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焦糖玛奇朵 第六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小孟,小叶呢?今天怎么都没看到她人?」

    星期五早上开了店门没多久,就见李姐提着大包小包的食材,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平常这个时候,小叶都会赶紧上前帮忙,怎么今天没瞧见她的人影?

    孟品轩从吧台里走出来,接过她手上的东西,「她请了一天的假,今天不会来了。」眉头微皱,声音也比平常闷沉了些。

    「请假?昨天怎么没听她说呢?」

    她没说的事情可多了呢!孟品轩暗自苦笑了下,「她是今天早上临时请假的。」

    「临时请假啊……」李姐若有所思地沉吟,而后皱起眉头问道:「小孟,你有没有感觉小叶这几天好像有点怪怪的?食欲一向很好的她,食量突然变少了。」

    何止有点,要他说,他觉得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孟品轩心里这么想着,但没有说出口。原来不只他有这样的感觉,连李姐也察觉到了。

    其实,自从星期天从游乐园回来后,他就觉得她不大对劲。

    那天回来的一路上,她异常的静默,就连小彤和她说话拌嘴,她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没多大反应;尽管她很努力地想装作若无其事,但她的目光总会不自觉地飘了开去,望着车窗外的某一点发楞。

    这四天来,她看似正常地做着自己份内的工作,也依旧笑容满面地和客人们打招呼兼哈啦;然而,当她回到吧台前,脸上讨人欢喜的甜美笑容就像面具般被卸了下来,神情也变得有些恍惚。

    且连续几天晚上,她都不再像往常那样,像一只慵懒的猫咪窝在他的书房里了。她总是把在自己关在房间里,就连她每晚必吃的宵夜也无法诱引她走出房门。

    几次刻意走过她房前,只听到里头隐约传来清脆柔和的乐声,他想,那应该是她床头边那只芭雷娃娃音乐盒所发出来的吧。

    他心里很清楚,她会有这样的变化,必然和那一天碰到的年轻妇人有关。

    虽然并不十分清楚她与妇人的关系,但从她们的对话当中,他依稀可以猜出两人的情谊不差,且那位妇人显然很熟悉她的过去。

    而她的过去,成了他目前最想知道、也最为关心的一件事情。

    只是,他无法过问、不能过问,也不便过问。

    她似乎在逃避什么事情,这可从她和妇人对谈的神情中看出来。她不想谈及过去、不想遇到过去的熟人,背后一定有什么原因……

    「小孟,你在发什么呆呀?」李姐突然拍了下他的肩膀,将出神的他拉回现实。「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了没?」

    孟品轩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现在想想,小叶这女孩还真有点特别。」李姐继续说道,「那么漂亮、随和、又活泼的一个女孩,却没见过有什么朋友来找她,也不曾见过她打电话和别人聊天,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自己一个人似。」

    「可能她的个性比较独立吧。」

    「人再怎么独立,还是需要朋友的吧?」李姐又皱了下眉头,「我甚至没听她提过有关家人的事,你说,是不是有点奇怪?」

    孟品轩没有马上回话,眼神微微暗了些许,片刻后才开口说:「我想……每个人多少都有一些不便为外人知道的秘密吧。」

    「说得也是。」李姐想了一下点点头道,随即又突然瞪大眼直盯着他瞧,「话说回来,你和她住在一起,难道她都没跟你聊过一些私人的事吗?」

    「-说呢?都说是私人的事了。」把问题丢还回去,他又淡淡一笑,那笑,却透着丝晦涩自嘲的味道。「何况我和她只是房东与房客、老板与员工的关系罢了,-以为她会跟我聊什么私人的事?」

    一向敏感又多事的李姐,立即嗅出了他言语中散发的苦味。

    「小孟,我怎么觉得你说话的口气有些哀怨啊?」双眼眨也不眨地瞧着他,像是要洞视他的内心般。

    「哀怨?有吗?」他佯装轻松地笑了笑,还故意挑了下眉,「我以为这两个字是用来形容女人的。」

    「你少在那边给我装痞子!」李姐一语戳破他的伪装,「认识你那么久了,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会看不出来吗?老实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小叶了?」

