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魔女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着这辈子最大的谎言,所哲彦目光故意移离她那惨白得可怜的小脸,凝视着桌上的文件说:“你似乎忘了自己从头到尾只是毫无价值的人质,就算你收买了我身边所有的人,不代表你也收买了我的心。要是这么说还不够清楚的话,我就更明白地告诉你,昨夜的事是我占了便宜,但开苞的人是我,你不该觉得庆幸吗?拥有一段如此难忘的回忆,就算未来嫁了个笨手笨脚的老公,也不至于在新婚之夜痛得哭爹喊娘吧!”

    啪!这是莎莎给他的第三次巴掌,却也是最痛的一次,不只是脸颊上的火辣,连心都同时被划上一刀般的——灼热不已。

    这样就行了。再如何坚强的女人,也不会容许自尊被践踏到这个程度吧?

    “你说得太多了,所哲彦。”一旁,看不下去的端木扬拥住了摇摇欲坠的妹妹说:“你要的东西,已经都在桌上了!不想我把你那张脸毁了,就快拿着东西滚出去吧!”

    “我也不想面对女人歇斯底里的场面,文件,谢了,既然签署好,我就带走了。”所哲彦放任着那五指痕印留在脸上,从会议桌旁起身说:“给你一个忠告,未来不要自作主张的想靠近这种世界,这圈子里不是每个人都像八叶一样,有闲情逸致陪你玩办家家酒,如我这般的败类,还很多呢,端木莎。”

    “等——一下!”深呼吸了两下,从打击中努力站起来的她,虚弱地说:“我哪一点不行?告诉我。要做你的女人,有那么难吗?”

    所哲彦的心被撕裂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能说出这种话?自己伤她这么深、伤她这么多,难道她舍弃自尊也要留在自己身边?自己才想反过来问,他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如此付出的?

    够了。别再逼我伤你了,莎莎。

    “回答我,哲彦!我的价值连一块土地契约都不值?我昨夜看到的你只是我的梦想?你可以对那个妈妈桑微笑,为什么就不肯对我笑?我要求的只是你的一个笑容,这样也太奢侈吗?”

    所哲彦背对她,仰起头说:“一个人见人爱的魔女说出这种话,可会被人误会你是嫁不出去、没人要,才会死缠着一个男人不放呢。要是你真那么介意自己失去贞操,我可以给你钱让你到最高明的医院去整型,这年头——真真假假,谁又分得清呢?”

    为了不让自己再继续伤害她,说完这句话,所哲彦没有给她再次发言的机会,踩着比平常快速的脚步,穿越过那道代表诀别的门,匆匆离去。”路上铁青着脸离开饭店,直到上了轿车后,他整个紧绷的背才松懈下来。

    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见到端木莎了。

    他干净地切断了他们之间所有的关联。

    “少主,您真的认为这么做好吗?”义木探询地回过头。

    在车内却依然不摘除墨镜的所哲彦,木然地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开车吧!”

    义木跟随他多年,主子的一言一行他了若指掌,只有他知道主子冒了多大的风险,要是让会长知道主子牺牲了原本可以到手的“地契”与端木扬和解,只为了快快送走端木莎,不知会怎么责骂少主。可是少主却宁愿折腰也不把端木莎留在身边——怕是,这份爱只会给她不幸吧!

    义木不能置喙少主决定的对与错,只是很遗憾……竟是如此结局。

    ???

    东京国际机场

    “你们的机票我已经都确认好机位了,现在就等进入登机门。”八叶做着跑腿小弟的工作,还是面带微笑地说着。

    接过机票,端木扬只是扫视一下,就着护照一起收起。看到八叶一脸期望的神情,他不甚愉快地说:“干么?还要跟我讨小费不成?”

    “没、没,我哪敢期待从你口中说出‘谢谢’两字呢?”他夹枪带棍地说。

    “谢谢!”没好气地,他迅速地回答。欠他人情,是端木扬绝不愿做的事。

    “哎呀,有你这一句谢,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了。”

    “欠揍!”端木顶他一肘。

    相形于他们两人在一旁轻松的交谈,只有端木莎的那个角落始终乌云笼罩,八叶逗弄端木也够本地说:“喂,莎莎真这样回去,不要紧吗?”

    恶狠狠地,端木眯起眼说:“你少给我动歪脑筋!”

