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村花修炼手册最新章节!

    有事情可干的日子, 总是过得飞快,乔月的民间故事集还没写完呢,季家阿奶就回来了,乔月暂时放下了笔, 来迎接阿奶的归来。

    为了给阿奶接风洗尘,乔月特意给阿奶做了一堆她爱吃的东西,还在大热的天烧了壁炉,烤了奶奶最爱的软面包,两个小馋猫也终于吃上了心心念念的汉堡包。

    乔月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大饼”夹肉, 为嘛小孩子们对汉堡包和肉夹馍的态度会如此不同呢。

    现代的时候, 倒是好理解了,快餐是个时髦的东西,看到别的小朋友去吃了, 爱凑热闹的小孩子, 自然也是吵着要吃的。

    但是古代也没有装修华丽的快餐店, 也就看不到别的小孩子快乐的吃着汉堡包,自然也不用去跟别的小朋友攀比了,怎么两个孩子还是对快餐念念不忘呢?

    乔月也懒得去剖析这俩孩子的吃货历程了,因为阿奶带来了更有趣的东西,也是乔月的最爱,那就是来自县里的八卦。

    阿奶拿出了在县里买的小玩意, 给小米粒跟小锄头玩, 这些都是县里孩子常玩的东西, 阿奶在县里溜达的时候,特意买的,虽说价格不贵,但承载了阿奶对两个重孙子的浓浓爱意。

    阿奶在县里这么久,一样东西都没舍得给自己买,但给孩子花钱却是一点都不心疼。

    “咱家莲儿,那个大嫂可真不是个好玩意,你说我好歹也算是个长辈吧,咱也没说让她把我当亲奶奶对待吧,那起码见了面也要打声招呼吧,都是亲戚,起码面子上要过得去吧?人家可不管那些,看见我就跟没看见似的,仰着脖子就过去了,眼睛都长在脑瓜顶上了。”

    在县里待了一个月,阿奶待得够够的了,要不是为了孙女,阿奶早就回来了,尤其是看到自家孙女有个这样的妯娌,更是不放心孙女一个人在县城坐月子,想着宁愿自己受气,也不能让孙女受气。

    怕孙女听了这些事惹一肚子气,阿奶在县里一个字都没往外说,就连去菜馆,也没跟两个孙媳妇说,生怕她俩说漏了嘴,可算是回家了,阿奶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老太太嚼着面包,喝着荷叶茶,就开始跟大孙子两口子讲她在县里的遭遇,那小表情,小情绪,就跟小孩子在外面受气了,回家找父母撑腰一样样的。

    怪不得大家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呢,越老越像小孩,确实是这么回事。

    “还是秀才家的姑娘呢,如此不懂礼数,也不知道她阿爹是咋教她的。”

    季子仁一听阿奶受了气,心里不舒服,也不能对女子破口大骂,只能让她那个当秀才的阿爹背锅了。

    “她阿爹也不是个好人,你们没在县里,你们都不知道,她阿爹犯事了,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一提到这事,小老太太眼睛都亮了,满脸写着幸灾乐祸四个大字。

    “他阿爹出啥事了?”

    季子仁和乔月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声音刚落,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皆是一脸八卦的样子,忍不住齐齐笑出了声。

    “她阿爹前阵子也要在县里开学堂,张罗了一个多月,也张罗到几个学生,然后就动了歪心眼,去咱家小五读的那个学堂,暗地里拉拢人,被人给发现了,小五的先生就找人评理,两人都闹到县令那去了,全县城都知道这件事了,她阿爹是理亏,怕被人笑话,就装病不出门,现在还没好呢,这学堂也开不上了。”

    等孙子孙媳妇笑完了,阿奶继续八卦着。

    “真是有辱斯文啊,堂堂读书人竟然干出如此不要脸的事,又不是走街串巷的小贩,还要跟人抢生意,真不知道这秀才是怎么考上的。”

    季子仁简直不敢相信,读书人竟然明目张胆干这种龌龊事,不过一想到他闺女做的那些不知礼的事情,一切倒是也说得通了,有其父必有其女嘛。

    他这个做阿爹的,倒是像能干出这种事情的样子。

    乔月倒是对此没啥特别大的情绪波动,不就是抢个学生嘛,没穿越之前,社会新闻的头版头条,比这见不得人的事情多了去了。

    “这事闹得可大了,那几天我还听见隔壁院子的骂人声了呢,姑爷他大哥好像因为这个事,还把他媳妇给打了,好几天没见莲儿她大嫂出门,估计不是被打了,也是没脸出来了。”

    阿奶一提到那个不懂礼数的女人被揍了,心情倒是很舒爽,毕竟在她的眼中,男人打媳妇就跟吃饭睡觉一样平常,尤其是看到让自己生气的女人被揍了,那更是舒爽了。

    乔月对这个女人的遭遇也懒得同情,要是陌生人,乔月倒是还能圣母心一下,但是让自己妹子和奶奶不开心的人,乔月巴不得她被揍得更惨点呢。

    无论什么年代的人,都是自私的,只不过现代人有了网络这个大平台,隔着一台电脑,可以毫不费力的伪装着自己罢了。

    平时被人揍了,都不敢回瞪的人,在网上敢随意叫嚣,对陌生人任意辱骂。

    还有一些连自己爹娘都不养的人,看见孤寡老人被遗弃,就廉价贩卖着自己的同情,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其子女进行抨击,也不过是害怕自己也落得这样无人养的下场罢了。