    「没有的事,-想太多了。」孟品轩撇开眼去,尽管嘴里否认,但说话的音调却明显有些不自然。

    「没有?!」李姐显然不相信他说的话。「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我可不是别人。小孟,喜欢就喜欢,何必ㄍㄧㄥ呢?小叶那个女孩子确实很有吸引力,你会喜欢她也不稀奇。」

    「李姐,我承认我喜欢她,但不是-想的那种喜欢。」他试着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我关心她,把她当妹妹照顾、当朋友看待,当然也希望她能视我如友,有心事可以跟我说说,没必要那么防备。」

    「我明白你的意思。」李姐缓缓点头。「可我认为你会这么觉得,就表示你很在意她;而通常一个男人在意一个女人时,感情的因素多半占了最大的比例。现在的你或许还不是非常肯定自己对她的感觉,但无可否认,她对你已经造成了某种程度的影响。」

    听了她的话,孟品轩只是微微蹙眉,却没有开口否认。

    「我想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这一点。」李姐停顿了下后,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小孟,我记得你好像很久没谈恋爱了,对吧?」

    孟品轩只是皱眉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何忽然说到这上头来。

    「也难怪了!」李姐兀自点头喃喃自语,心中已有了结论。她抬起头看着孟品轩,认真又慎重地说:「所以你才会忘了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傍晚时,突然下起雨来。

    这一场雨让仍带点燠热气息的城市清凉了许多。

    台北的十月天最难预料,明明前一天还感受得到夏日的余威,但很可能过了一日就变了天,快速变成秋凉的气候。

    因为下雨,店里的生意清淡了许多,不到十一点,就不见半个客人。

    孟品轩决定提早打佯,让小志先回去,自己则关了店门,只留下一盏灯,静静地坐在角落的位子里。

    是的,他在等人,等叶慈。

    十点半了,她还没回来,屋外的雨浙沥沥地下个不停,他的内心也跟着嘈杂不休。坐了半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忍不住起身至吧台里拿了一包烟。

    这是老客人请抽的烟,他始终放着没去动它。事实上,他已经戒烟很久了,自从生了那场大病后,他几乎可以说是烟酒不沾。

    然而此刻,他心里的烦闷与担忧让他不得不借着抽烟来缓和、镇定。

    点了烟,刚吸入第一口,马上狠狠地呛了下。没想到太久没抽烟竟会使他无法适应那股辛辣的味道,鼻腔刺激难受的感觉久久不散,他很快地把烟捻熄。

    突然间,他想起李姐早上说的话,他真的是因为太久没谈恋爱了,所以才会忘了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因为还来不及发觉就跌了进去,所以才会产生很多不适应的症状;也因此他才会认为自己对叶慈不过是一般朋友、或至多是兄妹般的感情而已?

    想着想着,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不过是想抽一根烟,竟让他联想到感情这档子事。

    雨声仍旧持续着,他看了一眼手表,都快十一点半了,却还不见叶慈回来,她从不曾这么晚归过。

    心烦地坐不住,又站起身,疾步走到门边,朝外头用力张望着。

    雨丝蒙蒙,视线并不是很清楚。远远地,一抹纤细的身影朝咖啡店的方向走来,来人低着头,双手环抱自己踽踽独行,在雨中显得有些凄清落寞。

    他微微-眼,更加仔细瞧着,感觉那抹身影有些熟悉。随着距离逐渐拉近,他双眼倏地一亮,而后不假思索地开门走了出去——

    「叶慈,-总算回来了!」来到她面前,声音微微不稳地开口道。

    闻声,始终低垂着脸的人儿缓缓抬起头来并停下脚步,双眼有些恍惚、失焦地看着他;呆怔的模样像一尊没有灵魂的瓷娃娃。

    孟品轩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那间心头莫名地紧了一下。

    她身上的衣物全被雨淋湿了,长发贴着脸颊不断滴着水珠,那张脸和双唇正路灯下显得十分苍白,微微瑟缩的身影与略带茫然的眼神,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在雨夜里迷路的小猫,教人心疼。

