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焦糖玛奇朵 第二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翌日,叶慈在一阵烤面包及咖啡的香味中醒来。

    「嗯,好香啊……」

    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晃了几下脑袋瓜,视线与神智这才稍微清明了些。

    咦,这是什么地方啊?她不记得自己租了个这么漂亮的房子,而且,她好像……好像才被房东赶出来……

    「哎呀!」蓦地,她整个人完全清醒过来了。昨晚她顺利找到了工作了,还跟老板借住了房子,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咖啡店二楼,老板住的也方。

    匆忙看了一眼手表,天啊,已经八点半了!

    赶紧跳下床,用最快的速度换上T恤和午仔裤,跟着冲出房间,到浴室里梳洗一番。

    十分钟后,叶慈神清气爽地走出浴室,循着香味一路来到厨房。

    厨房里,孟品轩穿着一身休闲服,站在餐桌旁烤吐司。

    「老板,早啊!」一走近他,她立即拉开笑脸打招呼。瞧他脖子上披挂着一条毛巾,一头黑发湿亮湿亮,鼻端还隐约闻到一股清爽的香皂味,显然刚冲过澡。

    「-起床了,正好,一起吃早餐吧。」孟品轩抬头给了她一个微笑,随即将烤好的吐司涂上和沙拉混合搅拌过的鲔鱼酱,再铺上一片起司和新鲜的莴苣叶,最后盖上另一片吐司,对切成两半后放在盘子上。

    「嗯。」叶慈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肚子早唱空城计的她,不客气地在餐桌旁坐下,接过他递过来的鲔鱼三明治,张口便是一咬。

    三两下工夫,两块三明治全进了她肚子里,她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看她一口接一口,同昨晚那样吃得津津有味,转眼便将三明治给吃光,孟品轩倒也不觉得惊奇,只觉得她的胃口似乎很好,不是个挑嘴的人。

    「要不要再来一块?」不待她开口,他主动问道。

    「老板,不好意思啊,我的食量比较大。」她难得羞赧地笑了笑。「这样好了,我的三餐就让老板包了,餐费从薪水里面扣,你觉得如何?」

    闻言,他微微一楞,她显然忘了自己只是暂时借住几天,一旦找到了房子,就得搬出去。

    他该提醒她吗?这样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过小家子气,像是急着赶她走似?

    思索了一会,他终究没说什么,只是问道:「要喝果汁还是咖啡?」

    「咖啡好了。」

    再替她做了一份鲔鱼三明治,并递给她一杯加了牛奶的咖啡后,他才开始吃早餐。一边吃着,他的目光忍不住又回到叶慈身上。

    他怎么也想不到,两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目睹她主演分手肥皂剧的旁观者,现在她却住进了他的房子,吃着他亲手做的早餐。

    这样偶然的机会,发生的机率应该是少之又少吧?

    缘分这玩意儿果真离奇!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上午十点,「寻路」咖啡店准时开店。

    负责餐点的李姐提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进店里。

    「叶慈,这位是李姐,我们的大厨。」孟品轩简单地为两人介绍,「李姐,这是新来的同伴,负责白天的外场及吧台支援的工作。」

    「李姐,-好,我叫叶慈,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叶慈立即微笑地迎上前,主动接过她手上的袋子。「这些东西我帮-拿到厨房。」

    「唉哟,这怎么好意思呢!」李姐是个年近四十的妇人,身材微显丰润,圆圆的脸笑起来很可亲,一看就知道是个好相处的人。叶慈贴心的举动,立即赢得她的好感。

    「这没什么,我可以趁机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说着,人便走向厨房去。

    看着她走进后头的小厨房,李姐转过脸瞧着孟品轩,朝他眨了眨眼,「小孟,你从哪里请来这么漂亮的小姐?」

    「嘿,别想歪了!」一看到李姐猛眨眼的模样,他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李姐不但是个超现实浪漫主义者,而且还是个言情小说迷;失婚的她,至今仍对爱情抱持着美好的信仰与憧憬,并不因为自己失败的婚姻而产生一丁点灰暗的思想。

    「你又知道我在想什么了……」李姐低声咕哝了句,不死心地继续问道:「小叶今年几岁了?有没有男朋友?」立刻就给叶慈起了个小名,好似已跟人家混得很熟了似。

    孟品轩不禁莞尔,「我只是雇用她在这里工作,干嘛过问人家的私事?」

    李姐就是这样,对任何事、任何人部抱持着高度的好奇与兴趣,年近四十岁的她,行为却像个小女孩似的。

    「假公济私嘛,这是身为老板的权利。」说得好不理直气壮。「难得遇到这么正点的女孩子,难道你不心动?」

    孟品轩不禁又是一笑,「-当我跟小志一样,每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心动一次啊?」