    当然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发自内心善良的人,他们不是道德楷模,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圣人。

    他们也有小毛病,也会有脾气暴躁的时候,但是他们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加以改正,变成更好的自己,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这样的人们,不会去网上乱喷别人,也不会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别人,他们会为别人的善行点赞,看到无辜的人被追着骂,会帮着维护,但是也仅限于此了,毕竟那是别人的人生,还是不要过多的干涉比较好。

    而乔月就像是冷漠的善良人一样,对于别人的事情,会唏嘘会愤怒,但是不会插手,如果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她倒是可以当回善人,不过要是损害自己和亲人的利益,那不好意思,我跟你不熟。

    “不过咱家莲儿跟她婆婆和大姑姐,相处得还不错,莲儿坐月子的时候,她大姑姐常来,还给小孩做了衣服,她婆婆也帮着看孩子,这俩母女倒是发自内心的对咱莲儿好,瞅着不像是在我跟前故意装的。”

    一想到还有婆家人真心对自家孙女,阿奶欣慰多了。

    阿奶这么多年也没去过几次县城,在县城里待了一个月,更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这回能有这番阅历,倒是托了孙子孙女的福。

    阿奶在县里的小生活也是及其规律的。早上在孙女家吃过早饭,料理完事情,就出门去孙子开的菜馆帮忙,干点力所能及的活,有时候帮着烧火,有时候帮着打包饭菜,日子倒是过得没那么无聊了。

    也正是因为阿奶两边跑,所以对县里发生的事,知道了不少,说完家长里短之后,又给两个重孙子讲了县城里的趣事,逗得两个孩子非要去县城溜达。

    季子仁被两个孩子磨得没招了,只得答应了下来,见心愿达成,两个孩子才算消停了下来。

    阿奶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在家说了一堆话之后,还不过瘾,稍作休息,喝口茶水,就又去老姐们家里串门,继续讲述她的县城趣闻。

    现在正值夏日,天气热,地里活不多,农闲时节,除了个别青壮年出去打工了,剩下的老头老太太们,全都坐在村口的大树下聊家常。

    这可真是给阿奶提供了个很好的平台呢,阿奶每天都定点去跟大家侃大山,说的都是村里人闻所未闻的新鲜事,有时阿奶去的晚了,还有几个老太太特意来寻她,阿奶一时之间,竟成了村里炽手可热的明星老太太了。

    日子还是继续平淡的过着,乔月依旧挺着不算大的肚子继续着文学创作,阿奶继续在大树下给村民们讲县里的故事,而两个小淘气包终于如愿的坐上了去县城的牛车。

    “媳妇,终于有人卖地了,你给我查出二百两银子,不要铜钱,我现在就去县里把地买了,地契公正了,省得让别人抢了先。”

    本以为相公孩子不在家,可以消停的过点悠闲的日子,谁知中午还没到呢,自家男人就跑回了家,回到家就张嘴要钱。

    “现在卖地?地里面还有庄稼呢,咋还有人要卖地呢?”

    虽说没怎么干过农活,但是乔月也知道这件事不太对劲,又不是灾年,咋会有人这个时候卖地呢。

    “他家被人骗了,现在欠了钱,着急卖地来还,就挑这个时候来卖地了,这事是真的,说来话长,等我回来再跟你详细说。”

    虽然着急,但是季子仁还是耐心的回答了媳妇的询问,因为在他心里,媳妇不是无知村妇,是能给与自己帮助的贤内助。

    他明白媳妇的担心,所以尽量三言两语解释清事情,打消媳妇的担忧。

    既然相公说没什么事情,乔月自然也不会继续追问,转身就上了炕,查出了二百两银子,用包袱包好,递给了自家男人。

    季子仁喊来了隔壁的二叔,跟自己一起,装了一车柴火,然后将装着钱的包塞在了柴火的下面,能让自己看见的地方,于是两人上了车,赶着牛车又去了县里。

    大家都以为季子仁这次匆忙回来,只是回来拉柴的,只是羡慕季家的生意好,大中午的还回来拉柴。谁都想不到,在这些不起眼的柴火下面,竟然会有这么一大笔巨款。

    季子仁虽然表面平静,但是内心早就焦急万分了,恨不得自己长双翅膀,现在就飞到县城里去,一想到那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地就要属于自己了,季子仁现在别提有多开心了。

    季子仁买地的时候,特意又把老二喊去了,再加上二叔,三个大男人,又去看了一下这片地,二叔在稻田地里看了一圈,抓了把泥土闻了闻,然后点了点头。

    见二叔也挑不出这地的毛病,季子仁立马就同意买下了,牙侩是个办事利索的,季子仁给的酬劳向来也是大方了,再加上季子仁也算是在衙门里混个“脸熟”,所以买地这事一点劲都没费,当天就办完了所有的手续。

    季子仁看着手上,这张写着自己名字的地契,终于放下心来,吹着口哨,拉着二叔和两个孩子,欢快的回了家。

    乔月在家准备了一桌的好菜,等着相公的回来,还把家里仅剩的一丁点果酒都拿了出来。

    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买到块像样的田地,满足了自家男人想做地主的心愿,自然是要庆祝一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