    “天地良心,我只是担心她而已。从所哲彦那小子说出那么绝情的话以后,莎莎几乎没开口说一个字耶!这不是很叫人担心吗?那个天底下最亲切可爱的莎莎,居然会愁眉苦脸、闷闷不乐了二十四小时,这还不够叫人紧张啊!万一她就这样回到台湾,不吃不喝也不说不笑,你带回去的就不是‘端木莎’,而是一具名为‘端木莎’的空壳了。”

    扬又何尝不知道。但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莎莎初次尝到失恋苦果,会如此低潮也是情有可原的。迟早她总会忘记这段过去,回复过去的模样。他很乐观的这么想,不管八叶在旁边如何嗦,他绝不拆穿自己与所哲彦合谋的西洋镜。

    一切都是为了莎莎好。

    “莎莎,要不要喝点东西?”为了提振妹妹的精神,扬趋前关心说。

    她微微摇头,以有气无力的声音说:“我很好,你们别管我。”

    “不要这么说嘛!”实在看不下去的八叶拉起了莎莎的手说:“我带你去那些免税商店逛一逛,扬,你尽管去帮莎莎买喝的,我们马上就回来。”

    “为什么是我去买!”扬怀疑地瞪着他。

    “因为你是疼爱妹妹的好哥哥啊!”以眼神催促着,八叶笑得毫无心机。

    提议要去买喝的人是自己,扬也不得不点头,可是在临走前他还是不忘扭着八叶的耳朵小声地警告。“你别在我背后搞任何花样,我是一定要带莎莎上飞机的,你要是在她耳边吹嘘些什么,我绝不会放过你!”

    “知道了。你快点去吧!”

    不情不愿地,端木扬留下莎莎与八叶,走向咖啡店。

    八叶见状,拉着她走向免税店。“你啊,被人卖了也是应该喔,傻妹妹。”

    莎莎默默无语。

    “连状况都搞不清楚,还想跟人谈什么恋爱。更别说对象是难缠的家伙。所哲彦那个人我从年轻时代还在混的时候,就听过他这号人物了。别说你那简单的小脑袋摸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很多道上的人也是出重金标赏他的脑袋,为什么呢?那家伙可有个刁钻至极的脑袋,剖开来看肯定装了层层机关。也别怪干哥我说话难听,像这种人你还是早点放弃吧!”

    莎莎还是一动也不动,就连望着免税店的眼神也泛着空虚。

    八叶干笑一下。“这下可真是重症了。”

    转过表情呆滞的莎莎,面对面的,八叶轻拍了一下她的脸颊。“醒一醒,小公主,现在可不是你睡着的时候,这年头不流行睡美人了,光是知道睡,是等不到你要的白马王子的。你难道不想知道,所哲彦那家伙的真心吗?”

    莎莎的眼神晃了晃。

    “哟,好像有点反应了,看来还不是绝症。”八叶观望了一下四周,没问题,咖啡店那头排队的人很多。他拉着莎莎躲入免税店的后门,通往另一边的道路说:“告诉你,我虽然不知道所哲彦那家伙到底爱不爱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和你哥哥扬,两个人联手把你送回台湾。”

    “你……怎么知道?”莎莎终于有了反应,她咬着唇,脑海中浮现那绝情人的背影,恨自己不能忘记、依然眷恋的背影。

    “用点脑筋啊!别看我只长身高不长脑袋的!”八叶敲敲由自己头说:“你那块土地的交易能顺利成交,是出自所哲彦的手笔。他大幅度的让步,把土地开发案的计划转给了我们公司,自己成为插份的股东,你可以想见这么做将造成黑菱会多大的损失吗?当然也不是全然赚不到,只是原本可以独占的开发案,现在要分人一杯羹,这在过去所哲彦的交易中可是史无前例的大方送。”

    “这些……我听不懂。”莎莎总算浮现一点过去的影子,开始噘嘴说。

    “听不懂也没关系。我看得出来他急于把这件案子敲定的理由。为了把你送走,这样你总明白了吧?把你送走的理由,你能想得出来吗?”