    「那有什么不好?起码这样正常多了!」李姐还认真地回嘴。「小孟,我看你也不过三十来岁,怎么就一副清心寡欲、七情不动的样子,真是可惜了你父母生给你这么好的皮相!」

    「李姐,-就饶了我吧!」再让她继续说下去肯定没完没了,偏偏又没办法对她生气,他知道她也是出于关心。

    「你呀……」李姐还想再说什么,眼角余光瞥到叶慈正朝他们走来,赶忙压低声音在他耳旁道:「如果你不好意思问,就交给我吧,我保证不出三天就能把她的祖宗八代都调查得一清二楚,让你获得最有利的情报。」

    说完,立即满脸笑容地迎向叶慈,「小叶,真是谢谢-了,有空可以到后面厨房找我聊天!」语气甚是热络。

    孟品轩简直哭笑不得,瞧她说得多夸张,连祖宗八代的字眼都搬出来了!

    「老板,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打扫?」

    耳边传来叶慈的问话,他抬头看向她,没看到李姐,想必是进厨房里去了。

    「嗯,-负责擦拭桌子和吧台,拖地和擦窗户的工作归我。」

    分配完毕后,两人立即动了起来。

    叶慈很快地做好手边的工作,瞧见孟品轩还在和窗户奋斗,立即上前帮忙。

    她一边哼歌、一边擦着窗,神情显得非常愉快。擦完两扇窗子,不经意抬头一望,瞧见玻璃窗外悬挂在墙边的墨绿色招牌,目光忽地凝住不动。

    招牌上写着「寻路咖啡店」五个字,「寻路」两字以草书书写,笔划潇洒率性,看来特别显眼、引人注目。

    其实,就连「寻路」这店名也是特别的。

    「-在看什么?看得这么专注。」孟品轩顺着她的视线瞧去。

    叶慈稍稍回神,「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咖啡店的店名很特别、很有趣。」轻笑了下,她转头望向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老板,这个店名是你想的吧?为什么会用『寻路』这两个字呢?」

    他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不觉得这个店名很奇怪吗?」

    她摇摇头,「我觉得很有意思。」

    「哦,怎么说呢?」孟品轩挑眉看着她,双眸不自觉地闪现异彩。

    叶慈耸耸肩,「或许是我对这两个字特别有感觉吧。」随着话语脱出,她的眼底仿佛在瞬间闪过一丝什么,可她随即低垂下眼,唇角牵起淡淡的笑。

    那瞬间的异样,孟品轩瞧见了,却来不及捕捉其中透露的意涵。看着她唇边淡淡的笑意,他突然觉得她和昨晚他所认知的她好像有些不一样。

    仿佛察觉他专注的目光,她抬眼睇向他,又恢复惯有的爽朗粲然的笑。「老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耶!」

    他淡淡一笑,「这个店名是我想的没错。会用『寻路』这两个字,是因为当时的我正在找寻一条不一样的道路。」话说出口后,他才惊觉自己竟然向她透露了这个很多客人问过,但他却总是一笑带过的问题的答案。

    「那你找到了吗?」她带着笑,看似随意不经心地问道,但眼底却隐隐透着一丝迫切。

    「算是找到了吧。」他的回答很耐人寻味。「我今年三十三岁,从前走的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未来要走的路也不见得会同现在一样。路有很多条,人生也有很多种选择。」

    叶慈静静听着,没说什么,只是轻点着头。

    半晌,她忽地抬头朝他咧嘴一笑,「哇,老板,你好像个哲学家哟!难怪你煮出来的咖啡味道也很不一样。」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了?

    她朝他眨眨眼,「哎呀,就是特别好喝嘛!」狗腿再现。

    她的回答教他莞尔,这一刻的她同昨晚的她似乎又没什么不同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上午十一点半,咖啡店的人潮渐渐多了起来。

    「寻路」虽位在静谧的巷子里,可一走出巷外便是商业精华区,附近的办公大楼多不胜数。这个时候,已有一些上班族外出觅食了。

    利用空档和孟品轩学了一点煮咖啡的基本步骤后,叶慈便开始忙碌起来。

    「欢迎光临!」每当一有客人推门进入,就见她扬开一张笑脸,精神十足地招呼着。亮丽的笑脸,加上清亮的嗓音,莫不让客人们惊楞了下。

    会来「寻路」光顾的,多半是一些熟客,也早习惯了店里只有老板一个人、没人招呼一切自己来的消费模式;现在突然出现一个美丽俏女郎,每个人目光皆不由自主地闪神了下,掠过一抹惊艳。

