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情妇 第十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沈凝香坐在铜镜前,盯着双眼略微红肿的容颜,她觉得心乱如麻。

    本以为今生今世不可能出冷宫、本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他,然而他突如其来的改变让她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面对。

    正在沉思中的沈凝香忽地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微愕,谁会不经通报就进入“清平小楼”?

    她回过头,倏地瞪大眼。“表哥?”她以为当年皇上早下旨斩了他。

    “香妹!”杜彦之的情绪有些激动。

    “表哥,我还以为你……”她连忙起身,奔至他面前。

    “皇上命我在翰林院修书,戴罪立功。”他知道香妹想问什么。“你没事就好,香……不,娘娘,你过得好吗?”她在冷宫的那些年,他日日忧心,也明白是自个儿的卤莽害惨了她。

    “我很好,倒是你,你怎可以进入后宫?”

    “是皇上特别开恩,让我可以见你一面。”

    沈凝香一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香妹,对不住,害你让皇上误会。”这些年来他一直想当面跟她道歉。

    沈凝香轻笑着摇头,要他别放在心上。

    “瞧你无虞,我就放心了。我该走了,这儿不能久留。”

    沈凝香懂得他的意思,她微微一笑,送杜彦之出清平小楼。

    杜彦之在离开前停下脚步,面色凝重地道:“皇上他……还是很爱你的。”

    沈凝香讶异地瞪大眼睛,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来。

    “如果皇上不爱你的话,就不会下旨让你回宫。”

    “他真的爱我吗?那当年为何不信任我,贞节对一个女人是多么重要,他会不知道吗?”

    杜彦之面有难色,考虑着要不要告诉她,半晌后,他还是决定说出来。“我不清楚皇上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听说皇上病愈后,性情大变,令人闻之丧胆。”

    闻言,沈凝香愣了一下,是否有什么事是她不晓得的?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轩月楼

    沈凝香坐在床畔,望着不悔纯真的睡颜,心中浮上无数疑虑。

    早上听了表哥一席话,她心中的疑虑渐深,便问了数名太监、宫女。

    听说皇上这些年来的确性情大变,不再是敦厚的君主,只能用冷酷来形容。

    难不成他在日国碰上了什么事?

    沈凝香愈想愈觉得不对劲,当初她被皇上伤得太重,不愿再去回想往事,但如今想来却是疑云重重。

    以她对皇上的认识,他就算撞见她和杜彦之在一起,也不可能不听她的解释而狠心伤害她。况且在德妃那里……当初她就觉得很奇怪,皇上怎会把德妃当成发泄怒火的对象,这不是她所认识仁慈、体贴的皇帝。

    所以,这里头一定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沈疑香正沉思着,小高子却在此时进来。

    “娘娘,皇上命奴才传一句话。”

    沈凝香抬眼望着小高子,等他继续说下去。

    “皇上说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七皇子已经入睡,请娘娘即刻回宫。”

    “皇上在哪里?”

    “清平小楼。”

    沈凝香起身同小高子回清平小楼,发现殷云已就寝。

    她悄悄地走近床榻,直勾勾的望着熟睡中的他。他依然俊逸得令她怦然心动,可是,脸上却带着一抹沧桑。

    也不知过了多久,殷云突然坐起身,猛然将她拥进怀中。“你可真有耐心。”

    沈凝香怔住,他这么说是代表他根本没睡吧?

    “朕要你陪。”他在她耳畔低语。

    “皇上。”有了疑问的她,对于他曾带给她的伤害不再那么重视,她只想知道当年他在日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殷云轻笑了声,突然将她压在身下。

    还是不习惯他的霸道,沈凝香的双手不自觉地抵在他胸前。

    殷云拉下她的手,霸道的吻住她的唇,温柔亲吻。

    “以后不准在轩月楼待得太晚。”从此刻起,他要她夜夜伴在他身边。

    “不悔没有臣妾会睡得不安稳。”脸上浮现一丝羞怯,他灼热的目光让她觉得好似回到了当年。

    “他必须习惯,朕不希望你的心思全在不悔身上。”

    “不悔是臣妾的儿子。”

    “我是你的夫君。”

    “皇上有无数嫔妃。”

    “你吃醋了?”殷云笑问。

    沈凝香摇头否认,“臣妾的心中只有不悔而已。”

    殷云不满的眯起眼,他竟和自己的儿子吃醋。“那朕就让你的心中只有朕!”话落,他吻住她,褪去她身上的衣物,缠绵至天明。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翌日清晨,沈凝香伺候殷云更衣,清平小楼内的气氛既祥和又甜蜜。

    “不知道五公主过得好不好。”沈凝香突然道。

    殷云沉下脸,“不要在朕的面前提起她。”自他从日国回来后,下令不准任何人提起她,违者斩!

    他的反应更加深沈凝香的疑虑,她淡淡的说:“五公主是您最疼的妹子。”

    “朕没有这种妹子。”

    “可是……”

    “好了。”殷云怒声打断她的话,“以后不准提她。”

    “为什么?”

