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焦糖玛奇朵 第一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孟品轩第一次见到叶慈是在华纳威秀电影院的广场前。

    那一晚,在自己经营的咖啡店打烊后,他的精神还很好,了无倦意,于是便在附近闲逛着,走着走着,就这么走到了华纳威秀电影院。

    小周末的夜晚,看电影的人不少,广场上灯光明亮,感觉十分热闹。

    他没想要看电影,只随意在广场上找了个地方坐下,轻松地靠在椅背上,懒懒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然后他看到了她,就在他前方不远处。他同时也发现很多人的目光都正朝她的方向注视着。

    他很快就明白她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原因——她是一个非常漂亮出色的女孩。女孩有一头滑顺微卷的美丽秀发,白皙的脸蛋泛着自然的红嫩色彩,一双饱含电力的桃花眼、一个秀挺的鼻梁,和一张适合亲吻的丰润粉唇,确实是令人惊艳。

    相对的,女孩身旁的男孩虽然容貌也不差,可比起她来还是逊色多了。

    他的视线很自然地快速扫过女孩全身上下,穿着T恤、牛仔短裙的她,身材窈窕纤细,裙下的那双腿美丽又修长……他不由得在心里暗赞,这个女孩在镜头下一定很出色,肯定会是一个很好的model。

    唉,过往的职业病怎么又犯了!离开广告界都两年多了,一些老习惯却还是改不掉。

    他自嘲地笑了下,正打算移开目光时,女孩身旁的男孩突然变脸,瞬间扬起手臂挥了女孩一巴掌,“啪”地一声脆响,霎时惊动了广场上的人群,使得原本还有些吵杂的广场瞬间静了下来,并且为女孩引来更多注目的眼光。

    他楞了下,心里浮上的第一个想法是——怎么在大庭广众下打女人呢?姑且不论是什么原因,但这么做实在有点失格!

    随即,像是意识到自己失控的行为,男孩双眉攒得死紧,脸色青白,僵立了半晌后,骤地转身离开,脚步还微微踉跄了下。

    而挨了一巴掌的女孩,始终低垂着头,并用一手捂着脸颊,维持不动的姿势,让人觉得有些可怜。

    他以为女孩此刻心里一定很难过,低垂的脸庞搞不好已经涕泪纵横。所以当看到女孩放下手、抬起头,脸上无半滴泪珠,且一副若无其事的平常模样时,他心里是有些惊讶的。

    然而,更教他惊讶的是,女孩像是放松下来地吐了一口气,跟着龇牙咧嘴地运动起脸部肌肉,试着将那一巴掌的热辣感甩开。

    她的举动令他好奇,也让他觉得有趣。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旁观者投注在她身上那同情又怪异的眼光,迳自走到他右手边的饮料贩卖机,投下硬币,取出一罐可乐,将冰凉的瓶身紧贴在她挨打的左颊上,然后又吐了一口气,嘴里还——有词……

    “唉,打得还真用力,要是变成歪嘴婆怎么办?”

    因为距离贩卖机很近,所以他不小心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心里暗暗偷笑的同时,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那一次没有任何交集与对话的相遇,让孟品轩印象非常深刻。

    所以当女孩在一分钟前推开玻璃门走进他的咖啡店时,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即使已事隔两个月。

    她一走进店里,立即引来许多双眼睛的注视,轻易就成了店内客人们注目的焦点,一如上回在华纳威秀广场前的情况。

    由于是周六下午,客人不少,唯一剩下的座位刚好是最显眼、也是一般人会避开的中央位置,但她似乎并不介意,直接走到空桌旁坐下。

    “哇,美女耶!”负责外场的男孩小志倏地眼睛一亮,像十瓦灯泡一样,热力全开。“为美女服务是我的天职,老板,我去也!”说着迅速抓起menu,一副丢了心魂般地从吧台内“飘”了出去。

    孟品轩不由得莞尔一笑。小志这家伙一看见美女就像苍蝇闻到了糖蜜一样,趋之若鹜,他不禁要怀疑,当初他来应征这份工作时,说是想学习煮咖啡的艺术,其实是个幌子,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要泡妞吧?