    他很快地脱下身上的牛仔外套,高高举起,遮挡在她的头顶上方,试着以轻松的口吻说:「瞧-,把自己淋成一只落汤鸡了!」

    原本怔立不动的叶慈,终于有了反应,轻眨了几下眼后,旋即朝他扬开一抹笑,「我没想到会下雨嘛,早上出门时天气还好好的。不过,偶尔淋淋雨也挺好玩的。」刻意扬高的声音好似想掩饰什么,语调中带着些许不自然的轻快。

    孟品轩看着她,没说什么,半晌后才柔声道:「赶快进屋里去吧,等会儿着凉了就不好玩了。」话说完,随即护着她回到店里。

    进了屋,他要她先上楼去,自己则快速地将门锁上,并启动保全设施。

    叶慈却站着不动,目光移至店里唯一亮着灯的桌子,她看到干净的烟灰红里躺着一根折凹了的烟,不觉微微蹙起眉头问道:

    「老板,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孟品轩转过身,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唇角扯出一抹浅笑,回道:「那个啊,只是一时无聊罢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抽了,才试了一口就不行了。」说着,走过去把灯关了。

    看着他的动作,叶慈这才猛然意会到一件事——「老板,你是特地在等我吗?」

    高大的身形瞬间微微僵凝了下,「呃,我是想……-从来没这么晚回来过……外面又下着雨,所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可做。」话说完,他随即懊恼得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都几岁的人了,说话竟然还会结巴!

    仿佛看出他的不自在,她咧嘴一笑,恢复往常的爽朗模样,真诚地道:「老板,你真的是一个太好人!」

    「这句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孟品轩很快地回复正常,回头笑看着她。她的笑容映着窗外透入的微光,灵动甜美一如平日。他恍惚地凝视着她,心底突然涌出一股渴望——他但愿能永远看着她微笑的样子。

    「哈啾!」

    一个响亮的喷嚏声陡地震回他恍惚的思绪,他立即回神催促道:「赶快上楼去吧,先洗个热水澡,我等会煮一碗热粥给-吃。」

    「遵命!」一提到宵夜,叶慈双眼一亮,二话不说地跑上楼。

    孟品轩随后回到二楼,趁着她洗澡时,煮了一碗香菇鸡蛋瘦肉粥,又包了一杯热茶。

    「哇,好香啊!」一走出浴室,闻到香味的她立即迫不急待地冲进餐厅。

    「别急,小心烫!」孟品轩赶紧出声叮咛。瞧见她一头长发用毛巾随意包裹着,几缯发丝脱出,弄湿了她的睡衣,他不假思索地走到她身后,取下毛巾,轻轻地帮她擦拭头发。

    叶慈也不以为意,坐在桌旁开始吃起粥来。

    「-今天临时请假,可引来不小的反应。」他一边帮她擦拭着头发,一边和她闲聊。「李姐、小志和一些客人都在问,就连小彤也偷偷问我-到哪里去了。」

    「唔……不好意思呀,老板,给你带来麻烦了。」忙着喝粥的她一边回道,声音有些模糊。

    「说麻烦倒还不至于。」他微微一笑,佯装不经心地随意道:「我想,-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才会临时请假。」

    听了他的话,正舀起一匙粥准备送进嘴里的叶慈,动作突然停顿了下。虽只是很短暂的时间,孟品轩还是察觉到了。

    「叶慈,我记得-说过,-老家在南部,在这里没什么朋友……」他继续用闲聊的轻松语气同她说话,声音却显得有些低哑。「-还说过不只当我是老板,更当我是朋友。虽然我不知道-对朋友的定义为何,但我想,既然是朋友,有什么开心或不开心的事应该都可以一起分享,我希望-……不要跟我客气。」