    殷云冷眸一扫,“别以为朕下旨迎你出冷宫,你就可以恃宠而骄,你别忘了,只要朕一道口谕,随时能要了你的命。”话落,他气愤地拂袖而去。

    沈凝香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心生惧意,她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疑虑更深,是以她命小高子将马光远召来。

    当年就是马光远随着殷云去日国。马光远刚开始不愿说出,因为皇上不准他泄露半个字,但是他拗不过她的请求,将殷霓裳背叛殷云的事全说了出来。

    听完马光远的一席话,沈凝香只觉得心好痛,怪不得他会性情大变,他为什么不告诉她,让她为他分忧呢?他那时一定很难过、很难过吧?

    沈凝香心疼的泪水滚滚而落,全是为了他。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皇帝夜宿清平小楼一事,隔日便传了开来,最为担心的人是德妃与贞妃。

    贞妃来到德妃的寝宫,不安地道:“怎么办?皇上好像又开始喜欢那贱人。”

    德妃眯起眼,“我想,该出狠招了。”

    贞妃不解的望着德妃。

    “这一次,我一定要让皇上将她赐死,不能再让她有任何机会接近皇上。”德妃阴狠地道。

    “你有法子?”贞妃欣喜地问。

    德妃点点头,“有一个人可以利用。”

    “谁?”

    “杜彦之。”

    杜彦之进入清平小楼一事早已在后宫传了开来,皇上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将香妃打入冷宫。香妃已是皇上的妃子,怎能私会情人?只是碍于皇上,宫里的人只敢私下讨论。

    贞妃不解的望向德妃,不明白她的意思,不过她从德妃狠毒的目光中知道,德妃对皇后的位置是势在必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夜晚,沈凝香待不悔睡去后,才放心的离开轩月楼。

    她一踏出房门,一名模样清秀的宫女挡住她的去路。她微讶,正欲问,宫女先开口了:

    “娘娘,奴婢是受冷宫庄妃娘娘之托过来传消息的,庄妃娘娘有急事找您,请您赶紧过去冷宫。”

    宫女瞧了瞧沈凝香怀疑的神色,她又道:“娘娘,奴婢等您好一会儿了,这消息原本没人肯传的,要不是庄妃娘娘千拜托、万请求,只差没跪下来,奴婢也不愿跑这一趟。”

    沈凝香心想,庄妃娘娘定是有要事,否则依庄妃高傲的性子岂会求下人。

    思及此,沈凝香浅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宫女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沈凝香快步走向冷宫。

    就在沈凝香走后,那名宫女又现身,她阴森地一笑,往另个一方向步去。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赶着将奏摺批阅完,殷云今日又要夜宿清平小楼,多年前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再次回到他身上。

    “皇上,贞妃、德妃二位娘娘求见。”小高子进来传话。

    殷云点了下头,示意请她们进来。

    德妃、贞妃进了殿,福身请安。

    贞妃故作犹豫的说:“皇上,臣妾听到一件大事,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殷云头也不抬,冷冷地道:“你们这么晚还到御书房见朕,不就是有事要说吗?”他早已厌倦她们了。

    贞妃碰了一鼻子灰,纵有不悦也只能将气闷在心中。

    德妃出声打圆场:“皇上,贞妃之所以不敢说,是怕皇上听了会降罪。”

    “说吧!”

    “刚才臣妾和德妃在园子里听到几名宫女在窃窃私语,说什么香妃和叫那个杜彦之到冷宫碰面,因……”

    贞妃话未说完,只见殷云倏地起身,他的表情严肃,吓得她不敢再说。

    殷云眯眼看着一脸害怕的贞妃,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在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他迈开大步地出御书房,往冷宫的方向走去。

    让杜彦之进入清平小楼是要化解凝香对自个儿的恨意,那并不代表他们晚上还能私会!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虽然心中存疑,但沈凝香一想到庄妃有急事找她,脚步不由得加快。

    在冷宫的那些日子,庄妃十分照顾他们母子俩,更别说不悔还是庄妃接生的。

    沈凝香远远地便瞧见一抹熟悉的背影,非常诧异。

    听到细碎的脚步声,站在冷宫外头的人影转过身,望着沈凝香到来。

    “表哥!”沈凝香讶异地看着杜彦之。

    “香妹!”杜彦之也错愕地瞪大眼睛,不是皇上要他到冷宫吗?

    “将他们拿下!”殷云怒声命令。

    他原本还抱有一丝冀望,希望这不是事实,然……该死!是令他痛彻心扉的背叛,在日国是妹妹,在月国却是心爱的女人。

    “你们这对该死的狗男女!竟敢在宫中做出这等下流事。”殷云愤恨地瞪着他们。

    沈凝香一时忘了该为自己辩解,不光是震惊他再次误会,还有他眼底那深深的恨意。

    难不成这次的误会又激起了他的痛苦,他又失去理智了吗?她本想在今夜跟他谈五公主的事,解开他的心结。

    “香妃,你已是皇室的人,怎么可以背叛皇上?”