    让孟品轩惊讶的是,叶慈将自己外场的角色扮演得很好,一点也不见生疏的模样。

    她很快就赢得了客人们的好感,应付点餐的动作也很俐落,还帮忙兼跑厨房的她,一点也不显得慌乱。

    忙了好一阵子,餐点都上完后,她回到吧台看孟品轩煮咖啡,趁机学习。

    「咦?焦糖玛奇朵!」看了一眼吧台上的饮料单,她眼睛一亮,随即低呼了声,「我的最爱耶!」

    孟品轩微微一笑,「那-可得仔细看了,我才刚开始调理而已。」

    叶慈猛点头,闻言张大眼仔细瞧着。

    「其实,煮咖啡也是一种艺术。」他边说边将研磨好的咖啡粉置入义式咖啡机,冲煮出一杯香浓的espresso后,将之倒入马克杯中。

    「浓缩咖啡准备好了之后,再来就得打奶泡了。先将鲜奶加热至摄氏六十五度左右,然后取适量倒入奶泡壶里抽打。」说明步骤的同时,他的双手也俐落地操作着。「跟着量取适量的糖浆,我习惯使用法式香草糖浆,大约15c.c.,如果想喝甜一点的话,可以加多一些。最后,将糖浆加入浓缩咖啡中,再将热牛奶倒进马克杯约八分满左右。」

    进行到这儿,叶慈已经忍不住频频吞咽着口水。咖啡的浓郁、焦糖的甜香,加上牛奶的鲜纯,融合成一道最美好的飨宴。

    「仔细看好了,最后一个步骤虽然不难,不过还是得要有点技巧。」孟品轩又出声道,拉回她已经陶然欲醉的神智。

    勉强收敛心神,她专注地看着他灵巧的手,将奶泡加入马克杯,使之覆盖住整杯咖啡,然后在绵密雪白的奶泡上以焦糖来回画上方格状,一杯焦糖玛奇朵就这么完成了。

    「好了,大功告成!」孟品轩宣布道。「乍看之下,步骤好像有点繁琐,不过热能生巧,几次经验累积下来就会觉得很简单了。」

    「喔!」叶慈很受教地频点头,一双眼怎么也离不开那杯焦糖玛奇朵。

    「端出去给客人吧。」孟品轩好笑地看着她嘴馋的模样,忍不住提醒她。

    「喔……」语气带着些惋惜的意味,她拿起托盘,不舍地端起咖啡离开吧台。

    瞧着她离去的背影,孟品轩唇边的笑意久久不散。而后,他看了一眼剩下的鲜奶和奶泡,不假思索地也为她冲煮了一杯。

    就当是犒赏她第一天工作就有如此杰出的表现吧!

    当叶慈来来回回又忙了一阵子回到吧台时,一杯香浓甜蜜的焦糖玛奇朵已等在她面前了。

    「给-的,趁热喝吧!」孟品轩微笑地道。

    「给我的?」她睁大眼,一脸惊喜,确定真是要给她的后,随即端起杯子啜了一口。

    「呵呵,真是人间美味啊!」她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灿笑地看着他,甜滋滋地奉上一句,「老板,你真是个太好人!」

