-觉得不愉快,不要勉强,下午这个时段我一个人在店里就行了。」

    听到他这么说,她又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他,轻扬起一抹笑,「老板,你别替我担心,我很好。」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仍然注视着她,半晌,才温柔地启口道:「别忘了我说过的话,哪一天如果-想说了,我随时都在。」

    叶慈没说话,只是与他默默相视着,而后缓缓地点头,一抹温暖的笑意淡淡地浮上她的唇边。

    半小时后,男人突然站起身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来到吧台前,男人视线仍停在叶慈身上,他开口道:「-几点下班,我有话跟-说。」

    叶慈僵了下,然后看着孟品轩,回道:「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可以了。」

    她的回答让孟品轩觉得既惊讶又开心,这是不是表示她信任他、愿意对他敞开心扉了?

    男人的反应则是微微皱起眉头,并转头看了孟品轩一眼,随后又将目光移回叶慈身上。「我来了六天,-总算肯开口跟我说话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这是她一直很想知道的。据她所知,叶家并没有刻意寻找她,而且她虽然回台北半年多了,还不曾碰到跟叶家有关的人。台北虽然说大不大,但她不以为真有那么巧合的事。

    「是芳津告诉我的。」男子也下隐瞒。「她在游乐园遇见了-,看到-搭乘的车子后面贴着这家咖啡店的店名和电话,猜想或许可以在这里找到。」

    闻言,孟品轩不禁懊恼地在心里低咒了声。在后车窗上贴上店名和电话作为广告的点子是李姐想出来的,早知道会为叶慈带来麻烦,他就一把撕了它!

    叶慈低垂着眼,静默了一会儿后,又问,「家里……还有谁知道我在这里?」

    男子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看着她说:「我们要站在这里谈吗?」

    叶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孟品轩,而后走出吧台,在附近的位子坐下,男子也随后跟上。

    孟品轩站在吧台里干瞪着眼,站在这里谈有什么不好?起码他可以听见他们谈些什么呀!

    微感气恼地拿起抹布学方才叶慈猛擦吧台,一边擦着,眼睛仍不忘往叶慈和男子的方向瞟去。看着叶慈又是蹙眉、又是抿唇,他更加觉得无法放心。

    突然间,脑子里闪过一个点子,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抹布,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贼笑,随后又很快地收起笑意,一脸正经地走到他们旁桌勤奋地擦起桌椅,然后暗地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

    老实说,他从来没做过这么「小人」的事,但为了叶慈,他认了!

    「我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工作。」他听到男子这么说,语气有点不以为然。

    在这种地方卫作有什么不好?孟品轩不自觉地拧眉又抿嘴,擦桌子的力道更大了。

    「我知道-还在怪我没能在叶爷爷面前极力争取我和-之间的感情,」男子语气转柔,「但我不能不顾及蕙心的感受。」

    感、感情?!这么说……他们之间曾有过一段感情?

    孟品轩突然感觉胸口好像被人压了一块大石头,旧情人找上门,可想而知是为了叶慈……

    但随即他又振作起精神,怎么说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说不定叶慈对他早就没感觉了;何况,她并没有回应男子的话。

    「-知道-突然消失不见我有多担心吗?」男子接着又说,「就算-怪我、气我,也不该拿自己的安全和前途开玩笑。」

    听到男子说的这些话,孟品轩非常不以为然地差点嗤哼出声。担心?!他哪里担心了?如果真的担心叶慈、真的在乎她,依他的身分和能耐,两年的时间还会找不到人吗?

    就这样,他在他们周围来回蘑菇着,一会儿拿抹布猛擦桌子、一会儿又拿着畚箕和扫帚佯装扫地,一切不顾形象的脱轨行为只为了想知道男子和叶慈说了什么,会不会找她麻烦、或让她难过伤心。

    一路听下来,他发现多半是男人在说话,而叶慈除了简短的回应外,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默不语的状态。

    「-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

    本以为两人已经谈得差不多,正准备「收工」回吧台的孟品轩,在听到男子的问话后,又悄悄地缩回脚步,细心留神起来。

    他微微紧张地竖直耳朵,等着叶慈的回答。其实,对于叶慈的身分,在这一番偷听下,他心里多少有了底。

    她会回去吗?回去之后还会记得他、记得李姐和小彤吗?她和他之间就只有这么一小段的缘分吗?