    贞妃火上加油的话无疑是让气愤中的殷云完全失去理智。

    他眸光一沉,冷酷地道:“将香妃押回,杜彦之打入天牢!”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望着殷云赐的毒酒,沈凝香心中一片平静。

    “高公公,能否麻烦你一件事?”她轻声道。

    “娘娘尽管吩咐。”小高子恭敬地道。

    “如果有天皇上问起了我,劳烦你告诉他。我怀念以前温柔、体贴的龙云。”

    “娘娘……”

    沈凝香毫不迟疑地捧起酒杯一饮而尽。

    她明白自个儿的冤屈是不可能平反的。她待在冷宫时,曾听几位娘娘说过,深宫里有太多冤屈,更有许多死得不明不白的人。

    不过,她仍衷心地希望他不再怀着恨意过日子。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殷云来到轩月楼,望着沉睡中的不悔。

    她为什么要再次背叛他呢?为什么不珍惜他的爱呢?

    “父皇,娘还没回来吗?”乍醒过来的不悔,揉一揉眼睛。

    不悔的话令殷云起疑,“你知道你娘出去了?”

    “是啊!”不悔点点头,“昨夜我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位宫女说庄奶奶找娘,要娘赶紧过去。”

    殷云心头一震,如果不悔说的是实话,那就代表沈凝香是冤枉的。

    天呀!他怎么能再次将被背叛的痛苦情绪发泄在凝香身上?

    当年是他误会凝香,而他也从杜彦之口中得到证实,所以才没下令斩了杜彦之,怎么这回又轻率的误会她呢?

    一想到自个儿在情绪失控下所下的命令,殷云飞奔至清平小楼,但为时已晚。

    “娘娘刚才已饮下毒酒。”小高子面无表情地回报。

    “快让香妃吃下续命丹,立即宣神医过来!”殷云焦急地命令。

    “是。”喂沈凝香吃下续命丹后,小高子连忙奔出清平小楼。

    殷云颤巍巍的走到床榻旁,望着昏迷不醒的沈凝香。

    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沈凝香幽幽的醒了过来,首先映入眼底的是一张熟悉却又让她心痛的脸庞。“皇上?”她不是死了吗?

    “朕不会让你死的,神医真不愧是神医。”殷云欣喜若狂地道。这名神医是他特地派人去寻找的。

    沈凝香垂下眼,没回话。

    殷云将她拥进怀中,“朕不该误会你。”紧紧抱着她,感受她身上传来的温暖。小高子已将她交代的话告诉他了,为了她,他定会变回以前的殷云。

    沈凝香挣出他的拥抱,径自下了床榻,却愕然的从铜镜中看到自个儿的容貌,她额上的红斑……

    殷云走到她身旁,“朕知道你在乎它,所以命神医除去。”

    她一脸震惊。“皇上!”

    “朕要你无忧无虑的跟在朕身边,而且,朕已经决定封你为后。”“不可以。”五公主的话言犹在耳。

    “朕心意已决,你多说无益。”“皇上……”

    “还有,你放心,恶意陷害你的人已不在人世了。”

    沈凝香望着他,“您以前不会随意的要人命。”

    殷云敛下眼,没说话。

    “皇上,凝香知道您怪五公主背叛了您,可是您有没有想过,五公主其实早已达成您所交托的任务;虽然她没有让冷王成为贪图美色的亡国君,但她制止了日月两国的战争。”

    殷云浓眉一扬,讶异于她所说的话,“是马光远说的?”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在日国发生的事。

    沈凝香笑了笑,“皇上,五公主没背叛您呀!”

    殷云眸光一沉,她说的话似乎有道理,他对霓裳的恨意竟瞬间莫名的消失……

    沈凝香看出殷云已然释怀,乘机又道;“凝香早就不怪您了。”殷云笑道:“朕知道。”沈凝香吃惊的望着他。

    “当朕听到不悔的名字,就知道你还是爱朕的。”他伸手将她拉入怀中,“所以朕为了补偿你这五年来所受的苦难,决定封你为后。”“凝香不求后位。”

    “可是朕希望你当,朕还决定废了后宫。”

    闻言,沈凝香非常震惊,“您舍得吗?后宫像德妃如此美艳的女子很多,您不觉得可惜吗?”那日他和德妃……

    听出她言下之意,殷云解释:“那日朕会在德妃寝宫,是因为正巧碰到德妃,且那时的我只想发泄怒火。”

    身为君王的他爱上哪位妃子,她根本无权可管,可瞧他急切解释的模样,令她玩心一起,故意板着脸不愿听他解释。

    殷云看出沈凝香的调皮,他邪气一笑,抱起她往床榻走去。“朕会恢复以往的朕。”他承诺着她在乎的事。

    回望他深情的目光,沈凝香喜极而位,缓缓闭起眼,感受他昔日的温柔。

    春色无边,现才正要开始了……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