    面对她的证美,孟品轩只是挑了挑眉。虽然和她相处不到一天,但他多少也摸清一些她的习性了,他发现只要给她一点好处,她的嘴巴就会变得很甜,挺狗腿的。

    「老板,结帐。」这时候,一名西装笔挺的俊男正好走到吧台前付帐,瞧见叶慈就站在一旁,目光不由得多瞟了几眼。

    似是察觉了男子的注视,叶慈抬起脸给了一个甜美的笑靥。她本就长得美,笑起来更是甜美动人,尤其红润的翘唇上还沾上一抹奶泡的白,更显几分娇俏性感,男子不禁看傻了眼。

    「先生,一共是三百元整。」平直的嗓音蓦地响起,孟品轩将男子的失神全看进眼里。

    「呃……请稍等一下。」男子匆忙回神,掏皮夹的动作显得有些局促,两颊也浮上一抹浅浅的红晕。

    一路结帐下来,孟品轩发现几乎所有男客的目光都忍不住会飘向叶慈,就连女客也对她多了几分注目。

    一直到下午两点半,最后一个客人离开,他们才有空坐下来休息。

    「来来来,吃饭喽!」

    李姐用托盘端出一锅精制的青椒烩牛肉和两盘炒青菜,往离吧台最近的空桌上一摆,一边支使道:「小孟,麻烦你到厨房端饭锅。」

    叶慈则在一旁帮忙摆碗筷。

    「小叶,-一定饿坏了吧?」一接过孟品轩递来的饭锅,她先盛了一碗饭给叶慈。「尽量吃,不要客气,饭还多着呢!」

    另外再给自己盛了一碗后,她便坐下来用餐。「小孟,你自己动手吧。」

    明显的差别待遇让孟品轩不禁莞尔,新来的同伴魅力显然大过于他,他这个老板的地位在短短一天内就一落千丈,真不敢想象当小志发现自己「煞到」的美女就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时,又会是什么样的行为和表现?

    「小叶,尝尝这个。」李姐热心地挟了一把青菜放在叶慈碗里。「这是山上的野菜,味道很清甜。」

    「谢谢李姐。」叶慈也赶紧替她舀子一匙青椒烩牛肉淋上,一边还不忘狗腿一下,「李姐的手艺真好,每一道菜都很可口。」

    「呵呵呵,那-可要多吃一点啊!」被人一称赞就乐晕了的李姐,笑得合不拢嘴了。

    看着两个女人互相捧来捧去,孟品轩只觉哭笑不得,他发觉自从认识叶慈后,他处于这种情况的次数正不断地增加。

    「小叶,-多大年纪啦?」李姐开始闲聊,孟品轩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用膝盖想也知道她要做什么。

    「我二十六岁了。」她一边努力吃饭,一边回答,刚才耗费太多体力,她现在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了。

    「二十六呀……相差七岁,还好还好!」频频点头,又喃喃自语,一会又问,「那……-现在有男朋友吗?」

    「啊?」叶慈顿了下,咽下饭后才回道:「老实说,我才刚和男朋友分手。」

    「分手了啊?太好——」一时说得太快,赶紧收敛笑容,「我的意思是,-还年轻,长得又漂亮,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对象的。」

    孟品轩在一旁听着,只能在心里没辙地暗自摇头叹气。

    「不了,」叶慈很快地扒光一碗饭,又添了一碗。「我觉得我还是不要谈恋爱得好。」

    「啊?!为什么?」李姐一脸此事非同小可的表情。

    叶慈搔搔头,老实回答,「我这个人没什么定性,不适合长长久久的关系,谈恋爱只会害了别人。」

    「怎么会呢?-还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自己不适合长长久久的关系?」

    「这个啊……」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出来你们肯定会吓一跳。我在这一年半里换了十个工作,没有一个工作超过三个月,这就是我没定性的最好证明了。」

    李姐听了楞了一下,半晌,又立即摆出笑脸,「哎呀,工作是这样的啦,不适合就走人,这也没什么;可感情的事就下一样了,两者怎能混在一块儿谈?」

    「可是,李姐……」叶慈的表情更加下好意思了,「我一年内就……就换了八个男朋友耶!」

    「八、八个?!」李姐突然间瞪大了眼,像是听到了什么世界奇闻般。

    叶慈干笑地点了点头,「如果加上以前的恋爱史,那就不只这个数字了。」

    「那、那也不能证明你就不适合长长久久的关系呀!」赶紧合上张大的嘴巴,「依我看哪,问题可能不是出在-身上,而是出在那些和-交往的人身上。」李姐说得很肯定。

    「啊?!」叶慈听得一楞一楞地。

    「没错,一定是这样!」李姐加强语气,对于自己的看法十分有自信。「那是-那些前男友们资质不佳,要不就是他们没一个适合-的。」

    「但是如果遇到对的人,那就不同了!」话锋突地一转,眼神暗示地瞟向孟品轩。「就拿小孟来说吧,相貌堂堂、高大俊挺、本性善良、脾气温和,最重要的是还有自己的事业,这样的男人呀,可是众多女子心中最佳的丈夫人选!」

    她说得口沫横飞,孟品轩却听得额上频频冒出黑线。

    「李姐——」

    「小叶,我说得可一点都不夸张哟!」继续卖力歌颂,「有很多女客人都是冲着小孟才上门光顾的,他可是我们这里的活招牌!」

    「李姐——」额上的黑线愈来愈多了。

    「老实说,如果我再年轻个几岁、腰围再小个几-,肯定倒追他。」李姐径自说自己的,一点也不甩某人的抗议。

    叶慈来回看着两人,忍不住噗哧地笑出声来。

    这一笑,可终于让李姐停止了她的滔滔不绝。

    「对不起,李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和老板好可爱。」

    「-也觉得他可爱,对吧?」李姐眼睛一亮,又有话说了,「小叶,-的眼光不错,听李姐的话,要找男朋友就要找像小孟这样的。」

    「李姐……」天啊,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孟品轩在心里无奈地哀号。

    「别吵,我可是好心替你宣传耶!三十三岁的老男人了,还孤家寡人一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同性恋呢!」