    “他嫌我麻烦啊!”莎莎满心不悦地说。

    “所以说你头脑简单!”这回改敲她脑袋的八叶说:“凭你惹的那点麻烦,要是能换得土地交易,不用赔上几十亿的生意,我都会忍耐下去。况且,真正被绑架的是我们这方,没弄到手的好处,他干么又突然松手。所谓赔钱生意没人做,会做的人肯定是有理由的。”

    “好痛。”揉着额头,莎莎脑子也慢慢运作起来。“要不八叶哥到底想说什么?就别拐弯抹角了,明知道我最懒得用脑子。”

    “以后你不用也得用。谁叫你挑到一个脑袋复杂骨折的家伙。”八叶不留情地说:“他不得不送你回去的理由,依我看是害怕你继续留在他身边,会发生什么事吧?或许是已经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不得不断然采取行动。而这个行动又吻合了端木的利益,所以你哥那只老狐狸才会轻易就与他联手。我就说嘛!那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居然会在门内关那么久,肯定有问题。”

    “说这么多,人家还是听不懂。”莎莎跺脚。

    “算了,我也不强迫你懂,但要不要我教你一招?”

    “哪一招?”

    “通常正面攻法对付那种狡猾的泥鳅是没有效的,他绝不会让自己轻易被挖出内心话来。他们要你走,你就得反向操作,攻其不备。”

    “八叶哥的意思是要我回去找他?”莎莎张大嘴巴,迅速地摇头。“不要,我会怕,万一他又对我说那些……我也是有自尊的,被奚落成那样,怎能再回去找他。”

    “谁叫你去找他了?”八叶把嘴巴靠上她耳朵寨寨举筝地指导着。

    听着听着,莎莎的脸宛如放射出彩虹般的亮了起来。

    几分钟后,八叶一个人回到端木扬的身边。拿着两杯咖啡、正等得不耐烦而不断东张西望的他,一见到八叶劈头就问:“莎莎人呢?”

    “去洗手间。”

    “你没有骗我?”

    八叶举起手,无辜地望着他。“咖啡要凉了,这杯给我喝吧!”

    “不行。我要去找莎莎!”把两杯咖啡都丢给他,端木扬内心不安地朝厕所前进。可是还没到门口,就被八叶拉了回来。

    “可以了,你管这么多,也该是你从恋妹情结毕业的时候了。”

    “你果然搞鬼了!”

    愤怒的他立刻对八叶饱以老拳,可惜拳头还没有把他击倒,自己反被八叶的一记手刀给摆平,倒在他手中。

    有恋妹情结的男人,真棘手。八叶暗道:看来只好再多招待他东京一日游。

    ???

    心情恶劣的时候,酒喝起来特别难喝。灌了一口平常喝得顺口的酒,但今天却怎么样都难以下咽,可恶,要到什么时候那个魔女才肯从自己脑海中消失。所哲彦顶着一张没有人敢不要命地靠近的冷脸,一个人独坐在酒店中的角落。

    “所,一个人喝酒不太好吧?我找几名小姐来陪陪你如何?”酒店的妈妈桑正是那唯一有胆持虎须的人。

    “不必。”冷冷地回绝。“找我来有什么事?快说。”一副有屁快放、没事走人的傲慢态度。

    可是他冷冰冰的脸孔只是让妈妈桑心情更加愉快,她掩嘴笑说:“兰子、明子、春菜,你们都过来。”

    “我不是说不要人陪了吗?”现在看到女人,只会更添他眉宇间的皱纹。

    “你不看一下怎么行,这些都是新进来的,她们总得见一下老板吧?如何,兰子很漂亮美艳吧?明子看来又端庄又大方?春菜,虽然是土味了一点,但是也很纯情,别有味道。”

    所哲彦懒洋洋地一口气用眼神轮过一番,不对、不对、都不对。那头黑长的发丝多死板,还不如染成粉红色来得可爱。还有,那种端庄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乔装的,还不如直接坦率地表达自己来得惹人疼。土气?那根本太俗气了,为什么不穿着花俏鲜艳把自己的优点大方的展现?

    越看脸色越沉的他,把三名新进公关吓得倒退三尺。

    “瞧你,脸色这么难看,把我好不容易招来的新战力都吓跑了怎么办!”妈妈桑一挥手让她们全离开说:“你不满意这些女孩子什么地方?告诉我。”

    “全都不满意。”他简短地回答。

    “唉呀,我晓得问题所在了。你把她们跟‘谁’比了吧?那当然不成,我这儿怎么可能提供一模一样的‘心上人’给你,明明就是自己把人送走,现在跑来挑剔我的人不好,你也太乱来了。”

    “妈妈桑,你要是想说些无聊的话,可以省了。我今天没那个心情。”没错,他是下意识地拿她们与端木莎比拟,但不论怎么寻找,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端木莎,他比谁都清楚。那个正牌的端木莎,此刻早已在飞机上,或许早到达台湾了。

    “嘻嘻,瞧你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真那么喜欢她吗?”