    想着想着,他的心情变得更坏了,胸口又开始发闷。

    「我……暂时还不想回去。」他听到叶慈这么说。「在这里的这段日子,我觉得很快乐,也过得很充实,我很珍惜、也很喜欢这种简单的生活。」

    说着,她脸上露出微笑,那是打从心底发出的欢喜笑容。

    孟品轩不觉微微闪神,同时掠过一阵悸动,心底充满了狂喜。也直到此刻,他才敢用力呼吸,方才他几乎是屏住气息等着她的回答。

    「老板,请注意你的行为。」正当他乐得心头仿佛开了一朵花时,男子冷冷的声音冷不防地泼了过来。「从刚才到现在,你的举动让我不禁怀疑你在偷听我们谈话。」

    孟品轩迅速收钦心神,重新板起一张正经严肃的脸。

    「这位先生,我不过是在工作罢了。」说得脸不红、气不喘,还一板一眼地回应道:「我是这家店的老板,维持店内的清洁是我的责任,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对。」

    话说完,抬头挺胸、昂首阔步地走回吧台。

    叶慈看着他的背影,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知道他在偷听,心里却一点也不介意,看他那么卖力地装着样子,她只觉得他好可爱,没想到总是给人安心可靠感觉的他,也会有这么失常、逗趣的一面。

    「-笑了。」坐在她面前的王士柏突然开口道,「以前,-从不曾这么笑,即使是面对我,那笑意也总是保留了几分。」

    他突来的话语教叶慈微怔了下,他说的没错,从前的她确实是如此。

    印象中,自从母亲过世后,她就没办法笑得很开心,就像他所说的,她的笑总是保留了几分。而如今,她已经可以打从心底开心的笑了,没有保留,也不是故作灿烂开朗,就只是纯粹地感应内心的快乐而笑。

    忽然间,她觉得有点困惑,会有这样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看来,-在这里好像真的过得很不错。」王士柏接着又说,声音微微透出一丝涩味。「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应该早日回叶家去-离开后,叶爷爷虽然不许我们去找-,还说要回来-自己会回来的气话,可我看得出来,这两年里他比谁都还要想-……」

    他兀自说着,没察觉叶慈心不在焉的模样。

    不自觉地,她的目光缓缓地飘向孟品轩,这一-那,她心底突地生起一股奇异的感觉,似有所领悟——

    如果她遇到的人不是孟品轩,她能有今日这样的改变吗?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骨牌效应,叶慈在「寻路」的日子开始变得不平静。

    如果说,在游乐园遇见的年轻妇人是引发效应的第一只牌,那么紧接在后一连串的麻烦与混乱也是可预期的。

    这天是周末假日,小志因为家里有事,告假没来上工,所以便由她顶替上场,当一天的临时救火员。

    假日客人比平常多,一波接着一波,过了用餐时间人还是不少,她和孟品轩几乎没有空档休息。而李姐则忙着烘焙自己最近研制有成的新品蛋糕,也没空休息;就连被带到店里来的小彤也只能乖乖地待在厨房里帮些小忙。

    过了晚上九点,客人逐渐少了,这才得了空闲可以好好坐下来休息。

    叶慈趁这时间去了趟厕所,回来时看见一名女子背对着她坐在窗边的位子上,那女子的背影有些熟悉,她的脚步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一看见她出来的李姐,赶忙悄悄地来到她身边,在她耳旁小声地说:「那位小姐指名要找-,我看她的样子好像来意不善,-可得小心点。」