    她静静听着,眼睫低垂,手上的汤匙搁在碗里动也不动。

    见状,他接着又说:「我并不是想窥探-的隐私,只是想让-知道,我和李姐都很喜欢-,也很关心。」

    半晌后,她终于有了反应。「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简洁的陈述,没做多余的说明,也没表露出多少情绪。

    她的回答让孟品轩想起那一日年轻妇人说的话。「-回南部了?」

    「……」她迟疑了下,而后摇摇头,「我……是道地的台北人,很抱歉欢骗了你。」说着,低下头去。

    闻言,他皱了下眉头,但并不觉得生气。「-想聊一聊吗?」他看得出来她心里肯定藏了许多事。

    「你不生气吗?」她转身看着他。

    他温温一笑,「我想我宁愿用关心来取代生气。」

    叶慈静默地与他对视,不发一语。

    「现在不想聊也没关系。」他又柔声道,「如果哪一天-想找个人倾诉,记得想到我。」

    望着他温柔的眼神,叶慈虽没开口回应,唇边却缓缓地、缓缓地浮上一朵笑,眼底也浮上一片温暖的光芒。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那一夜过后,叶慈又恢复原来活泼爽朗、朝气蓬勃的模样,那几日的不正常仿佛不曾发生过似的。

    白天,她依然卖力工作;晚上,则又恢复成一只宠物般地窝在孟品轩书房的沙发上。

    这一晚,孟品轩终于完成威鲸电信的广告企画案,他将所有内容烧制成光碟后,关掉电脑,站起身吐吐气、伸伸懒腰。

    正闭着眼聆听音乐的叶慈,闻声张开眼睛,「老板,看你的样子,手上的案子应该已经全部完成了吧?」

    「没错。」他微笑点头,「总算又能恢复原来轻松优闲的生活了。」

    说着,他突然心血来潮地邀她,「想不想到天台看星星?我在顶楼造了一座空中花园,-还不曾上去过吧?」

    「空中花园?看星星?」原本还懒懒窝在沙发里的身子瞬间弹坐起来,眼睛也跟着一亮,「那还等什么?走吧走吧!」一边说着,一边兴致勃勃地催促着他。

    她的反应让他不觉莞尔,总觉得她有时候真像个小孩。

    「先别急。」看了一眼她身上显得有些单薄的睡衣,他叮咛道:「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去加件外套吧。」

    她倒也听话,很快地回房拿了件外套,便跟着他上了顶楼。

    借着不远处霓虹灯的投射,一座攀着树叶枝藤的白色花架映入眼帘,约占据了顶楼面积的三分之二,底下两旁还种植了许多花花草草,虽然春天已经过了,盛开的花儿不多,但放眼望去仍是一片生意盎然。