    “你在说谁,我不知道。”固执地,他遮掩似地拿起酒杯。

    “还有谁?那天到我店里来的万人迷小姐,她叫什么名字?端木莎是吧!”

    “不要在我面前提她!”她的名字出现,只会让他胸口的闷气涨得更高。

    “只要你诚实地说,我就放过你。其实你很希望她能留下来吧?说不喜欢都是骗人的?”妈妈桑对着所哲彦的背后猛打讯号,但是目光驻留在酒杯中的所哲彦并未注意到这一点。

    他冷淡地说:“谁会需要一个麻烦留在身边,只有脑筋坏掉的人。”

    “呵呵,可是脑筋坏掉的人,世界上不计其数。恋爱中的人都是头壳坏去的人啊!”妈妈桑眨眨眼说:“我知道了,你不要她的理由,是你自卑吧?觉得自己会带给她不幸?”

    “少给我冠些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黑道有黑道的规矩,像那种笨得要命、一点规矩都教不会的女人,怎么能放在我身边。一不注意她就不知道会惹上什么麻烦,给自己带来什么危险,还会趁着我不注意时把我身边的人都收编成队,作她的亲卫队,她是全天底下与我最格格不入的人了!”

    “却也是你最在乎的人?”妈妈桑不经意地提道。

    “……”他线条刚硬的脸上,染着一抹温柔的红,紧接着讽刺地一笑。“那笨女人居然问我,她哪一点不行。说要做我的女人。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在顾忌什么呢?所。”

    “行不通的。她留在我身边只会被我扼杀而已。她经常可以把人气得神经断裂,更别说要做我的女人将面临的问题,她那从不使用的小脑袋瓜,八成没有装进任何‘警铃’,一旦她成为我的妻子就代表她要面对的是:无时无刻的恐惧感,像我母亲那样,不知道父亲在外面干些什么,或许会一身是伤的回来。被其他组织狙击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连我母亲本身都会有危险,这些都和她过去的生活无缘,永远都不认识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你终于说出真心话了,所。我很高兴。”妈妈桑微笑地说:“为了听你这番话,有个人可是哭成了泪人儿跑来求我呢!过来吧,小莎。”

    热泪唏哩哗啦地掉下来,莎莎知道自己哭得丑极了,可是又高兴死了。她感谢八叶哥的建议,要不是他建议从所哲彦的女人下手,自己就没有机会得知他真正的心意了。

    “你……”错愕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所哲彦,只得转向妈妈桑说:“你居然出卖我,妈妈桑。”

    “嗳,有什么办法呢?没有人能拒绝‘小莎’的,别说我了,这事还有另一个人也是主谋。义木,你也别躲了。”妈妈桑一招手,原本藏身在隔间内的男人苦笑着走出来。

    “连你也……”所哲彦始料未及,自己竟败在最信赖的“内贼”手上。

    “抱歉,少主,因为小莎的苦苦哀求。我想,小莎也有知道你心意的权利,真正该作主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她和你才对,少主。”义木低头道歉说:“我只是负责送小莎来到这里,其他的就是小莎与妈妈桑的主张了。”

    “现在谁的主张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两人该好好谈谈。”妈妈桑一推小莎,鼓励她上前一步,自己则挽着义木的手说:“我们这些碍事的配角也该退场了,这里就交给你们小俩口喽。”

    单独被丢下,他们反而手足无措,谁也不看谁。虽然最亲密的一步都进行过了,但到头来他们却连“正式”的恋爱都还没有谈起、就被腰斩的情感。摸索着该说些什么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开口。

    “你——”

    “你——”

    这种巧合,随着相撞的视线,增添尴尬的气氛,莎莎低垂下头,但又很快地想起一件事,慌忙地抬起头来说:“我不会回去的!不管你现在再怎么说,我都不回去!”

    所哲彦被她倔强的模样打败,他一手梳过发海,一边说:“你回去让自己哥哥安心,不要让他再为妹妹被流氓惹上而难过了。”

    “哥哥怎么样都成,我迟早都可以说服他,这是我的选择。可是你——赶我走的理由,就因为我不合适你的生活圈,你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我没有那份能耐?我先声明,我也不是只懂得惹麻烦而已,我从小就被人誉为幸运宝贝,只要有我在,就是你的财神爷,可以替你招财进宝。”

    “想要招财进宝,我可以买只招财猫。”他迅速地驳回。

    “既然你这么坚持,好吧!给我一把刀子。”

    “你想干什么?”