    他一边清洗着器具,一边瞧着小志与女孩的互动。女孩似乎是个爽朗又好亲近的人,绽放的笑颜甜美又自然,一点也不因为她美丽的外表而让人觉得有距离。

    大约五分钟后,小志捧着menu贴在胸前,又一路“飘”了回来。

    “老板,我坠入爱河了!”小志喃喃地道,两只眼睛里仿佛正不断地飘出粉红色的心。

    “是喔,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你第一百零一次坠入爱河了!”孟品轩挑眉笑着“吐槽”他一句。这小子每看见一个美女,就坠入爱河一次,他不嫌烦,“爱河”都快被他给烦死了。

    “老板,这次我是认真的!”小志立即出声抗议,“我的一颗心已经遗落在她身上了!”

    他听了不禁摇头,“你是什么时代的人啊?竟说这么老掉牙的肉麻话!”现在的年轻人应该不看琼瑶了吧?

    话刚说完,一串风铃声响起,两人齐抬眼望去,一名身材高挺、穿着时髦的帅哥走进店里,目光梭巡了下后,脸上立即露出笑容地朝女孩的位置走去。

    男子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走到女孩身边,弯下身在她脸上啄了一记,那模样一看便知两人是情侣关系。

    孟品轩朝小志瞥去同情的一眼,不是很真心地。

    “也许……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志犹作垂死的挣扎。

    “醒醒吧你!”孟品轩举起手往他头上敲了一记,“别发呆了,还不快点去招呼客人!”

    “喔……”小志垂头丧气地应了声,刚要走出吧台,像想起了什么事,又回头说道:“那个小姐要一杯焦糖玛奇朵。”

    ***bbscn***bbscn***bbscn***

    “唉,我怎么老碰到这么没天理的事!”

    替女孩与男子送上咖啡后,小志一回到吧台便咳声低嚷着。

    “怎么了?”孟品轩问道。

    “那个男的长得帅也就罢了,竟然还全身上下都是名牌!”

    他立即明白小志说的是谁。“这样就叫作没天理?”

    “当然,所有好处都让他一个人占走了!”小志有些忿忿不平地。“想我这么一个脚踏实地、认真有为的青年,只不过是容貌比别人差了一点、口袋里的钱比别人少了一些,结果情路上就注定比别人坎坷,老天没开眼哪!”

    听他吠了一大串,孟品轩只觉得想笑。他忘了小志的个性是——如果别人身上有的好处是自己没有的,他便认为那是没天理的事。

    “别丧气,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他拍拍小志的肩膀安慰道。

    “怎么说?”小志一脸不解,虚心求教。

    “长得好看的男人容易被当成炫耀品;有钱的男人则容易被当成凯子削,这两者都很难找到真爱,你该庆幸自己没这方面的困扰。”

    “是这样吗?”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

    “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女孩喜欢上你,那必然是因为她纯粹喜欢你这个人,而不是其它的外在条件,这样不好吗?”

    “说的也是。”小志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苦着脸道:“可是,老板,我不介意被当成炫耀品,也不介意被当成凯子削耶!”起码也好过他现在这样。

    “你没救了你!”顺手又敲他一记。“好了,别在这里咳声叹气了,刚刚走了一桌客人,去收空杯子吧。”

    “遵命,老板。”

    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小志摸摸鼻子,拿起托盘,刚要走出吧台时,女孩所在的位置突然起了一阵骚动——

    “你说什么?”坐在女孩对面的男子蓦地扬声喝道。店里的其他客人全都往那看去,正在收拾吧台的孟品轩也不由得抬起头来,这一抬头,又让他看见了精采的一幕。

    只见女孩低着头不知道又说了什么,男子倏地拿起桌上的水杯朝女孩的脸上泼去,接着站起身气冲冲地离去。

    店里所有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傻了眼,包括孟品轩与小志。

    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啊!一般来说,被泼水的应该是男生吧?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怎么角色倒转过来了?