    花架外,摆着一张小圆桌和两张躺椅,抬头便可看到一大片墨蓝的夜空。

    时序进入了十月中旬,夜晚的微风已有些许凉意,叶慈微微拉紧身上的外套,仰着脸望着天空。

    「台北看得到星星吗?」她喃喃地问着。印象中,充满光害的台北夜空很少见得到星子的踪迹。

    「偶尔还是看得到的。」孟品轩回道,也同她一样仰脸望着夜空。「虽然数量不多,但要找着一两颗并不难。」

    「咦?真的有耶!」举起手指着北方不远处稀稀落落的点点星光,她讶然轻呼了声。

    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孟品轩也看见了。「看来今晚我们的运气还不错。」

    叶慈看着星星,突然问道:「老板,你知道星星为什么会发光吗?」

    「为什么?」

    「因为天使正拿着蜡烛,为迷路的小孩寻找回家的路。」

    他轻轻一笑,「照-这么说,天上有那么多星星,不就表示有很多迷路的小孩吗?」

    「嗯。」她认真地点头,「世上有许多迷路的小孩。」

    她的声音有些飘忽幽远,引起他的注意,他将目光移至她微仰的侧脸,柔声地问道:「这种说法是谁告诉-的?」

    她没有马上回答,依旧维持同样的姿势仰望星光所在的位置。半晌后,唇边才泛开一丝淡淡的笑意,开口道:「小时候我母亲跟我说的。」

    「-们母女的感情一定很亲密,那只芭雷娃娃音乐盒是她留给-的纪念品吧?」或许是身为广告人的敏锐,虽是平淡的语调,他仍可听出她声音里蕴藏着浓浓的情感。

    「那是她送我的生日礼物里我最喜欢的。」她微笑地说道,脸上有着幸福的表情。「我妈只有我一个孩子,除了工作以外,她所有的心思几乎全放在我身上,我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小孩。」

    「那现在呢?」他温柔地注视着她,「-还是当年那个幸运的小女孩,或是……需要天使帮忙的迷路的孩子?」

    她脸上的笑意敛去些许,却故作俏皮地回道:「老板,小女孩已经长大,变成大人喽!」

    「大人也会迷路的。」

    一句话让她收起玩笑的态度,她转过脸看着他,问道:「你也会迷路吗?」

    孟品轩回视着她,温暖的眸光直直穿透她眼底。「每个人都会迷路,只是时间长短不同而已。我当然也不例外,别忘了我的咖啡店叫什么名字。」

    她看着他,轻点了下头。「我听李姐说了一些有关于你的事,你是广告界的红人,为什么要放弃经营有成的事业,跑来开咖啡店?」

    提起往事,他微蹙了下眉,并非因为觉得伤感或欷-之类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起那一段过往及心境上的变化,毕竟,他还不曾跟人吐露过。

    思索了片刻,他试着简洁地说明,「我之所以会离开广告界,应该是觉得厌烦了吧。加上那时候又发生了一些烦人的事,身体状况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李姐曾说……你被同业栽赃模仿抄袭,是因为这个缘故吗?」

    孟品轩笑了笑,「那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而已,虽然当时我确实很气愤,但真正让我突然醒悟过来的,是那一场大病。那几年,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的生活作息很不正常,晨昏不分、日夜颠倒是常有的事;我抽烟,而且抽得很凶,尤其是想不出点子的时候;我也喝酒,因为多少得跟客户应酬。外表上看来,我好像很有成就、活得很光彩;但私底下,我觉得愈来愈疲累、愈来愈烦躁,一点也不快乐。终于有一天,我的身体向我抗议了,一场猛爆性肝炎差点要了我的命。」

    他淡淡地说着,不带任何情绪,声音平和而低柔。停顿了片刻,他继续说道:「我在医院里昏迷了几天后,幸运地醒了过来,当我张开眼的那一-那,觉得自己仿佛重生了。接着在医院休养、治疗的那一段日子里,我想了许多,也看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除了事业和工作上的成就以外,我认为人生还有许多事情值得追求,从那时候起,我的生活和价值观就整个改变了。」

    「所以,『寻路』就这样诞生了?」叶慈微笑地接口。「你可别告诉我,你想要的只是煮一杯香浓美味、让人无法拒绝的咖啡。」

    「有何不可?」他朝她挑了挑眉。「煮一杯好咖啡能让我拥有好心情,给我带来快乐,这样单纯又自在的生活,我觉得很满足。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又会有别的想法,但起码这一刻,我踏实又开心地活着,这就够了。」

    叶慈细细咀嚼着他说的话,轻轻地问道:「所有迷路的人,都可以再重新找到自己的路吗?」

    孟品轩凝视着她,瞧见她眸底的迷惘,忍不住靠近她,抬起一手轻柔地贴住她的脸颊,让她正视着他的眼。

    「会的。」他温柔且坚定地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别忘了天上的星星,有那么多小天使帮忙,每个迷了路的人一定都能顺利找到回家的路。我想,-的母亲一定也这么认为,这或许也是她想传达给-的信念。」

