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焦糖玛奇朵 第三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孟叔叔,我来了!」

    下午五点,随着清脆悦耳的风铃声响起,一声甜脆的童稚呼喊声也跟着扬起。

    正在吧台里熟悉不同咖啡豆和器材位置的叶慈,闻声探头一望,瞧见李姐牵着一个绑着两条乌溜发辫的小女孩。女孩果真有一张圆圆的脸和一双圆圆的眼儿,简直就是李姐的缩小版,可爱到了极点。

    小女孩兴匆匆地奔到吧台里,圆圆的眼四处溜了下,然后不知怎地,竟嘟起嘴巴来了。

    「-是谁?孟叔叔呢?」可爱的脸蛋带着些微敌意瞧着叶慈。

    没察觉小女孩的敌意,叶慈扬开笑脸迎向小女孩,「-一定就是小彤了,好可爱哟!」张开双臂准备来个热情的拥抱,没想到却扑了个空。

    「妈咪,这个怪阿姨是谁啊?」她的友好显然不被领情,小女孩一脸防备地盯着她。

    怪阿姨?!她……她哪里怪了?好吧好吧,她承认自己一看到可爱的小孩就会控制不住,不过被称为怪阿姨这还是头一回呢!

    「小彤,不可以这么没礼貌!」李姐走上前来轻斥了声。「她是叶慈阿姨,孟叔叔新请的吧台助理。」

    小女孩仍是嘟着一张嘴,「我要找孟叔叔!」

    「小彤,孟叔叔在洗手间里,一会儿就出来了。」叶慈赶紧讨好地告知。

    话刚说完,就见孟品轩从另一头走了过来,小女孩一看见他,立即奔上前去。

    「孟叔叔!」叫得好不亲腻撒娇,一张小脸笑得好甜,和方才面对叶慈的模样截然不同。

    「哟,小彤来了呀!」孟品轩弯下腰,张开双臂接住小女孩。

    「小彤这孩子就是喜欢黏小孟,有时候连我这个作母亲的都会吃味哩!」李姐一脸无奈又好笑地说着。「我想,或许是因为她没有父亲陪在身旁,加上小孟也很疼她,所以她才会特别喜欢黏他吧。」

    叶慈闻言,眉心微皱,「小彤的爸爸他……」话刚出口,便及时止住,虽是出自关心,但她明白这同时也是一种困扰,毕竟她自己也曾经历过。

    「我和她爸爸在两年前离婚了,早已不相往来。」李姐倒是不以为意。

    「小彤好可爱哟!」无意探人隐私,她有些尴尬地赶紧转移话题。

    「是啊,每个见过她的人都这么说呢!」一谈到宝贝女儿,李姐禁不住露出满足又骄傲的笑脸来。

    这时,孟品轩已牵着小彤来到她们面前。

    看到叶慈,小女孩无故地皱起眉头,「孟叔叔,为什么你要请这位怪阿姨在这里上班?」

    「怪阿姨?」孟品轩不明所以地看了叶慈一眼。

    「对呀,我又不认识她,她一看见我就笑得好像快要流口水的样子,还要抱我,我才不给她抱咧!」

    小女孩直接的话语让叶慈额上顿时冒出许多黑线。

    「哈哈哈……」叶慈一边干笑着,一边努力回想,自己真的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虽然她是很想流口水,可是她有努力克制住了呀,小彤竟然还看得出来!

    乖乖,现在的小孩子可真不简单!

    「小彤!」孟品轩还来不及回应小女孩的话,身为母亲的李姐立即又轻斥了声。「人家小叶阿姨只是觉得-很可爱,所以才想抱抱-,-怎么可以说她是怪阿姨呢?」

    面对母亲的斥责,小女孩只是嘟起嘴巴,「我就是觉得她怪嘛!」

    见状,孟品轩改采柔性的劝导策略,「小彤,叶阿姨是叔叔请来帮忙的,叔叔希望-对她要有礼貌,好不好?」

    小女孩看看他,又看了看叶慈,好一会才点头,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

    「哎呀,别那么严肃嘛!」叶慈反而觉得很不好意思。「小孩子本来就是有什么说什么,这才天真呀!」

    话刚说完,又是一阵风铃声响起,晚班的工读生小志背着包包哼着曲子走进店里来。

    「咦?」一看到叶慈,他立即张大了眼,「-不是昨天那个——」

    「小志,我给你介绍一下。」没让他把话说完,孟品轩立即打断道:「这是叶慈,我们的新伙伴,白天班的吧台助理兼外场。」

    「你好,以后请多指教。」叶慈随即开口打招呼,朝小志绽出惯常的灿烂笑容。

    小志傻楞楞地直盯着她瞧,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好……哪里……-太客气了。」一时紧张,口吃又脸红,简直不知所云。