    “我现在就出去犯下抢案,这样子总会被捉起来关吧,然后被送进监牢,监牢里面我就可以学习怎么堕落,堕落出来之后,你就没话说了吧?和你的身份环境恰巧成对。”

    “你在说什么蠢话!”他气她这么不爱惜自己,别人多么疼爱她,她凭什么作践自己呢!

    “我就是你口中的笨女人嘛!我想留在你身边,不行吗?”她扁着嘴,委屈地看着他。

    “不怕我说那些会让你生不如死的话?不怕我随便玩弄你又把你扔开,想进我家的门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知要经过多少磨难训练,这些你受得了?说不定成天要被我妈抓去学插花、茶道?我也会像我父亲一样的,外面爱人不断?”所哲彦竭力把她推开。

    “你不会有空的!我最会惹麻烦不是吗?我会惹得让你没有空把眼睛放在别的女人身上。”莎莎死命地坚持。

    他无奈又可笑地摇头说:“你,存心把我气死。”

    “你到底娶不娶我?”她得寸进尺地问。

    “不娶、不娶、不娶。”他卯起来和她耗。

    “好吧!那我就一天问你一次,直到你考虑清楚为止。可是在那之前,我会寸步不离地跟在你身边,见习怎么当个黑道大哥的女人。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吵到你的,我会安静地当个乖乖的跟班。”

    “你以前也这么说过。”他不客气地点明。“不但没做到,还惹了一堆麻烦。”

    “呃,我痛改前非总行了吧!”她慢慢移近他的身边说:“我到了机场,脑中却一直在想着你耶!你和哥哥演的那场戏好逼真喔,害我这么难过伤心,可是知道你是为了我才这么牺牲,我又好感动。怎么办,我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件事。”

    “我不想问。”他哪会不知道,她那有所图谋的眼神早已明示答案。

    “可是我想说!”她扑到他身上说:“给我一个‘欢迎回来’的吻!哲彦。”

    “不给。”他就是不想轻易被她牵着鼻子走。天知道给这女人一点甜头,她会不会爬到天顶上去了。

    “那我硬来喽!”她说着说着,就把自己的唇凑上去……

    啃咬般不成熟又笨拙的吻法,却让两人的呼吸同时急促起来。小舌尖化被动为主动,仿效他曾经给过自己的吻法,她也老实不客气地钻入他的唇中,不安分地在他的口中来回翻弄着。

    最后被她那笨得要命又让人急得半死的吻给挑起,所哲彦索性扣住她的唇,回敬一阵火辣辣的法式热吻。

    嘴巴上说不要不要,结果还不是屈服于她的“要求”下了,一边被吻得晕陶陶的,莎莎还有闲情逸致地在想:照这种速度下去,就算他一直拒绝娶她,迟早他们也会奉儿女之命成婚。

    嗯,这点子不错。一个所哲彦的翻版小男孩,要是再遗传到自己那万人迷的体质,哥哥那聪明计算的脑筋,所妈妈的酷劲,那一定会成为天下无敌超级霹雳美少年——等等,万一刚好遗传的方向乱了怎么办?

    遗传到她的迷糊?哥哥的小气?所哲彦的不知变通?想到脑子打结的莎莎,终于缺氧不支地靠在他肩头上说:“等等、等等。”

    “又怎么了?”所哲彦知道自己还没有被她说服,自己还没有打算娶她为妻,他只是……打算稍微让步一下。

    假如她这么坚持要“实习”当黑道大哥的女人,那就姑且收留吧。

    “我问你,以后咱们的孩子,要是……天生顽劣,你会不会怪罪到我头上?”

    “啊?”

    “因为你什么都怪我嘛!怪我爱乱抛媚眼,怪我喜欢对别的男人笑,怪我喜欢放电,所有的错都是我的。可是我总得先理清责任啊,这孩子你也有份,总不能都叫我一个人承担吧?”

    所哲彦青筋冒出。“你是怎么跳到这种结论的?孩子?哪来的!”

    “就,你和我,亲亲热热,不就来了吗?”

    “端、木、莎!”

    唉!这也不懂,亏他还是黑道大哥。莎莎闷着脸在想,他要咆哮多久才愿意再亲吻她啊?没关系,反正他的“制裁魔女”已经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就轮她端木莎“降服野兽”的戏码了-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