    他磁性低柔的嗓音在夜里听来格外温暖,叶慈不禁微微呆怔了。那双专注凝视着她的眼眸,仿佛有星光在闪耀,像磁石般吸引着她的目光。而他贴着她脸颊的温热的手掌,奇异地抚平了她内心的纷扰,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暖热的悸动。

    「老板,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半晌,她微微沙哑地启口。

    「现在遇到也不迟啊。」他微笑地道,「重要的是我们相遇了,这么难得的缘分应该要好好珍惜……」说着,他的眸色暗了下来。

    两人目光交会,一股微妙的情愫在彼此眼波交流中悄悄地滋生,她心跳加快,他胸腔发烫,互相都感觉到某种异样的氛围。

    夜深了,周遭一片静谧,只有风吹过的轻响伴着两人。

    一绺缯发丝扬起,遮覆了叶慈的眼睛,同时也让她醒觉过来,她抬起手拨开头发,并微微侧开脸去,将自己的视线拉离。

    她的举动连带影响了孟品轩,只见他迅速把手缩回,跟着移开视线,动作显得有些僵硬不自在。

    「其实,在-来我的店之前,我就看过-了。」勉强稳住心绪,他试着恢复闲聊的轻松口吻。

    「咦?我怎么没印象?」他的话引起她的好奇。

    「就在华纳威秀电影院的广场前。」想起那次见到她的情形,他唇边不觉泛开一抹笑意。「当时-穿着一件T恤和牛仔短裙,和一个男生在约会,可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的男伴突然变脸,甩了-一巴掌,还记得吗?」

    叶慈偏头想了一下,先是恍然地瞪大了眼,跟着有些尴尬地搔了搔头,「哈哈……你、你都看见了啊……」

    「-是故意的对不对?」他突然冒出一句。

    「嗄?」她愣了一下。

    「我是说,-是故意激怒-的男朋友,好气走他,对吧?」

    「呃……」目光微微闪烁了下,她避重就轻地回答,「其实……也不能说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刚好在那个时候跟他提分手罢了。」

    「那一次,在我的店里被泼水也是同样的情形吧?」他又问。

    叶慈无奈地耸耸肩,「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为什么?」孟品轩很好奇。「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的每一段恋情都很短暂,而且总是由-喊停,所以对方才会恼羞成怒当众让-难看,对吧?」

    「唉,我就说过我心性不定嘛!」她也不否认。「所以我才决定以后还是别谈恋爱了。」说这句话时,她的眼睛不自觉地闪躲着他的目光。

    「就只因为『心性不定』这个理由?」不知怎地,他总觉得事情并非如她所说的那么简单。

    「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就很足够了吗?」她反问他,带点无辜的表情。

    孟品轩只是看着她,静默不语。不管她怎么说,他还是觉得她并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隔天下午,孟品轩约了张大钧在店里见面。