    孟品轩怎么也没料到,那个女孩在他的店里又上演了一出教人吃惊的戏码。不过惊讶归惊讶,他倒是很快就回过神来。

    “小志,帮那位小姐送纸巾过去吧。”看着女孩头脸全都湿答答地滴着水珠,还真教人有些不忍。

    “喔。”小志这才回神,抓起纸巾,赶紧扮演救难英雄去也。

    隔着一段距离,孟品轩看见女孩微笑地接过小志的纸巾,从容不迫地擦拭自己脸上的水渍,一点狼狈困窘的感觉也没有,仿佛刚刚被泼水的事丝毫没影响到她,对于周遭投射在她身上的怪异眼光她也毫不在意。

    她的反应与表现和那一回在华纳威秀广场前相同,孟品轩不禁有些佩服她。女孩子一向脸皮薄,在大庭广众下被人刮耳光、泼水,怎么说都是让人挺难堪的事,但她却好似一点也不在意,镇定如常。

    “老板,那个男的实在太没风度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女孩子!”小志回到吧台里,很为美女打抱不平。

    “你刚刚跟她说了什么?”

    “嘿嘿!”发出两声奸笑,“我当然是趁机安慰佳人,替她出气,数落那个差劲的男人喽。”

    “那女孩有说什么吗?”他难得好奇地问道。

    小志想了一下,“喔,她说,幸好他泼的是水不是咖啡。”

    孟品轩听了不禁抿唇一笑,不知怎地,他一点也不意外她会这么说。

    “她还说,那个男的走得太快了,害她来不及叫他自己付帐。”

    小志接下来说的话令他唇边的笑意不觉又加深了几分。这女孩真怪,而且还怪得挺有趣的。

    才这么想的当口,便看到女孩起身朝吧台走来。

    “老板,结帐。”女孩将帐单放在吧台上,一双眼好奇地浏览着吧台内的摆设与物品。

    他伸手接过帐单,“一共是两百四十块钱。”

    女孩取出钱包,掏出两张一百元纸钞及三个十元硬币,然后又在钱包里摸索了好一会儿,一次一块钱地凑呀凑的,直到钱包里再也榨不出半毛钱来。

    “呵呵……不好意思呀,老板,我身上只有两百三十五块……”女孩笑得有些尴尬,美丽的脸庞依然动人。

    “没关系没关系,不过就差五块钱而已嘛,无所谓啦!”身为老板的他还来不及开口,一旁的小志倒先抢了话,口气还很阿莎力。

    “老板,真的……没关系吗?”女孩望着孟品轩,不确定地问道。

    “当然没关系!”小志又一马当先,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区区五块钱不算什么,我们老板很有人情味,不会同你计较的!”

    孟品轩挑眉睨了小志一眼,没说什么地收下那两百三十五块钱。

    女孩随即笑开了眼,“老板谢谢你,你人真好!”说着,明亮的眼眸又四下来回溜转着,并没有马上离开。

    “还有什么事吗?”孟品轩笑意淡淡地问。

    女孩赶紧收回视线,一副欲言又止地道:“没、没事,我……呃……”这时,又有其他客人过来结帐,目光全盯着她瞧,她迟疑了下才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孟品轩这才发现她身上斜背着一个帆布旅行袋,那模样不禁让他联想到那些离家出走的小孩。

    ***bbscn***bbscn***bbscn***

    晚上十点半打烊后,孟品轩让小志先回去,自己坐在店里结算今天的营业额。

    经营咖啡店已有两年,客源与收入已经很稳定,虽然赚不了什么大钱,不过拿来支付他所有开销已绰绰有余,况且他并不缺钱用。

    说来这都该感谢他的父母。他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继承了双亲遗留下来的这栋旧式的五层楼公寓,他把一、二楼打通,将一楼拿来开咖啡店,二楼作为自己居住的地方,剩下的三、四、五层楼则分租出去,光是房租的收入,就足够他生活所需了。