    「……」什么时候三十三岁就变成老男人了?眼角余光瞥见叶慈正偷偷瞧着他,还一脸忍笑的样子,他于是朝她扮了个苦瓜脸,「-看见了吧,我这个老板一点威严也没有!」说得无奈又委屈。

    叶慈忍不住又噗哧一笑,「李姐,我相信老板绝对是个好人,昨晚要不是他录用了我,又好心收留我,现在我可能还在外头游荡呢!」

    「收留-?什么意思?」

    糟糕!孟品轩在心里低呼了声,要是让李姐知道叶慈就住在他那儿,肯定又会生出一堆乱七八糟的联想。

    不假思索地,他开口便想阻止,「叶慈——」

    「因为我被房东赶出来了,没地方住,老板就好心让我暂时借住在他那儿。」很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叶慈说完后,又盛了一碗饭。

    「原来如此啊……」李姐点点头,看向孟品轩,忽然露出一个-昧的笑,脸上的表情已不言而喻。

    孟品轩头痛地抚着额,内心暗自叫糟。

    「叶慈住在我那儿只是暂时的,等她一找到房子就会搬出去了。」唉!明明知道依李姐喜欢加油添醋胡思乱想的个性,再说什么也是多余的,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解释了下。

    「是啊,不好意思一直麻烦老板,等我找到房子就会搬出去了。」叶慈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又继续努力扒饭。

    「麻烦?有什么好麻烦的?你们正好可以互相照顾……」李姐一边说,一边看着她很快地又即将扒完一碗饭,神情不由得微楞了下,她从没见过一个女孩子胃口这么好,而且还是一个美女。

    「小叶,-……平常都吃这么多吗?」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她好像吃了三碗饭了,且每一碗都又尖又满。

    嘴里塞满白饭的叶慈,只能以点头回答,咽下最后一口饭后,她满足地拍拍肚皮,「哇,终于饱了,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力气。」

    李姐和孟品轩对看了一眼,一脸惊奇地沉默着。

    是骗人的吧?现在的年轻女孩不是成天嚷着要减肥瘦身吗?深怕多吃了一点就会长出一块肉来,怎么小叶跟人家完全不一样?!

    话说回来,她那么会吃,身材竟然还这么纤瘦?!哪像她,三餐已经很节制了,腰围还是没减少一-……唉!同样是女人,怎么差别那么大?

    或许是听到了她的叹气声,叶慈关心地问道:「李姐,-怎么了?」

    「没、没什么。」她赶紧回神,「只是难得看到像-胃口这么好的女孩。」

    「呵呵……」叶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的食量一直都是这样,晚上还得吃宵夜哩!」

    闻言,李姐又楞了一下,「这么会吃啊……幸好小孟有钱,不怕被吃垮。」一点也没察觉自己竟喃喃自语起来。

    「李姐,-说什么?」

    「她是说,她应该去接小彤了。」孟品轩替李姐回答道,心里直想笑。李姐刚刚说的话他听见了,也难怪她会这么惊讶,因为就连他也被叶慈的食量吓了一跳,看来今天早上她说自己的食量大并不是客套话。

    「哎呀,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李姐倏地回神。她匆匆忙忙扒完最后一口饭,跟着抓起包包便往外冲,嘴里一边喊着,「我先走了,麻烦你们帮我收拾一下,下午五点再见了!」

    望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叶慈好奇地问道:「小彤是谁啊?」

    「小彤是李姐的女儿,今年念国小二年级。」孟品轩简单说明了下。

    「可是,下课时间都过那么久了,现在去接,不会太晚了吗?」

    「学校有类似安亲班的托儿措施,帮助一些没办法准时接送孩子的家长。李姐工作的时间是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再从下午五点到九点,只要一有时间她一定尽量陪在女儿身边。」

    「听起来李姐应该很疼爱她女儿。小彤这个名字很不错,她应该长得跟李姐一样可爱吧?」像李姐一样圆圆的脸、圆圆的眼,光想就忍不住让人垂涎,她一向对可爱的小孩没有抵抗力。

    「她呀,小鬼灵精一个!」提到那孩子,孟品轩就不由得又是笑又是叹气。「下午上班时,李姐会带她过来,到时候-就可以看到她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