    「叶慈,-可以准备下班了。」孟品轩对着叶慈说道,要是让她继续待在这儿,小志今晚肯定无法好好工作了。

    「没关系,老板,我可以待久一点,反正我也没地方可去。」

    「-不是要找房子吗?」他提醒道。

    「对喔!」她差点给忘了。没办法,看到可爱的小孩她就什么都忘了。

    「哎呀,找房子的事要慢慢来,不能急。」李姐立即插嘴道。「小叶,如果-没事的话,能不能麻烦-帮我带小彤上楼做功课?」

    「我不要!」叶慈还来不及回答,小彤已抢先一步,「我要在这里陪孟叔叔。」

    「那怎么行!-的功课不是还没写完吗?」

    「我可以在这里写呀!」

    「不行!」李姐难得板起脸来。「-不听妈咪的话了吗?等会儿客人会很多,没有位置让-写功课,-给我乖乖上楼去!」

    「……」小彤嘟着嘴巴,虽然心里很不愿意,但还是乖乖地听话照做。

    「小叶,我们家小彤就麻烦-了。」李姐转而笑嘻嘻地望着叶慈,「吃饭时间我会打电话叫-们下来的。」

    「没问题。」叶慈笑得很开心,转身朝小女孩伸出手,「小彤,我们走吧。」

    「哼!」小女孩甩也不甩地昂起下巴撇过脸去,拿了钥匙径自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

    「这个死小孩!」李姐见状,气恼地脱口骂了声,随即又不好意思地对着叶慈笑了笑,「小叶,真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没关系。」叶慈一点也不以为意。「我上楼去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回到孟品轩二楼的居所,小彤像识途老马地走到客厅角落边。

    「咦?」叶慈这才注意到那里放着一张儿童书桌、座椅和一盏台灯。

    瞧见她好奇的眼光,小女孩难得地开启尊口,「这是孟叔叔特别为我准备的!」像是故意示威似地,她扬起下巴神气地对她宣布道。

    「哇,-孟叔叔好疼-哟!」叶慈配合地讨好道。

    「那当然!」小女孩更神气了。「孟叔叔最喜欢的女生是我,我也最喜欢他了!」她刻意强调着,说话的同时,一双圆圆的眼还炯炯地瞪视着她。

    「是是是。」叶慈赶紧连声附和,她不是看不出来小彤将她视为假想敌,可小孩子的占有欲就是这样,无须太过认真。

    她的同意显然让小女孩很满意,这才从书包里拿出作业簿,开始写功课。

    叶慈也随后拖了一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下。

    看着小彤专心写功课的样子,她脸上不由得露出陶醉又欢喜的笑容。瞧,白嫩嫩的圆脸蛋、长长卷卷的翘睫毛、扁扁的小圆鼻,还有不自觉微嘟的红嘴唇……真真是太可爱了!

    她不禁愈看愈着迷。

    「喂,-干嘛靠我这么近?还露出一脸-心的笑!」

    冷不防地,一声童稚的斥喝响起,叶慈猛一回神,发现小彤正不悦地瞪着她。

    「我、我是看-有没有写错字嘛!」赶紧找了个借口,一边稍稍移回身子-心?!她说她的笑容很-心,会吗?认识她的人都说她笑起来很迷人呀!

    半信半疑地瞥了她好一会,小女孩这才收回目光,不是很乐意地问道:「这个造句要怎么造?」

    「我看看。」难得示好的机会,她立即靠上前看了一下。「因为……所以啊,这个很简单呀,像是小明因为生病了,所以没有去上学。」

    「太平常了!」小女孩不屑地摇摇头。

    「喔。」收到,立即再想一个,「哥哥因为上课爱说话,所以被老师罚站。」

    「我又没有哥哥。」双手环胸,驳回!