    其实,在经营咖啡馆之前,他曾在广告界工作多年,也算小有知名度;和朋友合开的一家广告公司也做得有声有色,为他赚了不少钱,这两年他虽然已经离开了公司,但每年仍有红利可领。对他来说,金钱早已不是他追求的目标,他要的是一种简单自在、随性率真的生活。

    结算完毕且核对无误后,他将收银机上锁,准备关店休息。

    就在他即将拉上最后一道窗帘并启动保全系统时,玻璃门外突然闪出一张美丽细致的脸庞,他的目光乍然对上一双晶亮的眼,那双眼弯成两枚上弦月,正朝他讨好地笑着。

    孟品轩立即认出眼前这张脸,不就是傍晚在他店里上演泼水记的女主角,那个美丽又奇怪的女孩。

    还来不及思索女孩出现在他店门口的原因,便看到她抬起手轻敲着玻璃门,示意他让她进去。

    他微微蹙眉,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还是打开了玻璃门。

    “有什么事吗?”说话的同时,他注意到女孩仍背着那只帆布旅行袋。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她从傍晚离开后,就一直在这附近徘徊。

    “呃……”女孩搔搔头,依旧带着一脸笑,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摺叠得很整齐的纸张。“老板,我是来应征的。”说着,她还一边摊开纸张。

    孟品轩垂眼看了下,正是他贴在店门外的征人启示,打烊时他还在纳闷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被她撕走了。

    “我找的是吧台助理,你会煮咖啡吗?”他问。

    女孩黑白分明的眼睛转了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不会,不过我可以学,我的学习能力很好。”虽是否定的答案,可说话的语气自信认真,且笑容依然爽朗灿烂,似乎不觉得这会影响她得到这份工作。

    孟品轩微微挑起一眉,他应该拒绝她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马上就回绝她。

    见他不说话,只是拿眼盯着她瞧,女孩突地双掌合十朝他拜了拜,“老板,求求你录用我啦!我向你保证,我的配合度很高,会很认真工作,我不要求多好的薪资待遇,只要够三餐温饱就可以了!”

    听了她的话,他不由得想笑,现在还有人这样求职的吗?瞧她说得这么可怜,他若是不录用她岂不显得太过冷漠无情了!

    “你在外面等了很久吧?”唇角抿着淡淡笑意,双手环胸看着她。

    “啊?”她楞了下,表情有些惊讶。“你、你怎么知道?”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又接着问道:“为什么等到现在才进来应征?”

    女孩笑了笑,“我是想……不要妨碍你们做生意,等打烊了再进来应征比较好。”

    “所以你就把征人启事给撕走?”

    “先下手为强嘛!”她回答得很直接,毫不掩饰,笑容显得有些淘气精灵。

    孟品轩颇感兴味地一笑,“你真的很想得到这份工作?”

    女孩给的回应是朝他猛点头。

    “已经成年了吗?”他又问。除了工读生,他不聘用未成年人,因此他必须确定她的年纪。

    “我今年二十六岁。”女孩回答,“都毕业好几年了。”

    孟品轩有些惊讶,她的外表看起来比她的实际年龄年轻多了。

    “嗯……”终于,他轻点了下头,“那好吧,就录用你了。试用期三个月,表现好的话会斟酌调薪。”

    一听到他说录用她了,女孩笑开了一张脸,“谢谢你,老板,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工作!”

    她的笑感染了他,让他忍不住将唇角往上勾。“你可以明天就来上班吗?”

    女孩又是一阵猛点头。

    “那就这样说定了,你的工作时间是上午十点到下午六点,主要负责外场部分及支援吧台。”说明完毕后,他看着她,忽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慈。”女孩笑眯着眼回道,“叶子的叶,慈爱的慈。”

    孟品轩微讶,“是爱尔兰诗人的那个叶慈?”

    女孩点头,“就是那个叶慈,不过我可是一首诗也写不出来。”

    他莞尔一笑,没说什么,心里却想着,女孩性情直爽可亲,并不讨人厌,为什么会屡次惹得男友又是打耳光、又是泼水的……会做出那样激烈的动作,应该是她的男朋友没错吧?