    他用手提电脑一边show出威鲸电信企画案的内容,一边大致向张大钧解说了下他的创意理念及必须注意的重点部分。

    这个时段店里少有客人上门,正好有时间让他们好好讨论。

    「小孟啊,你果然还是宝刀末老!」看完了整个企画案的内容,张大钧眉开眼笑地称赞个不停,「这么完整又精采的企画,也只有你才有这样的水准!」

    孟品轩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问道:「公司内部的问题都处理好了吧?」

    张大钧点点头,「大刀阔斧整顿了一番,也顺利招聘到不错的人才,算是回到正常轨道了。」

    「那就好。」孟品轩微笑地回应了句,目光不经意地瞥向玻璃门外,刚好瞧见一辆高级房车在对街停了下来,随后走出一名西装笔挺的男子。

    原本这也没什么,「寻路」坐落在商业区里,时常可看到这样的男子,但,孟品轩却忍不住多瞧了男子几眼。

    之所以格外注目的原因是,男子有着非常出色的外表和气质,金边的细框眼镜更彰显出男子的贵气和不凡。

    就在他打量男子的同时,对方的视线也朝他这边望过来,微蹙着眉凝视了片刻后,男子跨出步伐,越过巷道,直直走了过来。

    当男子推开玻璃门的那一-那、当风铃响起的那一-那,叶慈立即从吧台里走出来招呼,「欢迎光——」

    清亮的嗓音在看清来人时瞬间停止,甜美的笑容蓦然一僵,脸色也微微发白。

    她的异样立即引起孟品轩与张大钧的注意,两人不解地看着她僵楞的表情,随即又齐将视线移至男子身上。

    「咦?这个男的好面熟啊……」瞧着瞧着,张大钧不觉喃喃自语了起来。

    男子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旁人的注视,目光直凝住叶慈,半晌后,才从容地在靠窗的位子坐下。

    孟品轩注意到叶慈迟疑了片刻才走上前去,她的反应和表现让他不由得猜测起她和男子的关系。可以肯定的是,她和男子是旧识;而且,从她的表情看来,她似乎不愿看到男子在这里出现。

    「大钧,你在这里坐一下。」看到叶慈转身走回吧台,他立即跟张大钧说了声,随后便起身跟上。

    「有什么问题吗?」一手轻轻搭上她的肩,他一脸关心地看着她,同时敏感地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紧绷着。

    叶慈愣了一下,随即赶紧摇头,「没、没什么,那位客人点了一杯义式浓缩咖啡,我……我怕我萃取得不够。」

    虽极力掩饰,她的声音仍显露出一丝慌张,尽管脸上还带着笑。

    孟品轩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只是回头又看了男子一眼,没想到男子也正瞧着他,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对上了。

    视线交会了片刻后又各自移开,他轻拍了下叶慈的肩膀,带着安抚意味柔声道:「没关系,让我来吧。」

    接下来,他动作俐落地煮了一杯义式浓缩咖啡,并且亲自送上,没让叶慈再和男子接触。

    男子啜饮着咖啡,坐了大约三十分钟后,终于起身离去,只在桌上留了一张五百元钞票。

    他走后,孟品轩准备上前收拾桌子,却教叶慈抢先了一步。

    「老板,你去陪张大哥吧,他坐在那里很久了。」她笑着对他说,脸上的表情似乎放松了许多。

    「嗯。」看她又恢复正常的模样,他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了下来,尽管心里存着疑问,但他明白,现在不是问她的好时机,就算问了,她也未必会回答。

    「大钧,不好意思,让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呆坐。」重新坐回张大钧身旁的座位,这才发现好友双眉紧蹙,好像正为什么事情在伤脑筋,连他说的话也没听见似的。

    「喂,你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想得那么出神?」他不得不伸手拍了他一下。

    张大钧这才回神,「哎呀,刚刚那个男人我见过,可偏偏就是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宇。」

    「你见过他?」这可引起他的注意了。「会不会是创见的客户?」

    张大钧摇摇头,「如果是公司的直接客户,我不会忘了对方的名字。」说着,停顿了下,转身看了叶慈一眼,过了一会儿才又若有所思地说道:「小叶好像也认识那个男的,我瞧她刚才的样子挺怪的……」

    「哎呀!」

    孟品轩还来不及回应,就见他突然猛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嘴里还讶叫了声。

    「又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张大钧压低声音道:「两年前,我曾经接下公关公司委办的『铭光实业』新产品发表会的文宣广告,那时候铭光派出的高层就是刚刚那个男人和……小叶!难怪、难怪我第一眼见到小叶就觉得她很面熟!」

    「你不会记错人吧?」

    「绝对不会有错!」张大钧拍胸脯保证道,「男的俊、女的美,这么出色的一对任谁都不会轻易忘记的!我还记得当时那些财经记者们的相机对着他们俩猛拍个不停的情况呢!」

    喝了一口冰开水后,张大钧继续说道:「那个男的好像是什么特助的身分,前阵子商业周刊上还有他的报导呢!至于小叶她……」他突然停顿了下,跟着倏地瞪大了眼,「小叶也姓叶……和『铭光实业』的大家长同姓,他们……该不会是同一家人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