    「喔。」这个理由好像有些奇怪?算了,再想一个吧。「妈妈因为工作太丰苦了,所以才会累出病来。」这次总该可以了吧?

    谁知道小女孩突然转过脸,气冲冲地朝她一瞪眼,「我不许-诅咒我妈咪!」

    啊?!叶慈楞了一下,这……这只是造句嘛,又不是真的。

    不过,小彤的孝心真让人感动呀!

    「对不起啦!」瞧她那么认真,她赶紧赔罪。「我再想一个喔。」

    努力想、用力想、再给它认真想……

    唔……如果这样这样……好像不太顺……那这样呢?嗯……程度太深了,不适合国小二年级……

    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皱着眉头继续伤脑筋。

    「哎唷,-怎么这么笨啦,一个造句也要想这么久!」等得不耐烦的小女孩,不客气地开口吐槽。「孟叔叔怎么会请-来上班呢?」说着还小大人样地猛摇头。

    叶慈又是一愣,她笨吗?二十六年来可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她,何况还是出自一个小女孩口中。

    「小彤,-可别小看阿姨喔!」忍不住出声为自己平反,「我可是T大高材生,智商一八-,功课顶呱呱的。」糟糕!话说出口她才惊觉自己竟然认真起来,为了跟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女孩赌气,连「T大高材生」、「智商一八-」这种自以为了不起的话都搬出来了,真是要不得啊!

    「『T大高材生』是什么?」小彤很有求知欲地问道。

    这下好了,还得解释一番。「嗯,就是、就是大学生的意思啦。」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她转而问道:「小彤,-会不会口渴?阿姨倒果汁给-喝好不好?」

    「果汁?在哪里?」

    「就在-亲爱的孟叔叔的冰箱里呀。」她记得早上的果汁还有剩。说着她便起身走向厨房,没留意到小女孩惊讶不解的表情。

    半晌后,看她真的拿了一杯果汁放在书桌上,小彤皱起眉头,很不高兴地问道:「-怎么知道孟叔叔的冰箱里有果汁,而且还知道厨房在哪里?」

    「因为我现在就住在这儿啊。」叶慈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于是老实地回道。

    「-、-住在这里?」童稚的嗓音忽地拔尖,可爱的小脸蛋一副大受打击的表情,随即转变成凶巴巴的模样,质问道:「-为什么住在这里?-怎么可以住在这里?」

    哇,好可怕呀!叶慈被吓了一跳,随后赶紧安抚道:「只是暂时的啦!因为我还找不到地方住,-孟叔叔很好心,让我在他这里借住几天。」

    听了她的解释,小彤气呼呼的模样这才缓和了些,但仍是一脸防备地盯着她。「等-找到房子就会马上搬出去?」

    叶慈立即点头如捣蒜。

    「-没骗人?」小女孩不确定地又问。

    叶慈马上猛摇头。

    「-不可以跟我抢孟叔叔喔!」最后再加上一句霸道的宣示。

    「不抢。」叶慈一脸正经严肃地回道,一边还举起手做发誓状,以示自己的真诚。

    「大人说话不能不算话,我就暂时相信。」小霸王这才满意地重拾起铅笔,继续写功课。

    叶慈跟着松了一口气,一会儿后,她忍不住问道:「小彤为什么这么喜欢孟叔叔?」

    「因为孟叔叔高高帅帅的,而且对我又很好呀!」小孩子不会拐弯扶角,回答得很直接,最后还加上一句,「我将来长大要嫁给他。」

    小彤的童言童语让叶慈不禁羌尔,但又不忍心戳破小女孩天真的梦想,如果告诉她,等她长大了,她的孟叔叔也已经变成了个老男人,不知道她还会不会这么想?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一个星期下来,叶慈对咖啡店的工作已经非常上手,也能烹煮出几种较为简单的咖啡。

    对于她的表现,孟品轩觉得很满意。她是一个活泼称职的外场,常挂在脸上的甜美笑容很受客人们喜爱,言语幽默的她也很会招呼客人。

    仅仅一个星期,「寻路」的生意又更上一层楼,客人比之前多了些。

    当然,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叶慈带来的效应。

    很多客人都是冲着她来的,甚至有几位每天固定上门的男客,总是会找机会和她说说话、闲聊几句。唉,从这些男客脸上的表情看来,就知道他们醉翁之意不在「咖啡」,全是为她着了迷。