    随即,他为自己的好奇感到好笑,什么时候他也变得这么八卦、这么爱窥探别人的隐私?该不会是被小志给同化了吧?

    “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明天见了。”稍微收敛心神后,他开口道。时间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实在不宜太晚回家。

    “呃……”女孩的神情突然犹豫起来。“老板,我……”一脸欲言又止却仍带着笑,但那笑却显得有些尴尬和难为情。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呃……能不能请你通融一下,今晚让我在这里借住一宿?”

    “借住一宿?”孟品轩微蹙起眉,视线从她的脸庞移至她身上背着的那一只旅行袋。

    “嗯……我刚被房东赶出来,一时还找不到住的地方。”说起来还真让人觉得丢脸,她是没钱续租约才让房东给轰出来的。

    “为什么被赶出来?”他忍不住问道,忘了自己对别人的事向来不过问太多的。

    “呃……因为我……没钱付房租。”说着,双颊不由得浮上一抹红晕。

    她的回答让他想起傍晚她凑不出两百四十块咖啡钱的事情,难怪她急需得到这份吧台助理的工作。

    “恐怕这个地方不适合让你过夜。”他皱眉道。睡在店里太克难了,何况她明天就要上班,哪里有时间找房子?

    “我建议你先向朋友借住个几天,再一边找房子。”他接着又道,“至于钱的问题,我可以先预支你一个月的薪水。”

    女孩浅浅一笑,“可是……我老家在南部,在这里没什么朋友耶。”说话时眼神微微闪烁。

    “这样啊……”这可伤脑筋了!

    见他脸色微露迟疑,她可怜兮兮地接着说:“唯一可投靠的男朋友今天刚好又ㄘ-ㄟ了,还被泼了一杯水……”

    这是在搏取同情吗?孟品轩微微挑眉。

    老实说,他实在看不出来刚和男友分手的她,有半点悲伤难过的感觉,现在她提起这件事,倒是让他对她更加好奇起来。

    “老板,求求你好心收留我一晚啦!”见他好似无动于衷,她更加卖力地扮可怜。“时间已经这么晚了,你也不忍心我一个女孩子在外头游荡吧?现在治安那么差,一个搞不好,很可能明天你就看不到我来上班了!”

    闻言,孟品轩微微一楞,随即又觉得好笑,瞧她说得这么严重可怕,这算不算是在恐吓他?

    心里虽这么想,然而,见她一脸企盼地瞅着他,一双美丽的大眼像小鹿般切切地望着他,实在很难教人不心软。

    他从来不给自己惹麻烦的,可这一回……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不自觉地开了口,“我住的地方还多出一个房间,虽然不大,不过……”

    “不介意不介意,我一点也不介意!”话还没说完,就被她一连串地迭声给打断,“我就知道老板你是个好人!”

    她狗腿的称赞让他又是一阵想笑。

    这个女孩的性情和她美丽的外表实在很不搭轧,不说话的时候还挺有几分大美人的味道,一开口却让人觉得搞笑。

    不过话说回来,被人这么称赞、感谢的感觉还挺不赖的,尤其还是出自一个美女口中。

    唉,真是色不迷人人自迷!他忍不住在心里自嘲了下。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领着叶慈回到二楼居住的地方,孟品轩这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

    就这样让一个女孩子住到他的公寓里来,好像不太妥当吧?尽管只是暂时的。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现在多了一个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适应。

    「哇,老板,你住的地方好宽敞!」叶慈站在客厅里惊叹了声,一双眼四下来回张望着。「而且还整理得好干净、好整齐!」

    孟品轩只是笑了笑。因为只有他一个人住,居家的摆设与布置全依照他的喜好,采极简主义风格的设计,让整个空间呈现出一种俐落分明的现代感,打扫起来也方便多了。

    领着她来到客房前,他打开房门对她说:「-就暂时先住在这儿将就几天吧,我相信-应该很快就能找到房子。」话里技巧地带了点暗示,倒不是说怕她赖着不走,只是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个屋檐下毕竟不妥,唉,都怪他一时心软,话说得太快了。

    叶慈走进房里看了一下,这个房间延续着客厅的装潢风格,空间虽然不大,可该有的家具都有,还有安装冷气,算是十分舒适的了。

    「老板,你太客气了,这里比我以前住的地方还好上几倍哩!真是太谢谢你了!」她诚心地道谢,朝他-着两枚弯月般的笑眼。

    他也回以一笑,面对她的笑脸,要不被影响很难。算了,让她住个几天应该没什么关系,就当是日行一善吧!