    站在吧台里的孟品轩也朝她投来担心的一瞥。

    叶慈微微皱眉,缓步走上前去,来到女子身旁,「这位小姐,请问——」

    话还没说完,女子猛地转过身来,两人一对上眼的同时,空气仿佛在瞬间静止不动了。

    叶慈一脸惊愕地看着全身上下皆是名牌、打扮时髦的女子;而对方见到她的反应却是微微-起了眼,一脸的不满与仇视。

    「蕙心表姊……」她怎么也没料到她也会找上这里来,但随即又觉得自己实在无须太过讶异,自从在游乐园里碰到了芳津,她就该预料到往后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先是王上柏,再来是她的表姊叶蕙心,认真想想,确实没什么好惊讶的。

    「不要叫我表姊,我承担不起。」女子一开口就是冷言冷语。

    像是早已习惯对方说话的语气,叶慈只是淡淡一笑,随后在女子对面坐下。「-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句问话像是一个开闸的动作,女子倏然怒气腾腾地瞪着她道:「我找-是想问-,-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懂-的意思。」没被她的怒气影响,叶慈依旧沉稳地回应。

    「哼!」女子冷笑了声,「不懂是吧?那我就直接说了-既然离开了,为什么又要回来?-以为-是天才就可以耍着别人玩是吗?要走就走远一点,最好别再回来,叶家没有人希罕-!」

    仿佛积累了多时的怨恨一次爆发出来,女子咬牙切齿忿忿地道,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声量不自觉加大,引来其他客人的注目,也让李姐听得心惊胆跳。这个女人「恰北北」的,她真担心小叶应付不了。

    相对于她的激动,叶慈只是静静听着,没有回应。

    「-不要以为-不说话就没事!」女子继续忿嚷,「我告诉-,-别想再打士柏的主意,我不会让-再有机会去勾引他的!」

    「我从不认为我勾引了他。」这回,她终于有了反应。「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我不否认和士柏哥有过那么一段感情,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和他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尽管放心。」

    「既是如此,那为什么他还来这里找-?」仍是咄咄逼人的口气。「-以为我会相信-吗?谁知道-是不是又再要什么花招!」

    「我没要他来。」叶慈脸色微凛,「既然-提起这件事,那就请-顺便帮我一个忙,请他别再来找我,我的事情真的不劳他费心。」

    此话一出,更加激怒了叶蕙心,她狠很地瞪视着叶慈,怒骂道:「-少在这边装模作样!我真不懂,叶家怎么会有-这种子孙!」说着,突然撇嘴轻蔑地笑了声,「不过这也难怪了,一个私生女还能要求她有多好的素质!」

    闻言,叶慈脸色顿沉,倏然抬起眼直视着她,冷冷地道:

    「我以为我的素质-应该最清楚不过了,不提求学时的成绩、也不提在公司的表现,单单看士柏哥对我的肯定就够清楚明白的了。」

    她没想要伤人的,但眼前这个她称为表姊,从小就敌视她、处处与她较长短的女人,却总是喜欢踩着她的痛处,逼得她不得不反击。她在乎的不是「私生女」这个标签,而是存心轻蔑的语气,那让她感觉连自己的母亲也被辱骂了。

    闻言,叶蕙心一张修饰完好的脸蛋瞬时青红交错、狰狞变色,恼羞成怒下抓起桌上的水杯便朝她脸上泼去——

    「哎呀!」始终留意着她们的李姐,看见这一幕忍不住低呼了声,竟然拿水泼人,太离谱了吧?!