    就拿现在来说吧,不过才十点半,就已经有七、八位上班族上门光顾,且还清一色全是男性。

    看她飞舞在两桌客人之间招呼谈笑,自然随和中又带了点潇洒不羁,和她精致美丽的容貌感觉有些不搭,却又是那么地融合,真是矛盾又炫1U。

    孟品轩发觉,就连自己也在不经意间被她吸引了目光;且不得不承认,初相识时对她颇感兴味的好奇,随着相处时日不减反增。

    「老板!」一声清亮的呼唤蓦地拉回他的思绪。「三号桌要两杯曼特宁、两杯义式浓缩咖啡。」送上点单的叶慈,朝他微笑说道。

    仍然穿着简单T恤、牛仔裤的她,依旧难掩天生的丽质,扎成马尾的柔亮长发更显青春朝气。

    有那么一瞬,孟品轩稍稍闪神。然而,也就那么一瞬,迅速得来不及捕捉。

    「嗯。」朝她轻应了声,他便开始动手调制。「小叶,-房子找得怎么样了?」见她仍站在吧台前,他状似随意地开口问道。

    说到这个,叶慈立即苦恼地皱起眉头。「唉,目前毫无进展。」

    「有什么问题吗?」

    「也没什么,我只是想找离这里近一点的房子,可偏偏看过的几家房租都高得吓人,我根本负担不起。」

    「这一区的租金确实不便宜。」他轻点着头。

    「老板,不好意思喔,我恐怕还得在你府上叨扰几天。」

    「不要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嘴里虽这样说,但他心里却在苦笑,并非言不由衷,只是她的存在带给他不小的影响。

    他一向独居惯了,以前即使谈恋爱也很少带女友回家过夜。而现在,属于自己的生活领域里突然多了一名女子,多少改变了他原有的生活样貌,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他看她倒是没这方面的问题,住在他那里一个星期了,她非但没有半点拘束,不自在,反而还很大方自然,仿佛当是自己家。

    这并不是说她的行为不当,令人反感;相反地,她是一个很nice的室友。举例来说,她会和他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或听音乐,并轻松随意地与他闲聊,她的思绪敏捷、言语幽默,总能带给他开心愉快的感受。

    既是这样,那么他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唉,老实承认吧,其实他在意的是当她穿着可爱贱兔的连身睡衣出现在他的客厅时,那沐浴后清新柔美的模样;还有她和他说笑时充满慧黠的甜美笑靥;以及当她吃着他亲手烹煮的早餐和宵夜时,那一脸幸福满足的表情。

    以上种种,就是她带给他的影响。

    但他并不以为这就表示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

    在感情上,他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也很清楚自己要找的不是最棒、最美的女人,而是最适合自己的女人。

    他承认,自己对她确实有一分欣赏、一分心动,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男人,面对美女的反应和其他男人并无差别。

    但这一分欣赏与心动还不足以让他动了追求的念头。

    所以,为了不让这些影响「擦枪走火」演变成难以收拾的结果,他认为自己不应该再让她住在他那儿了。

    不过,前提是——她找到了房子。

    「老板,这几天都吃你的、住你的,实在不好意思!」叶慈接着又说,「而且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房子,再继续这样下去对你很不公平,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请你从我的薪水里扣掉我的餐费及借宿的费用。」

    孟品轩只是笑了笑,「没-说的那么严重,-也吃不了多少钱;至于借宿的事,我也是因为刚好有多余的房间,-不必觉得不好意思。」

    「那怎么行!」她的表情很坚持。「使用者付费的道理不能不遵守,我不可以占你便宜,所以请你一定要采纳我的意见。」

    「嗯……」她看着他的眼神很认真,让他无法回绝她的提议。「那好吧,我答应-我会视情况酌量给予扣薪。」

    听到他的回答,叶慈这才又笑开脸来,端起他调制好的咖啡离开吧台。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下午三点,店里没半个客人,叶慈无所事事地擦着玻璃杯。通常这个时候,是咖啡馆最空闲的时刻。