    「浴室就在餐厅旁,-自便,整顿好了就早点休息吧。」

    话说完,他后退一步准备离开时,却冷不防地听到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那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十分清楚,他随即抬眼看向她,正好迎上叶慈带着一丝尴尬脸红的表情。

    「哈哈……」她有些难为情地干笑了声。

    很显然地,她还没吃晚饭。不过也难怪了,身上没半毛钱怎么吃饭?

    「我正想下一碗面当宵夜,-要不要也来一碗?」他温温一笑,随口问着,尽量不让她感到尴尬。

    叶慈眼睛一亮,无法控制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嘴里说的却是,「如果……如果不麻烦的话……」唉!明明饥肠;辘辘哈得要死,还得装矜持。

    「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孟品轩忍住到了喉头的笑意,嘴角却忍下住往上弯翘。「只不过得先等个十五分钟。」语毕,他直接转身走向厨房。

    她赶紧随后跟上,「那就……麻烦老板你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为了可怜的肚皮,她只好厚着脸皮了。

    十五分钟后,两碗热腾腾且色香味俱全的什锦汤面上桌,诱引得叶慈频频吞咽着口水。

    「吃吧。」孟品轩坐在她对面,充满兴味地瞧着她的表情。

    「那……我就不客气喽!」朝他扬唇一笑后,她随即开动,顾不得面条还热呼呼的,张口唏哩呼噜地就吸了进去。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孟品轩不禁莞尔摇头,从来没有女孩子这么不顾形象地在他面前猛吃过,更何况还是一个美女。

    她到底有没有身为一个美女的自觉啊?

    继续观察着她的吃相,他很快发现答案是——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看她吃得十分专心、津津有味的样子,还挺可爱的!毫不修饰遮掩的吃相,别有一番自然率真的味道。

    「咦?老板,你怎么还没开动?」叶慈的目光忽然投向他。

    「喔,没什么。」他回神对她一笑。「我难得看人吃我煮的面吃得那么开心。」老实说,他并不饿,说要吃宵夜只是不想让她觉得不好意思。

    「呵呵……老板,你说话真客气。」她边嚼着面边说。「我现在的吃相一定很难看吧?有没有吓到你?」

    没等他回答,她接着又说:「不好意思喔,我一饿起来就是这副摸样,请多多包含。」话说完,她双手捧起碗,一口气将剩余的汤全喝进肚子里。

    「啊,真过瘾!」满足地叹了一口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娇俏的模样带着一丝憨气。

    只是静静望着她的孟品轩,唇边克制不住地扬起一抹笑意。美女他见多了,却不曾见过像她这样的。

    他们才刚认识不久,她对他却一点防备、掩饰也没有,全然不在意自己在他面前的形象。如果不是她的本性如此,那他可真得好好检讨自己了,会不会是他一点魅力也没有了?

    「嗯,肚子填饱了就想睡觉。」起身伸了个懒腰,叶慈拿起碗筷走到水槽边清洗,一边不忘夸奖,「老板,你煮的面真好吃!」

    是吗?他低头看着自己那碗尚未开动的汤面。

    一个人生活的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料理三餐,烹饪技术也就这么被训练出来了。至于好不好吃,老实说,自己的手艺吃久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没什么特别的。

    可她说他的面好吃……

    微微笑了笑,他拿起筷子捞起一把面条送进嘴里……嗯,不知道是不是受她赞美的话影响,他竟觉得今晚这碗面吃起来格外美味。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