    她随即要走上前去仗义执言,却被孟品轩伸手拦了下来,他朝她摇了摇头,以眼神暗示她别贸然行事。

    被泼了满脸水的叶慈,反应倒也镇定,一脸平静地看着叶蕙心,淡淡地道:「如果-要说的话已经说完,气也发完了,恕我不奉陪了,我得回去工作了。」

    语毕,随即站起身,毫不介意店里其他客人的眼光,从容自若地走回吧台。

    叶蕙心瞪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后,才忿忿然地起身离开。

    回到吧台,孟品轩已准备好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等着她。

    「没事吧?」眸底流露着浓浓的关心,他走上前帮她擦拭脸上的水渍。

    她摇了摇头,继而朝他淘气地吐吐舌,「没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泼水了。」

    她刻意轻松以对的样子让孟品轩觉得好心疼,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可女子控制不住扬高的音量,也足以让他听见那一句伤人的话。

    「-先上去休息吧。」他柔声说着,「这里有我和李姐就行了。」

    叶慈微笑地摇头拒绝,「我宁愿待在这里。」

    孟品轩也不勉强她,只是默默地煮起咖啡来。十分钟后,一杯香甜浓醇的焦糖玛奇朵被送到叶慈面前。

    「给-的,帮-压压惊。」他微笑地看着她。

    叶慈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粲然一笑,「谢谢你,老板。」说话的同时,弯月般的笑眸里隐隐闪着泪光。

    「小叶,-别理刚才那个恰查某。」李姐也上前安慰道。「有钱人家的小姐都这么嚣张吗?啧啧啧,可惜了她那一身打扮。」虽然不知道小叶和那女人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又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依旧挺小叶到底。

    「妈咪,『私生女』是什么意思?」也挤进吧台里的小彤突来一问。

    李姐倏地神情一僵,与孟品轩对看了一眼后,又悄悄地将视线移至叶慈身上,一脸担忧且抱歉地看着她。

    随即,她低下头斥责女儿,「-问这个做什么?大人在讲话,小孩子不许插嘴!」

    小彤扁着嘴,不服气地回道:「为什么不可以问?老师说不懂的事就要勇于发问!」

    哇咧!李姐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额头上冒出了许多条黑线,这叫她怎么跟小孩子说咧?不耻上问是件好事,可是、可是……也得要看情况吧?

    正在伤脑筋之际,叶慈开口了,「李姐,没关系,让我来跟她说。」

    「这、这……」这样妥当吗?李姐看看她,又看看孟品轩。

    虽然并不清楚叶慈的家庭情况,但从她甚少提及的情形看来,不难猜出她有难言之处;加上刚才多少听到一些那个找碴女人说的话,她再白目也很清楚这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这也是她之所以选择不过问的原因。

    关心有很多方法,她不想让小叶又想起不愉快的事情。

    偏偏小彤哪壶不开提哪壶,让她觉得好过意不去。

    可是,如果阻止小叶,又显得太过刻意,就怕造成反效果。看着叶慈牵着小彤的手走出店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只好以眼神向孟品轩求助。

    「没关系,就让叶慈去处理吧。」出乎意料地,孟品轩并不反对。「也许,她会因此而想通了许多事也说不定。」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屋外,叶慈牵着小彤的手在静谧的巷道里漫步着。

    她的步伐很慢,因为她在思考该怎么跟一个八岁的小孩说明「私生女」的意思,走着定着,她们来到了附近一座小公园。

    她带着小彤一起坐在公园的木椅上,然后习惯性地仰头,看向夜空。

    小女孩也学她抬头仰望天空,瞧见七、八颗星子在天上对她眨眼睛。

    「小叶阿姨,有星星耶!-看到了吗?」

    叶慈微微一笑,「小彤,-也喜欢看星星吗?」

    「喜欢。」小女孩猛点头。

    「那-觉得星星像什么?」

    偏头想了一下,「像妈妈慈爱的眼睛。」她唱的儿歌里是这么说的。

    「像妈妈的眼睛啊……」叶慈眼色微暗,低声喃喃道。而后突地扬唇一笑,低下头看着她说:「小彤很爱妈咪吧?」

    小女孩看着她,点头点得更卖力了。「我当然很爱妈咪喽,虽然有时候她让我好生气。」

    「那……如果有人认为-的妈咪做了一件很不好、又很不对的事情,-会生她的气吗?还是会继续爱她?」

    很不好、又很不对的事情?小女孩开始皱眉了,这个问题好难呀!