    至于老板,则利用这段时间清点存货,好作为下个月进货的依据。

    两人各自忙着,店内静谧无声,阳光穿透窗户洒了一地,空气中的微尘也像粼粼的金粉飞舞着。

    突然,门口的风铃轻轻摇晃了下,发出清脆的声响,一名身着西装、手提黑色公事包的男子走近店里。

    孟品轩与叶慈齐抬眼望去,与男子同时打了个照面。

    叶慈还来不及开口招呼,就见男子扬开笑脸喊道:「小孟,好久不见了,老朋友来看你喽!」说着,一边走向孟品轩所在的位置。

    「是啊,好久不见,怎么有空过来?」孟品轩也马上站起身迎接男子,脸上挂着同样开心的表情。

    两人互相捶了彼此的胸膛一下,相视一笑,然后才又一起坐下。

    「先生,您要喝点什么?」见两人寒喧完毕,叶慈这才走出吧台上前服务。

    男子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小孟,你什么时候多请了个人?」

    「没办法,这阵子白天客人愈来愈多,我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孟品轩简单解释了下。又向叶慈介绍道:「叶慈,这位是张大钧先生,我的朋友,也是创见广告公司的负责人。」

    一看见美女,男子立即殷勤地掏出名片,恭敬递上。「叶小姐-好,这是我的名片,希望能有机会为-服务。」

    叶慈浅浅一笑,没说什么,只是礼貌性地收下名片,倒也没去留意上头的详细内容。

    「你是老板的朋友,叫我小叶就好了。」她微笑说道。又问,「想到要喝什么了吗?」

    「给我来一杯特调冰咖啡吧,小叶美眉。」男子边回答边直盯着她瞧,还自动在称呼后面加了「美眉」两个字。

    「好的,请稍等一下。」轻点了下头,叶慈随即转身走回吧台。

    她离开后,男子的目光仍尾随着她,眨也不眨一眼地。

    一旁见状的孟品轩忍不住取笑道:「你会不会太夸张了?看到美女眼睛都发直了,一点形象也没有!」

    张大钧收回视线,回道:「美女人人爱看,牺牲一点形象又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我觉得你这位新来的助手有点眼熟……我好像曾在哪里见过她。」

    「是喔,如果这是你泡妞的方法,我只有一句话可说——太落伍了!」孟品轩糗他一句,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说辞。

    「嘿,我是说真的!」张大钧立即抗议道,「我真的觉得她很眼熟,只是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见过她。」

    「既然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也许你只是碰到长相相似的人罢了。」

    「真糟糕,人一有了年纪,记性就变差了!」张大钧仍是皱着眉头。「算了,不想了,还是跟你说正事要紧。」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孟品轩。「这是去年公司结算盈余的红利,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才交给你。」

    孟品轩接过支票,看也没看一眼,微微敛起笑容正经地道:「你千万别这么说,其实这个红利我不应该拿的,要不是你坚持,我真的不想收。」

    他认识张大钧十年有了,从学生时代在广告公司打工时一直到现在。张大钧大他六岁,是个业务高手,是他带着他进入广告这个行业,帮助他一步步爬上顶尖创意人的高峰;后来更因为欣赏他的才华,邀他一起创业合组公司,「创见」就是他们两人的心血结晶。

    胼手胝足一起奋斗了四年,「创见」由当初只有两人的规模扩展至二十多人的中型广告公司,每年净利高达千万元以上,成为业界一匹不可忽视的黑马。

    风光的日子过了两年多,要不是发生了那件事、要不是他的身体出了状况,生了一场大病,他现在应该还待在广告界里,与他一起继续打拼。

    「谁说你不应该拿?」张大钧也端起脸来扮严肃。「『创见』能有今天的局面,你的功劳最大;何况你也是股东之一,有听过哪个股东不分红的吗?只要『创见』还有钱赚,就有你的一份!」

    听了这些话,孟品轩心里不无感动,却也不觉得讶异。

    这就是张大钧,为人好讲义气,他不仅当他是最好的朋友,同时也视他如大哥般敬重。

    「现在的我,没能对公司有什么贡献,这份红利我拿得有些心虚。」他心里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有什么好心虚的!」张大钧不以为然地斥道,「去年我能接下宏邦那个大案子,还不是因为你提供的点子:再说,要不是我一时大意,那件事情也不会发生:更不用提害你生了那一场大病,差点丢了小命的事!真要认真说起来,我才是该过意不去的那个人。」

    说着,他露出关心的表情看着孟品轩,「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好吧?」

    孟品轩微笑点头,「这两年的健检都很正常。我的生活很规律,早上还起来慢跑,体能状态也调养得不错,你不用替我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张大钧这才放心地点点头。

    「特调冰咖啡来了!」叶慈的声音响起,暂时中断了两人的对话。

    一接过冰咖啡张大钧立即吸啜了一大口。

    一旁的叶慈并没有马上离开,反而睁大眼仔细瞧着他的表情。

    「哇,真过瘾!」张大钧表情舒爽地吐了一口气。「这种热天气就是要喝冰咖啡才过瘾!」

    「好喝吗?」叶慈有些紧张地问道。这是她首次调制冰咖啡,难免担心味道会不够香醇。

    张大钧露出爽朗的笑容朝她眨眨眼,「好喝,功力不输给老板哟!」

    听到他这么说,叶慈才放心地笑开脸来,「谢谢你的赞美。」说完,转身准备离开,却因为张大钧突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而顿住了脚步。

    「奇怪,我真是愈看-愈觉得眼熟!小叶美眉,我们是不是曾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一抹惊怔的表情闪过叶慈脸上,但因为太过迅速,让人来不及捕捉。

    「不会吧?」微蹙起眉佯装认真地思索着。「我的记性很好,如果我见过你一定会记得的,可是我对你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对我没印象啊……」张大钧也皱起眉头,「难不成我真的年纪大了,看走了眼?」他有些丧气地道。

    「说什么呀!男人四十才开始,你哪里年纪大了?」孟品轩拍拍他的肩膀,给他打气道。

    「是啊,张大哥,可能是我的长相很大众脸,你才会觉得眼熟。」叶慈也赶紧接口,露出浅浅的笑容。「这没什么好伤脑筋的,你跟老板继续聊吧,我不打扰了。」说完,立即快步离去。

    她走后,张大钧好笑地摇头道:「这个女孩挺有意思的,那样一张美丽出众的脸,哪里是什么大众脸?她太小看自己了!」

    孟品轩只是微笑,没说什么。

    「唉,如果我再年轻个几岁就好喽!」望着叶慈娇俏的身影,张大钧忍不住一阵摇头叹气,语气里充满惋惜的意味。

    「你现在也不老呀!」孟品轩笑道,「四十岁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我真的是老喽!」张大钧一脸感慨地朝他摆摆手,「你瞧,大肚腩都跑出来了,发福成这个样,还不算老态毕现?」边说还边指着自己圆胖的身材。

    「不过是发福而已,减肥不就好了。」

    「唉呀,你有所不知,人一胖就懒得动哪!」

    「那就交个女朋友吧!有了动力,就不会懒得动了。」

    「交女朋友?那也得要有时间哪!」谈及此,张大钧又叹气了。「最近公司乱成一团,几个老将说跳槽就跳槽,留下来的又没有几个足以担当重任;撇开别的案子不谈,光是刚接下的『威鲸电信』年度广告就够我跳脚了,只有三个月的时限,到现在连个象样的企画都还搞——」

    像是察觉了自己愈说愈激动,他突然打住话语,而后肩膀微微一垮,朝孟品轩露出一脸自嘲又抱歉的笑。

    「小孟,不好意思,竟跟你吐起苦水来了。」

    「不要紧,看得出来你最近的压力很大。」孟品轩温声说道,眸底透着浓浓的关心。垂眼停顿了下后,他接着说:「『威鲸电信』的广告企画案就交给我吧,你专心去处理公司内部的问题。」

    张大钧楞了一下,「交、交给你?!」随即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这么做!明知道你并不想再踏入广告界,而且你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健康,我怎么可以——」

    「你放心,我会量力而为的。」孟品轩打断他的话。「其实,当初之所以决定离开,是因为不想再过那种日夜颠倒、昏天暗地的生活。至于你担心的问题,我想只要把最后执行制作的部分交给你处理,我的工作量应还不至于过大。」

    「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张大钧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孟品轩微笑点头,「回去记得把威鲸的资料寄到我的信箱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