    想了好一会儿,她摇摇头噘着嘴说:「我最爱妈咪了,才不管别人说什么呢!」

    听了她的话,叶慈笑了,伸手轻揉了下她的发顶,温柔地说:

    「小彤,阿姨也跟-一样喔,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很爱我的妈咪,所以,阿姨不认为自己是个私生女有什么错……」

    「私生女是什么意思啊?」

    叶慈想了一下,试着用最浅显的话语解释,「很多小孩都是他们的爸爸和妈妈结婚了才生下来的,可是有一小部分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并没有结婚,这种小孩就被人称为私生子或私生女。」

    小彤认真听着,脑袋瓜也一边思索着,「私生女是不好的吗?为什么那个女人要用这三个字骂-?」

    「一般人多少会觉得不太好。」她也不避讳地坦言。「阿姨的妈妈和爸爸一直都没有结婚,也就是说,阿姨在法律上是没有父亲的,而一些观念比较传统的人,难免会说出一些不好听的话。」

    「可是我也没有爸爸呀!」

    「那不一样。」叶慈怜爱地摸摸她的小脸蛋。「小彤的爸爸和妈妈是因为离婚的关系才分开的,-还是有爸爸呀。」

    「可是我讨厌爸爸!」小彤突然抿起唇,一脸生气的表情。「他和别的阿姨在一起,不要我和妈妈了;而且,他都没来看过我。」

    「小彤……」叶慈觉得好心疼,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她。「没关系,-还有妈咪、孟叔叔和我,我们都好爱-哟!」

    她这么说让小女孩的心情好多了。「对呀,还有小志哥哥,他也很疼我。」小彤开心地说着,突然,她转过头看着叶慈,脸上的笑容不见了。

    「怎么了?」见她表情怪异地盯着自己瞧,叶慈不由得担心起来。「还在想爸爸的事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看着她,一脸认真地说:「小叶阿姨,我还有妈咪、孟叔叔和小志哥哥。那-呢?-没有爸爸,妈咪又到天上去了,怎么办?」

    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问,叶慈一时怔住了,随即,又很快地回过神来,刻意以轻快的语气回道:「我还有小彤-呀!阿姨最喜欢小彤了,只要看到-,就觉得好开心哩!」边说着,还边抱着小脸蛋猛亲。

    难得地,小女孩竟也任由她「蹂躏」,往常她要是做出这样的行为,总是少不了得到一句「好-心呀,滚开啦-!」的无情回应。

    「好吧!」小彤突然一脸严肃地开口道,像是要宣布一件重大的事情似。「小叶阿姨,我决定忍痛把孟叔叔让给-,我允许-可以和他谈恋爱。」

    叶慈有些惊讶地看着她。「-要把孟叔叔让给我?!-不是最喜欢孟叔叔的吗?」小彤对孟品轩的占有欲她是知道的。

    「-、-不必管那么多啦!」小脸蛋浮上一抹可疑的红晕。「总之……总之我说话算话,以后-就多一个人爱-了。」

    闻言,叶慈终于了解她的用意,万分感动地搂紧丁她。「小彤,-是在替阿姨担心对不对?我就知道-心里其实也很喜欢我的!」

    「我、我才没有咧!」圆圆的脸蛋胀得更红了。「我、我只是勉强『爱屋及乌』,这个成语是妈咪教我的,她说孟叔叔喜欢-,所以我才、才……哎呀,-很烦耶!」愈说愈脸红的小女王发飙了,又恢复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开始挣脱她的怀抱。

    「小彤,阿姨好爱-喔!」一路甜到心里头的叶慈立即又扑了上去,将她抱个满怀。

    「哎呀,滚开啦,-真-心耶!」

    「再让阿姨抱一会儿嘛!」

    「我才不要咧,-滚开啦!」

    就这样,一大一小的身影继续在公园里缠斗着,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瞧得好不开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